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房子和牛:中国代价高昂的“运动式脱贫”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31日 16点0分 PT
  返回列表
16742 阅读
20 评论
纽约时报

据最近出版的一本关于钟南山的书,1月18日赴武汉专家组的另一名专家曾光对官员说,“今天是你们讲实话的最后机会。”
其中一名官员最终承认,武汉协和医院已有15名医务人员可能已被感染,这等于承认了人际传播。钟南马上赶往北京,三天后,中国宣布了57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https://t.co/iPssTfMwyT

—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December 31, 2020

中国结元村——当中国政府向结元村的农民免费提供母牛时,这个偏远山区里的村民对此持怀疑态度。他们担心官员会在以后把这些牛又要回去,还有他们费力饲养的小牛。

但农民们可以留住母牛,以及它们赚到的钱。还有人则得到了小群绵羊。政府还派人修了一条通往镇里的路,为村里最贫困的居民造了新房子,并将一所旧学校改造为社区中心。

58岁的贾欢文是这个甘肃村庄的村民,他三年前得到了一头大母牛,产下了两头健康的小牛。今年4月,他以1.9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这头牛,这相当于他在附近的黄土梯田上种两年土豆、小麦和玉米带来的收入。现在,他可以定期购买蔬菜放上家里的餐桌,还有治疗膝盖关节炎的药物。

“这是我最好的牛,”贾欢文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雄心勃勃地承诺到2020年底消除农村贫困,结元村就是其中的一个成功案例。中国声称,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它已使5000多万被高速增长的城市经济抛下的农民摆脱了极端贫困。

《纽约时报》在没有政府监视的情况下走访了六个甘肃村庄,结元村是其中之一,它证明了共产党在扶贫上所付出的高昂成本。这种扶贫方式依赖于大量的、可能无法持续的补贴来创造就业机会和建造条件更好的住房。

当地村干部到处确定贫困户——标准是每天生活费低于约11元人民币(年人均纯收入稳定超过4000元——编注)。他们向贫困村民发放贷款、补贴甚至家畜。官员们每周都要拜访居民,检查他们的脱贫进度。

“我们确信中国在消除农村的绝对贫困上取得了成功——但考虑到所动员的资源,我们不太确定这是否可持续,或具有成本效益,”世界银行(World Bank)中国局局长芮泽(Martin Raiser)说。

在过去五年,北京在扶贫上投入了近4.54万亿元的贷款和补贴——约占每年经济产出的1%。这还不包括电力输送巨头国家电网等国有企业的大笔捐款,它还为农村电力升级投入了约7769亿元,并派出7000多名员工参与扶贫项目。

今年,由于中国面临新冠疫情和严重的洪灾破坏,这项行动变得更加紧迫。各省一个接一个地宣布,已经达成了目标。12月初,习近平宣布中国“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胜利”。

但习近平承认,仍需进一步努力来更广泛地分配财富。在沿海城市工厂打工的农民工一个月的收入最高可相当于甘肃农民一年的收入。

习近平还呼吁官员们要确保新创造的就业机会和对贫困人口的帮扶在未来几年不会消失。

中国最贫困的省份甘肃在11月下旬宣布,它已经完成了最后几个县的脱贫。就在十年前,该省的贫困还很普遍。

习近平之前的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曾拜访过家徒四壁的民众。根据维基解密披露的电文,村民们吃了太多土豆,结果一个小女孩因为吃腻了,起先还拒绝和胡锦涛在电视镜头前一起再吃一个土豆,令当地官员尴尬无比。

尽管许多村庄仍然只通了单行道公路,但道路两旁都有太阳能电池板供电的路灯。新的大规模养猪场、苗圃和小型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创造了就业机会。工人们正在为农民建造新房屋。

三年前,张进鲁家的泥砖墙因雨水侵蚀突然坍塌,他在惊恐中醒来。半个屋顶的木头随着泥板轰然坠落,差点砸到他和母亲。

油坊村的官员为他们建了宽敞的混凝土新房,配了新家具。现在,69岁的张进鲁每月可通过扶贫项目获得500元的补贴。他的老房子也被重建成了一个仓库。

“以前这是个危房,下雨就漏水,”张进鲁说。

如果私人工厂雇用被认为属于贫困户的工人,政府会帮助他们购买设备和支付工资。

在位于甘肃东南部的探越通渭服装服饰有限公司,约有170名工人在缝制校服、T恤、羽绒服和口罩,其中大多数是女性。工人们说,除了工资之外,有数十名员工还得到了扶贫项目的额外款项。

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卢亚明说,探越每年从扶贫计划中获得至少17.1万元的补贴——其中包括付给17名贫困村民每人每年3000元。

但是,如果没有持续援助,这些工厂的生存能力还远远不够。卢亚明说,在补贴到位之前,工厂经常难以按时支付工资。

人们不免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是否有家庭利用与当地官员的私人关系来获得资助。据官方统计,去年,腐败调查人员在全国范围内惩处了9.9万与扶贫工作相关的人员。在马营镇等社区的当地餐馆(一盘调味浓重的炸驴肉拼盘价格约为40-50元),人们谈论的全是谁获得了什么资助,以及他们是否真的有资格。

虽然扶贫计划帮助了数百万穷人,但批评人士指出该计划中存在僵化的定义。该计划帮助那些从2014年至2016年在某个时刻被分类为极度贫困的人,但没有纳入其他可能在那之后陷入困境的人们。它对大城市的穷人也没有什么帮助,虽然那里的工资较高,但工人必须为食物和房租支付更多的钱。

