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当“我们”作为“母狗”出现在朋友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18日 10点24分 PT
  返回列表
28987 阅读
6 评论
杂思回收站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未想过

用这样的方式让大家认识我,

这件事情发生之前,

我照常上课、实习和朋友吃饭、开玩笑,

闲暇时间喜欢晒晒太阳、撸撸猫。

我总相信努力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却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患上重度抑郁,

6 月的珠海,明明是一个那么明媚的地方,

我却被焦虑和痛苦淹没,无法正常地学习和生活,

时刻担心着来自陌生人的眼光,

只能在往返医院的路上怔怔地望向大海,

在公交车上凝视海岸线的 20 分钟,

成为我近日生活中唯一的逃离 ...

而我,只是恶性造谣事件中 17 位受害人之一,

我们 17 个人的生活就像被揉皱的一张 A4 纸,

那些不可逆的褶皱侵蚀着我们生活的每一角,

在澄清开始之前,我必须说明:

我无意挑起任何性别对立 / 地区对立 / 身份对立

我只想单纯地呈现一个造谣成本与自我保护的问题。

这个故事很狗血,他,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伪造了大量他人约 pao 的聊天记录和虚假裸照,用的是我们——他大学同学的照片和头像,并将这些肮脏的东西发给了他的女朋友、好朋友、同学、舍友 …… 他们在微信群、qq 群、聚会上 …… 传阅和分享,构筑了一个横跨多院系卖 yin、约 pao 的 " 淫乱世界 "。在他们不堪入目的文字内容里,多个同学被指名道姓称为 " 母狗 ",多个院系成了 " 鸡院 " 和 " 淫窝 "。更令人发指和心寒是,此人竟是国 * 学院学生会主席!

长达半年的私下传阅,

就像癌细胞,一点点的扩散和蔓延,

很多人好奇,很多人怀疑,很多人深信 ……

也有人加入 " 恶 " 的一方,成为了传谣者和加害者 ……

这些庞大到令人作呕的信息最终爆发,

而当我们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

这些污言秽语已经在 " 全世界 " 兜了一圈,

历经半年,又终于 " 回到 " 我们身边,

那我们的名誉呢?

受到长达半年的诋毁,还能回来吗?

在我们为此抗争的两个星期里,精神心理乃至身体所遭受的伤害,

由谁来买单?

下面是我们发现 TA、找到 TA 的全部经过,

谢谢你愿意听。

2021 年 6 月 7 日晚 6 点 7 分,我的朋友发给了我一张招募 " 小母狗 " 参加 " 淫乱派对 " 的截图,我的微信头像赫然在列,而我却对这些信息一无所知,显然,上面的人不是我,但我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

【当晚朋友发给我一张有我头像的伪造的 " 朋友圈截图 " 内容是 " 周末组个群调的聚会,在线征集小母狗 "】

出于谨慎,我发了一条很隐晦的朋友圈澄清事实,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和我有同样遭遇的女生居然有 14 个之多 ……(后来我们陆续找到更多的受害者,迄今找到的受害人数达 17 人)

【受害人群聊】

找到彼此之后,我们才意识到这场信息风暴有多恐怖,短短三天的搜证,我的手机里就存下了上百张、上千条记录 …… 这些关于我们个人、我们学院乃至我们校区的 " 污言秽语 ",从 " 集体卖 yin" 到人身攻击,甚至合成裸照。

更让我无法理解的是,一些女生竟然也参与其中,用 " 听说 " 等 " 理中客 " 的字眼,将谣言传得满城风雨,言语更是添油加醋、不堪入目 ……

【一位法学院麦 Y 同学(女)以一己之力传谣覆盖数千人,

但是该同学由于身在广州校区,

因此本轮珠海报警未能对其进行处罚】

几经辗转,线索也曾一断再断,传谣的同学接二连三地被找到,但他们起初因害怕而逃避,因此三缄其口,最让我崩溃的是,很多人告诉我:类似的消息早于本学期初(2021 年 2 月)就在传播。

无奈之下,我们从现有证据中开始了三轮推测,事实证明,女生的直觉是可怕的,这三轮推测最终在公安机关的介入下判定为 " 真 "。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在派出所,警 c 告诉了一个我最不愿听到的消息:" 你们猜得很准 ",那时我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回应,全身发抖、手脚冰凉 ……

为什么我们报警之前,就猜到了是他?

01. 共同好友推论

15 个受害者女生聚集后,发现彼此之前大多数不认识,15 个女孩子横跨 5 个院系、三个年级分别是国关(7 位)、旅院(5 位)、国翻(2 位)、岭院(1 位)。于是我们猜测是 [ 共同好友 ] ,有人会说,大学有很多公共课程群啊?

No,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在那张伪造的朋友圈截图中有我们的学院和真实姓名,更荒诞的是,我们 15 个女生只有一个共同好友——赵 * 晨。

【大家通过筛查发现只有 Ta 一位共同好友】

【截图较长,可上下滑动查看】

02. " 马赛克背后的头像 "

我们通过对伪造朋友圈截图进行对比度和亮度调整,很快,截图上的头像显露了出来,而这与赵 * 晨本人微信头像有 60% 以上的相似度!

