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大家族”为什么对香江乱局集体沉默?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7日 14点46分 PT
  返回列表
89869 阅读
48 评论
木易楊价值日志

【导读】近期,香江局势牵动人心。本文作者指出,与 2014 年局势紧张时集体发声的表现不同,作为港岛财力权势掌控者和香港经济发展最大受益者的 " 四大家族 ",却如置身事外一般,悄无声息,好像时下局势从头至尾都与自己毫无瓜葛。然而事实上,他们与今日香港出现的种种社会经济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种集体沉默,难以隐藏背后的尖锐对立,令人深感不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发声

2014 年,香港 " 占中 " 如火如荼,作为港岛商界领袖," 四大家族 " 纷纷出来发声。

长江实业集团主席李嘉诚发表声明,恳请大家不要激动,不要让今天的热情变成明天的遗憾," 如果法制决堤,将会是香港最大的悲哀 ";

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则显得有些激动,他直斥占中行为是 " 自毁长城 ",会令香港失去在全球的经济地位和优势,不但影响香港经济、金融及社会繁荣,也有损香港的 " 国际声誉 ";

新世界发展的主席郑家纯则认为,占中者是在牺牲港人的利益在争取民主,其本身其实一点也不民主,并且看到学生的热情很有可能会被他人利用(果然是全国政协常委);

而香港船王包玉刚的女婿、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态度有些许的不同," 在‘一国两制’下港人的言论自由以及和平表达一件的自由已经被全世界看见,但如果活动继续则不可持续。"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看起来烟消云散的人群如今卷土重来。但是作为港岛最具财力权势的经济掌控者,香港经济发展最大的受益者,此时的 " 四大家族 ",却如置身事外一般,悄无声息。

以李泽钜为代表的大家族二代集体失声

不论是已经退休的李嘉诚、李兆基、吴光正,还是仍无退休计划的郑家纯,都没有像 2014 年那样出面表态,和愈演愈烈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他们的接班人,包括李泽钜、李兆基的两个儿子李家杰,李家诚、吴光正的儿子吴宗权,也都没有对于这场风波表示出任何态度,好像这件事从头至尾都与自己毫无瓜葛。

▍垄断

所谓 " 四大家族 " 实际上并非是只有这四大家族,而是这四家权势最大的企业,正是香港社会金字塔顶端最具财力的代表。

在四大家族之下,还有包括新鸿基郭氏家族、中电控股嘉道理家族、利丰集团冯氏家族、霍氏家族、利氏家族等等。基本在香港每个重要的行业中,都有一个或者几个重要的家族把持着行业绝大多数的资产。

和 700 万香港普通百姓市民关系最大的房地产、公用事业、零售等行业中,商业家族获得了为数最多的利益。实力最强、最具代表性的四大家族,全部是以地产为主营业务。

电能实业是香港最老牌的供电公司之一

在经营地产业务的同时,这些家族不同程度的控制着各种类型的公用事业。例如李嘉诚旗下的香港电灯(02638.HK)和嘉道理家族控制的中电控股(00002.HK)两家企业垄断了香港的电力供应并且区域划分明显,港灯主要供应香港岛、南丫岛等区域的电力,其他地区则是由中电控股负责供应;

李兆基家族则是通过对香港中华煤气公司的掌控,为香港近 200 万家庭提供燃气能源,实现了对香港供气的控制。除了家庭所用的煤气天然气之外,中华煤气下属公司还和香港机场管理局签署了为期 40 年的专营权协议,为香港国际机场的飞机提供煤油和燃料设施;

九龙仓则是在码头港口、电车系统之外,通过旗下有线宽带通讯有限公司将触手伸向住宅电话和家庭宽度服务,但这部分业务由于受到互联网的直接冲击而日渐萎缩,到 2016 年九龙仓宣布不再对有线宽频的运营提供财力支持,后备新世界郑家纯家族接盘。

▍控制

" 四大家族 " 之所以看中这些产业,和这些产业规模体量较大有密切的关系。除了体量大、每个家庭都需要之外,这些产业还都需要重复消费。电、燃气、电话费和有线电视之后还要继续购买,只要人要生活,就必须不断购买这些商品。

