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退休后 拍下真实的广州城中村(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24日 10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38161 阅读
22 评论
看客


曾任江西省副省长多年的熊盛文,在退休后开启了自己的摄影生涯。2016年客居广州期间,他在每日接送外孙上学的途中,偶然走进附近的城中村。



一片片低矮的平房,被高楼环绕,与四周的景象似乎格格不入。随后半年多的时间里,熊盛文日夜游走在城中村的逼仄巷道,用镜头记录下隐匿其中的热闹生活。



虽然处于城市之中,城中村仍保留了村的建制,土地属于集体,房屋属于家庭。城市与村庄的风景在这里相互交叠,新款汽车与老式三轮擦肩而过。裸露的电线在自盖楼房间交织成网,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出租屋和小型工厂。



城中村是大多数打工者通往城市的入口,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负担得起的居所。落脚此地的不仅是形形色色的打工者,还有一脸青涩的大学毕业生,身家不凡的小老板,以及满口“煲冬瓜”的本地人。图为在街上打牌九的人们。



熊盛文将镜头对准了这些热气腾腾的面孔,但拍照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图为结伴逛街的姑娘,手里领着大包小包的“收获”。



一次街拍中途,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地从远处跑来,对着熊盛文喊道:“我的工厂不让拍,你拍的要删掉!”就在熊盛文删照片的时候,中年妇女问了句:“你是环保局派到这里抓我证据的吗?”图为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在这里谈起了恋爱。



享有“人口红利”的天然优势,这里的生活与城市同等便利,百货店、小吃摊、幼儿园应有尽有,网吧、浴足、成人用品店不一而足。图为发廊前的靓女。



村里的修车档口,被共享单车抢走了许多生意。



热闹的夜市。



城中村的生活属于城市的中下游,当然本地人除外。他们能从自盖楼房中收取可观的租金,还可以从村集体分到不菲的股息。尝到了甜头的本地人热衷盖楼,且越盖越高,越盖越大。图为一栋新的自建楼即将拔地而起。



自盖的房子都是握手楼,中间只见“一线天”。



这些房屋,常常会被用作企业提供给打工者的免费宿舍。还有些出租的,几家合住一个单元,每家分一间卧室,租金在600元以上。也有独自租住的白领,白天在不远处的高楼上班,下班回到村里的小屋歇脚。图为住着十多人的宿舍,只有一个卫生间。



上午九点,刚起床的男工。他们经常加班到深夜,晚上1、2点钟才能睡下。



宿舍大多空间局促,开门见床。



忙碌的打工生活,使城中村的人们喜欢在外就餐。早点摊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边走边吃更是常态。剩下的两餐,有的交由企业自备,也有的由企业出资,在餐馆搭膳。



熊盛文曾去过一个企业,厂方提供正餐,老板的父亲既是采购员,又是炊事员,老板和员工吃同样的伙食,车间即餐厅。图为为企业食堂采购肉糜。



当然,员工偶尔也会外出就餐,改善生活。图为一起聚餐的同乡老友。





村里最常见的,是招聘广告。每个城中村都有约定俗成的劳动力市场,大小不一。人多的时候,市场里聚集着上百名求职者,规模甚至超过内地的小城市。



这里都是面对面的直接交易。招聘者举着招工牌,在人群中静候。求职者上前问询,双方进行一轮讨价还价。谈拢后,摩托车便会载着工人,轰隆隆地奔向附近的企业。用工分长期和临时两种,多则一年,短则一天,勤快的工人甚至能一天打4份工。临工的收入不稳定,但可以挑活儿,自由度高。



接近年底,劳资双方地位翻转。外来工纷纷返乡,人手紧缺,老板不得不亲自出马。还没回家的打工者,也会每天去劳动市场转悠,碰碰运气。图为农历小年的前一天,一位老板驾着宝马驶来,求职者一拥而上。最终,老板带着三位女工离开。



正月十六,招聘者扎堆,工人寥寥无几。



成千上百的小微企业,是城中村的坚实基础,源源不断地吸纳着全国各地的打工者。这里早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各个厂家都不乏上下游的配套。小到一个塑料包装袋,也能生产。



