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和特朗普几乎扼杀了民主,欧洲能救我们吗?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10日 13点29分 PT
  返回列表
13489 阅读
58 评论
纽约时报

由于试图推翻我们上一次大选的结果,唐纳德·特朗普已经遭到了弹劾。但无论他的审判情况如何,对于他所使用的武器依然能随意为他人所用这件事,我们都不应该心存侥幸。那是一个名为“网络空间”的地带,在其中我们彼此相连,却没有人主持大局。

和以往的领导人不同,特朗普利用了这一地带,散播了一个弥天大谎,破坏了人们对我们的选举体制的信赖,并且引发一场对我们国会大厦的袭击。我们急需一个解决网络空间问题的方案。

中国已经搞明白应该如何将其专制体制和共产主义价值观投射到网络空间,以加强其增长和稳定,比我们将民主价值观投射到网络空间方面做得好得多。而这东西还是我们发明的呢!

如果我们不赶快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将在经济上落后于中国,因为大流行已经大大加快了一切事物的数字化,让网络空间比以往规模都更大、更重要。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网络空间由所有在互联网上运行的应用程序总和构成,当它首次在20世纪90年代得到蓬勃发展时,似乎是个良性产物。当时发生在上面最糟糕的事情,是一个叫贝佐斯(Bezos)的人在某个以巴西一条河命名的网站上卖书——有时候连州销售税都不收。但一批新的博主和网站迅速出现,完全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上面还有赌博、色情片和娱乐——还有基本上你能在一个数字版的蛮荒西部酒吧找到的一切。

快进到今天。网络空间开始变得像一个主权民族国家,但它没有边界,也不存在治理。它有自己的各种加密通信系统,例如Telegram,它们在实体政府的听力范围之外。还有自己的全球新闻收集和分享平台,比如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它甚至有自己的货币——比特币等等,它们并非由任何主权国家发行。

近年来,所有这些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它们可以让以前闻所未闻的重要声音为更多人听见。但是,它们也可以让一个相信犹太人的太空激光器引发森林大火的人获得足够多的拥趸,把她送进国会。它们可以点燃争取种族平等和妇女权益的群众运动,也能煽起民众反对新冠病毒疫苗,或者打断一个国家神圣的和平权力交接。

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学问题是,要如何从这个网络领域获得有利的一面,同时减轻不利的一面?中国、美国和欧洲有着各不相同的策略。我支持欧洲的做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随着网络空间开始成为一个人们相互联系的无政府之地,中共认为,这对它的权力垄断,以及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的秩序与稳定构成了威胁。

于是,在2014年,中国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来协调政府对网络的所有监管,确保北京能够把网络当成天安门广场一样来管理。

现在,正如你不能在《人民日报》上匿名发表对习近平主席的批评一样,在新浪微博上你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新浪微博类似中国版的Facebook加上Twitter,所有用户都必须使用真实身份注册。Facebook、谷歌、Telegram、Twitter和《纽约时报》在中国都被防火长城屏蔽了(尽管可以用一些非法的办法绕过它)。

我相信,中国会为屏蔽它们而付出代价,哪怕是最小的媒介——比如最近新出现的音频开放式应用程序Clubhouse,它们提供了民众发泄情绪或者讨论重要问题的渠道,比如正在蔓延的流行病,但该政权并不这么认为。

“每个国家都可以选择如何将旧的实体治理体系和价值观运用到新的网络世界中,而中国表示,它将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社会主义,”微软前首席研究和战略官克雷格·蒙迪(Craig Mundie)解释说。“我们则只是没有做出选择。”

的确,随着亚马逊、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等美国大型网络公司的出现,它们认为,无为是网络空间的最好治理方式。它们的商业模式将掌控一切,而且它们会变得更大、发展更快。

它们能够成长得更快,要归功于美国的一项法律——制定的时候马克·扎克伯格才11岁时,距离他在2004年创办Facebook还有很多年——1996年《通讯传播正当行为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节。

该法规定,互联网/网络空间企业(当时基本都是帮人们查找食谱和电影评论的简陋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无需像《纽约时报》或CBS那样,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诽谤或虚假内容承担责任。这些企业被视为印刷机构,而非新闻机构。这确实促进了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但后来被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利用,让他们得以免去必须大量编辑其发布内容的麻烦。

