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者的反击?美团遭沈阳骑手“深夜报复”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26日 16点49分 PT
  返回列表
32116 阅读
23 评论
雷达财经

6 月 19 日凌晨,杨某通过美团众包 App 抢单加派单,在四个小时里抢到了 253 单,且所有订单到手后均在原地直接点击了取货和送达,随后在没有提现的情况下,直接注销了美团 App 账号。

 

近日,美团众包 App 沈阳骑手社区杨某的操作引发了广泛关注。

据报道,6 月 19 日凌晨,杨某通过美团众包 App 抢单加派单,在四个小时里抢到了 253 单,且所有订单到手后均在原地直接点击了取货和送达,随后在没有提现的情况下,直接注销了美团 App 账号。

杨某发布的动态显示,此举或是为了针对美团霸王条款所做出的报复行动。对此曾有一年多美团骑手经历的小耿向雷达财经表示," 只要是差评,就认定是骑手原因,无条件罚款,客户要求带垃圾、带烟酒,无条件答应。一天 3 块保险费,还有着装要求,要求了这么多都没有雇佣关系 ",在他看来这就是所谓的 " 霸王条款 "。

雷达财经尝试致电美团众包网约配送员协议中的甲方——天津沃趣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下称 " 天津沃趣 "),但多次拨打后均无人回应。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王之焰向雷达财经表示,针对本次骑手违规的行为可以从涉事企业和社会影响两方面来考量,从目前网络舆论发酵的情况来分析,与美团合作的天津人力资源公司大概率不会起诉这位骑手。

外卖小哥为报复美团深夜狂接 253 单原地点击送达

" 注销啦 战绩 253 单 953km,253 单收入 1200 块,不体(提)现,直接注销啦,拜拜各位,我已退坑,美团霸王条款真恶心。" 杨某写道。

从网传图片来看,截至当日早上 7 点,杨某高居日单量榜榜首,其 " 战绩 " 相当于榜单中约 8 位骑手之和。

目前,知乎相关话题浏览量已超 548 万,共有超 1000 名网友作答,其中不乏美团骑手、商家和用户。雷达财经注意到,虽然一部分网友指出,杨某的行为非常极端,浪费了商家和用户的时间,更何况还是在凌晨这个时段;但更多网友却在力挺杨某。

律师王之焰指出,杨某的恶意违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美团外卖平台的经营秩序,这一点美团既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也可以提起刑事诉讼。其中民事是商家以及美团向美团众包背后的天津沃趣索赔的损失以及违反协议规则的违约金;刑事则可以考虑寻衅滋事罪,因其行为符合刑法中 " 扰乱他人工作、生活 " 的情形。

" 目前主流观点认为众包骑手与外卖平台间存在劳务关系,倘若经过讨论认定要追责,那么起诉主体必然是天津沃趣。且由于骑手将大量有需求的、有效的订单予以强制结算,导致社会不特定对象无法及时满足需求,其造成了恶劣影响,我们也无法排除消费者、公安机关不对骑手进行追责的可能性。"

不过王之焰也坦言,从目前网络舆论发酵的情况来分析,这次与美团合作的天津沃趣,大概率不会起诉这位骑手,因为相对于损失,美团更在意社会影响力。

据此,有网友担心,杨某的行为将形成一种巨大的示范效应,凡是不准备继续从事这个行业的骑手,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会在控制好金额的情况下,有样学样。

但王之焰表示," 模仿的概率不大,因为大多数骑手做外卖是最无奈的选择,他们更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 霸王条款 " 具体指什么?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虽然杨某并未点名 " 霸王条款 " 的具体内容,但从骑手的角度来讲,其控诉的内容可能集中在工作的收入和保险上。

据悉,美团骑手可以归为三类:专送、众包和乐跑。其中专送骑手为正式员工,与第三方平台存在劳动关系,按照 " 底薪 + 单量计价 + 奖惩 " 的方式结算薪资,是平台配送效率和服务质量的保障;众包骑手可以理解为兼职员工,主要由社会闲散运力构成,仅靠订单量获取报酬;乐跑骑手则介于专送与众包之间,无底薪,不享受普通网约配送员的分级奖励。

无论是哪一种骑手,提升收入的核心始终是要尽力提升自己的有效跑单量。

跑单量多的骑手,相应的系统等级就高,积分也就越多,会在总订单量不够的时候被平台优先考虑。而为了维持等级,骑手需要不断努力维持满负荷运转的状态。

配送过程中,有三种情况是骑手的 " 噩梦 ",即被系统判定欺诈、被差评、被投诉,后两种情况都将面临罚款并扣除大量积分,因此这也是骑手们极力规避的情形。

为了挣到更多的钱,一些骑手一天的跑单时间超过 12 小时,甚至达到 15 小时,且不惜赔上违规的风险,为的就是尽可能多地跑单。然而平台出台的收入新规,却让骑手们叫苦不迭。

据媒体报道,2021 年 3 月,美团调整了乐跑的骑手收入规则;4 月,专送骑手薪资方案也迎来调整;5 月,美团围绕商家侧骑手配送抽佣方式进行改革,在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看来,新规既能扶持中小商家,又能帮骑手多劳多得。

