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拉的中国工人:保镖持枪贴身保护(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8日 7点4分 PT
  返回列表
17712 阅读
12 评论
乙图

在非洲安哥拉,华人遭到劫匪抢劫和绑架,屡有发生。据《南非华侨周报》消息,当地时间2018年1月21日上午,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一位华人在失联4天后,被发现在自己家中遇害。据《安哥拉华人报》报道,2018年2月8日,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本菲卡地区发生一起黑人司机抢劫华人案。可见海外安保对当地中资企业和个人安全非常必要。


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中铁四局驻地,38岁的中国员工黄志俊几乎每次外出,都有一名保镖手持AK47贴身保护,从2011年至今已经7年时间。“枪里面装有20发子弹。”黄志俊说,这名保镖名叫法乌斯迪路,也和他相处有7年时间,彼此之间就像兄弟一样。图为黄志俊外出,副驾驶上坐着荷枪实弹的保镖。


进入罗安达中铁四局项目驻地需要经过三个关卡:第一个是当地警察,配备有枪支。第二个关卡是军队,驻地围墙边搭建了几个集装箱宿舍,里面住着十几个军人,荷枪实弹守卫。第三个关卡则是来自中国的安保人员。整个驻地围墙高砌,搭有铁丝网。黄志俊每次回来后,只有进入第二道关卡后,贴身保护的法乌斯迪路才会短暂离开。图为安哥拉中铁四局驻地门口的持枪军人。


黄志俊说,之所以每次外出都要带着保镖保护,并不是为了“装酷”,而是当地的治安形势必须这么做。黄志俊说他和同事曾经遭遇七个劫匪武装劫持,算是捡回一条命,这段经历他终身难忘。图为副驾驶上的法乌斯迪路手持AK47。


黄志俊是2008年8月18日抵达安哥拉的,那时自己才28岁,血气方刚。2009年8月8日,在去医院看同事返回途中第一次遭遇武装劫持。黄志俊回忆说,那天公司的司机去仓库领材料,回来途中出了交通事故,被送往罗安达市区的医院去救治,自己作为厂长去探望一下。探望结束回来的路上,晚上大概八点钟左右,车行至罗安达省的一家医院大门口时,一个黑人要搭车。图为黄志俊驾车进市区办事。


那天开的是一辆轻卡,黑人要搭车,黄志俊和同事就让他上来了。当时车上有5个人,黄志俊和另外一个副厂长坐在车厢里,驾驶室除了司机还有两个车祸受伤的同事。不过这名黑人搭了一小段路程后,就提前下去了。


车子继续朝前开,前行了不到200米左右,后面一辆小车追上来了,下来七个劫匪,拿着七把枪对着他们。驾驶员一开始不开车门,结果车窗玻璃被枪托砸烂,驾驶员头上也被枪托砸出血了。车厢里黄志俊和同事被劫匪按倒趴在车厢里不能动弹。然后这群劫匪开始搜身,翻来覆去,鞋都脱了。图为罗安达街头的黑人等待活计。


搜身之后,劫匪并没有离开。一名劫匪坐上车,将车子往黑灯瞎火的村庄里开。此刻黄志俊和同事开始紧张,以为自己会被杀掉。到了村里后,这群劫匪将钥匙扔掉后离开。此时黄志俊才知道,劫匪是防止他们报警,将他们带到村庄里,拖延时间。图为保镖法乌斯迪路在和上级通电话。


事后黄志俊也才明白,那名搭车的黑人,上车是为了踩点。后来大家清点了一下,损失了好几部手机,还有手表以及十几万宽扎(当地货币,约2000美金)。幸运的是,人没事。图为黄志俊在外有事,保镖在车上看着四周。


自从那次遭遇之后,黄志俊每次出门都十分小心,2011年开始,进入中铁四局罗安达驻地后,开始带上保镖。黄志俊在罗安达生活工作了10年时间,已经说得一口流利的当地语言,同事们戏称他是当地通。黄志俊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国内,一年回国和亲人团聚一次。“带保镖实属迫不得已,在非洲没有一个地方比国内安全。”黄志俊感叹说。图为黄志俊在中国城和当地居民聊天。


黄志俊跟摄影师介绍自己遭遇武装劫持的经历距离现在已经有9年时间,然而华人在安哥拉地区遭遇绑架、抢劫的事件依然持续发生。在安哥拉的劫匪们似乎一直都很“关照”华人。尤其在当地经商、生活的华人。图为黄志俊和守卫的军人聊天,他和当地军人很熟悉。


2017年11月18日下午,罗安达本菲卡地区,一华人遭遇劫匪抢劫车辆。劫匪共抢走三部手机、金项链一条、十几万宽扎,并使用抢托敲打他的头部,致使受伤。图为罗安达街头过天桥的当地居民。


