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马云,是能帮中国人打发无聊的人(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2日 19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25666 阅读
5 评论
冰川思想库



越来越多的人,在帮助别人消磨时间;同时,也需要别人来帮助自己消磨时间,彼此之间,相互形成一种有别于衣食住行生产者之间的交换关系。

撰文| 任大刚

11月20日,中国电影票房突破500亿元。

几年前不经意间见到的一幕,已经预示这一天终将到来。

一个“五一”小长假,我和老婆去河北老家看望亲戚,顺便到地里上上坟。

上坟回来,路过一片麦地,机井正将白花花的地下水抽上来浇地。机井旁边的小路上,铺着一张草席,上面一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大概听到脚步声,被子忽然掀开,一个年轻人探出头来,四下望了望,迅即又合上被子。

我分明看到他手里举着手机。躲在被窝里,是为了避免正午的阳光影响观看效果。我后悔没有拍下这一幕。放现在,这就是一个极具爆款潜质的短视频素材。



我很无聊,但这个年轻人更无聊。

他不用像先辈们那样劳碌,只要手指一动,浇地的工作全部交给了抽水机。然后,作为一个并不怎么追求上进的年轻人,他只能玩手机,否则就得在那儿待上一两个小时,眼睁睁看着呜呜呜响动的抽水机,百无聊赖,精神崩溃。

这一幕,有一种先知的气质。

消磨时间

今天,我们仍然忙忙碌碌,但越来越多的无聊时光和碎片化时间,正在袭击越来越多的人。人们正在努力——怎样打发消磨时间。

漫长的人类历史,人们一直忙于衣食住行,忙于赡养老人,抚养后辈。人类用“忙”,填满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然后睡觉和休闲,养精蓄锐,以利再战。

但最近10来年或更短,事情起了颠覆性变化。人们,尤其是中国人,用于解决衣食住行等生活必需品的劳作时间,越来越短,空余时间越来越长。而帮忙消磨时间的那些产业,在不经意间,在最近几年获得数倍乃至十多倍的增长。

与此相对照,很多与衣食住行相关的产业,除了极个别的某些个产品,已经相形见拙,或即将相形见拙。

接下来是一些枯燥乏味的数据,但这些数据,绝对让你震惊;因缘际会,可以挣得得一套富贵。

【游戏】2000年,我们研究生宿舍的同学在玩《红警》,那时候几乎没有人会觉得,这种通宵达旦消磨时间的电脑游戏,会成为一个巨大产业。我对游戏没什么兴趣,也不关心,但顶不住我的同事经常在报有关游戏的选题,我专门留心了一下,大吃一惊。



2016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上千亿美元。在中国,2011年,游戏市场规模约为440亿元;5年之后的2016年,市场规模达到1589亿元,有将近4倍的增长。每一天,有多少人夜以继日,焚膏继晷,鏖战在屏幕前面?

现在,这个行业几乎已经彻底去污名化。不仅名正言顺,成为体育竞技项目,而且2017年,至少有18所高等院校开出电竞专业,计划招生人数近千人。

曾经不务正业,躲闪于父母家人严厉眼光之下的前“废青”,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万人景仰的财富英雄。

【网络文学】在所谓主流文化里,网络文学几乎一直不是个东西,除了极少数获得纸质出版机会的网络小说,身居“主流文化”领域的我们,完全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但直到专事网络文学的阅文集团,以400亿元市值在香港上市,你才会发现有多少人在网络文学中打发时间。

截至2017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达3.52亿。谁说中国人不再热爱文学?

11月22日,上海大学正式成立中国第一个网络文学创意写作的硕士点。网络文学低端、胡编乱造、胡乱抄袭等种种负面标签,终将洗刷一空。

【影视】上世纪90年代直至本世纪初年,恐怕谁也不会料到中国电影还有咸鱼翻生的机会。

但从2008年以来的10年间,中国电影票房从43亿元起步,增长了10多倍。电影院线的数量,从2009年的250家左右,增长到2015年的350家左右,影院达到近6400家。观影人数,从2010年的2.37亿,增长到2015年的12.6亿人次。



▲2011-2015年全国电影综合收入、国内电影票房收入

影片的长度也在拉长。曾经一段时间,绝大多数影片几乎严格限制在90分钟,但现在,这样的长度已经很少,片子普遍超过100分钟。如果超过120分钟以至150分钟以上,那就更值得去看一下了。

电视剧生产比较有意思。2012年,生产506部电视剧,17703集;2015年,生产395部电视剧,16540集。部数在减少,但每部剧的集数,从30多集,拉长到40多集,消磨时间的功能进一步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电视开机率越来越低,但在线视频的市场规模,则从2011年的62.7亿元,猛增到2017年的预计700亿,2018年预计超过900亿元。这个市场空间,需要大量视频内容填补。