但一系列的变革后,多位骑手反映,自己的收入反而越来越低。有众包骑手表示,原来一个礼拜可以跑 2800 元左右,现在只能跑到约 2200 元,有时候甚至只有 2000 块钱。另有专送骑手称,每天从早 9 点跑到晚 9 点,一个月休息一到两天,工资只能维持在 7000 多元。

与此同时,平台对于处罚的评定愈发严格。公开信息显示,平台会从差评、超时、订单取消、提前点送达、其他惩罚五个方面对骑手进行考核,其中处罚最重的 " 提前送达投诉 " 罚金高达 500 元 / 单。此外,骑手如出现晨会迟到、旷工、微笑行动(穿工服、佩戴工牌和头盔拍照)未上传等情况,最高也会被处以 500 元罚款。

如在最近的一起广为流传的案例中,宁夏银川一美团外卖小哥因未答应顾客帮忙将垃圾送下楼的要求,被顾客投诉,罚款 50 元的同时还将一天的单数上限直接从 50 降至 30。申诉无果后,该外卖员选择报警,这才让美团为自己剔除了差评。

而在更多情况下,为了不被投诉,多数外卖员只能与时间赛跑,甚至不惜违反交通规则,这也给他们的人身安全带来极大风险。这种情况下,平台无法提供社保保障的做法就成了投诉的另一个重灾区。

尽管王兴称," 在短期的未来,我们将积极就购买员工工伤保险方面与政府合作,将为所有外卖骑手投保,并在他们工作期间保证他们的安全。" 但就目前来看,美团尚未兑现这一承诺。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团付诸投保行动之前,算法的优化永远不会停止。5 月,一位北大博士通过卧底外卖平台调查半年撰写的论文指出," 外卖平台在压缩配送时间上永不满足,它们总在不断试探人的极限。"

商家和用户眼中的 " 霸王条款 "

除了骑手们的抗议外,美团在商家和用户中的口碑也不尽如人意。

知乎 " 如何看待沈阳骑手为了反抗美团霸王条款,深夜接单直接强行点击 " 已送达 " 的行为?" 的问题下,一位获得高赞、自称商家的用户表示:" 作为商家我还是支持的,虽然最后肯定是退单商家亏钱。但是一想到美团亏钱,比我自己挣钱都开心。"

雷达财经注意到,该商家在美团 2020 年年报披露佣金收入后,曾列出后台数据开门见山地指出,美团的实际抽成并不是按照顾客的支付金额来计算,而是按商品原价来计算,实际抽成比例甚至达到 30% 以上。

据其列举的例子,一份原价 35 元的黄焖鸡,客人在满足满减条件,并加上红包后需支付 19 元(不计配送费),但美团的抽 20% 是以 35 元的 20% 来计算。如果遇到首单减 20 等大额红包,商家不仅要共担成本,甚至还会亏本经营。

事实上,商家对佣金的诟病由来已久。2020 年疫情期间,广东省餐饮协会就曾发函控诉美团对商家收取的佣金过高,彼时央视还曾站出痛斥美团 " 吃相难看 "。

不过从美团 2020 年的年报来看,公司佣金收入为 586 亿元,同比增长 18%,是全国餐饮行业税收总额的 1.8 倍,四季度更是同比增长 36.5%,这一比例大于同期美团 16.3%、33.0% 的订单量增幅,有行业人士就此表示,这意味着公司平均每笔订单的佣金收入或略有提升。

2021 年一季报,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相较 2020 年四季度缩水 4.47%,但外卖业务的利润却环比提升 26.47%。知名投行分析师认为,这体现了美团实际上在第一季度提升了对外卖商家的佣金比例。

如果说这还仅限于平台对商家的 " 压榨 ",那么福州一位消协工作人员所遇到的维权案例则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霸王条款。

据媒体报道,3 月,福州市消委会的工作人员柯女士通过美团外卖订餐后,发现送来的食物中有一只虫子,于是在与商家沟通后,柯女士凭借购买的 " 放心吃 " 食品安全险试图找美团平台进行理赔。

美团客服曾表示,如存在上述情况,平台会按《食品安全法》进行赔偿,赔偿金额为支付价款的十倍,不足一千元的以一千元计。但历经数次沟通后,美团仅赔偿了两倍金额,外加一张 100 元的使用券。

柯女士维权失败后,福州市消协介入,相关工作人员在阅读美团拟定的《放心吃服务协议》后,发现存在大量的霸王条款。

如:" 仅立即送出的订单(非预定单)可享受保障 "、" 食物中毒应在订单送达后 24 小时内在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就医,否则理赔申请要求将可能被拒绝 "、" 当保险公司支付完毕理赔款项后,即视为当次争议已处理完毕,消费者承诺不再主张任何权利或二次赔偿 "、" 食品中含有不可食用异物,按照已实际支付的食用订单中含有异物的该相关餐品的金额进行赔偿,最高赔付不超过 1500 元 " 等。

