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杀案”于海明家人新烦恼:来捐款帮忙的太多了(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9月18日 8点1分 PT
  返回列表
44891 阅读
31 评论
红星新闻

8月27日晚,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宝马车驾驶者刘海龙提刀追砍自行车车主于海明,却被反砍身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9月1日,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2018年8月30日,拍摄于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顺帆路附近“8.27”事故现场,案发现场地面及附近草坪上,还清晰可见血迹。图据东方IC

案件尘埃落定。距离昆山1700多公里的陕西宁强县,于海明的家人终于从巨大的焦虑中解脱出来。但很快,他们又陷进了另一种烦恼当中。

有网友在微博晒出向于海明捐赠30万的虚假信息,家人不得不一次次对媒体和亲朋好友的追问进行解释;联系不上于海明,网友从全国各地找到老家,有人愿意高价聘请于海明工作,免费帮助他儿子治病,也有多家机构希望给他们家捐钱;在老家超市里、课堂上,只要提到“于海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聚到他家人身上。特殊的关注无处不在,这让他们觉得有些不自在。

9月13日,于海明在案发后第一次跟哥哥于建林(化名)通了电话。于海明称,现在腰上的伤还有点疼,脖颈、腿上的伤恢复差不多了,但是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总有恐惧的感觉。他强调,等再过一段时间就出去工作,网友们的好意他心领了,他不能接受大家的捐助。

案发——

全家不知所措,陷入巨大的焦虑

“嫂子不好啦,于海明把人砍死了。”8月28日中午,弟媳从昆山打来的电话,犹如晴天霹雳,陈艳玲(化名)被吓哭了,她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发现腿软了,怎么也起不来。当天于建林在镇上办事,手机打不通,心急如焚的陈艳玲,只能骑摩托车去找丈夫。

于建林听到消息时也懵了。随后他不断给弟弟打电话,打不通,找昆山老乡打听,也没任何消息。焦急的两人骑着摩托车往家赶,陈艳玲发现丈夫全身发抖。快到家时,车掉进一个大坑里,轮轴断了,两人不知所措,蹲在路边哭。


▲9月14日,在陕西宁强老家的于建林。
于建林本不打算告诉母亲,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不断有记者、律师、亲朋好友登门,根本瞒不住。为了宽慰母亲,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弟弟没有错,肯定不会有事,但是老人还是感觉“没法活了”,整天哭哭啼啼。

全家人陷入了巨大的焦虑当中。于建林整天不吃不喝,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手机,试图通过查阅资料、询问专家搞明白“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区别;陈艳玲不断给弟媳打电话询问,对方毫无头绪,只能将她的电话拉入黑名单;北京来的律师愿意免费为于海明辩护,于建林不假思索就签了合同,但陈艳玲担心“可能是圈套”,与丈夫起了争执。

陈艳玲正在读高三的大女儿搭乘村民的车去县城上学,途中在手机上看到一家媒体发了父母的视频和照片,当即哭着拉开车门跑下车,说不敢再去学校,开车的村民赶紧去追,一时间也没找到。最后,女儿给母亲打来电话,说如果不删除稿子就跳楼,陈艳玲没办法只能找村干部,希望他们出面,联系媒体。陈艳玲心里知道,女儿心细,担心父母的照片流出,遭受报复。

村里的微信群里每天都在讨论如何帮助于海明。有的人呼吁大家众筹,为他请最好的律师;有的人建议派几个人到昆山,为他们提供实质性帮助。

反转——

捐款和帮助不断,特殊的关注让家人“不自在”

9月1日下午,于海明和亲人身上的焦虑终于得到解脱。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于建林记得,那天他和妻子在从县城返家的车上,妻子把警方通报给他看,他刚开始不相信,反复确认几次才确信。“一下子天空都敞亮了”,于建林说,他一回家就把消息告诉了母亲,“她像变了一个人,早早做饭吃完,就睡了。太累了,她好几天没睡了。”

于建林和妻子原以为案件尘埃落定,一切就结束了,但是很快他们又进入另一种烦恼当中。

当天下午5点32分,一位名叫“李嘉臣”的网友发微博并配转账截图称“骑车者于海明家庭困难,已向其哥哥资助30万,供孩子看病。”随后,不断有媒体和亲朋好友追问此事,于建林不得不一次次地进行解释。后来,经证实“李嘉臣”发布的是虚假消息,其也被警方拘留10日,此事才算了结。

