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患癌找人撞死自己 同谋丈夫获刑:她下跪求我(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27日 21点21分 PT
  返回列表
30165 阅读
14 评论
红星新闻

 

  ▲妻子去世后,林梅村王斌家的二层小楼平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在法庭上表示认罪和悔罪换来轻判之后,王斌回到家中。老婆没了,自己落下一个罪名,儿子为这事不肯原谅自己,还有人质疑他是在骗保、拿命换钱,同时家里还背负了20万元外债。王斌觉得自己成了那个最倒霉最可怜的人。

  一切都源于那场商量好的车祸。

  2017年6月15日晚,在江苏句容致远路上,徐红伟驾驶一辆面包车撞向吴敏(化名),随后又实施了二次碾压。事后法庭调查发现,作为王斌妻子的吴敏当时已是宫颈癌晚期,因疼痛难忍产生自杀的念头,徐红伟是吴敏多年的好友,受吴敏和王斌多次请求后实施了这次撞人行为。

  被送往医院后,吴敏的家人坚决要求不进行手术抢救,吴敏于4天后在家中去世。吴敏和王斌在事前留下了包括陈述书和录音在内的诸多材料,表示绝不找徐红伟任何麻烦。吴敏的家人也对徐红伟和王斌的行为予以谅解。

  2018年4月20日,句容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徐红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被告人王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2年。

  当朋友徐红伟开车撞向自己的妻子时,王斌就在不远处他和妻子租住的房子里,心情复杂地等待一个结果。只有小学文化的他,那个时候尚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违法,只是一边想着妻子能解脱了,一边心里又很不是滋味。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能轻易做出的决定。王斌说。



  ▲妻子去世后,林梅村王斌家的二层小楼平时只剩下他一个人。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1

  隐瞒、争吵和不被理解的选择

  4月份的江苏句容,春意正浓。林梅村的农田里,冬小麦大都抽穗,村口的水渠甚至已经可以听到一两声蛙鸣,可是王斌却高兴不起来。村子里一幢面积不算小的二层小楼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事发后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儿子一提到这件事就要和他吵架。事发前,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尤其瞒着儿子,他知道不瞒着儿子这件事一定没法做,也知道瞒着儿子的话儿子将来一定会和他吵,可他终究还是这么做了。

  前几天有记者找到他,说希望能写一些背后的故事,他想了半天,觉得这背后没有任何故事,全是一天天的生活。不逼到这个份上,恐怕没人能理解我。他反复说。

  这个52岁的男人,身高不到一米七,穿着夹克和一双半旧皮鞋,梳着整齐的半长发,很斯文的模样,只是手里的烟没有断过,这就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是我的老婆没有了,我现在黑夜回家吃饭,都是我自己做饭,谁能理解,没人能理解。

  2

  积极治疗与两次自杀尝试

  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王斌对妻子的好在村子里是公认的,他跑车拉货攒下一些钱,吴敏在句容的医院做护工,家境尚可。妻子在08年刚诊断出宫颈癌时,他带着妻子去南京做的手术。之后,吴敏喜欢上了出去旅游,王斌要跑车,经常是她一个人去,北京、上海、南京、杭州王斌也都没有怨言。

  在王斌眼里,妻子一直是个积极面对生活的人,化疗的时候四个疗程,最长的一个疗程在医院一住就是五十天,妻子一次也没有逃避。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这个阶段,要以这样一种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据王斌回忆,吴敏是在去年五月第一次提出让别人撞死自己的想法。此前,她已经两次尝试自杀。一次是喝草甘膦被救过来,还有一次是投湖,结果因为会游泳,也没有死成。那段时间,王斌的儿子每天检查母亲的手机,生怕看见有遗言或是什么与自杀有关的内容。



  ▲放在家里的妻子照片。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那时候好话说尽,已经开始说恶话了,王斌说,最痛苦的时候,吴敏曾说过,你不同意,将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求你了,你做做好事。我求你了好吧。你让我快一点走吧,我实在是太痛苦了,太痛苦了。这是在法庭上播放的一段吴敏打给徐红伟的电话录音。录音里,吴敏的声音凄惨、决绝。

  王斌对这种痛苦感同身受。生长在村庄,他并没有听过什么临终关怀,只知道几乎所有的治疗和止疼药对妻子都已经失效,妻子每天是在呕血和剧烈的疼痛中度过的。

  3

  被质疑的保险赔偿问题

  王斌说,自己之所以后来会同意妻子的要求,一方面是因为妻子苦苦哀求,另一方面是因为妻子确实活得生不如死。至于为什么要找徐红伟,王斌表示徐是自己妻子的生前好友,自己并不是很熟。