同时,这些公用事业行业天生就具备垄断效应。电力的供给几乎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天然垄断产业;燃气管道一旦进入某个小区和单元住户之后,几乎完全不会被替换;有线电视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也是每个家庭所必须的,每月缴费,极少更换服务商。

包括港灯、中电控股和香港中华煤气在内的这些企业,往往都有非常深远的历史沿革,成立时间非常久远,在百余年的时间里深耕港岛市场,但由于多种原因,最终控股权落在李嘉诚、李兆基等人的手中。

例如香港中华煤气早在 1862 年就在英国成立,在两年之后就向香港市场供应煤气。那个时期正值清朝末年,整个中国也没有几家真正意义上的企业。

1975 年,随着英国资本控制力的逐渐衰弱,李兆基入主中华煤气,在 1983 年正式成为董事局主席,并在随后不断增持强化控制。到 2018 年底,李兆基通过三家公司累计持有 41.53% 的股份。

随着市民不断使用燃气,香港中华煤气的利润不断上涨。1999 年时公司每年税前利润是 33.22 亿港元,到 2018 年,其每年产生的税前利润已经达到 123.40 亿港元,由于具有很强的盈利确定性,其股价也不断上涨,到 2019 年 7 月底,市值已经攀升到接近 3000 亿港元。

情况类似的还包括嘉道理家族旗下的中电控股,税前利润从 1999 年的 90.97 亿港元上涨至 2018 年的 186.41 亿元;李嘉诚旗下的港灯(后改名电能实业)公司则是从 1999 年 55.48 亿港元税前利润上涨至 76.90 亿元,市值超过一千亿港元。

▍矛盾

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垄断企业——特别是对房地产行业、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的占据,最终可以实现对政策制定产生影响,从而增强自己对行业的控制力。

众所周知,香港全境房地产开发的规模实际上并不大,而是保留了大量的森林、湿地、山地甚至是荒地,这些面积相加起来占到了香港全境的三分之二,但香港政府几乎从未想过要增加土地供应。

香港有面积巨大的未开发土地

按照简单的经济学原理,当商品价格越高的时候,这种商品的供给就会变得越来越多,因为嗅到利润的商家会被吸引进来,增加商品的供应量,进而造成商品价格的下降。

但是在香港,房产价格日益高涨,却并不能带来更多的供给,因为市场上的玩家就那些人,市场上的土地供应也都掌握在政府手里,每年都非常有限,只要增加土地的供给,香港的楼房供给一定会增加,价格就有机会下降。这个道理任何人都能理解,但是在过去几十年的是时间里,却迟迟无法推行。

2014 年的风波结束后,普通市民面对的生活环境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隐藏在政治诉求背后的经济诉求始终得不到满足,因为这些经济诉求想要被满足,就一定会触及到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垄断企业的利益,这是大佬们断然无法接受的。

因此,只要四大家族对于香港房地产行业、经济的控制力仍然存在,就一定会施展出自己影响政策制定的能力,去阻止新变化的出现,这是由利益所决定的,一种消费者和商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冷漠过去将近 20 年的时间里,香港的总人口仍在不断增长,总数从 2000 年 666.9 万人增长至 2018 年 745 万人,这其中还不包括来自大陆和海外的流动人口、暂住人口。

这些居民都需要购买和租住房子,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消耗各类公用事业,总数不断增长。但所有这些居住和生活开支,最终都变成了四大家族们的超额利润。

当所有的积蓄最终换来的只是基础的 " 生存条件 ",那么生活的意义就会消失掉。年老者尚且经历过港岛经济辉煌的时代,可以追忆往昔,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如果不作出改变,他们面对的将是一个长期的、无法改变的局面。

更有甚者如李嘉诚家族,甚至不愿经历香港经济波动变化所带来的阵痛,而是选择转移资产,去追逐欧洲市场上潜在的投资收益,这对于那些 " 贫贱不能移 ",必须直面香港经济波动的年轻人来说,意味着更大的刺激和不满。