因为联系不上于海明,热心人从全国各地找到于海明老家,找到于建林。其中一个海南的网友,给于建林打了七八次电话,称只要于海明愿意,可以高薪聘请他去海南工作,并免费帮助他儿子治病。刚开始,于建林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总要给他解释很久,最后只有不接电话。

还有一些机构想给于海明家捐款,于建林拒绝了一波又一波。9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于建林家采访刚好遇到一个声称代表某行业交流会所前来捐款的人。他称自己从西安过来,带着全国会员的心意,一定要把33000元现金捐给于海明的母亲和其生病的孩子。


▲9月14日,在陕西宁强老家的于建林。
于建林不收,捐款者也不肯走,还请来村干部帮忙劝说。两方相持了半个小时左右,于建林和妻子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为难,接连叹气。最后,于建林不得不给昆山的弟媳打电话,让其拒绝对方。

除了“捐款”,于建林发现“于海明”这个名字已经有一种“特殊魔力”。于建林告诉红星新闻,在女儿的课堂上,只要老师一提到“昆山反杀案”,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聚向女儿。

有一次陈艳玲在超市买东西,一位村民给周围的人介绍她是于海明的嫂子,突然所有客人都把目光转向她。她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从此在路上有人问她是不是于海明嫂子,她总说不是。

打工——

高中时选择辍学,下过煤矿,做过厨师

于海明和于建林出生在嘉陵江边的一个小山村,从宁强县城出发,需要驶过很长一段蜿蜒的山路才能到达村里。宁强县宣传资料称,这里位于陕西省西南隅,北依秦岭,南枕巴山,是汉江的发源地,素有“三千里汉江第一城”的美誉。

1977年出生的于海明算是村里较早外出打工的人。于建林印象中,于家三姐弟中,弟弟于海明学习成绩最好,最有可能通过读书走出大山,但是他还是选择高中辍学,提早外出打工。

有媒体将于海明外出打工归因于家庭贫困,于建林向红星新闻否认了这一点。因为于父是县里最早开办乡镇企业的人,所以于家的生活条件比周围人好一些,他们是村里第一家有黑白电视机和摩托车的。后来,工厂倒闭,于家和周围村民的差距才慢慢缩小。“那时候很多小孩有过饿肚子的经历,但我们从来没有。”于建林说。


▲9月14日,于建林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
于建林回忆,学生时代,于海明人缘好,爱帮助人。有一次,他在学校看到一位衣服破烂的同学,第二天就从家里带了几件衣服送给对方。他还喜欢打篮球,中学时曾代表学校到县里参加比赛。

后来,于海明也和周围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外出打工。他的第一站是西安,打工不久就认识了前妻并结了婚,后来生了个儿子。十多年前,因为性格不合,于海明与前妻离婚,儿子跟了前妻过,他定期支付抚养费。

于建林记得,弟弟曾经下过煤矿,后来又学过厨师,辗转多个城市,大概在2008年,他去了浙江和江苏,在那边娶了现在的妻子。

陈艳玲说,于海明夫妻最艰苦的时候是在建筑工地干活,没有公棚宿舍,他就用工地废弃的材料自己搭建铁皮房子。无论在外如何艰苦,于海明总是很少跟哥哥嫂子提起。在他们记忆里,这个弟弟每年过年总是大包小包给家人带礼物。“衣服、化妆品、好吃的,家里大大小小每人都有。”

后来,于海明还在昆山帮一位老板经营过龙虾馆,从装修到开业全由他负责,陈艳玲在筹备开业时去帮过忙。看着他每天早出晚归地奔忙,陈艳玲有些心疼,经常让他早上多睡会,她过去开门。

今年7月,因为母亲生病,于海明将其接到昆山住了一个多月,到医院检查治疗。出事前四五天,母亲才从昆山回老家。回来后,老人常在于建林和陈艳玲耳边念叨,海明在外不容易,太辛苦了。

事发前,于海明在昆城一品宴会中心负责设备维护。该饭店于2017年11月开业,是当地较高档的宴会场所。据媒体报道,该饭店的人事经理说,于海明一人负责了饭店前期开业工程筹备。

母亲与于海明住的那段时间,他工作很忙,经常半夜十一二点才回家。以前不经常喝酒的他,对母亲说,太累了,只有喝点酒麻醉一下才能很快睡着。

奔忙——

儿子患癌、父亲重病去世,“这两年苦点,过去就好”

2017年应该算于海明人生中特别艰难的一年。去年,他与前妻生的儿子患淋巴癌,正在住院化疗,父亲又突然患上脊髓炎,瘫痪在床,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了。

