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日女生浴室发现摄像头 警方:两人被拍到裸体(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24日 6点34分 PT
  返回列表
31517 阅读
4 评论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实习生 王昱

阳春三月,日本的樱花已经开始陆续绽放。对于日本岐阜县大垣市艳金化学织维株式会社务工的中国研修生孙洁等几个女生来说,搁在心头的“偷拍门”在等待了近两个月之后,也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3月22日,孙洁(化名)对澎湃新闻表示,她们六名研修生当天在工厂接受了当地警察署永谷浩警官等人的听证问询,并从警方处得知,根据被取走的摄像头中的视频,有两名女生被拍到了裸体画面。

澎湃新闻2月13日报道,2月7日,这几名中国研修生在公司浴室洗澡后,无意间发现镜子下方有一个隐蔽的摄像头。但限于日本法律的规定,她们在寻求警方帮助时一度出现“报警难”的问题。澎湃新闻报道的当天晚些时候,中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馆在回应相关问题时表示,已向日本当地警方提出交涉。最终在中国领事馆、当地华人、公司等方面的协助下,案件得以受理。
 



发现摄像头的浴室内部,发现时摄像头就插在镜子下方的电源插座上。

一个半月后公布进展“基本正常”

孙洁告诉澎湃新闻,她们每人接受了警方约1个小时的问询。其间,她们得知了此前被取走的摄像头内的视频内容,里面包含了一段时长5小时10分钟的视频。当地警方给6位女生展示了部分根据视频截取的照片,其中4人进入了被录制的影像中,2人被拍摄到了裸体画面。除了女生之外,在二楼居住的一名日本当地男职工也被拍到。

孙洁表示,当地警官主要向她们询问了事发经过、可怀疑的对象以及在观看了照片之后的想法,并让女生们在相关的问询材料上签字按手印。

“这基本证明了非法进入建筑物罪的存在,日本警察接下来会进一步寻找嫌疑人,进一步侦查结果出来后,受害者可以进行相应的维权。”日本一桥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王云海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侦查结果出来后有相应证据证明犯罪行为的存在,受害者就可以请求嫌疑人或公司进行相应的民事赔偿。

王云海此前对澎湃新闻介绍说,在日本安装摄像头偷拍是一项严重犯罪,有两种依据:其一,依据日本刑法,“建造物侵入罪”可以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二,各个地方议会有“迷惑防止条例”,该条例中“偷拍”一般会处以1年以下徒刑。

但是对于孙洁和其他5名女生来说,过去的近一个半月并不轻松。从2月7日在公司的浴室发现摄像头之后,孙洁和其他5名中国女生在当地知名华人李小牧的帮助下报了警,并将发现的摄像头交与当地警方。此后,她们一直在忐忑地等待着当地警方对摄像内容的调查。孙洁表示,现在她们还经常结伴前往浴室洗澡,希望事件能尽快水落石出。

按照日本法律,如要马上立案,必须由建筑物所有者(本案即为6名中国女研修生所属的公司)向警方提出“被害届”(受害说明),警察署刑事课才能够以“建造物侵入罪”立案侦查。

事发至今已近两个月,为何当地警方此时才公布对摄像内容的调查进展?王云海对此解释道,这个速度在日本基本正常,日本警察办案基本都是这种速度。

研修生不受劳动法保护

在日本,研修生是指在当地学习劳动技能、顺便打工的外国人。近年来,随着赴日研修生的数量不断增加,中国在日研修生利益受侵甚至死亡等各种事件频发,但是在日研修生的生存状况依旧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研修生制度问题很多,它实质是劳动,但名义上是研修,不受劳动法的保护,把研修人员置于十分脆弱的地位。”王云海说,研修生的生存状况难以得到改善,是因为前往的研修生往往是自愿参加,中国和日本各自作为主权国家很难正式协调。但是,作为法治国家,日本应该认真思考改善它,加强对研修生的人权保护。

日本于1981年建立“外国人研修制度”,随着日本社会的老龄化日益严重并导致劳动力缺乏,研修生制度逐渐演变成变相引进劳动力的方式。1993年,日本又推出“技能实习生”在留资格,但技能实习生从事的劳动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工作,也就是日本人口中的“3K工作”(危险、脏、累),这与培训技术的目标日渐背离。

事实上,不仅来自中国的研修生生存状态堪忧,来自越南等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研修生也普遍存在着相同的问题。新加坡《联合早报》此前报道,日本以“研修生”名义引进越南劳动力,其中一些被悄然送到福岛,协助清理第一核电厂周围核垃圾。一些越南人甚至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去福岛的。

对研修生的不公正待遇也遭到了一些日本媒体的抨击。2月20日,《朝日新闻》就曾发表社论称,研修生制度是对人权的疏漏。尽管针对研修生制度的“优化法”已经在3个月前开始施行,要求作为接收方的工商团体详细纪录给研修生的报酬和劳动时间,制作实习计划,并对此进行认定,但目前仍旧存在着管理监督机构有限却不断扩大招收研修生人数的问题。

研修生制度已经成为了日本屡次遭受国际社会指责的制度,日本政府应该针对此制度制定人权行动计划。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调查,到2017年10月为止,在日研修生人数已经达到了近26万人,4年间增加了12万人。在5600多家接受研修生的单位里,70%在劳动时间、安全标准、工资的发放状况等多方面都存在违法行为。

“日本应该正视劳动力不足需要引进劳动力的问题,并正式承认外国劳动人员,在劳动法中赋予他们合理的合法地位,这对日本社会有利,能够改善其作为法治国家的形象。”王云海建议道。

 

s
stomend
1 楼
“严重犯罪”最多才判4年 怪不得亻委姨这么多变态
n
needtime
2 楼
现代奴隶吧? 弄个花样名字糊弄世人!
z
zzbb-bzbz
3 楼
那些最关心他国人权的国家,他国人到了自己地盘就成了奴隶。本来就是为了他国的主权。
T
Termagant
4 楼
什么研修生,就是廉价劳动力,中介都是中国人、或朝鲜族东北人。安装摄像头的也是中国人之后把录像卖给台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