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女子买下古代女巫监狱 住了三年后仓皇而逃...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2日 10点6分 PT
  返回列表
33932 阅读
13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2005 年,30 岁的英国销售员瓦妮莎 米歇尔(Vanessa Mitchell)回老家买房时,一眼相中这栋黄色小楼。


瓦妮莎是埃塞克斯郡圣奥西斯村(St. Osyth)人,在外地打拼多年后,她选择回村里当大篷车推销员。

圣奥西斯村是个充满古怪传说的村庄,它以英国最后一个异教徒国王的孙女 圣奥西斯 命名。

传说,圣奥西斯被维京人斩首后,曾经举着自己的头颅一步步走到修道院。

在 1171 年,村子还记载曾被一条喷火龙烧毁过;之后的几百年,又是女巫和黑魔法横行,巫女审判时有发生。


到现在,圣奥西斯村还保留着大量中世纪房屋,而瓦妮莎看中的房子,就隐藏着这里最黑暗的历史。

这栋黄色的小屋叫 囚笼 (Cage),坐落在科尔切斯特路 14 号上。


从中世纪起,它就作为监狱使用,曾经在 1582 年关押过 13 名女巫。大名鼎鼎的乌苏拉 坎普(Ursula Kemp)就是在这里被绞死的。

19 世纪,英国人将囚笼翻新了一遍,继续当作监狱用。

一直到上世纪 70 年代,开发商将囚笼改造成家庭住房,在楼上添了两间卧室,卖给当地人。


瓦妮莎也说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想要这栋房子,可能是因为有历史气息,也可能是因为便宜。

在她购买之前,囚笼已经在购房市场上无人问津了很久。

之前的房主们声称屋子有古怪:一对中年夫妇说书会从书架上飞起来,租户们说房子里有奇怪的声响,还有一个男孩在卧室里不断纵火,人们怀疑他被操控了。

最糟糕的,是上一任房主在囚笼里上吊自杀。

她看过自杀的新闻,但觉得这没什么,也不害怕。

因为多年在外地工作,瓦妮莎也没听说过闹鬼传闻,甚至不知道这里曾是女巫监狱。

于是,瓦妮莎以 14.7 万英镑的价格买下囚笼,非常愉快地搬了进去。


搬进新家后,瓦妮莎和她的朋友兼租客尼科尔 科特利(Nicole Kirtly)对房子来了一场大扫除。

她们发现,整栋屋子的木门和一楼客厅(也是曾经的囚室)是原始的,在壁炉处还挂着一根带有大钩子的铁链,似乎是监狱时期的遗留物。


屋子里,还放着数十张身份不明的老照片和文件,其中包括上任房主的死亡证明。


屋子不干净,地毯下都是虫子,但清理后,瓦妮莎感到心满意足,觉得自己总算有个安定的家了。

之后的几个月,囚笼都挺正常,一直到 2005 年夏季,奇怪的事情开始频现。

瓦妮莎告诉记者杰夫 梅什(Jeff Maysh),她和尼科尔在夏天的一个周末,看到微弱的亮光在房子里漂浮,闪耀一阵后消失,之后在别的地方出现。


(瓦妮莎和尼科尔在厨房)

尼科尔和记者证实了这番话,她还说,走入屋子大门的时候感觉很怪,像是有一股阻力。

就像是试图走进果冻一样。

到晚上,尼科尔卧室的门闩还会咔咔作响,好像有人想闯进来。

之后到 10 月,瓦妮莎和尼科尔在家过万圣节。

她们把自己打扮成女巫的样子,头戴尖帽,穿着斗篷,准备招待朋友在家里开派对。

在其他客人们来之前,瓦妮莎听到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她跑出去问尼科尔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尼科尔从楼上另一间卧室出来,说她也不知道。

两人下楼,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不知道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在那场万圣节之后,家里的一切全变了。 瓦妮莎说。

电视的音量开始忽小忽大,苏打粉自己滑过厨房的桌子,夜里那条带钩的铁链还会剧烈晃动。走廊里,门会猛得关上,到晚上,还能听到有人爬行的声音 这一切都太荒谬了。


惊恐的两人去找当地教堂的牧师马丁 弗洛特(Martin Flowerdew)帮忙。

弗洛特是剑桥基督教青年会的副会长,有十多年的圣职经验,在多个教区担任过牧师。


到来囚笼后,他熟练地穿起长袍,拿着圣水到处泼洒,一边洒一边祷告。

这种事在圣奥西斯教区真是太常见了。 瓦妮莎回忆弗洛特说的话, 我去过很多教区,但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像圣奥西斯这样,有那么多人私下找我,说自己的房子闹鬼了,需要驱邪。