那段时间,于海明的父亲从宁强县转院到西安的医院,与孙子所在的医院距离不远。于海明一个月从江苏回西安三四次,有时昆山工作催得紧,回西安两三天又急匆匆回去。在西安时,他每天辗转两家医院,既要伺候父亲,又要照顾儿子。

于建林知道因为侄儿的病,弟弟的积蓄都被掏空了,他提出为父亲支付医疗费用,但于海明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告诉哥哥,“你平时在家照顾父亲时间多,如果再花你的钱,心里会不踏实。”于建林执拗不过,只能在后来父亲葬礼上多出钱。

父亲入院前,于海明曾通过众筹平台给儿子筹医疗费。于建林说,当时弟弟的很多同事和朋友看他在朋友圈里转发众筹链接,都纷纷给他转钱,但是于海明有一个原则:转两三百元他会收,转一两千他则不收。“太多了,他怕还不起对方的人情。”于建林记得,后来就筹了三四万块钱。

陈艳玲去看过于海明的儿子,她说小孩得这种病很可怜,原本手术治疗后恢复得不错,没想到又有反复,再次住院治疗。陈艳玲说,因为这种病花费巨大,于海明借有外债,儿子化疗还要花钱,所以他不得不拼命工作。

以前于海明基本每个春节都会回老家过年,但是2018年的春节他没有回去。于建林知道这是弟弟压力最大的时候,除了大儿子的医疗费用,与现任妻子生的两个小孩也正是花钱的时候,还得照顾老家的母亲。“一个人扛着三个家庭的重担。”

事发之后直到9月13日,于建林才第一次和弟弟通电话。于海明称,现在腰上的伤还有点疼,脖颈、腿上的伤恢复差不多了,但是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总有恐惧的感觉。