香港四大家族在如今这场风波中的表现,可以用淡然和冷漠来形容,没有安抚,没有谴责,连表达不满也没有。但恰恰是这种冷漠,体现出了他们与香港市民之间的真实关系。

相比于市井出身的一代们,刚刚接班不久的二代们则更加无法理解街道上年轻人的境遇。他们的沉默中不仅有利益的冲突,也有他们对于街道上年轻人的诉求完全没有感同身受的现实。

这种隐藏在沉默中的尖锐对立,让人深感不安。

▍尾声

在一个正常的经济体中,如果某件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一定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失去购买能力或者放弃消费,最终商家不得不以降价的方式来增加销量。虽然商品的单价下降了,但越来越多的人买得起,利润还有机会保持。

但是香港的房产偏偏不是这样普通的商品。当商家不断提高房屋价格,导致香港购房者无力购买房屋。按照剧本,本应降价销售的时候,大陆买家出现了。

对于拥有 14 亿人的大陆来说,只需要有一小撮的富豪选择赴港置业,就足以将当地的房价稳定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而不用考虑当地人的支付能力。可以想象这些大陆买家挥舞支票的样子,在四大家族们的眼中是多么的可爱。

原本稳定的周期循环就这样被打破了,原本将要下行的曲线被真金白银再度拉高。买家圆了东方之珠的梦想,四大家族们拿到了更多的钱。只剩下那些再也等不到房价下行周期的 700 万人,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知也无涯
1 楼
他们是香港商人,投机才是正道。没预测到明确结果之前不会冒险表态。
吉宗
2 楼
他们还不了解共产党秋后算账的可怕后果!早晚要还的!
s
sutter
3 楼
中央政府准备把祸水泼到这几位身上,找到民愤发泄的口子,降低房价,解决民生。有利可图就不会上街了。
l
lianaigguobiao
4 楼
香港是李家的城,是地产和金融寡头的,是共党洗钱中心,又他妈不是香港老百姓的,争取普选制定出符合香港老百姓利益的法律法规,打击这些奸商,才能让实业发展,老百姓才能得到好处,不给民主自由,把香港搞垮了也没啥,来个鱼死网破
灯塔路
5 楼
他们应该去读读中共发展史
大师兄的金箍棒
6 楼
他们又不傻逼,香港不稳他们都得破产
凭栏看海
7 楼
都是投机分子,墙头草,随风倒,他们在看形势发展,等形势明朗,再押注
知情人士
8 楼
因为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这些寡头造成的
雁过留声机
9 楼
造谣死全家
j
jiaming
10 楼
商人,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因为都是客户
知情人士
11 楼
不了解?你觉得过去几年李嘉诚在大陆甚至亚洲撤资是好玩呢?
P
Picha
12 楼
只要房价不跌,闹不闹关他们屁事。
酒保86
13 楼
指望资本家,马列主义白学了吧?
H
Hegal.zhang
14 楼
铜锣湾事件后香港富商看到了他们的未来也和那个小书店差不多,他们不发声就是默认了游行是支持的,因为他们知道铜锣湾书店的那些书商也就是他们的明天,但是他们的产业在大陆,他们又不能直接顶撞包子,沉默也是一种反抗的手段
开心天才
15 楼
中共最爱绑架
l
leenew1958
16 楼
搞一次土地革命不就解决了吗?
x
xin5k
17 楼
一个扩大土地供应量 可以解决香港的很多问题
O
OZJOE
18 楼
他们表态,要么伤害香港的利益要么伤害海外的利益。他们是香港的标志性人物,如果连他们都跑了,香港还有什么值得骄傲?
英镑
19 楼
为什么要表态呢?都是老滑头 而且他们从中可以得利的啊。房价越高对他们不是越有利吗?董建华怎么下去的香港人不知道?
凭栏看海
20 楼
爱国都是扯淡,都是忽悠愤青脑残的,谁不是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都是跟自己利益来的,衡量利弊之后,沉默是最有利的,不出于私心,义无反顾爱国的有几个,除了愤青就是脑残
h
