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死亡病例家属口述:一周肺部全白 医生以为是艾滋(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2月8日 15点53分 PT
  返回列表
67872 阅读
36 评论
中国慈善家

他是第一位在这场疫情中死去的患者,但不属于确诊病例,也没有出现在政府公布的死亡名单中,死亡证明上写着“重症肺炎”。


今年67岁的王壮壮是一名普通退休工人,家族有心脏遗传疾病,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无任何关系。从怀疑感冒住院到“重症肺炎”死亡,只有14天。

2019年12月23日起,王壮壮先后在武汉协和肿瘤医院、协和医院、金银潭医院治疗,但最终于2020年1月7日在金银潭医院不治身亡。病人去世后,院方曾要求家属捐献遗体供医学解剖,遭家属拒绝后遗体于当天火化。

医生告诉家属,王壮壮是这场疫情中的第一个死亡病例。

就医

王壮壮究竟是怎么被感染的,家属到现在也不知道。

2019年12月20日,他感觉身体不适并一直打嗝,连着3天,停不下来。

王壮壮的爱人处于胰腺癌晚期,一直在武汉协和肿瘤医院治疗,每隔半个月要到医院取药。因此,王壮壮也来到该医院检查。

当时,对普通市民来说“新冠肺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王壮壮只是怀疑自己感冒了。在这家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给他把脉,并告知他心率不齐。

“我们家族确实有心脏方面的遗传病。”王壮壮的妹妹王兰告诉《中国慈善家》,但她并没有把这一信息告诉医生。

进一步听诊后,医生建议王壮壮拍肺部CT,结果显示肺部感染。医生建议住院治疗,王兰于当天办理了住院手续。

“医院刚开始按肺气肿来治疗,用的是一些中药。”王兰说,由于自己住得离医院远,她经常在电话里和哥哥沟通病情,每次通话都感觉他的病情在加重。

“我怎么感觉住院之后越来越难受了。”12月29日,王壮壮告诉王兰。电话里,妹妹能听出来他说话时在喘气。

12月30日,王兰花了一个小时坐地铁来到肿瘤医院,当时正是中午,她对值班护士提出想找主治大夫了解哥哥的病情,护士告诉她医生两点半上班。看到病情加重的哥哥,王兰坚持要见主治医生,情绪有些激动。护士通过电话将情况电话告诉了医生。

随后,王兰见到医生,问哥哥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见好反而加重了?双方语言有冲突,医生不满王兰对其“治疗方案”的质疑。

“这个你要问X教授,方子是他开的。”医生说。X教授出面没有解释太多,而是告诉家属,如果对医院不信任,今天就办出院。

王壮壮在出院责任书上签了字,他让女儿王倩挂了第二天武汉协和医院的普通内科号。由于已是晚上,他们没有离开肿瘤医院。

当天,坊间流出一份据称是武汉市卫健委所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这份通知显示,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做好医疗救治工作。这是“新冠肺炎”出现的最早的一个信号。

第二天,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第一则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这是首次对于“新冠肺炎”的认知——“病毒性肺炎”,通报明确,此时病毒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王壮壮在家属的陪同下来到协和医院,此时的他走路需要有人搀扶,而且走两步就大喘气。“你这病我们普通内科治不了,你现在必须去挂急诊。”医生看完后告诉他们。

急诊科医生要求拍肺部CT。结果出来后,家属将23日拍的CT片一同给医生看,时隔仅一周,医生竟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人:肺已经全变白了。

医生怀疑是艾滋病,肺部形态几乎和艾滋病晚期病人是一致的。王壮壮又被安排做了甲流、梅毒、艾滋检测,结果均呈阴性。随后,医生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并告诉家属:如果治疗的话很可能人财两空,治还是放弃?

得到家属肯定回答后,协和医院将呼吸科的专家请来会诊。2020年1月1日,王壮壮转到呼吸科ICU病房。医生告诉家属,王壮壮得的病只知道是病毒性感染,但查不到病毒是什么,没有办法治疗,只能把现有的抗生素全用上。

王壮壮在重症监护室。图/受访者提供

“我们也表示理解,毕竟得了一种之前没有见过的病,谁也没有办法。”不管是女儿王倩还是妹妹王兰,都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亲人好起来,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试试。

在各种方法和药物都用完的情况下,1月3日,医生建议家属将病人转到金银潭医院救治。在转院问题上,王兰和王倩商量后一致认为,只能听医生建议,没有别的办法。

这时,王壮壮要靠呼吸机续命,但神志清醒。王兰问他:“插上呼吸机感觉好点了吗?”,得到的回答是“一下子感觉从地狱上了天堂”。想不到的是,这竟成了王壮壮留给家属的最后一句话。