村里每天废弃的布匹被打成卷纸筒,堆积如山。



这些隐没在居民楼的各式作坊,少的三、五个员工,多的二、三十人。也有一些夫妻档,几台机器,单一产品,配套全靠外购解决。



企业的骨干一般是老板同乡,乡情维系着忠诚。老板也是从打工仔做起,慢慢积累经验、资金、人脉,最后开办自己的工厂。老板也有抱怨,操心的事太多,不如打工仔省心。当然,让他们再去回去打工,肯定不乐意。



一位女工跟家人通完电话,伤心得哭了起来。



企业基本实行计件工资,要想每月挣六、七千元,每天工作须在10小时以上,还得本人手脚灵活,企业订单饱满。这里以年轻人居多,中年人也占了三分之一。随着人力成本的增加,许多订单都转去了东南亚和非洲。不少老板担心,生意难以为继。



从腊月开始,打工者就着手准备回家的事项。首先是买票,这是回家最难的一道关。这段时间,工友们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抢到票没有?"到了腊月初十,人们陆陆续续拖着行李出门。



举着蛇皮袋的阿伯。



领着行李,背着孩子的老太。



轻装上阵的年轻人。



腊月的最后几天,城中村门可罗雀,大街小巷空空荡荡。人去楼空,过街老鼠也无人喊打。



还有少量的外来工没有回家,有的因为工作离不开,有的老婆孩子都在这里,有的是不习惯家乡的寒冷。留下的年轻人用娱乐代替了守岁,迎接新年的早晨。



春节期间,深巷里挂起了红春联。



新年开工,当地企业往往会搞"摘青",庆贺新一年开张大吉,但外乡人办的企业,基本没有这个规矩。



新年结束,带着乡土的年味,旅途的疲惫,亲友的嘱托,对未来的期许,人们又陆续回到熟悉的城中村,开始新一年的生活。



熊盛文曾希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牵线,介绍村里的企业或村干部。对方得知后,面露难色,反而建议他去拍新建的景观工程,“那里更漂亮”。
N
NO-ID
1 楼
照片很有生活气息,拍摄非常好!
i
iBear
2 楼
和香港的鸽子笼条件差不多嘛。估计广州不久也要和北京一样清理外地人啦。
z
zhangliben
3 楼
企业基本实行计件工资,要想每月挣六、七千元,每天工作须在10小时以上,还得本人手脚灵活,企业订单饱满。 —————————————————————————————————————————————————————————————————— 没有人权的国家。在美国欧洲,根本不用这么辛苦,人民手里有选票,政客会自动把超过一千美元福利送上门来,老百姓躺着就把钱挣了,最多偶尔上街游行一下,就算调剂生活。
g
gunit
4 楼
拍得很真实,没拍那些面子工程。
红新
5 楼
虽然有些脏乱差, 但很热闹,人们看上去精神都不错。
r
ridicu
6 楼
挺生活化的。深圳的城中村也差不多这个样
城下客
7 楼
中村,在广州那个位置?
西
西域都护
8 楼
藏污纳垢的地方
路边的蒲公英
9 楼
生活不易啊。
天随人意
10 楼
每个国家都有负面。这位副省长大肆渲染,其心可诛
a
akiller
11 楼
省长大人把镜头对准草根已实属不易,虽然不能象专业摄影师来要求他,说明退休后的省长解甲归田的安逸。
永远是中国人
12 楼
城下客 发表评论于 2017-11-24 11:05:59 中村,在广州那个位置? -------------------------------- 大概在天河区, 石牌/棠下一带.
p
pirate
13 楼
很接地气有生活味
云本无心
14 楼
此稿的亮点在最后一句话
B
BJ酒仙桥
15 楼
这个付省长还是清廉的
K
KM2016
16 楼
第一张很棒
s
sigmazao
17 楼
中国的贫民窟
T
TheEarth
18 楼
sigmazao 发表评论于 2017-11-24 13:14:02 中国的贫民窟 =================================== 这就是一般市民。你没见过中国的贫民窟--主要由农民组成。市民是没机会的。
2
26岛
19 楼
这很差么,这算负面么? 不会吧,这只是普通的生活,在那生活的人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困苦,更说不上什么贫民窟里。 你们看惯了高楼,不习惯小巷而已
0
0101011
20 楼
正是这些所谓的低端人口用他们的血与汗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他们才是中国的最大竞争力,共产狗官算个p!
K
Kaile
21 楼
这才是普通老百姓安居乐业的真实场景啊!
l
largesammy
22 楼
镜头是美化过的,实际看起来破旧很多,而且很不卫生。蚊虫蟑螂老鼠白天都能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