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女儿的兽父改判逆转 日本司法黑箱被打破?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19点27分 PT
  返回列表
77988 阅读
9 评论
东京新青年

去年,日本一名禽兽父亲性侵亲生女儿一审获判无罪,理由竟是无法认定女儿处于明显无法抵抗状态,这项被称作「冈崎判决」的审判在当时的日本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本月(3月)12号由名古屋高等法院做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结果改判10年有期徒刑。

这名父亲被控于2017年在爱知县的公司内及同县饭店内性侵当时19岁的亲生女儿,遭检方起诉,但因起诉法条是准强制性交罪,其定罪要件之一是被害人在性侵过程中是否被置于「无法抗拒」状态,使得认定是否有「无法抗拒」成了审判中检辩双方争点。一审,名古屋地方法院冈崎分院审判长鹈饲佑充于3月26日做出无罪判决。

父亲从女儿中学2年级起,对其长期性侵,如果女儿抗拒就暴力相向,他就利用身为父亲的地位,扬言要女儿归还上学学费等。当时法官判处无罪理由是因为女儿曾一度与弟弟商量避免被父亲性侵的对策,所以不能认为处于心理上明显无法抵抗状态。

在二审审判过程中,曾在一审判决后鉴定被害人精神状态的女医师证称,从被害人遭受性虐待的童年时期开始,就因为不适当的养育环境持续强化无力感,造成即使被要求性交,在精神及心理上也无法抵抗。

不过,辩方质疑,女医师对被害人进行精神鉴定是在事发后2年才做,缺乏可信度,请求庭上驳回检方上诉。

冈崎判决二审为何备受各界关注

日本《刑法》虽然在2017年修法时新增「监护者猥亵罪」与「监护者性交等罪」,强调法定监护人如果对未成年子女做出猥亵或性交行为,不论过程中是否有使用暴力或恐吓未成年子女,都适用「强制猥亵罪」或「强制性交等罪」的罚则,但本案的被害者最后被父亲性侵时已经超过18岁,故不适用「监护者猥亵罪」或「监护者性交等罪」。

过去就曾有和「冈崎判决」类似的案件,例如2012年7月4日广岛的一名被害者从小学6年级到27岁遭到同居父亲长期施暴或强奸,导致其从极度恐惧陷入无法抵抗的状态,高等法院冈山支部判被告有期徒刑10年。

2016年1月14日最高法院判鹿儿岛一间高尔夫教室的老师被指控,假借指导高尔夫的名义,将一名当时18岁的学生带到饭店房间进行性侵。法院当时认定,被害者受限于和高尔夫老师的信赖关系陷入无法抗拒的状态,但因为被告在当下「误以为学生同意性交」,所以被告「不是故意」而判被告「准强制性交」无罪。

笔者分析,名古屋高等法院的二审备受各界关注的最主要的原因,因此案件去年一审宣判无罪的同月,另有其他3起对大众认知的常理来说已经构成性侵案的案件,法院也都判无罪。

这让日本社会群情激愤,性侵被害人组成的团体发起连署,要求日本政府修正刑法,众多性侵受害者和声援受害者的人都站出来发起FLOWER DEMO示威游行。大家在网络上议论纷纷:日本这个国家是怎么了?为何如此判决会出现在这个堪称进步的国家?

打破黑箱的「伊藤诗织性侵案」

这里就要不得不提到因打破日本社会禁忌、控诉日本新闻界职场大佬安倍晋三御用记者山口敬之性侵的日本记者伊藤诗织。尽管针对山口的刑事诉讼因证据不足而无法成案,但东京法院的民事庭仍认为「山口违反意愿的性行为」是事实,并以此判处被告应支付330万日元的赔偿。胜诉后,伊藤诗织高兴却又难过地高举着「胜诉」的条幅。

伊藤表示「这个判决将成为改变性暴力现状的指标」,她也希望日本2020年就能修改不合理的性犯罪规定。

为唤醒社会大众对于性暴力的意识,更为控诉日本社会在处理性暴力的冷漠应对,她于2017年以本名出版了《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实告白》。

这里面记录了她本人回首痛苦的记忆以及只有当事人知晓的密室对话,及她在提出强奸被害与起诉状后所遇到的司法及媒体高墙,全都记述在本书中。

她曾提到,当一个女性寻求法律保护,却只得到因证据不足而不起诉的结果,她选择站到镜头前面指控加害者的暴行,结果却遭到日本媒体和大众的攻击,只因为在日本社会中,性侵只会发生在陌生人之间。

若是有人侵犯认识的女性,而女性说自己非自愿而出面控诉性侵者,八成是“你一定是做了什么才会被性侵”的检讨受害者思想。

可见日本对于性犯罪的法律与受害者保护系统是有多么的不成熟。

伊藤诗织的案子和她的自白,时机点上恰巧遇上了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

当时的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使用这一短语,鼓励女性在推特上公开被侵犯的经历,以使得人们能认识到这些行为的普遍性。从此之后,数百万人在社交媒体上使用了「Metoo」这一主题标签,逐渐形成如今广泛流传的Me too运动。

而伊藤诗织,也成为了日本Me too运动的代表人物。她也被称为凭一己之力挑战日本国家司法的人。

为何日本法律会“保护”性侵者?