家人感染

从1月1日来到协和医院,到1月3日,王兰一直在医院陪着哥哥看病,3天几乎没有合眼。1月4日,疲惫不堪的王兰感觉浑身乏力,她来到武汉陆军总医院就医,体温37.3度。根据医院要求,王兰拍了肺部CT,结果显示双肺感染,她随后被隔离治疗。

王兰心里充满恐惧,她知道可能是被哥哥传染了,因为哥哥是唯一的传染源,自己没有接触过其他人。她特意叮嘱王倩要格外注意。

“我不知道我的命最终能不能保住,但那时也想不了那么多,就是配合医生治疗。”王兰对《中国慈善家》说。武汉官方通报中“未发现人传人”的说法,让她不能确定就是哥哥传染给她的。对于“肺部感染”,王兰没有任何概念,但从哥哥的痛苦中,她体会问题的严重性。

官方通报的口径直到1月14日才有了变化。当天武汉卫健委发出第七则通报,除了通报感染和死亡病例外,“未见明显的人传人”变成了“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正因如此,在陪王壮壮看病的时候,王兰和王倩都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在陆军总医院,王兰由于长期服用头孢抗生素出现严重腹泻,在服用益生菌后情况有所好转。1月8日,她被转到金银潭医院。此时,所有医院都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明确治疗该案,所有治疗都是和患者商议。

由于长时间腹泻,医生建议王兰先吃一些护胃的药物,让身体恢复正常功能。用了护胃药后,王兰可以勉强进食,这让她有了一点力气,但血液指标仍不好,有感染越来越严重的迹象。主治医生还告诉王兰,其免疫力低下,建议注射血浆。从那之后,王兰精神逐步好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0日,王倩和爱人出现发烧症状,到医院去做了肺部CT,两人双肺感染。

1月24日,王兰康复出院。和很多患者一样,直到出院,王兰也没有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保住了一条命的她认为,是救治比较及时,病情才得以控制。

死亡

1月4日,就在王壮壮被转到金银潭医院的当天,北京的部分专家已来到金银潭医院。

在转院之前,协和医院对王壮壮进行了生命体征测试,评估出的死亡率为70%。而到金银潭医院后,评估数据竟高达90%。

此时的王壮壮已经神志不清,一直到1月7日死亡,家属也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在此期间,家属接到医院的4通电话,其中两次是催费,一次是下病危通知,另一次是通知死亡。

看到父亲全身插满管子、天天抽血化验的苦痛,王倩曾想为他拨管放弃治疗。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医生,医生向领导汇报后告诉王倩:“病人的生死不由家属决定,我们还在做抢救措施”。

“当时我做这个决定,是下了好大决心,不管社会还是家里人给我的压力,我都一个人承担,我就是不想让我爸爸太难受,太可怜了。”王倩对《中国慈善家》说。

1月6日晚上,王倩彻夜未眠。7日一早,她和爱人来到超市,按照医生的叮嘱给父亲买湿巾纸和护垫,就在排队结贴时,她接到医院电话:“病人刚刚心跳已经停止了。”

放下手里的东西,两人立即驾车前往金银潭医院。和往日不同的是,在医院见到很多警察。由于保安把守无法上楼,直到下午1点多,医院领导打来电话,让她上7楼。

迎接他们的是三位穿着严实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其中一人是刚才给电话给她的院领导,另两位是北京来的专家。

“我们都尽力抢救了,但是确实没办法。我们也不希望是这个样子,你们家属要体谅一下。”院领导告诉王倩。

深入交谈中,一位专家对王倩表示,希望她能把父亲的遗体捐献出来做医学解剖,并拿出单子让她签署同意书。这个要求被愤怒的王倩一口回绝,在单子上写下“不同意”三个大字。医院告诉王倩,不同意的话,遗体当天就要火化。

王壮壮的遗体被120救护车运往火葬场。图/受访者提供

王倩要求见父亲遗体一面。由于是传染病,出于家属安全考虑,医院没有同意。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医生进去帮她拍了8秒钟的视频。看完视频后王倩再也忍不住,瘫坐到地上,爱人将她扶起,她放声痛哭。

