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长期性侵女生 南昌大学副院长:她还深爱着我(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20日 8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45686 阅读
16 评论
剥洋葱

举报者说,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斌前后性侵了她7个月。“站出来揭发他,是想保护像我这样的女孩。”

周斌则对剥洋葱回应称,他既没有性侵她,也从来没有引诱过她,“可以保证没做错任何事”。


12月19日,网友@喝咖啡的猫11发微博称,南昌大学国学院一女学生遭副院长长期猥亵、性侵,时间持续七个月之久。图片来自澎湃视频截图

12月19日下午,南昌大学2017届本科毕业生孙柔(化名)发出名为《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性侵女学生事件》的博文,称自己被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某性侵7个月。

博文中写到,“他在学校创建师门,师门中大部分都是女学生,他会让我们给他点外卖,午休后去办公室叫他起床,甚至帮他按摩,一面宣扬自己德行高尚,一面讲述自己的风流过往,关系熟识后便实施性侵”。

19日18时许,孙柔和另一位南昌大学毕业生向南昌警方报案,她们称在校学习期间,曾被南昌大学某学院副院长周某利用职务之便,多次猥亵、性侵。现警方已成立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据南昌大学官方微博消息,20日下午,学校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免去程水金国学研究院院长职务、免去周斌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暂停周斌的一切教学科研工作。学校专门工作小组正联合警方共同开展工作,学校将根据调查与侦破结果及时做出严肃处理。

剥洋葱(ID:boyangcongpeople)联系了自称被性侵的学生孙柔(化名)、以及涉事副院长周斌进行了采访。


12月19日,网友@喝咖啡的猫11的微博截图。
举报者孙柔:我被副院长先后性侵7个月

关于最早接触

剥洋葱:你和周斌第一次接触是什么时候?

孙柔:大二的时候他开始上我们的课。课间,我问过他一个问题,他暗示说,平时一般都和自己的弟子在聚会的时候讨论问题。当时我没有听懂这句话,不知道弟子是什么意思。

剥洋葱:之后就没有接触了?

孙柔:没什么接触。

剥洋葱:你们第一次非课堂上的私下接触是什么时候?

孙柔:大三那会儿,我会经常在国学院的资料室看书,他办公室就在旁边,我们经常会碰面。碰面了,我会叫老师好,就是单纯的点头之交。后来,他会进来资料室,问我家里的情况,我非常简单地说了,不是很想跟他说这种东西。

剥洋葱:问家里的情况,具体指的是?

孙柔:他会问我,父母是做什么的,和父母关系好不好。我觉得他打听我的家庭情况,就是想看我性格是否温顺,是否听老师的话。如果你与父母交流比较少的话,他就会大胆地实施他的计划,如果你的自尊心比较高,他会确保你不会往外说,因为羞于见人就不敢往外说。


网友@喝咖啡的猫11微博截图。
关于加入师门

剥洋葱:后来你还是加入了他的“师门”,是有什么契机吗?

孙柔:有一次,我问他问题,他没有回答我,把头转到另一边,那种表情就是让你感觉自己好像惹怒了一个老师,感觉自己做错了事。

剥洋葱: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为了不让他生气,就加入了“师门”?

孙柔:因为他也明确讲过这样的话,不是他的弟子,他没有义务教。我还是想学东西的,想了很久还是入了,我刚加入师门,他在师门群说我性格太孤僻,要学会跟别人交流,要多跟他在一起,要学会他的讲话方式,我经常被他这样说,自己都怀疑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我这个人是比较安静,但绝对不是性格有问题,我周围的人都知道。

剥洋葱:师门一般做什么?

孙柔:非常频繁地聚会。他经常带我们去KTV,聚餐然后唱歌。聚会的时候,他会讲自己的各种事例,把自己吹嘘成一个权力很大、知识丰富的人,让你对他没有防备之心。他还会讨好你。比如,他会开车送你上下课,然后带你出去吃饭,根据你的特点告诉你怎么样会有进步,然后说自己认识哪些老师,在保研的时候可以帮帮忙。

剥洋葱:之后呢?

孙柔:他希望所有的女生把他当父亲看待,然后说老师和学生之间也可以成为朋友,之后更加直接的是他叫我点外卖,整理文件、帮他编课件。

剥洋葱:你怎么看这样的事?