  徐红伟为什么会答应这种要求,大家的说法不一。在法庭上,徐红伟表示是因为他禁不住吴敏一次次的哀求,终于应承下来。有村民提到,徐的车带有一百万的第三者责任险,徐做这件事不排除有金钱上的考量。但徐的父母面对红星新闻记者对这种说法坚决驳斥。

  徐红伟的父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徐红伟目前不在老家,在句容市区,具体的情况其父母不愿多说。不过,最终能确定的是不管是徐红伟还是王斌,最终并没有从保险公司获得一分钱。为了避免涉嫌骗保构成违法,在法庭上,他们都表示不需要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红星新闻记者几次追问之前是否想到了可能会有保险赔偿,王斌有时直接否定,有时不置可否。王斌只是强调,他之所以同意,纯粹是因为妻子太过痛苦,他不可能拿一分钱,如果拿了钱,性质就不同了。

  但吴敏的陈述书中确实提到除丧葬费外,一切赔偿归徐红伟所以。

  4

  根本死因与犯罪未遂

  当徐红伟开车撞向自己的妻子时,王斌就在不远处他和妻子租住的房子里,心情复杂地等待一个结果。

  他没有勇气去看,妻子也不让他下楼。自始至终,包括找人的时候,吴敏一直希望把丈夫排除在这件事之外。他难以想象,是怎么样的勇气,能够让一个下床都万分痛苦的女人,自己走下二层小楼,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事发地点。

  吴敏最后的声音停留在事发前两分钟,是她和徐红伟的对话

  徐:你在哪个位置?

  吴:我在马路东边。有个车亮灯是你吗?

  徐:嗯嗯。

  这一次,吴敏的声音安静平和,再也没有了凄惨。

  不久,王斌接到了交警的电话,一切都结束了。去往现场的路上他想。

  事后法庭上呈现的尸检结果显示:车祸导致吴敏轻伤二级,不足以致命,仅对死亡进程稍有影响。吴敏的根本死因是癌症术后癌细胞转移,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法官认为,被告人已经着手实施犯罪,但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属于犯罪未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两被告在法庭上均认罪悔罪,且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

  2018年4月20日,句容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徐红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被告人王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两人当庭表示不上诉。

  红星对话

  谈起因

  她跪下来求我,好话都说尽了

  红星新闻:在法庭上,你表示认罪悔罪,是对这件事感到后悔吗?

  王斌:当时我是真不知道犯法,假如当初知道是犯法的话,我肯定不会做这件事。但是具体到这件事本身,同意是我当时的唯一选择,我觉得可能是每个人在那个情况下的唯一选择。

  红星新闻:当时你妻子的情况是怎样的?

  王斌:之前在医院里住着,一天300多元,但不管是手术还是放化疗都已经不能做了,止疼药一次推半针也感觉没有什么用。每天疼得要死要活,而且呕吐,真的是活不下去了。她跪下来求我,好话都说尽了,后来很恶毒的话都说出来,什么我做鬼也不放过你的话都出来了。

  红星新闻:在法庭上,你说刚开始的时候你是坚决不同意的?

  王斌:怎么可能同意嘛,我很早父母就过世了,妻子是我最亲的亲人。从我十七岁就做学徒工,做沥水篮,都是我自己奋斗出来的,都是给她的。而且如果我对妻子不好的话,她娘家人也不可能谅解我。

  红星新闻:妻子有给你说为什么要这样结束生命吗?

  王斌:最主要应该是她确实痛苦,另一方面,他反复说不愿意拖累家里了,儿子每天来照顾她,还要请假,人和人之间这个怎么说,她确实也很爱这个家。

  红星新闻:为治病前前后后花了有多少钱?

  王斌:应该总共有六七十万吧,除去保险、家里的一些积蓄,还有大概20万的外债。这几年,儿子结婚买房、装修、添孙子、治病都赶在一块了。另外当时租的房子,一年也要九千多。

  谈过程

  没想到交警查了行车记录仪和通话记录

  红星新闻:这种方式是谁提出来的,为什么要找一个朋友来参与?

  王斌:她自己尝试了两次自杀,一次是喝农药,一次是跳湖,都没有死成。所以就想要别人帮他,我自己肯定下不了手,她就找了她的朋友,另外找朋友也是因为她想把我排除在这件事之外,想撇清我的责任。到最后出事的那天,我想把她背下楼,她都不同意,怕被拍到。

  红星新闻:当时除了你们三个人还有谁知道吗?