“真的是太可怜了,我爸爸的心脏那一块已经塌陷下去了。”王倩说。遗体在死亡当天被火化,在给家属的死亡证明上,直接死亡原因为“重症肺炎”。

死亡证明上,王壮壮的直接死亡原因为“重症肺炎”。图/受访者提供

女儿王倩拒绝在父亲的尸体解剖告知书上签署同意。图/受访者提供

s
stuttboy
1 楼
如果直接就当艾滋病来治,说不定就治好了。
安倍退四
2 楼
所以中国公布的死亡率就是个 joke
F
FollowNature
3 楼
家属都不捐遗体,这病怎么研究?
看山观海
4 楼
家属不讲理,医生也不专业
l
layala121
5 楼
艾滋病不是血液疾病吗,跟肺部感染有什么关系?
l
lzh0007
6 楼
医生和家人都好吗?
老李子
7 楼
包子给吓坏了
t
trumputin
8 楼
看不出家属为什么愤怒,不捐献就不捐献,医生也不歉你什么
n
noexit
9 楼
很显然,1月初就可以知道这个病毒是会人传人的!
x
xiaofriend
10 楼
12月30日,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
x
xiaofriend
11 楼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第一则通报: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
a
aklei
12 楼
你要是王壮壮,女儿被催交了那么巨额·治疗费后,仍然走了,但是医院立刻让把你尸体捐献做研究,你女儿能不愤怒吗?
红米2019
13 楼
这些未确诊就去世的肺炎患者应该给他们留下样品,以供事后检测。
T
TZMAN
14 楼
一楼在理!
简单得很
15 楼
应该立法,对不明疾病,特别是瘟疫死亡的应强制解剖,可以给家属适当补偿。
陈和春
16 楼
如果医院认为,作为特殊病例,为什么不可以“购买” 或者“有偿”尸体捐献做研究 呢? 为什么 必须是 尸体无偿捐献? 对于一些 重要病例 无论是家属, 还是医院, 都应该想办法 保留信息资源? 为今后疾病预防 都会有帮助。
弟兄
17 楼
醫生懷疑是艾滋,很可能是得知此人有許多性接觸,所以他的感染源可能是性
混在江湖
18 楼
病毒感染用抗生素,真是瞎整。
x
xiaofriend
19 楼
此病的特点双肺边缘絮状白色感染,一周内双肺全白。病毒结合肺泡细胞ACE2蛋白,也可以结合CT4细胞的ACE2蛋白,导致肺泡氧气和二氧化碳转换降低,同时造成人体自身免疫反应,白细胞大量参与到中和CT4细胞的过程中来。病毒还可以与心肌细胞ACE2蛋白结合,造成心率失常,心脏功能衰竭; 病毒可以攻击肾小球细胞ACE2蛋白,造成肾衰竭和肾功能损害,病人可能丧失排尿意识;病毒还可以攻击胆管和肝细胞,造成肛功能障碍。这就是为什么支持疗法要用到这么多支持设备。
混在江湖
20 楼
专家们都穿着防护服,却告诉大家不能人传人。
P
PrimeryColor
21 楼
这个体制下, 就是你害我, 我害他, 最后他害你。认真工作的人极少。 也没有人去追究真正的病因。
G
GuoLuke2
22 楼
庸医害人呀
l
lthy
23 楼
医生以为是艾滋,从另一侧面说明冠状病毒被人为地结合了艾滋病毒,是人造病毒。
n
nanxun_
24 楼
当时,对普通市民来说“新冠肺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王壮壮只是怀疑自己感冒了。在这家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给他把脉,并告知他心率不齐。 “我们家族确实有心脏方面的遗传病。”王壮壮的妹妹王兰告诉《中国慈善家》,但她并没有把这一信息告诉医生。 @@@@@@@@@@@@@ 为什么对医生隐瞒家族病史?最后救不回来又怪医生没尽力!
l
lurenjia2014
25 楼
中西医结合,疗效好!
K
KTY
26 楼
Ithy 2020-02-08 10 医生以为是艾滋,从另一侧面说明冠状病毒被人为地结合了艾滋病毒,是人造病毒。 ====== 我以为你是猪,从另一侧面说明你结合了猪的基因,是和猪杂交的后代?
浏星雨72
27 楼
写给外交部女发言人:中美流感和武汉新冠肺炎危害对比 作者:原创 自从武汉新冠病毒性肺炎疫情公布以来,一直有轻视这个新型疫病的声音存在。 比如,现居香港的生物学家金冬燕,她说“其实,最坏也没到坏到什么程度,也不会比季节性流感更坏。季节性流感死的人更多,毒性、传播力更大,而且造成的损失也更大”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也把新冠肺炎类比流感,并预测在非常悲观的情况下,武汉会有33万患病,其死亡人数跟一次流感差不多,可能达到300-600人。 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3日、4日、5日和6日连续四天的记者招待会上三次将新冠病毒肺炎类比流感,并两次说2009年H1N1流感死亡率高达17.4%。 华春莹说:“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截至2月2日,中国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7205例,死亡361人,治愈475例。