孙柔:他就是试探你听不听话。点外卖的意思就是说,他是创造一种他上完了课没空去吃饭的感觉,但其实他上完了课,在办公室又没干啥,但他说他很忙,然后叫你帮他点外卖,送到他办公室去。在师门里,基本上所有的女生都给她点过外卖。

关于是否发生关系

剥洋葱:你提供的相关记录显示,2016年12月15日,中午12:50到14:30,你把外卖给他拿到办公室后,他对你第一次实施了性侵?

孙柔:对。

剥洋葱:你没有反抗吗?

孙柔:我反抗了,我说了不要,然后他打了我,很用力地打我一下,很粗暴地说,不准乱动,把我吓到了。后来,心理医生说我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种心理学现象,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加害者产生情感。)

剥洋葱:你提供的记录显示,他还带你去了他的教师宿舍实施性侵?

孙柔:对,那天是他要帮别人修改论文,让我去编课件。晚上十点多从办公室出来,他把我带去了他宿舍,发生了关系。

剥洋葱:后来呢?

孙柔:他前后性侵了我7个月。今年5月,我发现他也在用类似的东西套其他女生,他开始想甩开我,断绝和我的联系,说我性格有疾病,各种泼脏水,孤立我和我们班的人。

剥洋葱:你了解到他还对其他人实施了类似行为?

孙柔:确实有人和我说,她们也受到过类似的东西,但是程度可能没有这么严重。

剥洋葱:现在你站出来揭发他,是因为什么?

孙柔:就是想保护别人,保护像我这样的女孩。


今天下午,网友@喝咖啡的猫11再发微博称,又有一位女生爆料国学院副院长周某猥亵女学生。
国学院副院长周斌:我保证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关于是否发生关系

剥洋葱:你跟她(指孙柔)有过肢体接触吗?

周斌:一般的肢体接触是有的。像我儿子高考结束,分数超过我们的预期,当时特别亢奋,在场的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的。

剥洋葱:去年12月15日,你让她帮你点外卖,然后送到你的办公室,她说你在办公室对她实行了性行为。

周斌:哈哈哈哈,我到底是吃饭还是那个呢?有一个东西是可以跟你保证的,我从来就没有引诱过她,也从来都没有勾引过她。一般来说,跟女生打交道,我有时候显得很亲切,有时候显得很严厉。如果是在学习上的事就比较严谨,生活上的事我一般都比较宽容。我教书几十年了,从来没闹过绯闻,而且我也没有资格闹绯闻,如果你看到我这个尊容你就知道了。

剥洋葱:有说法说,你可能不止对她一个人有过这种行为?

周斌:那调查吧,别人为什么都没有产生这种幻想?我就觉得奇了怪了,在我的弟子和学生中间,别人的心态很正常,她的心态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剥洋葱:去年12月28日,她说在你的教师宿舍里头过了夜。

周斌:她到我这里过夜,我那个是什么地方?我那里左邻右舍都是青年教工,平常大家来来往往的。办公室那就更扯了,我的办公室是在中间,人来人往的。我们中午是会闭门休息一下,但是,我们的教务秘书、办公室主任是都有钥匙的,他们有时候要拿个东西,自己开门就进来了,反锁也没用的。

剥洋葱:今年3月到5月,她说去你的教师宿舍住过四个晚上,这是事实吗?

周斌:全是没有的事。

剥洋葱:她晚上有单独去过你宿舍吗?

周斌:嗯,我都不知道该该说些什么,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她晚上应该是没有去过的。如果去过,我肯定会送回来,我们那里有保安,对门就是同事。


今日18点54分,南昌大学官微发布,免去周斌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
关于加入师门

剥洋葱:他们说的师门,是怎么回事?

周斌:所谓的师门,实际上就是一个兴趣学习小组,平常有时候会讨论问题,大部分时间就是各上各的课。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些舆论一定把它搞成一个很邪恶的、很那个的组织,这个东西是我不能接受的。

剥洋葱:师门里女生居多,是真的吗?

周斌:师门确实女生多,其实有男生很想加入,但是我也不能去强要人家加入,因为男生可能自尊心强一点,也不太愿意受管束。

剥洋葱:有一次,她上完课问你一个问题,你对她爱搭不理,暗示她一定要入师门,这是事实吗?

周斌:这属于胡说,你可以问别人,我从来没暗示谁去,我为什么要暗示她?

剥洋葱:按她的说法,你常常喊她帮你点外卖送过去?