而这些平台企业靠其主要功能——联系朋友、搜索和分享猫片——发展壮大的同时,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如何将所有流量和免费服务变现的方法:广告。

他们吸引的广告越多,就越要努力留住用户,这要靠了解每个用户喜欢或讨厌什么,并向他们推送更多内容,以便建立每个用户的心理模型,这样平台才能告诉广告主每个人都喜欢哪种牙膏。

政客很快意识到,他们能像牙膏公司一样从数据中受益。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首次总统竞选中就利用数据在网上筹集资金,后来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也利用数据团结他在中西部关键摇摆州的支持者,并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在同样的摇摆州压制黑人选民给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投票。

没用多久,从缅甸的屠杀到美国的弥天大谎,各方势力就学会了利用这些平台组织各种邪恶活动。

肖沙纳·祖博夫(Shoshana Zuboff)把这种商业模式称为“监视资本主义”,在一年前发表于时报的专栏中,她详细描述了这些网站如何从“公告栏”摇身一变成为“超高速的全球脉动,任何人都可能引入危险的病毒,却没有疫苗”。

唉,我们的议员要么太过僵化,要么全被收买,要么太想将这些平台为自己所用,因此无法制定严格的立法。平台都说,“别怪我们——来规范我们吧。”然而他们也都在利用巨大的游说力量来抵制此种规范。

结果呢?“在中国人设计和部署数字科技以加强其威权统治体系的时候,西方仍处于妥协和矛盾之中,”祖博夫在上个月发表于本报的文章中写道。“这样的失败给民主体系留下了一片空白,其危险后果就是,20年来我们逐渐向民主治理约束之外的私人监控和行为控制体系倾斜。”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希望,已经对这些美国大企业的巨大权力保持警惕的欧盟,已经强迫谷歌这样的搜索引擎允许欧盟公民从搜索中删除对他们不利或不准确的网络资料、并对边缘政党的危险更加敏感的欧盟,能够利用其作为全球最大贸易集团的影响力,向我们展示如何以民主的方式将我们的价值观投射到网络空间。

几周前,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发表了一封毫无保留的公开信。她指出,她在电视上看到了“愤怒的暴民冲击美国国会大厦。这些画面让我深感不安。……当网络平台和社交媒体传播的信息对民主构成威胁时,就会招致这样的后果。”

她指出,去年12月,欧盟领导层向欧洲议会提出了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以确保“未来模拟世界中非法的东西在网络上也是非法的……我们也希望平台在其算法如何工作方面提供透明度。……我们还希望对互联网企业提出明确要求,让他们为自己发布、推广和删除内容的方式承担责任,”并减轻他们可能造成的系统性风险。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硅谷之外》(Beyond the Valley)的作者拉梅什·斯里尼瓦桑(Ramesh Srinivasan)告诉我,美国亟需效仿欧盟,制定数字权利法案,以“在言论自由和让仇恨言论及不知名来源的明显虚假信息大肆传播的算法之间建立正确的平衡”。

我们需要将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像中国那样有效地投射到网络空间,而且我们得尽快做到这一点。拜托了,欧洲,给我们指条路吧!

