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藏精神病院1年不说话 忍不住跟病友交流结果栽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15日 11点16分 PT
  返回列表
21903 阅读
7 评论
都市快报

被送到宁波这家精神病院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他可能没病,可能是个聋哑人。而他,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没有说过话。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悄悄对着院里的一位精神病人吐露真言,说自己是湖南人,并说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人的名字,也许,他是憋得太久了吧,想找个“放心”的人交流交流——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位精神病人只是间歇性的,听了他的诉说,写下了他的名字,迅速报告给了医生,医生报给了救助站,救助站又报给了民警。

民警调查发现,他竟然涉嫌一桩16年前的命案,是名命案嫌疑人!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宁某宜,另一个叫钦某全。

宁某宜,是宁波宁海警方给他落户时取的。

2020年4月,宁海跃龙派出所接到有人报警,称在辖区发现一名疑似精神病人乞讨流浪。民警赶到后,把他带回所里,多次跟他沟通交流,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民警以为他是聋哑人,在使用各种方式都没有查到他的真实身份后,便将他送到宁海县民政局救助站,由救助站对他进行安置。

当时,他的身边还有一名疑似女性精神病患者,跟他年龄相仿,四十来岁。两人均被救助站送到了宁海同瑞医院进行治疗。

宁海同瑞医院是宁海一家集精神疾病的诊断与康复治疗,老年性疾病治疗、康复、护理的专业医院,主要收治对象为:老年痴呆患者、精神病患者、神经内科患者、老年病患者和临终关怀患者。

我联系到医院的一名负责人,他说,这名男子第一天送进医院的时候,“我们大概就知道他不是精神病患者,但是他又不肯说话,不跟我们沟通,我们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聋哑人。”

“因为当时是疫情期间,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救助站无法接收,所以暂时留在了我们医院。”这名负责人说。

那么他在精神病院怎么生活的呢?又怎么“挖”出是一个命案嫌疑人呢?

2020年11月18日,跃龙派出所联合救助站按照公安部和民政部处置政策,在跃龙街道为其取名“宁某宜”登记户籍,并办理了低保。

民警一直都关注着“宁某宜”的治疗进展,有专门的社区民警与医院的工作人员联系沟通。

直到有一天,医院工作人员告知民警,“宁某宜”不像精神病人,也不是聋哑人!

原来,有一天,宁某宜跟一位病人聊起了天,说自己是湖南人,还说了家人的姓名!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口吐真言的对象是一位间歇性精神病患者,他把宁某宜说的这几个名字写在纸条上报告给了医生。医生又汇报给了救助站,救助站报给了警察。

社区民警立刻对他的身份进行核查,这一查,发现其中一个名字的身份涉及湖南洪江的一起命案!

经过多方核查,并跟湖南警方联系后,民警高度怀疑,“宁某宜”很可能就是这名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他故意通过装聋作哑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

宁海县公安局跃龙派出所刑侦中队中队长胡达说,“后来经过调查,发现他比较早的时候就采取装聋作哑的方式逃避追捕,特别是9年前被公安机关抓获时,他采取这种方式躲过了一次。”

6月1日,民警把宁某宜传唤到了派出所。进来后,宁某宜预感到,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了。他终于开了口,“我能不能回一趟老家?”


命案嫌疑人

可能也是一直憋得慌,他一开口就是竹筒倒豆子,说了全部的事实。他说,真实名字叫钦某全,湖南省洪江市人。

2005年8月8日,钦某全因与当地铁路工程包工头杨某发生矛盾,自制棱形刀在洪江市黔城镇某菜市场内将杨某杀死后逃跑。2012年他曾被公安机关拘留过,因身份无法查清,后被教育释放,一直在外流浪到现在。

这和民警掌握的消息一致!

胡达说,钦某全在宁海其实已经待了6年。在被警察发现前,他其实是一个会开口说话的流浪汉。

“他说自己喜欢宁海,来了后,就不想再走了。宁海有一个‘雨花斋’,能免费供应饭食,他跟那里的工作人员相处得挺好。”

雨花斋是宁海一个自发的非营利性的免费互助素食餐厅,店里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这位看上去慈眉善目的男人是个杀人犯。

昨天,雨花斋义工张利浓说,他经常和一名女性精神病患者一起来吃饭,吃了6年。“他看上去不像个坏人,我看到他为同伴梳头发,挺有耐心的。那位女性的状态很差,如果没有他照顾的话,很难独立生活下去的。”

周边很多人熟悉他们,因为这对男女一直在一起,看上去也挺“恩爱”,称他们为“神仙眷侣”。

“我们看到他们来吃饭,就会说‘神仙眷侣’来吃饭了,至于他姓什么,哪里人,我们从来不问。”张利浓说,天气好的时候,她看到两人会各骑着一辆自行车,去宁海的周边如奉化等地游玩。

两个人,看上去都挺干净,很有礼貌,每次来吃饭的时候,义工们向他们鞠躬,他们也会回礼。

钦某全在民警、医院、救助站面前,和在雨花斋义工面前完全两样。在雨花斋他会说话,也会关心人。有一次,他看到张利浓脸色很差,还想教她练太极。张利浓看他打了几次,打得很流畅,“看得出,他没什么文化,其他方面还是挺正常的,饭量也比较大,大概是我饭量的六七倍。”

疫情来袭后,雨花斋也关门了,张利浓担心他找不到吃的,送给他五六百元钱。“后来就一直没有他的音讯,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流浪。再听到他的名字时,是警察找我核实情况,说他是个‘重犯’。”

目前,犯罪嫌疑人钦某全已被移交湖南洪江警方处理。

J
JohnZhangUSA
1 楼
这个环境里,什么都是假的,不能信啊。
h
hillmodel
2 楼
不知道楼下自己说的可信否? 两个看点:1.流浪汉被民警安置,办户口低保送医院治疗。2.案犯最终被逮住。
新手一位
3 楼
已经改造好了。十多年没犯罪行为了。
b
b52.
4 楼
那个说挑200斤可以10里山路不换肩的, 才是真正的神经病。
s
southkeys
5 楼
精神病院里也有协警
秋林小屋
6 楼
55%概率是个被压迫反抗而犯罪的。
C
CN1618
7 楼
或者干脆是卧底 southkeys 发表评论于 2021-06-15 10:02:29 精神病院里也有协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