2017年8月3日,罗安达给古西水渠旁一中企遭六名当地员工抢劫,财物被洗劫一空,一人头部受伤住院。抢走了房间内的17万宽扎、一台笔记本电脑、两部手机、两个箱子、几床被子等物品。整个抢劫过程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图为罗安达中国城里带着孩子出摊的小贩。贫穷和失业率是治安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7年8月4日凌晨2点,安哥拉Camama区一个叫Fubú的地方,一家华企基地遭4名劫匪抢劫,其中至少一名持有微型冲锋枪,一人持有铁棍。2017年4月1日晚上,安哥拉罗安达一家中国砖厂遭劫。一名中国公民王先生在抢劫过程中遇害,所住房间被劫匪洗劫一空,两台笔记本电脑和现金等财物全部被抢走……图为非洲中铁四局员工展示自己在南美工作时,因为局势混乱,曾办公室里曾经放着两把枪。


正是因为,安哥拉治安问题,很多中资企业不得不在项目驻地加强安保力量,甚至雇佣当地军队。这也导致当地的保安公司生意火爆,虽然安哥拉持枪不合法,但安保公司可以合法申请枪械。图为黄志俊尽管带着保镖,每次外出还是很小心。
北京仁
1 楼
这有什么,到2050后,你还会经常看到这样情景 - 一个来自天朝上国有钱有技术有产品的大爷被再三邀请来霉国或呕粥投资,签完合同后提出要看看当地的山水。来自天朝上国的大爷小蜜用轿子抬着上山, 抬轿的是黑人,贴身持枪的保镖是白人, 端茶倒水拿着擦汗手巾板的是墨西哥人。。。。。呵呵 希望这里那几个极端自卑的前天朝来的人能活到那天看看这些。。。。
实话100
2 楼
哈哈,2050后你可以看到北京大街上一个破衣烂衫的人一边敲着饭碗,一边喃喃自语,中国梦,强国梦。霉国人来上贡了。行人匆匆而过,有时一两个年轻人扔两元钱进那个碗中。旁边的街道大妈看着摇摇头,造孽啊。小孩们嬉笑而来,围着这个要饭的说,北京仁爷爷,你讲讲你当年怎么和美国人做斗争的?
b
bashfulx
3 楼
北京人的强国梦是 有钱当大爷
好望角骆驼
4 楼
一楼太过悲观,那样的梦前前天朝就有过, 借鲁迅先生的一段文字献给你 =============   “好,……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   得得,锵锵!   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   悔不该,呀呀呀……   得得,锵锵,得,锵令锵!   我手执钢鞭将你打……”   赵府上的两位男人和两个真本家,也正站在大门口论革命。阿Q没有见,昂了头直唱过去。   “得得,……”   “老Q,”赵太爷怯怯的迎着低声的叫。   “锵锵,”阿Q料不到他的名字会和“老”字联结起来,以为是一句别的话,与己无干,只是唱。“得,锵,锵令锵,锵!”   “老Q。”   “悔不该……”   “阿Q!”秀才只得直呼其名了。   阿Q这才站住,歪着头问道,“什么?”   “老Q,……现在……”赵太爷却又没有话,“现在……发财么?”   “发财?自然。要什么就是什么……”   “阿……Q哥,像我们这样穷朋友是不要紧的……”赵白眼惴惴的说,似乎想探革命党的口风。   “穷朋友?你总比我有钱。”阿Q说着自去了。   大家都怃然,没有话。赵太爷父子回家,晚上商量到点灯。赵白眼回家,便从腰间扯下褡裢来,交给他女人藏在箱底里。   阿Q飘飘然的飞了一通,回到土谷祠,酒已经醒透了。这晚上,管祠的老头子也意外的和气,请他喝茶;阿Q便向他要了两个饼,吃完之后,又要了一支点过的四两烛和一个树烛台,点起来,独自躺在自己的小屋里。他说不出的新鲜而且高兴,烛火像元夜似的闪闪的跳,他的思想也迸跳起来了:   “造反?有趣,……来了一阵白盔白甲的革命党,都拿着板刀、钢鞭、炸弹、洋炮、三尖两刃刀、钩镰枪,走过土谷祠,叫道,‘阿Q!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   “这时未庄的一伙鸟男女才好笑哩,跪下叫道,‘阿Q,饶命!’谁听他!第一个该死的是小D和赵太爷,还有秀才,还有假洋鬼子,……留几条么?王胡本来还可留,但也不要了。……   “东西,……直走进去打开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③先搬到土谷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或者也就用赵家的罢。自己是不动手的了,叫小D来搬,要搬得快,搬得不快打嘴巴……   “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会和没有辫子的男人睡觉,吓,不是好东西!秀才的老婆是眼胞上有疤的……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那里——可惜脚太大。”   阿Q没有想得十分停当,已经发了鼾声,四两烛还只点去了小半寸,红焰焰的光照着他张开的嘴。
g
gameon
5 楼
冒死都要撒钱? 何必呢。
不勤不分
6 楼
黑人抢劫还算正常 只要给够钱不反抗还是能留着一条命的 白人倒是不抢劫 直接random kill
东四刘石匠
7 楼
很多都是保安监守自盗,内外勾结。。。
B
BKL
8 楼
治安这么差生命无保障的国度不去也罢!
v
vawong
9 楼
真是为了挣钱不要命。中国人太物质了
a
apache2000
10 楼
厉害了!安保。
如今11
11 楼
这种国家还去做生意?
七戒
12 楼
正好给习皇帝出兵驻扎非洲提供借口了。派中国人民火箭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