【咖啡馆】中国的咖啡馆,如今是年轻人消磨时间的好去处。

2013年,媒体报道称,预计到2018年年底,中国连锁咖啡馆数量有望达到1.06万家左右。到2016年,中国的咖啡馆数量突破了10万家,消费市场年增长率高达16%,数倍于世界平均水准。其中上海最多,有6000家咖啡馆,其次是北京和广州。

【酒吧】2010年中国酒吧数量为2.82玩家,2015年达到4.87万家。销售收入看,2010年为98.7亿元,到2015年,增长到311.7亿元。

【旅游】经济专家反复强调,旅游是国民收入到一定程度必然出现的经济现象,但旅游何尝不也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方法?在黄金周待在家里而不到风景名胜区去挤一挤,不显得太无聊了吗?



2007-2016年10年间,中国城镇旅游人数,从约16亿人次增长到32亿人次;旅游收入从2012年的2.27万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3.94万亿元。

【体育】2012-2014年,中国体育产业总规模从9500 亿元增长到13575亿元。2015年,全国31省纷纷出台体育发展规划,其中有具体数据目标的27省,体育产业总规模在2025年有望超过7万亿元。

这里要特别提到马拉松。全国马拉松赛事数量,从2010年的13场,增加到2016年的272场,6年间增长20多倍。中国田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杜兆才曾表示,2020年,全国马拉松及各类路跑赛事目标,将超过800场,参赛人数将超过1000万人次。

数据还可以一直举下去,但数据无非证明,只要是有关消磨时间的产业,在过去几年,都获得了少则数倍,多则十多倍的增长,前景预测,几乎也是一致看好。

善于消磨时间

可能有经济学者会提出,这些不都是“第三产业”吗?经济发展水平到一定程度,第三产业的比重自然会上升的。

我认为,单是把上述这些消磨时间的产业命名为“第三产业”,并不利于揭示真相和趋势。



▲2011-2015年我国三大产业对GDP的贡献率

传统的第三产业,又称为服务业,很大程度上,是辅助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让它们更有效率,譬如金融、餐饮和商业,甚至休闲娱乐,比如日本的酒肆,也是为了员工能够在第二天以更饱满的精神,投入工作。

而上面提到的这些消磨时间的产业,绝不是为了让你以更饱满的热情去种地或生产轻重各种工业产品,哪怕是最像传统第三产业的旅游与体育,也不全是为了让你提高种地效率,或流水线上更加眼明手快,办公效率更高。

在更多的人看来,旅游和体育,它就是为了消磨时间。阿甘要跑步,不是因为想锻炼身体,而是无聊,跑着跑着,人生就有别样意义。但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消磨时间的事业从来就有,中国的麻将,茶馆,巴黎贵妇人的沙龙,都算是,但那是极少数有钱人的专属生活。消磨时间成为一个成长最迅速的产业,甚至因此成就亚洲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也是最近10年才出现的奇观。

我这里要说的是腾讯的两大主打产品。

不可否认,微信固然是即时通信工具,但当统计表明,50%用户每天使用1个半小时,日均发送七八十次,每天打开近15次,可以说,使用微信,从这一面说是社交,从那一面说,是为了消磨时间。



▲微信已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腾讯开发的《王者荣耀》,更是消磨时间的利器。

8月份根据Superdata的数据,它是全球手游界最赚钱的游戏,仅6月份营收就可能达到1.5亿美元。截止今年一季度末,《王者荣耀》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活跃用户超过8000万。

腾讯今年第一季度网络游戏收入为228.11亿元,手机游戏收入为129亿元;第二季度网络游戏收入为238.61亿元,手机游戏收入为148亿元。

微信加上网游,助推腾讯在11月17日,以超过3.8万亿港元的总市值,再次赶超阿里巴巴,成为亚洲市值最高的公司(截至11月29日收盘,腾讯控股总市值已超过3.9万亿港元)。

而只是10年前,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最大的20强,仅仅只有1家信息科技公司,其他的都是能源、化工、制造业、银行、汽车。

现在,那些能够帮人消磨时间的公司,如推特、脸书,异军突起。实际上,市值紧随腾讯之后的阿里巴巴,其基础业务电商,很多时候也是很多女士消磨时间的不二选择。

人有生理限制,除了吃饭睡觉休息,生存所需的衣食住行花费的时间,越来越短,需要消磨的时间越来越长。



在今天,是否能够占用用户更多的空余时间,是评价一款互联网产品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标志。

怎样更好地帮助用户和客户消磨时间,成了相关互联网产品和其他产业挖空心思思考的问题。

为此,他们不断地通过数据分析,了解用户的地域分布、年龄、性别、职业、消费习惯、性格特征、消磨场景等等等等。这成了一门必修课,否则,你怎么才能成功地消磨别人的时间呢?