于建林向弟弟讲述很多热心人捐款和想帮助侄子治病的情况,但是弟弟仍然坚持拒绝。于海明告诉哥哥,等再过段时间,伤好了,他就外出工作,这两年可能苦一点,但是过去就好了。
媚眼凤姐
1 楼
大赚
0
0123456
2 楼
饭炒糊了吧!这种事情值得如此多的报道吗?
h
hstar
3 楼
原以为大赚,结果弄成了大亏,大屎馆再一出力,彻底破产了
随你怎么玩
4 楼
这位曾先生也太有魅力了,到瑞典第一天,上街找个旅馆也能有如此艳遇,可惜结果出乎意料
Z
Zeroin
5 楼
可疑,半夜三更单身女人在街上飘,恰好被他碰上并带回旅馆大厅,几个意思?自己父母问题都未解决,又添一身份不明女子,不是使馆秘书吧?
西
西门桥
6 楼
赶紧别犯病了,为什么就不能思维正常点?
l
lsjr
7 楼
就是,瑞典旅店也太不够意思了,人家想蹭个店住要赶走;好不容易寒风中找来一块蹭店的鸡也要轰走。矮油,别说人权了,连起码的人道主义都没有。
d
dj2
8 楼
前几天就知道了, 还“惊爆”什么啊,少在这儿哗众取宠。 曾先生在街上捡到这个活宝后, 旅馆就把他们赶出来了。哈哈,旅馆真不懂事??
食指小动
9 楼
中国女留学生大半夜流落街头,咳咳
w
wangd103
10 楼
那女子难道是半夜游走街上拿订单的?酒店的小二反应如此强烈,估计认识她
西
西游子
11 楼
照片正中就是摄像头,酒店隐瞒录像,肯定做贼心虚
L
Longdelong
12 楼
一齣闹剧,高级套磁,环球臭透,大使丢人 简述: 2018年9月1日曾某三人来到斯德哥尔摩,未订当夜旅馆,半夜进入一个旅馆,旅馆以礼相待,让其父母暂在大堂躺卧。曾某自己却跑到街上带回来一个陌生女人,所以旅馆请他们出去。他们蛮横反抗。看视频,曾某不仅自己大喊大叫,熟练地自摔,还拉其父母为道具,合演闹剧。其父母一派文革红卫兵作风,装病,耍赖,大喊大叫,躺地打滚,对着摄像头喊救命。曾某谎称旅馆工作人员说【立刻滚出去】去【与野兽为伍】。警察抬其父亲出门时,曾某一边拍摄一边喊【this is killing】(这是在杀人),诬陷两个美女警察。此事迅速被一贯撒谎的【环球时报】传到全世界,中国大使强硬抗议,引发一场外交风波。 现在,根据曾某的自述和几个记者的采访,真相大白了。请看: 1,曾家三口是9月1日坐火车从挪威晚上到瑞典的,到旅馆后被告知2日下午3点才有房间能入住,于是他们计划在沙发上休息一夜,可以省钱大约1000元,服务员不但同意了,还主动降低了音量。但是在夜里12点左右,曾起身到街头逛了一圈,带回来一个年轻女人,要一起在沙发上睡觉取暖,夜班服务员极其反感,造成服务员要他们一起离开。上夜班的酒店前台接待员最敏感这种黑夜在街上晃荡的女人,就象警察最敏感小偷一样。但是,曾家三人大声反抗,争吵开始,影响旅馆生意。曾家大耍无赖。保安劝阻无效后,叫来警察。昨日桂从友大使接受采访,表现得比曾家还流氓, 比如他说曾家【预订了旅馆(不管哪天的)就是旅馆的客人了,旅馆就不能撵人】。 2,因为曾的父亲坚持不出大堂,两个女警察抬他出去。从视频看,二警察小心翼翼,轻手轻脚。这时曾某却用英语大喊【警察杀人了】,他妈也大喊【救命啦】。瑞典是个安静的国家,半夜更是寂静。警察们只好开车送他们到附近的地铁站。环球时报和桂从有大使造谣说【警察把三个中国人扔到荒郊野岭的阴森坟地】,曾某更胡说听见了【野兽的嚎叫】。首先那地方不是墓地,是地铁站附近。墓地至少要在几百米以外,他们要去墓地必须先经过地铁站。那天晚上(星期天)通宵有车,每半小时一趟 (可以查sl.se)。那是一个人口稠密区,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看到坟墓,听到野兽叫声。其次,那天晚上温度绝对在十几度,有人那天晚上在院子里干活干到11点。视频上可以看见,女警察穿的是短袖。第三,那个教堂24小时开门。当然,他们不需要进入墓地,如果他们不想游览。实际上那个墓地(教堂花园)是一个游览胜地。 3,在瑞典的华人都知道,有事要见见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是很难很难的,而曾某当时能轻而易举的联系到使馆,令人吃惊。我们从开始就怀疑,这个闹剧是驻瑞使馆和环球时报导演的。因为大使馆从来夜里不办公,但是这次曾在冲突时直接打通大使馆电话用英语胡说八道。国家级外交抗议要层层审批,一般要3天以后,但这次特事特办,天刚刚亮,外交抗议就启动了,创造了历史记录。看了对桂从友大使的两次采访,证明对他就是闹剧的导演的猜测没错。中国使馆把他们当武器,目的是反击瑞典邀请达赖喇嘛访问瑞典。 所以这是一齣外交闹剧。可惜总导演桂从友大使智商太低,曾家的表演也太拙劣。结果,让全世界看了笑话,使咱中国和中国人蒙羞了。 我们建议人肉曾某,揭开他的神秘面纱,特别要查查他是不是被人雇佣的。 我们还建议建议国家尽快撤换桂从友,追究其失职过错。
西
西游子
13 楼
瑞典强奸率连续6年世界第一,三更半夜孤身一女子找不到旅馆,在难民为患的街头独自行走,危险可想而知,请进室内避寒乃人之常情,楼下冷血动物不少。
西
西游子
14 楼
楼下狗皮膏贴再多也没用,如果哪天你爹被扔到室外不省人事,看你是不是无动于衷! —————————————————————————————————————— Longdelong 发表评论于 2018-09-18 10:29:36 一齣闹剧,高级套磁,环球臭透,大使丢人
四季如冬
15 楼
据说一起都是为了转移视线(瑞典书商被中国越境拘留, 达赖访问瑞典,给非洲600亿美元和委内瑞拉。。。。。),