常态
1 楼
网络巨头,政治滑头和金融寡头扼杀了民主。
学习组
2 楼
川普要在欧洲那样的法治国家,根据欧洲法律,几年前就会因为造谣而被禁言,罚款甚至可能坐牢。哪还轮得到什么网络巨头?
学习组
3 楼
2016年的德国之声报道: “ 本人也有移民背景的德国电视二台新闻主播冬妮娅·哈雅丽(Dunya Hayali)不久前也成为网络"言语暴力"的受害者。2月6日,在获得2016"金相机奖"的颁奖典礼上,哈雅丽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说:"在一个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每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担忧和恐惧,而不用立刻被归到右翼纳粹的阵营中去。但是:如果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话,那么你XX的就是个种族主义者!"这番话引起了在场嘉宾全场起立鼓掌。 然而随后各种辱骂和攻击性言论就像暴风骤雨般向这位女记者袭来,她的个人脸书页面更是成为各种侮辱性评论的集中地。今年2月,汉堡州立法院作出裁决,禁止一位脸书用户在哈雅丽的个人页面上发表仇恨言论,如若再犯将处以25万欧元的罚款。”
E
Etornado
4 楼
网络和特朗普扼杀了民主? 如果你晚两天才说准能成为农历牛年最牛必的笑话。
E
Etornado
5 楼
唯一能和“网络和特朗普扼杀了民主“相提并论的就是中国外交部的金句:”中国的网络是开放的“。呵呵
a
angler2020
6 楼
通过撒谎和转移视线攻击自由媒体和公平选举欺骗智商低下的美国人,川普是自由世界最大敌人
学习组
7 楼
美国万众围攻美国国会企图推翻美国民主大选结果,不是美国网络和美国川普造成,是什么造成? 为什么美国所有盟国从2016川普当选第一分钟起,就无论朝野,无论左右,全都一边倒反川普? 中国和俄罗斯和台湾,是全球唯三例外。 欧洲的法律和体制,是美国这样的网络环境,可能选出川普那样的领导人吗? 根据美国民调机构的全球民调,法治程度和自由程度和民主程度同比,欧洲国家还普遍高于美国。
学习组
8 楼
美国大选结果,美国之外的自由世界,有任何国家任何党派质疑吗?No 川普质疑美国大选结果,美国之外的自由世界,有任何国家任何党派支持吗?No 为什么美国的几乎一半民众,成为自由世界的唯一例外,这是什么造成的?
a
angler2020
9 楼
保持民主环境清洁干净才是真正民主,而川普做的事情就是在侮辱民主
小毛er
10 楼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发表评论于 2021-02-10 03:41:00 扼杀民主的不是别人,正是牛屎这样的无良媒体和白左网络巨头 ========================================== +1
平安之夜
11 楼
臭气喧天的左棍滥文。
邮政编码279
12 楼
哈,欧洲才是虚伪的白左的发源地啊,八婆绕着绕着把自己绕迷糊了吧!
弟兄
13 楼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希望,已经对这些美国大企业的巨大权力保持警惕的欧盟, ————————- 这就是问题所在,大企业可以用法律节制其破坏力,中共这个超级企业却无法节制,其破坏力将摧毁民主世界
a
anchoret98
14 楼
FAKE NEWS 瞎BB個啥? “只要別人贏過我,就肯定是偷我的!” 這是我們大美國的傳統價值觀。 川總是美國傳統價值觀的光榮代表。 言論自由和網路,只不過爲弘揚美國傳統價值觀,提供了便利。
星夜未央
15 楼
愤怒的暴民冲击美国国会大厦。这些画面让我深感不安。……当网络平台和社交媒体传播的信息对民主构成威胁时,就会招致这样的后果. ————当香港暴徒打砸立法会的时候,你们是何等的欢呼雀跃啊。
w
woyawoya
16 楼
纽约时报,扼杀操控选举的一份子,贼喊捉贼的文章
E
Etornado
17 楼
白左的逻辑:你们闭嘴,我们在讨论言论自由!
拾麦客
18 楼
作者是美国的胡锡进,鉴定完毕。
f
fishingworld
19 楼
言论自由正确,借言论自由来造谣传谣最可恨
新手一位
20 楼
美丽的风景线……
忘记你忘记我
21 楼
作者神逻辑
看一看笑一笑
22 楼
突然想起惠能的诗:“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本来绝对的民主从来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人类的骄傲自大,自以为是再加上偏执以及盲信,民主本来就不可能在人类组成的国家实现。那美丽的风景线在中美先后出现时,已宣告民主在这个时代的死亡。接受现实吧!
走遍北美的小猫