美国国内仅11例确诊。这些数字对比发人深思。” 可是,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不但搞错了甲型H1N1流感的发源地,也混淆了流感的超额死亡和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的概念。 不能把苹果和橘子放在一起比较 武汉新冠病毒性肺炎的死亡概念与《中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中的流感死亡概念类似,基本是数人头数出来的,经过多层核实的数字。病人经过确诊,在一个连续的治疗过程中死亡的才算新冠肺炎死亡。没有经过确诊,或经过确诊但治愈以后又因为别的疾病而死亡的,不计算在内。 而流感相关超额死亡,无需确诊。是根据调查和报告样本基于几种数学模型估算出来的数字,涵盖了流感诱发的细菌性肺炎、慢阻肺、心脏病和糖尿病等死亡,也包括一些在流感治愈之后的死亡人数。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疫情报告,截至2月6日24时止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161,死亡人数636人,重症4821例,疑似26359例。(详见附图) 确诊病例中,重症率15%,死亡率约为2.1%。根据武汉确诊人数和传染性床位数,住院率估计在30-50%。 假如新冠肺炎像流感那样被对待,那么至少将有1.4亿中国人染病,4200~7000万人住院,2100万重症病人。中国300万个各科医生如何照顾2000万以上的重症肺炎病人?再说,把肺炎当流感对待,医护人员的感染率会远高于普通人,到时候恐怕过半医护无法正常上班。而这样的情况下,谁来像支援武汉那样支援中国?那个时候的死亡率就不可能是2.1%了,至少会比现在的武汉更高得多,可能会有千万人死亡。这还是仅仅在中国。 再来看看这次美国流感。截至2月1日,美国流感患者估计有2200万。住院率大约估计为是1%,死亡率大约估计为0.055%。这个死亡涵盖了流感诱发的细菌性肺炎、慢阻肺、心脏病和糖尿病等的死亡,也包括一些在流感治愈之后的死亡人数。 这个是用数学模型估算出来的流感相关超额死亡。 与这组数字勉强可以相对应的是,2019年中国疾控中心有关流感的文件中提到2010年-11至2014年-15季,中国估计平均每年有8.8万例流感相关的超额死亡(来源:中疾控传防发〔2019〕103号文件 第十一页)。(详见附图) 这说明,“洋人怕流感,流感怕国人”的说法毫无根据 那么,按照类似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的定义,中国每年流感死亡人数会是多少呢? 中国疾控中心每年都有公报,根据公报: 2012年 流感发病数为122140例,死亡4人; 2013年 流感发病数为129873例,死亡14人; 2014年 流感发病数为215533例,死亡43人; 2015年 流感发病数为195723例,死亡8人 (详见附图) 可见,按中国的数据,两种死亡可相差1000倍之多。但两种都是正确的数字,只是内涵和外延不一样,不是一个概念,不能把苹果和橘子放在一起比较。 另外,由于不同国家和不同机构所用模型和参数可能不一样,抽样大小不一样,样本质量不一样,所以在不同国家之间比较流感相关超额死亡的时候必须考虑这些因素。 如何估算流感相关超额死亡以及其意义,可参考《流感超额死亡率的数学模型研究》(作者:胡爱香、余宏杰、叶冬青;作者单位:安徽大学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系、中国疾控中心)链接:http://www.flu.org.cn/upfile/attachment/2008921125532283.pdf" 2月3日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在网络记者会上指责美国:第一个从武汉撤出其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不断制造和散播恐慌,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要说制造和散播恐慌,华春莹也可以算一个,因为她关闭了外交部新闻发布厅,把对外记者会搬到微信上。外交部也勉强可以算一个,因为要求从外地返京的外国记者自我隔离14天。 美国带了个坏头,还是好头,现在还很难说,要让时间去检验。不到400例的时候武汉封城,不到300例的时候温州封城,封得对不对?得靠时间检验。 其实,带头大哥是朝鲜,在武汉封城之前,就宣布关闭边境,还禁止朝鲜公民回国。 最接地气的当属中国河南,这也不用多说了。 最霸气的是俄罗斯,不但基本关闭边境,其总理还说要驱逐外国新冠肺炎患者。 在美国之前实施限制行动的有朝鲜、马来西亚、乍得、哈萨克斯坦、塞班岛、菲律宾、捷克、马绍尔、科威特、新几内亚、文 莱、几内亚、马尔代夫、越南、阿塞拜疆、澳大利亚、吉尔吉斯坦、日本、蒙古、乌兹别克、亚美尼亚、俄罗斯、亚美尼亚、 和萨摩亚等。 美国实施时间是2月2日下午5时起。