hsbd
21 楼
阶级这根弦现在还不是弹的时候
l
lianaigguobiao
22 楼
扩大土地供应,就得填海,香港至少60%的人有房,很多人往外出租,不想房价租金下跌,所以坚决反对填海增加土地供应量
一条汉子
23 楼
因为他们最清楚共匪多黑多坏,所以李嘉诚会跑。
d
dzj
24 楼
共产党!共你的产! 共产党算你的账! 资本家心里都明白!
q
qaz1234567
25 楼
卧槽,李兆基儿子也叫李家诚
钢琴上的猫
26 楼
所以现在香港有了革命,只是他们革错了方向
x
xin5k
27 楼
: 民主社会呗 什么都要顾及 前怕有虎 后怕有狼 到处掣肘 那就什么都干不成 让共产党来执行 问题早就解决了 香港弹丸之地 还要维持那么多的绿地根本就没有意义 同样的问题看看新加坡绿地占比多少
m
minminlou
28 楼
“四大家族”集体沉默。想怎样? 反对游行!被美国制裁。支持游行,被中共制裁。做个有钱人都唔易架。
R
Reybanpac
29 楼
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严重阻碍社会的发展,四大家族只是深知暴动根本原因,所以不敢出声。社会利益分配不均,早晚会导致社会变革。
老二要罢工
30 楼
当年胡某某在邓某某的支持下对西藏和新疆的民族政策和干部进行大傻逼一样的调整,结果喇嘛活佛阿訇土司地主全回来了,这群人一手拿好处一手把西藏和新疆搞得鸡犬不宁。 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在邓某某的思想指引下,北京大力拥抱香港的大资本家阶层,而对香港的底层百姓是视而不见,可惜香港不是大陆,最终被有心人挑起事端。
c
cranberry
31 楼
这种时刻四大家族首选自保
知情人士
32 楼
60%的人有房,40%的人无房,请问这个60%是怎样出租给40%的?
l
lianaigguobiao
33 楼
: 外来人口,外籍派遣人员,劳工,菲佣,外籍学生,至少一百多万
纽约王大拿
34 楼
祸根
晨光2017
35 楼
香港示威的人士特別是港青,一直未能真正认识到香港的本質問题。日子越來越難過,心中有怨气,卻將气出在政府身上。龚斷經濟,弱勢區政府,殖民地文化教育司法,這些造成了香港現在的各種問題。
w
whatqp
36 楼
: 你就是个傻逼玩意,把香港斗垮了是共产党不能洗钱了,还是李嘉诚变穷光蛋了,总有一些傻逼认为天下大乱了,利益就能从新分配了,自己就能翻身了?你干什么不直接去共这些金融寡头的产?那样钱来的不是更快?老子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香港不垮中共,金融寡头还有所忌惮,香港垮了这些掌握国家机器的人动起手来就肆无忌惮了,所以你就是个大傻逼玩意。
v
vv2018vv
37 楼
香港的根本問題就是財閥沒有道德底線,貪婪至民不聊生,而政府充當財閥的工具,寧願民生問題不斷擴大,也絕不損傷財閥的利益。 如果當年董建華的每年8萬5千個住宅單位的目標沒有被他們扼殺,香港今天不會這樣。可悲的是為了反中,同樣是今天組織上街的反中為目的的民主派,當年協助財閥把8萬5的目標徹底摧毀,把董建華趕下台,為今天的社會不公平創造了發展的機會。數碼港變貝沙灣就是香港今天悲劇的前奏曲。 今天的樓價飆升並非內地人前來買樓造成的,而是政府緊縮土地供應,財閥控制市場貨源造成的。香港一直保持一中準奴隸社會狀態,有“一層樓”成為一個人、再到一個家一生辛勞的目標。為了維持這樣的生態,政府和財閥可謂配合的天衣無縫。今天只是到了房價的飆升已經令依靠窮一生工作也完全負擔不起,最後成為新一代人無法逾越的障礙,且無論是政府,還是財閥都讓人絕望,根本沒有解決的意願,甚至隻字不提。 這次暴亂的原因之一不能說沒有不願意再做奴隸的年輕人選擇了破罐子破摔,他們的行為可以被看作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方式,既然自己決定做loser,那就綁架全香港的經濟做陪葬。香港完蛋他們沒有損失,本來他們就什麼都沒有,財閥可以到世界各地去發財,當然無所謂。真正悲哀的是奴隸生涯過了大半,接近贖身成為自由人的一族,特別是打工階層,必然成為現在暴亂的最終犧牲品。
C