23 楼
牛屎的意思就是说有了网络,它们这些撒谎媒体不能控制民众的思维,不能引导言论的方向了,这是绝不能允许的。只有他们可以撒谎,网路不能有真相。只有他们可以编造谎言,网络不能用来传播真实。看看这些左媒和左派对“自由”的真正理解,就知道什么人才是正常普通真实的人,有缺点但也不会躲在后面害人的人。民主党和这些左媒、才是真正言论自由的埋葬者和掘墓人,我是绝对不会和这些人有关的任何事情,因为他们生下来活着就没有把诚实做人作为前提,他们要的只有自己的利益和控制别人言论自由的欲望,只有我们才能救自己,那就是和他们战斗到底,绝不向虚伪和恶质的人生,两面三刀的人生妥协、走自己的路,做由内而外诚信真实的人,自己的一辈子、自己说了算,他们算什么?nobody 。
木杉
24 楼
哈哈,这牛屎现在比戈贝尔还无耻!
c
chen_edward
25 楼
牛屎和五毛学习组果然是一伙的。信口雌黄,满嘴喷粪。
学习组
26 楼
2020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美国排名45。欧洲就罗马尼亚、波兰、希腊比美国还差。 https://rsf.Org/en/ranking
c
chen_edward
27 楼
川普竞选集会那么多人支持他,竟然被楼下几个五毛说成是不存在的。 这些五毛跟牛屎就是一丘之貉
c
caonuma
28 楼
米国是两党专政,总统独裁
c
ctrls
29 楼
过去一百年都一直嚷嚷着要学欧洲,言必称希腊。
P
PYXZ
30 楼
小缟知道什么时政治正确吗?
大荣确
31 楼
纽约时报看来既不懂什么是言论自由也不懂什么是民主。也许他们对于民主和言论自由的定义与我们的不一样,而与中共的更为接近甚至相同。从默克尔和马克龙,欧洲已经明确对纽约时报及其主子们对川普和支持者们禁言封贴删号打压他们言论自由的行径表达了不满,纽时还好意思拿欧洲说事,自讨打脸。230就是恶法,违背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理应废除;大型网络媒体平台必须为他们禁言封贴删号的行为负法律责任。 看看这种云山雾罩的文章贩卖的私货“2016年川普在俄罗斯的帮助下压制黑人选民投票给希拉里”,呵呵,先不说川普和俄罗斯有无勾结独立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已经给出结论,纽时作为民主党的机关报不应该继续造谣传谣。就请问当年川普和俄罗斯有没有修改投票规则不让黑人投票?有没有派兵上街阻止黑人投票?使黑人失业率降低到史无前例水平的川普,给每个小孩返税增加到2000美元使多子女低收入黑人家庭受益最大的川普,反而得不到多少黑人票,我看这才是民主党和纽时们压制黑人选民的结果。 川普在任四年,遭到主媒排山倒海般7/24式的攻击和诋毁,还没下台就被剥夺了在公共平台发声的权利,这样的人您非说他是一个扼杀民主的独裁者,那么你们所谓的民主和中共的专制又有什么本质不同呢?例如,肆意打砸抢烧平民财产和公共设施的安提法(反法西斯)和法西斯冲锋队有什么区别呢? 纽时及网络大媒体平台们的言论自由和民主就是唯我独尊,给自己贴上民主的标签,自己绝对正确,凡是我仇恨的言论就是仇恨言论,凡是和我唱反调的就给贴上种族主义、纳粹、独裁的标签,利用230条款等一棍子打死,不许你乱说乱动,甚至整得你身败名裂。川普如此独裁和粗野,也没把大公司们拆分了,也没派骄傲男孩把纽时报馆砸了;反而是大公司们把他的账号封了,把一直合法经营的网络媒体平台Paler砸了。这么牛逼,连中共恐怕都要羡慕三分吧。
一路繁花
32 楼
败登正在拯救美国和世界……
k
kedi888
33 楼
文章写的有些道理,中共控制网络限制言论自由,而美国是网络言论自由。却造就大批愚民川粉,不过川粉的出现虽然与网络有关,但应该不是主要原因,全球化,贫富分化,白人至上,美国相对衰落等等,才是造成川粉相信一个大骗子谎言的主要原因。
l
leii
34 楼
题目叫笑死人
L
Line11
35 楼
这种文章写的简直连德国纳粹都觉得无耻。 德国纳粹至少也是靠民意和实力说话,左棍的文章就是在任何问题上根本不分黑白。
南山阳
36 楼
扼杀了谎言和无耻
w
wumiao
37 楼
到底谁扼杀民主自由,控制了投票机?总统的号都封了!颠倒黑白也在美国上演了?
光盐
38 楼
"我们还希望对互联网企业提出明确要求,让他们为自己发布、推广和删除内容的方式承担责任,"。是该制定法律了,现实世界有法律的约束,网络世界也一样应受约束。不能以讹传讹,以谣传谣。网络世界对现实世界影响更大。
正人伪君子
39 楼
天天念叨川粉川粉,也不想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川粉。一句没文化,只是自欺欺人。
正人伪君子
40 楼
左派能推动Cancel culture,这是不是法西斯。帽子也可以扔回去。
读者A
41 楼
黄传粉以为反共,就等于支持民主,其实他们和5毛一样,都是赤纳粹培养的民主大敌