自由与财富

在传统观念里,生产衣食住行产品是最重要的,但鉴于生理极限,整体而言,人对这些产品的需求有一个模糊的上限。

比如饮食,你不能无限地吃下去,不能吃得越来越精致,否则疾病缠身;你穿得好,皮草正在受到动保主义者抵制,穿得多,不能把自己包成粽子,少,不能少到一点式或三点式……车行和飞行速度,不能突破物理和生理极限;住的地方,未必越大越好。

而消磨时间的产品,在质量和数量上,除了受生理限制的时间因素,需求几乎没有上限,创意和投入,成为竞争的核心武器。

在竞争带动下,消磨方式的生灭是快速的,因为它不像衣食住行那样,在形态上是一种刚需。

消磨方式在生灭之间,会形成巨大商机,去年还风光一时无两的消磨产业,很可能会因为用户兴趣的忽然迁移,或者更新的消磨方式出现,瞬间经营困难。

越来越多的人,在帮助别人消磨时间;同时,也需要别人来帮助自己消磨时间,彼此之间,相互形成一种有别于衣食住行生产者之间的交换关系,自成一种消磨型生态,这种消磨型生态所需要输入的衣食住行产品的比值,很可能越来越低,而用于消磨时间的那些产品,比值越来越高。

值得一提的是新闻产品。在广义上,它也是一种消磨时间的产品,同时,它也是一种必需品。

但不幸的是,就像衣食住行也是一种必需品,而必需品在个人消费中的比值一直在下降一样,新闻产品和其他消磨时间的产品相比,比值也在下降。它应该有一种新的生产保障机制,而不是与一般的消磨时间产品混在一起,等量齐观。



太多的人需要消磨时间,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但能够提供消磨时间的产品却如此之少。

巨大的商机就摆在面前,前面已经有微信、王者荣耀或淘宝这样的消磨品。但如此庞大的待消磨者,怎么是一到数款游戏,一些质量不高的网络文学和肥皂剧,无甚特点的咖啡馆酒吧,千篇一律的景点和一场马拉松,能够轻松满足的呢?

能够帮助别人消磨时间的人,总有些天赋异禀,他们未必对物质的机理把握得那么精准,但是对人性人心,社会潮流,对审美趣味,总有独到的理解。这归于天赋,但后天习得也必不可少。

那些善于消磨别人时间的人,必定是未来世界的财富英雄。他们一般不会只是一个孤胆英雄,而是一群人、一个团队,聚和散显得很寻常。

他们是一种真正的“自由人的联合体”。

社会需要这样的人,而且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这需要自由探讨,自由自在,自由生存的空间和氛围。

人类社会可能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自由与财富的关系,竟然如此紧密:切断自由,几乎等同于切断财富;与自由为敌,就是与财富为敌。与此相悖逆的一切东西,终将千夫所指,终将成为历史。

走马读人
1 楼
消磨? 這是什麼話? Потратить? Что это?
岸边的陌生人
2 楼
要靠别人帮忙消磨时间,这应该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特点了。
x
xincaige
3 楼
寻求变化和激荡。
q
quzhiz
4 楼
马云、王健林、许家印这样的民营企业家这些年暴发,背后都有中共高层那些贪腐家族的的支持,但权力的魔棒既可以让他们在一夜之间飞黄腾达,也可以一夜之间把他们打回原形,甚至变成阶下囚。但这也是公平的,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历史总是在重复,但身在其中的人总认为自己很特殊,王健林说“亲近政府、远离政治”,马云说“要跟政府谈恋爱,但不要结婚”,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既能利用政治势力来暴富,又能脱离政治势力对他们的挟制,但最后他们还是难以逃脱这个规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将这些人作为励志的榜样崇拜着,真以为他们像比尔盖茨、贝佐斯那样,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刻苦取得了那样的成就。
a
alwayszxing
5 楼
孔子说:“国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国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今天中国的那些富豪,绝大多数都是靠官商勾结起家,发的都是不义之财,从马云到王健林再到郭广昌、许家印等等无不如此。而善恶有报的规律,在哪里也逃脱不了,不是说在中国赚了黑心钱,转移到美国、香港,在那里上市、投资就没事了,因为“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无论天涯海角都不能逃脱,而且“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在时间上也就是早几年晚几年的事。徐明和刘汉依靠权贵,几年前何其风光,可现在都灰飞烟灭。所以,人哪,还是要守住善念和良知,不要为过眼烟云的利益和转瞬即逝的那些荣华富贵就助纣为虐、忘乎所以,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还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人们在看影视剧时都能看得很清楚,可一到现实中往往就分辨不清,都在羡慕着、崇拜着。王健林、郭广昌、贾跃亭、赵薇等人现在乌云罩顶,时间之快超出人的想象。接下来,中国还会发生很多这样极具戏剧性的事,就看人到时能否看清,这对每个人都是一个考验,因为,这也事关每个人的前途和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