在你们这条街上就有至少四栋房子不干净。我不会告诉你具体是哪家,因为这是隐私。但情况就是这么糟糕。

但瓦妮莎家的情况比其他地方更糟糕。因为在牧师做祷告、洒圣水的时候,浴室的水龙头竟然自己打开,水流满地。

弗洛特牧师也没有办法,瓦妮莎之后就没再找他。

这位倒霉的牧师因为教区工作压力太大,加上被混混用水泥板砸车,在 2008 年的时候心理崩溃险些自杀,后来调到别的教区。


之后的一年,瓦妮莎在和男朋友分手后,开始梦游。

每天晚上同一个时间,她会站在一楼客厅(也就是曾经的囚室)醒来,那也是前任房主上吊的地方。


(囚笼的客厅)

为了让瓦妮莎不要太害怕,尼科尔让自己的男友搬进来住。

她的男朋友是个不信鬼怪之说的人,但在囚笼里住了几个月后,他开始拒绝一个人待在房子里。

三人立下条约,规定在任何情况下,所有人都不能让任何一人独自留在老囚室中。

围绕着这一条约,她们重新安排自己的时间计划表。


半年时间里,三人没遇到大事件,但好景不长,2006 年 10 月,尼科尔怀孕了,她和男友选择搬出去住。

瓦妮莎不怪他们,那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这栋房子不适合孩子,也不适合任何生物居住。她是因为没有钱,没有办法。


后来,为了避免独自一人,瓦妮莎拼命邀请朋友们来家里做客。

有天下午,她邀请好友柯斯蒂 威廉姆斯(Kirsty Williams)和她丈夫尼尔(Neil)过来玩,三人一走进大门,看到有 20 至 30 滴红色液体落到地上。

柯斯蒂是一名癌症护士,她告诉梅什记者,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血,但不知道血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没人身上流血。

尼尔是英国士兵,最先看到血。他猜测可能是受伤的野猫跑进屋里,落了一地血。但家里的门窗都紧闭着。

三人找了一圈,没找到任何流血的动物,最后不了了之。

这件事后,也没什么朋友敢来了。


(她们当时也怀疑是乌鸦流的血,因为常常有乌鸦撞进这栋屋子)

2007 年平安夜,瓦妮莎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杰西(Jesse),成为一名单身母亲。

瓦妮莎知道囚笼不适合养孩子,但是因为金融危机,她陷入欠债,实在无法搬出去。

无奈之下,她只好把杰西关在楼上的卧室里,避免他去老囚室。


即使如此,让人害怕的事还是会发生。

在晚上,瓦妮莎能听到走廊里有咚咚咚的脚步声,卧室门闩猛地撞门,非常激烈,像是有人想破门而入。

长时间神经衰弱后,瓦妮莎找来警察帮忙。

因为埃塞克斯郡的灵异事件实在太多,有个叫温蒂(Wendy)的警察专门建了一个脸书页面,整理当地发生的怪事。


(因为喜欢收集灵异事件,还在警队的温蒂担心会显得不专业,所以让记者不要用真名)

但温蒂看了一圈后,表示爱莫能助,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人为痕迹,警方什么都做不了。

在参观囚笼后,温蒂还感到头痛欲裂, 像是有人要碾碎我的头骨 。在屋里,她也莫名地觉得自己像是在被监视着,很不舒服。


到最后,唯一一个敢来囚笼的外人是村里的男孩弗雷迪 杨(Freddie Young)。

弗雷迪的奶奶自称是 白女巫 ,喜欢调制草药给孙子当护身符。因为她的关系,男孩的胆子非常大。

但就算是他,一夜借宿客厅后,也吓坏了。

那天晚上,因为家里人在吵架,弗雷迪跑到瓦妮莎家借宿。

当他躺在一楼的沙发上时,弗雷迪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刷自己脸,好像是虫子 是蜘蛛?