又西
42 楼
极左观点文章,完全黑白颠倒。左派主导的网络把不同政见人的账号全封杀,搞cancel culture,是他们在扼杀言论自由,现在却写这样的文章。有病。鉴定完毕。
又西
43 楼
而且,作者难道还不知道欧洲现在也让虚伪的白左操控了吗?
西
西岸大鱼
44 楼
很矛盾的左媒,如果老川扼杀了民主,是独裁,他怎么可能被主要流氓媒体封杀,甚至连自己的推特账户,以及很多支持他的人的推特账号都保不住?真是独裁,那谁敢封杀他?网络被几大公司控制,现在媒体居然把锅又丢给老川,当初如纽约时报这类媒体所做的不是和谷歌面书这类独裁公司做的一样的吗?现在狗咬狗啦?
清漪园
45 楼
纽约时报如此无知,即不看欧洲新闻,也不懂欧洲和世界,更没有common sense。欧洲国家法国现在正在担忧的是,美国泛滥失控的左翼和去文化潮流正在威胁法国的国家身份定位。人家欧洲自救都来不及,美国还是想想咋从“out-of-control leftism and cancel culture”的浪潮中自救吧。 “Politicians, prominent intellectuals, and academics in France have voiced concern that 'out-of-control leftism and cancel cultur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s threatening French identity.”
n
nanoptics
46 楼
扼杀了民主的特朗普被媒体封杀,说特朗普独裁,逻辑在哪里?
I
Interread
47 楼
纽约时报的文?
S
SPASS
48 楼
又玩这女表子爬起来就装雏儿的游戏,就没那么点儿骨气为自己的立场担当一回吗?纽约时报自己扛着扼杀民主的大旗,玩不下去了找败灯儿啊! 哦,找败灯儿还真没用,得找它上家...
a
angler2020
49 楼
黄川粉真是颠倒黑白,是否民主是看政府能否封杀自由媒体,而不是看媒体是否能报道政府的声音,川普利用政府权力抹黑媒体本身就是对民主的攻击
a
angler2020
50 楼
川普不喜欢推特还可以自由的设立自己媒体,而毫无根据抹黑污蔑媒体败坏媒体名声本身就是犯罪,是对自由的攻击
a
angler2020
51 楼
川普并没有被媒体封杀,私有企业有自己的权力决定是否给川普造谣机会,黄川粉颠倒黑白太无耻
a
angler2020
52 楼
黄川粉是土共洗脑的产物,对民主很无知
w
wumiao
53 楼
这个世道已经是坏人当道,黑白颠倒,指鹿为马,信口雌黄的世界了,说什么都没有用,即便看到事实血淋淋地躺在那里,你说的也都是左派要打击的,只有时间和人民改变这一切。末世来临。
西
西雅图市委书记
54 楼
没人能救纽约时报。 垃圾中的垃圾。
a
angler2020
55 楼
垃圾中的垃圾是川粉,输了总统,输了国会,被弹劾两次,最后几天还满地打滚丢脸
a
angler2020
56 楼
纽约时报百年来一直被独裁者污蔑,但一直代表了人类的良心和正义,这次也不例外
z
zxcheng
57 楼
等着有新的媒体跟它们干的时候,真相才是真相。当下,什么都别信。
不可告人
58 楼
被中共洗脑的黄川粉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法国有全民医保,公立大学接近免费,有强大的工会和农会,法共有强大的势力,民主党在法国顶多是个中间偏右的政党,法国会觉得美国左翼泛滥?美国右翼的去文化潮流倒是真正的威胁,因为欧洲文化的核心是科学、政教分离和人文关怀,而这些正是你们这些川粉们要消灭的。 ------------------------------------------------------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21-02-10 08:05:13纽约时报如此无知,即不看欧洲新闻,也不懂欧洲和世界,更没有common sense。欧洲国家法国现在正在担忧的是,美国泛滥失控的左翼和去文化潮流正在威胁法国的国家身份定位。人家欧洲自救都来不及,美国还是想想咋从“out-of-control leftism and cancel culture”的浪潮中自救吧。 “Politicians, prominent intellectuals, and academics in France have voiced concern that 'out-of-control leftism and cancel cultur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s threatening French ident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