福州市消委会称,这些条款内容涉嫌与相关法规冲突,美团涉嫌误导消费者,同时也给入驻商家造成 " 有事找保险 " 的错觉,一旦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 放心吃 " 保险就成了商家、平台互相推诿的挡箭牌。

随后,福州市消委会向美团发出电子商务平台切实履行消费者权益保护职责的建议函,不过据多家媒体报道,消协至今仍未收到任何回应。

T
Timberwolf
1 楼
躺平去了
柳小波
2 楼
众五毛为何如此兢兢业业?看看大陆内卷程度就知。 看吧,不多久“美国也有”“这说明国内转行容易”之类洗地帖就要来了
c
charley3
3 楼
中国人为压低劳动力成本的结果。
0
0101011
4 楼
号称共产党,却对劳动者的基本保护都没有,任由资方压榨。哦,对了,他们自己早已经是资本家。
s
size0
5 楼
怎么有那么多人懒到或者忙到给自己弄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弄吃的,找吃的,吃是人的本能啊?这种集中起来编程,集中起来大生产,集中起来准备高考,集中起来做外卖,集中起来送外卖,连洗头房,按摩店都集中了,除了金钱利润的好处,还有什么好处呢?!
小毛er
6 楼
国内的人民被剥削得太残酷了。
大中华救国军
7 楼
不会吧?不会吧??? 抢什么单呀,骑什么电动车呀,多危险?建议你们去找五毛报道,他们那儿有很多没人要的奔驰宝马提供。
大中华救国军
8 楼
一副很棒的不锈钢清理牙齿工具,亚马逊卖不到到$10,含运费,卖家很多,$7、8 也买,自己糟蹋自己,别人也帮不了。 世界绝对和厉害国退不了钩,因为人们离不开那些基本生活用品,那些东西主要是中国人愿意制造,虽然是低端的制作也得干,而且不惜自相残杀,因为,人们要活命!!!他们也没有可以轻松挣五毛的资源。
阿宽
9 楼
这个世界从来是颠倒的,中国很需要工会,却没有,美国很不需要工会,却一直存在
w
wx3000
10 楼
新生无产阶级对新生资产阶级的反抗,给党百年献礼。
J
JohnZhangUSA
11 楼
这位躺平的抗议者,其人格比起本坛五毛(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好了不知多少倍。 这位义士是在呼叫社会公益,而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只是几个跪舔的垃圾。
p
portfolio
12 楼
餐馆食物除了众所皆知的不卫生与不健康外,外卖餐的热油热菜会把塑料餐盒高温融化,有大量的有毒成分被释放出来,长期吃会慢性中毒。
品茗客
13 楼
是的 ---------------------------------------------------------------------- JohnZhangUS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6 06:48:37这位躺平的抗议者,其人格比起本坛五毛(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好了不知多少倍。 这位义士是在呼叫社会公益,而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只是几个跪舔的垃圾
品茗客
14 楼
是的 ----------------------------------------------------------------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2021-06-26 05:21:00号称共产党,却对劳动者的基本保护都没有,任由资方压榨。哦,对了,他们自己早已经是资本家。
J
JohnZhangUSA
15 楼
portfolio 发表评论于 2021-06-26 06:52:24餐馆食物除了众所皆知的不卫生与不健康外,外卖餐的热油热菜会把塑料餐盒高温融化,有大量的有毒成分被释放出来,长期吃会慢性中毒。 -- 真的,一定要拒绝外卖,珍惜生命。
I
InNorthTexas
16 楼
美团真的好想像党一样可以依法判决了这个人。
1
1passby
17 楼
程序有bug.
r
rogersune
18 楼
这是劳动人民对万恶的资本家的反抗与斗争,中国共产党会支持他们的
z
ztgp3614
19 楼
一天工作十二小时,每月只休息一到两天,没有保险雇佣关系的体力劳动,奴隶主也不会这么狠,就这还有大学生研究生去做,真是病态社会。
D
Doctor.XI
20 楼
五毛垃圾绝不止这几只,但这几只绝对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JohnZhangUSA 发表评论于 2021-06-26 06:48:37 这位躺平的抗议者,其人格比起本坛五毛(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好了不知多少倍。 这位义士是在呼叫社会公益,而sigmaZao, 尼伯龙根的烂指环,standardpoodle只是几个跪舔的垃圾。
大中华救国军
21 楼
不用担心,这些人以后可以去空间站工作,大把的高尚的工作等着他们,这么伟大的国家,想想就令人激动! ztgp3614 发表评论于 2021-06-26 09:34:00 一天工作十二小时,每月只休息一到两天,没有保险雇佣关系的体力劳动,奴隶主也不会这么狠,就这还有大学生研究生去做,真是病态社会。
湾区范儿
22 楼
现在送餐骑手中不乏本科生、研究生甚至博士生,他们教育程度高,智商也高。对美团等外卖平台的不平等条例,高学历的送餐员也会有对策的。
L
LISP
23 楼
以后劳资冲突会发生在人类劳动者和机器算法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