笔者分析认为,尽管日本许多方面是公认的进步国家,但对于性别的概念却相对不成熟,甚至有人认为是极端保守。

而日本保守的性观念也造成了很多社会问题,一直以来,日本社会标榜着「痛苦也要开心笑」、「忍一时吃不了亏」等,这些根深蒂固的文化价值观让大多数日本女性在遭遇性骚扰或是性侵害时,会选择不公开。

在伊藤起诉后、山口敬之被判无罪的时候,日本国内都没有太多人关心,因为日本几乎不会公开讨论性犯罪。

在伊藤诗织的案子引起关注后,2017年日本100年都没修法调整的性侵法律,才在国内外的声浪中修改,从判刑3年增加到5年,但却保留一项极不合理的法条:检方必须证明案件涉及暴力,或受害人「无抵抗能力」。

换而言之,被迫害者必须要举证自己受到来自加害者的暴力或恐吓,或在当时情境下无法抵抗施暴者,「强制性交罪」才有可能成立。而「准强制性交罪」指的是当受害者在「心神丧失、无法抵抗」加害者(例如:受害者当时醉到不省人事)的状态下遇害,才可以告加害者「准强制性交罪」。

但,日本《刑法》并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被害人心神丧失、无法抵抗」。

所以在审理此类案件的时候,争议点往往都会摆在被害者在遇害当下是否曾企图抵抗。

根据东京性暴力支援团体的不完全统计,在日本东京遭受性暴力受害者前往警局报案的242起案件当中,有25%的案件不受理,5.5%的案件受理后决定不起诉,只有2.7%的施暴者被成功绳之于法。

而警方不受理最常见的理由就是「没有满足加害者使用暴力或恐吓被害者」的条件。

或许是因为深知社会舆论及法律都无法保护她们,日本仅有2.8%的性侵受害者会报案,而在家庭内部受到性侵的女性更是沉默,她们不能、也不敢抵抗,更不用说求救或公开。

因为一种「不想破坏家庭和谐」的感觉及「说了也没人信」的恐惧,造成了很多人只能独自吞下这些被伤害的痛苦,导致精神创伤或是心理疾病。

日本的MeToo之路还要走多远?

值得庆幸的是,2017年的《刑法》修正案其实留了一条路:在《刑法》修正案上路后3年必须要重新检视这次的《刑法》修法内容,是否有其他需要调整的地方。

笔者发现,在眼见今年有机会再修法之际,已经让不少有民间团体连署呼吁法务省要尽快审议《刑法》性犯罪相关条文。除此之外,去年已经有人权团体提出完整一套《刑法》性犯罪修正案给日本法务省做参考。

笔者认为,日本这一段艰巨却必行的MeToo之路,或许即将走向成功,日本司法系统的黑箱必将被彻底打破。本次冈崎判决二审的成功逆转定罪,是一个好的开始,这将是日本性犯罪《刑法》修缮成功的一半。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希望这一次修法方向可以站在被害者角度,让性暴力受害者可以利用刑事诉讼讨回公道。

性必须是一种自愿的行为,如果你不确定,那请你克制。

北美狼族
1 楼
我要操洋妞
彪呼呼的B格
2 楼
牙买跌的深入影响力不是开玩笑的
胡大海5
3 楼
两分钟
4
4584
4 楼
日本社会发展倒退了!什么时代了 同性恋合法 变性合法 男人觉得自己是女人可以去女厕所(美国) 大麻合法(加拿大) 一妻多夫 一夫多妻正在酝酿中 日本AV在世界上有满满的好口碑 母子 父女 兄妹那都不是个事,不然怎么在日本国内这么有市场? 日本完全可以在这方面领全世界之先河嘛!
a
ak47a
5 楼
父亲这种行为不违法,可以继续。
g
gengshuang
6 楼
没有伟光正罩着
g
gdby
7 楼
监狱第一周,老家伙的便秘就治好了。
百川雲
8 楼
超變態大國!難怪倭安婦、AV世界第一☝️!果然是表裡不一的惡心動物!果不其然近親繁殖、近親通婚、近親相姦是日本二千年的傳統
百川雲
9 楼
一面,有人說日本安全,另一面日本是末成年少女奸殺極端犯罪世界第一的國家,聯合國data可查,二、三年前,9歲的越南女孩在早上上學路上被奸殺,罪犯竟然是40歲左右的學生家長會會長,起初死不認罪,後來居然像畜生一樣地說:要怪就怪女孩的家長太疏忽了,天哪,日本人真「文明」?!還有,幾年前20多歲的台灣省女遊客也被奸殺,這些網上可查,台巴港燦與干爹一樣,表裡不一!禽獸不如!真有「素質」?!真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