【具体的图形位置、颜色都很相似】

03. 交不出的 " 上家 "

信息传播总是有源头的,我们梳理当时我们手上的信息源,最终所有的信息都汇聚在一起,得出了以下这张图 ……

【可笑的是,1 位造谣者和 3 位传谣者竟是两对情侣】

04. 得不到就 " 毁 " 掉?

在全部受害者中,我们惊讶地发现其中部分女孩子(尤其是被恶意 ps 照片的受害者),在不同时期都有被他追求或骚扰的经历,甚至在明知她们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公然挖墙脚,当然,无一例外他都被拒绝。

(注:情书与表白过于油腻,为了大家的眼睛和保护受害者的隐私,此处不放图)

然而以上所有都只是我们的猜测,在找到直接证据之前,我们出于同学情谊,甚至仍然想着:或许不是他们做的呢?但之后发生一系列事件,却让我们的一切善意变得可笑至极。

贰|造谣者的逃避与谎言

事发后,受害者和造谣者的接触只有 3 次,而这三次都非常 " 精彩 "。

01." 我说真的有点气 "?

为了不冤枉人,同时出于对学院的信任,我们第一时间(6 月 8 日)将相关检索的证据和传谣的群聊信息,上报给了相关学院和老师。这件事的恶劣程度引发了老师们的担心,于当天下午进行对 3 位 " 相关同学 " 进行了约谈,而赵 * 晨同学的态度是这样的:

【赵 * 晨自称 " 吃瓜群众 "】

【截图较长,可上下滑动查看】

【搞笑的是,我还百度了一下,

原来吃瓜群众是 " 不发表意见 " 而不是 " 添油加醋 " 啊】

02." 真的是国金老哥(* 实同为受害者)干的?"

6 月 10 日,15 个受害女生决定向公安局寻求帮助。当晚,警车从学校带走了5 个人(我们一开始以为只有 3 个)。实际上还有一位同学以 " 协助办案 " 的名义带走了,而他,就是谣言中那个被污蔑" 国金老哥 "。我们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虚构的、不存在的人,但其实他和我们一样,都是该案件中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他和赵 * 晨也并不相识,两人只是在校车有过 " 一面之缘 ",而在谣言里,这位同学被污蔑为一个私生活混乱的 " 海王 ",与我们这些未曾谋面过的人是 " 炮友 " 关系,而另外一位,我们至今不知道是谁 ……

6 月 10 日晚 ~6 月 11 日凌晨 5 点,

我们完成了笔录。

6 月 11 日凌晨 5 点,

国金遭污蔑的男生刘同学被认定清白并释放

6 月 11 日中午 12 点,

另外两位珠海传谣者释放。

后来,我和这位国金的受害男生见面了,那是我们见到彼此的第一面,他说,周三晚上他们院辅导员告诉他,书记有事找他,当时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事,

周四与书记谈完,当天晚上十一点半正要睡觉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就把他带到了派出所。

而在派出所里,隔壁审讯室的赵 * 晨仍在不断地对他进行污蔑这件事致使他的电脑和手机也全部被带走调查,个人隐私遭到严重的侵犯,精神状况也受到极大的刺激。

03." 别过来,我头晕 "...

6 月 15 日 在公安拘留 3 日后,学院和公安局给我们安排了一场非公开的 " 道歉仪式 "。(我们提出不妥后改为案情通报会)案情通报会上,我们终于见到了他,他长达 " 一分半 " 的道歉结束后,就转身躲进了学院的厕所隔间,据同学称,他在洗手间一直在和别人低声打电话,说着:" 我要出去 ..."。

说实话,作为受害者,

对于他那一分半的避重就轻、毫无诚意的道歉,

我们感到深深的侮辱。

半年的造谣、诋毁;

大量的伪造截图、裸照;

两星期的痛苦折磨,

你告诉我,这 " 一分半 ",如何一笔勾销?

那场案情通报会并不顺利,在我们向学院强烈要求行使我们受害者的权利:将他带出来进一步阐述其所犯罪行,确认他捏造朋友圈、裸照和聊天记录的事实及各类谣言的传播程度——这本该在他的道歉里具体呈现,却被他轻轻带过的内容之时,这位平日里威风堂堂的学生会主席,却蜷缩隔壁在不到三尺宽的男厕所隔间里,依旧在逃避 ……

男生们也愤怒了,走进厕所将他揪了出来,他一心逃跑,却被人团团围之扑倒在地,而这个时候,他竟然在地上翻了个身,声称自己头晕?!这让在场的受害者们一度二次崩溃。

【受害人受刺激瘫倒】

【造谣者赵 * 晨抵赖说自己头晕,躺在地上打电话】

【无奈之下只能由安保人员强制带他离开】

叁|时至今日仍未到来的公开道歉

维权的路上总有人调侃,

" 你们是不是都很漂亮?"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外貌与受侵害毫无关系,

大多数强奸案中,

受害者的身份也并不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我们也无法回应外表上的问题,

但我们过去的生活确实还算 " 美丽 ",

我们对未来和世界充满希望,

在各自的生活里拼尽全力,

在法制与道德上不曾有半分逾矩,

我们是传统定义下的 " 好孩子 "。

可惜,即便我们小心翼翼地生活,

却依然被蒙蔽,被恶意斥为" 母狗 "、" 野鸡 "。

这些年轻、纯真的面庞,

被 PS 进一个不属于她们的裸露的身体,

只为取悦那些站在影子里的面目可憎猥琐之辈,

而他们在宿舍里、在学长的 " 庆功宴 " 上

传阅着这些图片,对着这些虚假照片评头论足;