同时,美国开放了各大城市的十一座机场用于中美往来。 这几天来,湖北以外的各省区新增病例不破百,是否得益于硬核限制人员流动?其他国家和地区确诊病例没过300,是否得益于各国的限制措施?这个也需要时间来检验。 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两次提到2009年H1N1流感,并说死亡率为17.4% 2009年3月17日,该流感首先在墨西哥确诊,并于4月12日在墨西哥发生小范围群聚感染。 4月15日,美国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 4月24日起,墨西哥全国所有学校、大学及公众活动关闭或停止 4月25日,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把这次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这次武汉新冠肺炎一样),4月29日警戒提升为第五级,6月11日警戒级别提高到最高的第六级,为41年来的第一次。 4月26日,美国宣布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请求国会拨款15亿美元对抗疫情。这距离美国发现第一个病例11天。可见,美国也是紧跟世卫组织之后采取行动。 截止4月26日,美国确诊病例20个(纽约州8例,加利福尼亚州7例,德克萨斯州2例,堪萨斯州2例,俄亥俄州1例)。所有20例都患有轻度类流感疾病,仅有一例需要短暂住院。未有死亡病例报告。 那次,世卫组织和这次一样,也不建议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措施,认为这样会损害全球经济和不利于各国合作抗疫。世卫组织还多次表明,H1N1病毒只使人患病,还没有发现猪被感染的案例。世卫组织还强调,食用充分烹制的猪肉或猪肉产品不会感染病毒。 中国行动: 4月26日,中国政府宣布(1)对在两周内出现类似流感症状的从受流感影响地区返回的游客进行隔离;(2)禁止从墨西哥和美国三个发生流感疫情的州进口猪及其产品;(3)加强对疫区入境的邮寄物和旅客携带物检疫,加强对国际船舶、飞机和火车等运输工具的检疫和防疫消毒处理;(4)暂停接受墨西哥航空公司飞中国上海的航班。 中国政府是否反应过度? 人民网北京1月3日电(记者白剑峰)卫生部日前发布我国甲型H1N1流感疫情分析。截至2009年12月31日,全国31个省份累计报告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120498例,包括境内118244例,境外输入2254例;其中已治愈110064例,死亡648例。 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的“2009年H1N1流感死亡率高达17.4%”信息,不知从何而来? 在网络上,有个署名“占豪”的文章提到:“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根据数据模型推算的数据显示,由墨西哥和美国而起的H1N1在全球范围内共波及214个国家,感染人数至少163.23万人,死亡人数28.45万人,致死率更是高达到吓人的17.4%。” 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的信源是否就是“占豪”?不得而知 《柳叶刀》的官网是:www.thelancet.com 希望能有更熟悉文献检索的朋友,能帮忙查一查。
m
mirror1
28 楼
统帅慈祥地微笑 很淡定 有序指挥这场战役 挥手 共产党员 上
l
lthy
29 楼
KTY,你全家都是艾滋病毒猪
Q
Qfqsh
30 楼
家属也是无知胡闹,当时若同意解剖尸检,弄清死因,住院花销也不用自己承担了不是?
U
US_Lion
31 楼
在中国死个人比在西方死个宠物都不如。
p
phantomoftheopera
32 楼
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应该隐瞒家族病史。 医生如何救治病人,知道家族病史是非常必要的。 这个不能算首个死亡病例,因为他死前和死后都没有确诊是新病毒患者。
酷哥睿
33 楼
我相信中医药是可以治疗的!
s
st1025
34 楼
"医生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单,并告诉家属:如果治疗的话很可能人财两空,治还是放弃?得到家属肯定回答后,....." 最后的结果,就是家属人财两空! 家属能不愤怒吗?
不羁的云
35 楼
“今年67岁的王壮壮是一名普通退休工人,家族有心脏遗传疾病,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无任何关系。从怀疑感冒住院到“重症肺炎”死亡,只有14天。” 划重点,第一例死亡的患者和海鲜市场无任何关系! 那就是说最早的病例是人传人! 从哪里传染的呢????
城春草木深
36 楼
有很多不尊重人民的奴才,冷血无情,其心可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