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一幅朝鲜女人画 拍出1725万 上面有字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4日 17点48分 PT
  返回列表
78841 阅读
5 评论
国史讲官

导读:2018年秋天,广州的一场书画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张我国著名画家张大千的《理妆图》。这幅画长122厘米,宽45厘米,画的内容非常简单,只有一位正在梳妆打扮的女人,所以才被称为《理妆图》。

如果仔细观察画中的女子,你会发现她的穿着打扮带有非常明显的朝鲜风格,无论是高耸的椎髻,开胸极高的裙子,都是20世纪初朝鲜流行的风格。为什么张大千要画一位朝鲜女子,她的具体身份又是谁呢?这还要从一段有关张大千的感情故事说起……

1927年,张大千在一位日本朋友的邀请下,前往当时的朝鲜游览、采风。当时张大千虽然只有29岁,但在国内书画界早已声名鹊起了,所以浏览之余,免不了要创作一两幅画作。为了方便张大千创作,日本朋友给他找了一位姓池的朝鲜少女做翻译,虽然少女只有15岁,但聪明伶俐,深得张大千喜欢,还亲自为她取名为“春红”。

几个月相处下来,两人渐渐暗生情愫,本来张大千想将春红娶回家中,但由于国内两位夫人的极力反对,此事只能暂时作罢。之后两位夫人又找到张母,催促他回国,没有办法张大千只能从朝鲜启程回国。分别之前,张大千给春红留了一大笔钱,交代她开一间店铺生活,等他回国安排好一切后就回来接她。

之后没几年,抗战爆发,张大千与春红就断了联系,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张大千再托朋友寻找春红,得知她早已在战争时因病去世了。张大千悲痛万分,亲自为春红撰写碑文,并请朋友在朝鲜为她修了陵墓。出于对春红的思念和愧疚,在张大千之后的画作中,春红的形象经常出现。

此次拍卖的《理妆图》中所画的女子是否就是池春红本人,现在已经无从知晓。但在画的右上方,有一首当年张大千专门为池春红所写的词:“偷试盘龙旧日妆,舞衫歌扇出空箱。恼人弦索在东墙。春事本同云水幻,此情可得地天长。为他一日百思量。”

据记载,这首词名为《浣沙溪》,是1934年张大千为池春红所写,在后来张大千的仕女画系列上,一般都会写上这首表达惆怅思念的词。

除了这首词之外,画上面还题写有:“十六年前予赋此解漫复书之,己丑十一月客濠江,大千居士爰似建屏仁兄方家正之。”由此可以知道,上款人名叫曾建屏,此人曾经担任过《世界日报》总主笔,他在得到张大千的这幅画之后,又送给了当时的泰国侨领郑午楼。

拍卖开始之前,鉴定专家给出的估价是1500万元,经过几轮激烈的争夺之后,最终的成交价高出估价200多万,以1725万元的天价成交。对于这个价格专家表示很正常,因为张大千的画作近些年来一直很受追捧,拍卖行情都非常好。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画上面的7行题字,正是因为这幅画背后涉及张大千与朝鲜女子的一段感情故事,所以才能拍出超过千万的天价。

t
terryisapig50
1 楼
只有一點:新舊兩幅照片的女人是不同的兩個人,這樣的報導就變成【垃圾】。。。
日他妈的本
2 楼
很博爱,呵呵
s
sexpark
3 楼
当年的地陪
t
terryisapig50
4 楼
說對了,這是日本人拿朝鮮人當作「禮品」,造孽啊!這就是為什麼有了今天的韓日相互「踢出白名單」之爭。。。
x
xoxox
5 楼
有乞丐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