在微信群、QQ 群里议论纷纷;

甚至带上更加肮脏污秽的言语攻击 ……

他们以此为乐,好像只要把这些女孩 " 拖入泥潭 ",

就可以真的让她们成为 TA 们唾手可得的 " 荡妇 "!

我们更从未想过," 清者自清 " 这个词有朝一日会成为压在我们身上的道德砝码,

成为我们艰难维权路上的绊脚石。

" 你们没做过,怕什么?急什么?清者自清嘛!"

更有甚者直呼"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可是,

清者自清终归战胜不了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有些谎言说的久了,就信以为真了。

好——手——段!

至于我呢?

既定的生活轨迹被彻底打乱,

只能说完成 " 努力地活着 " 这一件事就很辛苦了,

谣言里,我们 " 一夜 5k",

而实际上,我是一个白天上课学习,

晚上还要远程给 2 家公司工作的打工人,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继续坚持下去,

所有磨难应该都能换回一个还算光明的未来,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毁了,

我们被摔碎,被瓦解,被物化,被辱骂……

【我们的诊断书和病历记录:

6.15 受刺激胸闷和呼吸不畅进入医院,当日输液

6.16 被精神心理科判为" 重度抑郁 ",需住院和药物治疗】

我,陷入了重度抑郁,

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先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医生多次建议我留下住院并进行药物治疗,我的朋友们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焦虑和精神衰弱,

而那个被造谣和诬告的国金男生

也陷入了 " 非议 " 和 " 抑郁 ",

我们的命运就这样被迫地捆绑在一起,

只是这些不可逆的伤害,谁来为我们买单?

找到施暴者的这条路,

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场噩梦。

我们经历了非议、质疑和不被信任,

有的人退出,

有的人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

有的人被威胁,

明明是受害者,

却在寻找真相的道路上再次受到伤害,

我自诩是一个冷静的人,

但这两周以来我无数次地崩溃过,

仿佛人生前 20 多年流过的泪,

在这两个星期里又重新流了一遍 ……

那些存放在我手机里的,

我凝视了千百遍的污言秽语,

一次次触动着我的神经,

我甚至崩溃到一遍一遍地问自己:

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我不理解,

为什么赵 * 晨等人要对我报以这样大的恶意?

毁掉我们,在他们看来是这样一件轻松愉快之事吗?

我更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场疯狂和荒诞的闹剧里,

彼此互不相识的人可以说出这样肮脏的话?

作恶者明明可以随时悔改来按下 " 暂停键 ",

却不知悔改,

一遍遍地刷新我们对人性认知的下限 ……

生而为人,

我们被教育用道德进行自我约束,

人渣们却将法律作为底线来换取一日日的苟且!

可惜的是,

我们朴素而合理的诉求,

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赵 * 晨被拘留了 3 天,

暂且不论 3 天的行政处罚是否足够抵消他的罪孽

在后续的跟进中,我们发现他所犯下的罪行远不止行政处罚书上的寥寥几行。

P 裸照、

造谣卖 yin 记录、

被大肆传播的人身攻击信息等一桩桩一件件

无不冲着毁灭我们而去 ……

但令我们最寒心的是,如上文所述,赵 * 晨至今仍然没有公开、诚恳道歉的态度。

在公开道歉到来之前,

也许有很多人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们还沉浸在这罪恶里,

用我们的痛苦做娱乐养料。

【继赵 * 晨 " 自称昏厥 " 以后,出现麦 y 同学的 " 自称道歉 "】

在这里,我们合理要求赵 * 晨等人公开致歉,由学校公开通报处理。我们需要这些造谣和诬告行为能有对等的处理,尽最大可能消除对受害者的影响。

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地感谢那些,

为我提供证据线索、支持和声援的女生和男生,

他们冒着和我一样身陷囹圄和非议的风险,

踏进这个浑水,

但某种程度上,

他们给了我无限的勇气和生命力,

谢谢!

长辈曾告诉我,

要学会忍耐、要学会等待。

但在看不到的未来里,

这份道歉和处决,

这份公平和正义,

我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r
revesby
1 楼
小号王思聪,得不到就毁掉,人渣!
L
Leah_lee
2 楼
严惩,严惩,没说的
r
revesby
3 楼
Fireview的妈妈就是母狗呀
吃货2001
4 楼
送精神病院吧,症状明显。看中这样的人当主席,团委书记该被问责。
b
b52.
5 楼
一个激励每个人成为精神病患者的国家。
a
aklei
6 楼
有一种精神病还就是特爱出风头,当领导,邪教头子多是这类精神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