他睁开眼睛,惊骇地看到一个女人正跪在地上,抚摸他的脸,梳他的头发。

因为过于恐惧,他整个人冻住了,没有尖叫,什么都没做,看着那个女人慢慢消失。

之后的一整晚,弗雷迪睁着眼睛等到日出,才仓皇离开。


瓦妮莎也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2008 年 2 月,瓦妮莎让杰西在卧室里睡觉,自己去老囚室熨衣服。

还没熨完,瓦妮莎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轻撞她的脚,一阵轻快的音乐传出来。

是杰西的坦克玩具车,有 4 到 5 辆,它们好像被人启动了,在到处乱跑。

瓦妮莎尖叫起来,跑到楼上去看儿子,结果发现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挡在自己和杰西之间。用她的话说, 那就是一个幽灵 。

瓦妮莎强忍恐惧,穿过幽灵抱住儿子逃跑,边跑边哭。

我宁愿无家可归。 瓦妮莎告诉梅什, 我再也不愿住那里,它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


(长大后的杰西)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瓦妮莎很快搬了出来,将囚笼挂到市场。

有老朋友打算租房子,他请灵媒过来驱邪,但对方一到门口就拒绝进入。坚持了 4 个月后,这个老友就搬走了。

之后是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他们在房子里坚持了半年,也走了。

因为没人买房,也没有租户,瓦妮莎面临破产。

瓦妮莎把最后的希望交给 心理研究协会 。

这是一个成立于 1882 年的非营利组织,以科学的态度研究人们认为的超自然现象。


(调查囚笼的组长约翰 弗雷泽(John Fraser))

调查小组研究了一圈后发现,情况确实非常奇怪。有多名组员的腿上出现红色印记,去医院后,医生们说这是烧伤的痕迹。

还有人感到自己的腿部被鞭打,甚至出现受伤。

调查小组的一筹莫展,让瓦妮莎很失望。

但没想到,这件事让英国的恐怖故事爱好者和业余灵媒们相当兴奋。

他们开始带着幽灵盒、显灵板和夜视摄像机来到囚笼参观。

瓦妮莎抓住机会,将囚笼打造成 闹鬼的度假屋 ,出租给游客玩捉鬼游戏,门票一张 35 英镑。

《太阳报》、《每日邮报》等英国小报也把囚笼称为 全英国闹鬼最严重的房子 ,打响它的名气。



这么说来,也许瓦妮莎说的一切都是编的吧?

其实她只是想炒作鬼屋噱头,赚取门票费?

真相不得而知,不过从收入上看,她赚取的门票钱远低于自己购买房子的花费。

而且,她在采访中再三强调,她的朋友们也都亲历过灵异事件。

柯斯蒂是国民保健署的护士,尼尔是军队服役的士兵,温蒂现在还担任警察,而长大后的弗雷迪,则是一名老师。他们似乎没必要撒谎。

在游览囚笼的游客中,也有人找到所谓的 闹鬼证据 。

比如退休警察克里斯 哈尔顿(Chris Halton)拍的照片,他认为自己亲眼看到一个住着拐杖、戴兜帽的幽灵在囚笼外走过。



还有灵异爱好者布拉德 麦克(Brad Mark),他在囚笼和同伴们讨论时,突然看到一个女性朋友的面部出现变化,鼻子变尖,眼睛变黑,嘴巴像小丑一样。


关于囚笼的争执,瓦妮莎已经不在乎了,她只要能把房子脱手就好。

在挂售了 12 年后,今年年初,终于有人买下囚笼,支付给瓦妮莎 224000 英镑。


(精装后的囚笼)

房子的新主人预计在今年年底前搬入,她是一个刚刚离异的单身女性,希望在圣奥西斯村开始新的生活。

瓦妮莎委婉地提到房子里发生的怪事,但对方不在乎,她喜欢房子的位置和里面的布置。

好吧,她根本就不相信鬼魂。 瓦妮莎说。


接下来的日子会怎样的呢?

或许,一切都能恢复正常,又或许,是重复瓦妮莎的经历

n
nzder7
1 楼
可以打包成一个鬼怪屋开放吗?
0
0101011
2 楼
装摄像头呀,智能识别,还怕拍不到鬼?
w
wxc169a
3 楼
人家已经那么做了。赚的钱不够买房钱
W
Whatafool
4 楼
查查房子的底层有没有白蚁窝。有白蚁窝的话,会引起房子倾斜,就会有解释不清的现象发生了。
党组组长
5 楼
灯塔国这样的故事无数,在 paranormal caught on camera 节目里演也演不完。
U
US_Lion
6 楼
一楼的建议非常好,改建成游乐场鬼屋,收门票,一年回本。
w
wx3000
7 楼
扯淡。
o
onlyanswer
8 楼
这么有名的鬼屋,做Airbnb一年至少8万镑收入
g
gd
9 楼
爱鬼的人们。美国就没有。
S
SoWhatAgain
10 楼
信则有,不信则无。 自己吓自己。
c
caucy
11 楼
一个故事而已。
z
zzbb-bzbz
12 楼
宇宙的96%我们是看不到的
X
XM25
13 楼
我也常常想怎样利用全息投影,隐藏的音响,air vortex去做一间鬼屋吓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