周斌:我到现在为止,微信支付宝都不用。我有时候会让学生帮点外卖,因为我没有那些东西(app)。一般我会走到资料室,找个学生帮我点外卖,男生女生都有,她绝对不是替我点外卖最多的学生,点外卖最多的是一个男生。

关于交往

剥洋葱:她给你发短信,说“有破裂的感觉,那个地方”,你回复她,“不可能破”。这短信是你给她发的吗?

周斌:这个我就记不清楚了,因为来往的短信也比较多。

剥洋葱:她指的是处女膜,她说“隔了好几天那里还是感觉微疼,特别是晚上睡觉时感受明显,特别用力特别疼那第二次”。

周斌:但我记得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我记得是,有一次我让她去取快递,她说手疼,因为之前帮我做事的时候,好像划破皮了。

我知道的是,她后来有一张体检报告显示,处女膜完好,那这算怎么回事呢?

剥洋葱:你保留了她的体检报告单吗?

周斌:没有。她是自己跟院长说的,讲了六个小时,详细描述被诱奸的经过。还有一个,她一再跟我们院长讲,她至今还深爱着我。

剥洋葱:她说过深爱着你?

周斌:嗯,这个呢,我不确定,有一阵子她老是跟着我,我是说过她的,我说你不能跟着我,当时很多同学议论纷纷,搞得影响特别不好,所以我很生气。

剥洋葱:毕业之后你们有联系吗?

周斌:毕业之后就没了联系啊。

剥洋葱:她是忽然说这个事儿?

周斌:是啊,所以我就莫名其妙了。不管这个事情真相如何,我可以保证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对她的问题上,确实有些问题,包括她当时表白什么之类,只是跟她说了一下你有自己的爱情,有自己的前途,你现在就是脑子发热而已。我这是爱护她吧?

剥洋葱:关于你们是否发生关系,你说绝对没有,她说有过多次,你怎么回应?

周斌:我既没有性侵她,我也从来没有引诱过她。到现在为止,学校只告诉我被举报了,具体举报了些什么东西,我也搞不清楚。学校只是通知我这几天不要离校、不要出差,我说这个我肯定可以做到。她现在就是在玩那一手--先搞一个帖子,吸引眼球,然后一堆人跟着起哄,造成一种声势,然后举报。

剥洋葱:你是否知道她这样的目的是什么?

周斌:我不太清楚,不知道为什么她非要致我于死地。
胡阿友2
1 楼
提拔!不提拔就告你!
r
reference
2 楼
流氓一个,既然暴光了,应该快下来了。
教育应该自己负责
3 楼
研究金瓶梅入迷了吧?
媚眼凤姐
4 楼
应该取缔国学。个个都是流氓嫌疑分子。大国学家季羡林跑到一德国妇女家,对人家说,你妈以前是我的女朋友。
老品闲
5 楼
应该重罚利用职权的性索贿。 时代不同了,还想学以前的大师。
z
zhichi
6 楼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8:41:16 ---- 真的嗎?我是挺不喜欢他的文章的。
B
Bslrim
7 楼
别瞎扯了,就是给老师当了情人现在又不愿意了,当然,这不影响这个老师是人渣这个结论。
l
liamsun
8 楼
国学研究院,啥几把玩意儿
a
annotation
9 楼
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实际情况应该是,老师勾引学生,学生跟他7个月,后来老师想把她甩了找别的女生,她发现了,心生怨恨而报警。老师是个流氓,学生也不咋地。性侵,不需等7个月才报警,明明是同意了老师的"请求"做情妇罢了。
我不是你
10 楼
性侵 七个月? 呵呵!很显然。两相情愿。女方现在发现男方不能兑现承诺,恼了
随你怎么玩
11 楼
说好的日后提拔的,不兑现就要告发
随你怎么玩
12 楼
媚眼凤姐 发表评论于 2017-12-20 08:41:16 应该取缔国学。个个都是流氓嫌疑分子。大国学家季羡林跑到一德国妇女家,对人家说,你妈以前是我的女朋友。 -------------------- 还有一个老国学家文怀沙,也是个老流氓,一百多岁了还说他只有五十多公岁。也是一个专吃嫩草的老畜生。
爱吃肉的胖子
13 楼
男流氓被女流氓收拾。。。。两人都恶心!
d
duty
14 楼
男娼大学的破事
w
wangd103
15 楼
如果那个教授不去招惹其他女生想遗弃她,也就不会告发了。
日本好后山
16 楼
那个破烂国家的是真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