畅言无忌
16 楼
Longdelong 发表评论于 2018-09-18 10:29:36 一齣闹剧,高级套磁,环球臭透,大使丢人 ======== 提醒大家,这位Longdelong是个水军,但智商堪忧。同样的跟帖,已经抄转了十来次了。 既然受雇于人,你也敬业点。原封不动的抄来抄去,有点对不起你的雇主。 类似的,还有这位网名叫Zzlbentley的水兵。
憨厚实话
17 楼
酒店工作人员估计是认识附近的流莺。一看本来就好心,不合规的留你们在这,结果,你还弄个流莺回来,这不是给酒店找麻烦,赶紧驱离。
t
tesuji
18 楼
Zeroin 发表评论于 2018-09-18 09:22:34 可疑,半夜三更单身女人在街上飘,恰好被他碰上并带回旅馆大厅,几个意思?自己父母问题都未解决,又添一身份不明女子,不是使馆秘书吧? === 不管是什么人,曾先生旅途劳累,父母住的地方都还没搞定,难道会想在大厅对女子做点什么事?曾先生领人回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想帮忙,即使可能是被欺骗,二是以为女子是当地人能帮他们的忙。人说心中邪恶的人看到别人做事首先想到的是邪恶,这话一点不假,看看这些人自该事件起始到现在发的贴子就能知道这些人有多邪恶。
珠峰哨卡
19 楼
這TMD什麼眼神,警察明明是抬出酒店的,非要註明是拖出酒店,當別人都是瞎子嗎?
z
zzbb-bzbz
20 楼
不能因为带回一女生就报警,人家可能是为了寻求同胞帮助
K
KM2016
21 楼
都是 曾同学学雷锋 引起的突变。
u
umchat96
22 楼
人说心中邪恶的人看到别人做事首先想到的是邪恶,这话一点不假.
j
jljts
23 楼
马列共党是不折不扣的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毛泽东属首选:证据:杨开慧的信件,毛的秘书李锐老人,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录。 你们能找出几个不贪污的共党书记?有几个不通奸的党的领导人?有没有不靠谎言拍马溜屁升官发财的?亩产十几万斤粮食,饿死上千万贫困农民,证明了马列共党党员的基本党性:灭人性,毁良知,兴欺骗! 马列共党,自己是双料流氓生活流氓政治流氓,也是魔鬼撒旦-撒谎者,一贯玩弄贼喊捉贼的伎俩,应用到国际上,能成功吗!!
k
keliwang
24 楼
这么有文明,讲礼貌的人怎么忍心人两个女士抬着走啊。
云在天上
25 楼
西游子 发表评论于 2018-09-18 10:30:08 瑞典强奸率连续6年世界第一,三更半夜孤身一女子找不到旅馆,在难民为患的街头独自行走,危险可想而知,请进室内避寒乃人之常情,楼下冷血动物不少。 ——— 请进室内避寒,如果是带回他家,可以。酒店是他家吗?
z
zhuniang
26 楼
即使是赶出旅馆,警察带走他们,丢弃在某个地方,警察是完全有义务向他们说明这个地方有些什么组织或庇护所之类的! 而不是一扔了之!!! 人家3个外国游客,语言环境都是两眼一抹黑,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哪里晓得附近有什么地铁站,homeless shelter. 而且,即便有地铁站,homeless shelter, church, 之类的场所,人家刚被旅馆赶出来(都是交了钱第二天可以入住的),恐怕很难相信那些地方是可以随便让外国人进去的!!! 正规的做法是警察在把3个外国游客赶下车之前,要清楚告知会送他们到哪里去,并且要跟下一个接收单位沟通好并完成交接手续。 完全不可以象扔破烂一样丢弃路边,扬长而去!
m
mmnn66777
27 楼
好像只有中国大陆的人,遇到一点点小事情,就倒地大哭,高呼“杀人了救命啊!” 然后中国大陆政府就不问情由地出面谴责对方。
z
zhuniang
28 楼
曾先生如果招妓被赶出旅馆,曾先生应该按照瑞典的法律被处理,不知瑞典嫖妓是否犯法?但是警察把‘犯法(非法滞留他人私地)’之人带出来,而且是语言环境完全陌生的外国游客,是完全有责任规范处理,而不是一扔了之的!
z
zhuniang
29 楼
mmnn66777 发表评论于 2018-09-18 13:00:38 好像只有中国大陆的人,遇到一点点小事情,就倒地大哭,高呼“杀人了救命啊!” 然后中国大陆政府就不问情由地出面谴责对方。 ---------- 你是哪里出来的?!见多了猥琐下流腌尖的港台losers!长着一副腊肉的身板,在国外是垫底的,老婆都找不到,幻想着借洋人的光到大陆去坑蒙拐骗,哪知道到大陆北方一看,自己比人家矮一截,瘦一圈,面色黑黄,五官不均,如刚学会直立行走的类人猿,才明白在中国也是处于食物链的底层,于是歇斯底里,精神崩溃。 住在香港新界的棺材间里,还时时不忘关心大陆的国家大事,这是什么样的情怀??
l
lovNordstrom
30 楼
这个事情太好笑了。午夜竟然有中国女子单身在街上飘荡,之后毫无踪影,来无踪无无影,像鬼魂一样。而且据曾先生说女子也没订旅馆。几个事情加起来的概率,比火星撞地球还低。这个女子是现场目击第一证人啊,怎么不出来说个话?还是中国留学生女子不识字不看新闻。
辰子申
31 楼
什么鸟都有!现在开始瞎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