根据政府规定的复杂扶贫资格标准,任何有车、资产超过约三万元,在近期买房或重建房屋的人都被排除在外。徘徊在政府贫困线以上的人们仍在挣扎生存,但常常得不到住房或其他方面的补助。

53岁的农民张素梅(音)每年种植和出售土豆的收入为一万元,只能用自己的积蓄盖混凝土房子。她说她本应该有资格获得精准扶贫的帮扶。甘肃的土壤贫瘠是众所周知的,在那里耕种非常困难。

“这个社会,干部给到谁,谁就是,我们啥都没有,”她辛酸地说。

共产党搞运动式的扶贫也未能解决伤害穷人的深层问题,包括医疗保健费用以及中国正在形成的社会安全网中的其他漏洞。村里提供的医疗保险有限——例如,贾焕文的关节炎药物费用只报销17%。巨额医疗费用可能会毁灭家庭。

48岁的杨晓玲(音)在甘肃另一家政府补贴的工厂工作,她泣不成声地诉说自己为肾衰竭的丈夫支付医疗费用,从而背负了沉重债务。

三年前,她以零利率从一家隶属于扶贫计划的银行借了5万元,本打算将这笔钱用于购买牲畜。但她并没有,而是从亲戚那里借了更多的钱,然后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丈夫的肾移植手术和药物上。

现在全部贷款到期,她无钱偿还。丈夫的后续医疗花光了她的全部薪水。因此,这对夫妇及其三个孩子,以及丈夫的残疾父母靠每人每月不到300元的政府扶贫金维持生活。

“我没有能力还,我没办法,我已经借了很多钱了,现在没人借钱给我了,”杨晓玲抽泣着说。

尽管面临挑战,但是扶贫计划可能具有长期的政治利益,有助于确保其中的一些人生存下来。人们对该计划的感激之情似乎正在增强共产党在农村地区的政治力量。

在油坊村,张进鲁不仅赞扬扶贫计划,还赞扬习近平,将他和毛泽东相提并论。

“国家有习近平好得很,国家政策好了,”他说。

m
mcsquare
1 楼
让那些共产党员少些浪费和贪污,脱贫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西
西雅图市委书记
2 楼
纽约时报? 还以为是人民日报呢。
实话100
3 楼
“农民担心政府会把母牛要回去,还有生下来的小牛”。满满的中国式套路,既好笑又辛酸
路边的蒲公英
4 楼
《纽约时报》在没有政府监视的情况下走访了六个甘肃村庄, 它证明了共产党在扶贫上所付出的高昂成本。 -----------〉米国现在应该知道了,不要继续误判了,中国是一个共产国家。
我不是愤青01
5 楼
中国在扶贫上确实花了大量的钱财,当然贫苦人口太多,总是还显得不足,是否可持续也是一个大问号,但是中国仍然会继续努力。 我觉得纽约时报算是美国最有水平的报纸,虽然不会苟同它所有的言论,但是他们的确是在深入一线采访,有正有反,尽可能多方面得到反馈。不会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不会只知道污蔑中国。不仅批评中国,同样也批评美国。纽约时报正在逐渐成为美国最有影响极的报纸!
海淀网友
6 楼
工作、房子和牛? 这题目是抄袭。多年前中国有个电视剧,题目是篱笆、女人和狗
I
InNorthTexas
7 楼
杀马一匹, 足够中共脱贫三年, 到时再杀一匹。
8 楼
相比专业洗脑的大外宣和每天造谣的大鸡院,纽约时报当然要专业得多,中文媒体有哪家和它是在一个级别上的。
何西2017
9 楼
脱离贫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更不是发发钱这么简单,去年两位研究如何脱贫的美国教授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个人看法中国脱贫致富是很有实效的,想致富先造路,把贫困人口纳入本地企业,外加培训教育经济援助,有经济发展就有贪污腐败,全世界一样,只要把腐败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随着经济增长法治必然要求越来越高,贪污腐败空间就缩小,但不会消失。
e
elfen2299
10 楼
“美国也有”正在路上 “绿弯造谣”也在等待机会
八哥
11 楼
手段方法另说, 财政补贴,税收上来的财富再分配 应该的, 不然,人们要政府干啥捏
S
Simiguy
12 楼
送一头奶牛比送一年牛奶好,送的是生产资料,可持续为解决贫困出力。这就是中美区别。当然送奶牛更费时费功,因为还有辅助的培训。
S
Simiguy
13 楼
同样的事用不同的词定了文章的调。"高昂成本” vs ”巨大努力”
看得穿
14 楼
运动式脱贫就是驴粪蛋刷金漆,你说那是粪球还是金蛋? 习大粪就爱搞这种浮夸玩意儿,而浮夸的结果往往是让老百姓又脱一层皮。人民公社大跃进才过去多少年。
拾麦客
15 楼
惠民靠的是合适的政策,不是施舍。连这个都不懂还搞什么政治?
a
abraham007
16 楼
代价高昂?年初武汉封城的时候没包皮媒体也这么说,现在一看,那样的“代价“简直是太太太便宜了,呵呵
旁观者XWY
17 楼
1%的经济产出用在扶贫上,不少也不多,不如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社会主义更是谈不上,那个被男人生病拖垮的家庭说明社会没有基本医疗保障体系。
多情娃
18 楼
大领导是不会看上这条牛,小领导可能看上。 没有自由媒体监督是没办法落实政策,因为很容易官官相互。 实话100 发表评论于 2020-12-31 08:22:37 “农民担心政府会把母牛要回去,还有生下来的小牛”。满满的中国式套路,既好笑又辛酸
a
apache2000
19 楼
如果脱贫代价高,那就不要脱贫了吧?
半岛人
20 楼
美国有何先进经验可以介绍一下?比如UBI,直接一人一千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