重症患者涌来、气氛就像打仗 医生在病房经历什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6日 6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45546 阅读
7 评论
央视财经

迄今为止,人们尚未发现能够有效杀死新冠肺炎病毒的药物。目前,仍有 3000 多名重症患者正在与死神惨烈搏斗,如何为他们提供及时周到的治疗?奋战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压力究竟有多大?他们如何才能抚慰那些正在经历煎熬的身心?

《新闻调查》记者记录下这个非常时期,人们所付出的非凡努力。

重症患者如潮涌来

三天收满一觉未睡

3 月,集中收治轻症患者的武汉方舱医院陆续关闭休舱。但在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里,人们仍在与病毒进行着艰苦的拉锯战。

祝伟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医务处处长,在 600 多名该院的医护人员中,有不少人和他一样,已经几十天没有回过家。他们与 17 支支援湖北医疗队一道,共同肩负起了救治上千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责任。



就在一个月以前,这里是另外一番景象。

2 月 9 日,武汉市宣布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为增设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开始集中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此后连续三个夜晚,来自多个隔离点、医院和社区的转运患者的车辆不断涌向医院。



当时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正处在快速增长期,每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千人,医疗资源高度紧张,

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奉命开放的 17 个病区、828 张床位,专门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



祝伟回忆说,患者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到了后半夜人都疲劳,要睡觉、要休息。“我们需要做的是马上给他安排一个病房,安排一张病床,让他躺下,他的心就放下了。

我们从 2 月 9 日开始收病人,三天收满,三天三夜我没睡觉。因为病人不能等,病人着急,放在医院外面就多一分感染的机会。”

“总会梦到同事没防护就进病房,晚上经常会焦虑地醒来。”这是陈澍接受总台央视记者采访时的讲述。

他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感染科医生,疫情暴发后,他随上海医疗队驰援武汉,来到同济医院。至今,他已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工作一个多月了。期间,他经历了初期的紧张和焦虑,见证了后来的有序,也收获了感动。

完全是战时气氛 感觉就是“打仗”

说起刚刚接管病区时的情景,陈澍记忆犹新:“一来就是一种战时气氛,上上下下的感觉就是 ‘ 打仗 ’。当时感觉就是炮火连天的声音,我们要赶紧冲上去。”



陈澍说,他把医护人员须做的防护流程写好后,同济的护士长马上把流程变成文档到处贴。

之所以这样,陈澍表示,是因为这时候让大家完全掌握好培训不现实,“在这堵墙、这个角落做什么事?再走过去,这个地方要做什么事?我把它贴出来,不然的话记不住。”



焦虑到做噩梦:同事没做好防护就进病房

陈澍说,前几天他是没法睡觉的,晚上经常会焦虑地醒来。

“半夜做梦一下子醒过来,梦里在抢救病人的病房里面,突然看到一个护士穿得严严实实的,像只大白熊,戴了一只外科口罩,她没有戴防护性的医用口罩 —N95 口罩,这是最危险的,必感染。我一下坐起来了,我说要死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想是做梦,躺下再睡,再也睡不着了。”



一个多月以后,在每天 4 至 6 小时一换班的工作频率中,一线的医护人员们早已熟知该如何进行严密的个人防护,他们也不再对这种疾病心生恐惧。

没进病房时,人人都怕;一看到病人,就不怕了!

“没进病房的时候,你说医务人员没有一点恐惧心,那是假话,人人都怕的。”陈澍说,没看到病人时,就会想象他们是传染源,想到万一感染上会怎样,当看到了这个人,就会觉得他是个很需要去照顾的、非常不幸的一个人、一个病人,感觉就会完全不一样。



奋战持续一个多月,大家越干越拼命,陈澍甚至需要帮战友们“踩刹车”。陈澍说,看到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他有时候都会感动得掉眼泪。



患者:我真的没想到我这个病引出了这么多状况。这两天非常想家。

医生:想家是很正常的,我们每个人在这里被隔离的时候都会想的。

患者:我出来有 40 多天了,在这里我今天是 31 天。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我中招,我没想到我真的这么倒霉。”

上面的对话,是厦门支援湖北医疗二队随队心理专家、厦门市精神卫生中心仙岳医院副院长丁丽君在给患者做心理疏导。

对于很多患者来说,他们在度过了刚刚住院时短暂的情绪舒缓期后,就会呈现出各种心理问题。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明确提出“患者常存在焦虑恐惧情绪,应加强心理疏导”

所有参与其中的人 心理上多少都会受到影响

丁丽君表示,新冠肺炎是一个非常大的公共卫生事件,给很多人心理造成冲击,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心理上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通常大家会以为住进医院了,有医护人员照料了,就可以把心放下来了,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这是我来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据丁丽君介绍,在厦门支援湖北医疗二队里,一共配备了 12 名精神专科医护人员,从接管病区时开始,他们每天都会安排一名精神科护士进入隔离病房,为患者提供必要的心理支持。

“您就放心吃好睡好,病毒由我们打败”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消化内科护士长胡兰介绍,当时来了一对老夫妻,他俩一定要住在同一个房间里。老奶奶显得很应激,给她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她说“你在干什么?你不要碰我,你不要摸我!”“她是怕我们医护人员传染给她。”

丁丽君表示,这是病房里的患者非常非常普遍的一个现象,他会认为别人的病比他更重,怕别人再感染他。



“这个期间,每一次他们说不动,我们的医疗队老师就不动,”胡兰说,医疗队会当着患者的面进行手消毒。

为了安抚患者,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丁丽君让大后方设计了一款安心卡,安心卡上面写着:我们在来看您前,已经充分消毒了,您就放心吃好睡好,病毒由我们打败。



“他若想让我们陪伴,我们随时都可以”

由于新冠肺炎具有家庭聚集性感染的特点,还有一些重症患者的家人也在接受治疗或被隔离,甚至可能已因新冠肺炎去世。他们要面对的是生理和心理上双重的困境。



“我们病房里就有一位患者,老伴也去世了,他非常悲伤,但他说他不想表露出来。”丁丽君说,医生做哀伤辅导取决于患者本身,他如果觉得说出来让他舒服一点,那就让他说,如果他觉得说了更伤心,就让他自己决定说还是不说。

“我们总是在那里,他如果想让我们陪伴,我们随时都可以。”

来源:新闻联播(ID:cctvxwlianbo)

v
verlin
1 楼
向战斗在防疫一线的医务人员致敬。
咱中国人
2 楼
向英雄敬礼!祝你们福宁安康!
l
ld545888
3 楼
中国的医务人员好样的!
平安215
4 楼
大赞
t
thetruth111
5 楼
都是英雄啊。向你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八哥
6 楼
赞一线的天使, 鄙视躲在后面瞎指挥的官员
5
5AGDG
7 楼
平时有啥好事裆从来没想到过老百姓,自己做了孽要老百姓拿性命去弥补。中国的一线医生都是好样的,但是看看今年的高考,是不是报考医生的人会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