  王斌:没有。当时我肯定是要瞒着我儿子的,因为他知道了,这个事肯定是做不了的,没有哪个儿子允许母亲这样死去。另外就是当时没有想到这件事犯法,本来就是想帮我老婆减少痛苦,本来是想出了车祸之后私了的,没想到交警那边查了行车记录仪和通话记录,查出问题了。

  红星新闻:刚开始时没有想直接向警方坦白的?

  王斌:本来想私下解决的嘛,而且当时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是犯罪。

  红星新闻:车祸发生的时候,你在哪里?

  王斌:我就在租的那个房子里,我也不敢看外面,也不敢联系他们俩,最后是交警给我打的电话,我才过去。

  红星新闻:当时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王斌:当时心里很乱,扑通扑通的,也没有考虑什么东西,走一步算一步。

  谈影响

  家人都觉得丢人,儿子也一直怪我

  红星新闻:网络上有传言说你们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车辆有保险,可以理赔?

  王斌:肯定不存在骗保,在法庭上我们也声明不需要保险公司赔偿。拿钱买命这种事,但凡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做不出来。而且即使保险公司赔钱,这个钱也不会赔给我,都是赔给徐,我妻子甚至提出要多贴三万块钱给人家。

  红星新闻:那徐红伟可能有这方面的考虑吗?

  王斌:这个我不好说,(我觉得)他是纯粹帮忙的。徐是我老婆的朋友,他们怎么联系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按说一般的朋友很难帮这种忙。当时考虑如果有赔偿的话给他,也是考虑到他家庭情况这些,但总之最后他肯定也没有拿到这笔钱。

  红星新闻:现在你怎么看待自己之前违法的行为?

  王斌:行为肯定是错误的,但后果不严重,另外就是要不是逼到这个份上,这几个人谁也不会干这个事。

  红星新闻:这件事情曝光后,对你的生活有影响吗?

  王斌:肯定有啊,原本亲人应该都是挺理解这件事的,(曝光后)家人都觉得有点丢人,这个东西不应该捅出去。另外主要就是儿子,之前瞒着他,这一点他一直怪我,到现在也接受不了,之前有记者来找我,我儿子一度要把她赶出去要报警。唉,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红星新闻:听说过临终关怀吗?

  王斌:没有听过。到后面没有办法化疗了,就是打一些止疼药,后来止疼药也失效了。

  红星新闻:对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反思吗?

  王斌:第一是不要违法,第二是希望国家看看能不能在安乐死或者什么方面有些变化吧

 

吃货2001
1 楼
人间悲剧
路边的蒲公英
2 楼
吃安眠药啊。
g
gz178
3 楼
此文惨不忍读!
C
C-talent
4 楼
怎一个痛字了得!
L
LaBrisa
5 楼
太悲惨了,无论是对生者,还是死者。 也好奇死者得的是宫颈癌,会不会是因丈夫跑运输时买春染上了HPV而导致的?
吃素的狼
6 楼
应该立法,允许安乐死,才是人道主义的做法。 见过癌症活活痛死的,哭喊老婆拿斧子劈了他。 当然不成。 挣扎哭喊了半个月,死后比原形小了一号,尸体奇形怪状滴。
M
MILAN6
7 楼
应该立法安乐死
d
dr_yin
8 楼
父亲得胃癌上个月去世,基本上是被痛死的。去世前的两个星期靠打针止着痛。这种药水在国内是有管制的,医生每次都只能买1-2支。幸好有亲友帮助能弄到约水,不然我那段时间真不知怎么过。 母亲也是得癌症去世的,只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时的止痛药效里不大。她在死之前痛不欲生,受的罪更大。
d
dr_yin
9 楼
父亲在去世前几个星期我一直在床前陪着他.有一次他说要起来散散步,不要我跟着.他去厅房里的谷仓上找到一瓶农药。幸好我跟在后面。
不言有罪
10 楼
悲惨世界。 厉害了,我的国。
b
bluemudslide
11 楼
人间悲剧,这就是大国崛起后的小民尊严。
不懂不懂
12 楼
临终关怀也要钱啊,穷人死得哪有尊严
没事逛逛88
13 楼
想死为什么不喝农药、上吊,非要祸害自己的亲朋好友呢?
有空聊聊
14 楼
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