Caobugou
38 楼
除非中共回到中英联合声明的立场上来,切实履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央只管国防和外交,井水不犯河水的承诺,否则香港将永无宁日!
c
coolwo
39 楼
支持返送中呢,房价会掉不符合他们利益。不支持呢,他们自己也不干净,怕被引渡到大陆。
N
Nadal1991
40 楼
这些吸血资本家有资格说话? 土共都成他们的代罪羔羊
l
liuyuanwang99
41 楼
惧怕政府势力当然不敢发声。对他们来说,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共产党就已经是良心行为了。
s
ssbbss
42 楼
我有房,房价越高越好。香港人不做负翁,味道不好受。97初期,多少负翁跳楼。
拒绝注册
43 楼
现在再看李嘉诚抽资的动作真是,啧啧
a
ak47a
44 楼
私人资本过大,政府跟本无力管控,这就是资本社会最腐败的特征。所以即使是法律,也未必对那些财雄势大的财爷起到作用。
魏习加
45 楼
香港经济民生似乎被寡头垄断了,科技和经济发展增加和流转的社会财富,都在向少数人集中。就算总体财富不增长,流转的结果也依然导致财富的集中化。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没有做到真正的“普惠”,老人们有时还感叹,子孙辈活得比他们还累。其实中国大陆,美国,台湾各地都有类似情况,但香港应该更严重,连本来赚钱无望的一些公营事业,都被寡头们经营得风生水起,这里面有“利润优先,民众利益其次”的问题。 那么,如果收归国有,会更好吗? 1, 国有私有的转化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个不稳定期,平衡被打破,各种巧取豪夺,民生大受影响。国转私的过程中这更加明显,许多人应该在中国“国企改制”和俄罗斯私有化的过程中耳闻甚至亲历过。私转国的过程中,或许会好一些,有共产党建国初期的事例可参考。不过那时的共产党还比较纯洁高效,现在,所谓国有化也可能变成实际上的利益集团“集体所有”,或者干脆被一些厉害的政商世家独占。如果没有强力的管理控制,或者说在制度法规习惯成熟之前,国有化有着“大家拿”的美名。严格管理和监督,加上高素质负责任的公务员队伍,这个问题可能不会太糟。 2, 宏观来看,国有化的结果之一,是赢利大头归政府,损失则由政府补。国家把赚来的钱用于民生,比起私营藏钱转移钱,是好事。 3,私有能赚钱,可能有效率高,压榨狠,整治员工不手软,花钱抠门,“经济效益第一社会效益第二”等原因;反过来,就是国有不赚钱的原因。在国企引进“现代业制度”,加强一点独立管理,这事也不至于太差。 4,国企私企同台竞争或许也可以?透明监管公平竞争的条件下可能不错,但“公平”可能比较难。私企说国企有政府撑腰暗地放水,国企说“我有社会责任的负担”。国企之间也可以竞争,不过,你看看,说好的竞争,变成“划江而治”了(竞争变成了光膀子互咬,政府干脆给通讯运营商分地盘的例子)。竞争不是万能药。自由经济的代价,有时会让社会承受不起。 5,宏观经济的各种模型,设想,计划,常常被人的因素,环境因素(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国内外政治环境),文化因素等等不确定/无法预见的因素影响和破坏。所谓制度规划,制度建设等等上层建筑,经常敌不过“社会风气”之类的下层建筑。以前还会喊喊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现在好像没人喊,更没人在意了吧。大家都好忙的。 区区几百字的小破文章,也就哄哄自己罢了。
每天都下雨
46 楼
这个是四大富豪。不是四大家族。不懂装懂瞎鸡巴说
无畏
47 楼
幕后黑手
金水木火土
48 楼
选哪边站对香港富商来说都有风险,估计他们看出这次暴民来者不善并非简单学生之类,如果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将会带来灭顶之灾,于是还是继续逛网装装孙子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