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评论:对专业人士应谨慎动用警权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2月7日 7点27分 PT
  返回列表
27390 阅读
35 评论
财新

文|兰荣杰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多方渠道证实,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早在钟南山先生向社会公布之前约20天,已有8名武汉一线医务人员在微信群里提出警示。具体而言,一是一名医生曾就读的武汉本地某医学院班级群,二是医生所在医院科室微信群。警示的内容,除透露有传染性肺炎之外,主要是提醒同行注意防护。几位医生的具体表述略有区别,有医生先称“确诊了7例SARS”,后又更正为“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有医生极其谨慎地表述为“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在此后两三天内,警示者均被警方约谈。最轻微的是打电话提醒,但也有人被传唤至派出所进行书面训诫。武汉警方于1月1日在其官方微博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告,央视等媒体予以大面积转发。后因疫情爆发式蔓延,武汉市长亦坦陈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时,武汉警方的训诫行为受到网民普遍质疑。警方于1月29日回应称,8人确实传播了不实信息,但“情节特别轻微”,故仅仅“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迄今可以确认几点:一是新冠病毒确实不是SARS/非典,故8名医务人员的部分表述存在误差。二是警方查处8人并广泛宣传后,武汉医务人员基本不敢再私下传播疫情信息。三是官方披露信息和疫情处置不及时。

  从法律的角度,有必要讨论三个问题:其一,面对传染病病例,一线医务人员向同行或亲友小范围披露,是否违法?其二,医务人员披露传染病病例时的表述误差,是否属于传谣?其三,针对医务人员对传染病事实的表述误差,警方予以训诫并公开宣传,是否合适?

  争议一:一线医务人员小范围披露病例是否违法?

  众多论者都认为,传染病疫情只能由国务院或省级卫生部门公布,别说一线医务人员,就连省会城市政府,都无权自行公布。在我看来,这一观点值得商榷。

  不管是《传染病防治法》还是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抑或卫生部/卫计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或《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均只涉及各级政府公布疫情的分工,并不涉及医务人员个人的警示性言论,除非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散布谣言”“谎报疫情”或披露患者隐私。不仅如此,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卫生工作国家秘密目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传染病信息不仅不属于国家秘密,相反还应由政府主动公开。从逻辑上讲,对中央和省级两级卫生部门的授权,并不等于对非官方言论的禁止。可资佐证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对《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进行二次审议时,就删除了其中惩罚媒体“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信息的禁令,只规定不得编造或传播虚假信息。

  由此可见,对于诊疗过程中接触到的传染病病例,一线医务人员小范围披露,只要所述属实且不侵犯患者隐私,则一不构成泄密违法,二不违反卫生防疫法规(非一线且负有保密义务的疾控等人员另当别论)。或许正是因此,武汉警方查处8名医务人员的理由,仅限于传播谣言,而非越权公布疫情或泄密。

  实际上,从卫生实践和立法逻辑来看,既不可能、也不应当禁止医务人员在小范围内披露传染病病例。首先,任何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发现传染病病例,正常反应肯定是首先做好自身防护,并马上提醒现场及诊疗流程中涉及的同事进行防护,进而按规定及时上报疾控部门。由于在大多数医院,微信群可能都是最常用、最便捷的工作通知渠道,因此在本单位微信群里提出警示并无不妥,甚至完全有必要。其次,若医务人员判断医护同行或普通市民也有暴露风险,小范围地在同学群、亲友群等提出警示,或者以口头方式传达,也完全属于人之常情;绝对不这样做的人,要么是不够专业,要么是偏于冷血。简而言之,首先接触到传染病病例的一线医务人员,在小范围内径行警示同事、同行甚至亲友,一则属于职业防护的必要,二则属于人之常情。如此合情合理之举,即使立法者想要强行禁止,也因缺乏法理上的“期待可能性”,基本上难以实现。

  进一步说,在政府公布疫情之前,一线医务人员在国内甚至国际学术圈公开披露传染病病例,同样也不违法,必要时还应予鼓励。尤其是对于新冠肺炎这种未知疾病,精确诊断和有效治疗都取决于科学界的集体努力和相互砥砺,而非少数英雄孤军奋战,抑或个别天才灵机一现。在重大疫情面前,时间既是生命也是民生,因此必要时应鼓励医务人员及时分享病例信息。这一点也适用于疾控等行政部门。当然,在诊治、报告和科研之间,不管是医务还是行政人员,都必须有优先级排序。

  此外需要看到,医务人员小范围披露传染病病例,不管是对身边人还是学术圈,都可能对政府公布疫情形成一定压力,而这可能正是立法者期待的效果。毕竟,及时、准确和全面是《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疫情公布原则,但从非典到新冠的两次大疫中,均可看到因为疫情初期缓报甚至瞒报导致的严重后果。疫情如战情,既然疫情公布义务机关常有拖延或隐瞒之虞,则适当借助外力加以推动当属必要。

  但是,如果面向大范围社会公众披露传染病病例,则需要非常谨慎。毕竟,处理公众事务本属政府之职责和专业,并非医务人员之专长。特别是在疫情可能引发群体性恐慌甚至骚乱时,披露疫情更要讲究技巧,并力求平衡多元利益。正是因此,法律法规上才将正式的疫情发布权提到省级以上。然而在政府之外,媒体——包括面向公众的个人社交媒体——也可能有巨大传播潜力和影响力,因此在小范围的口头披露或非公开的微信群之外,医务人员应当避免使用微博、微信公号或通过大众媒体披露传染病病例。不仅如此,与疫情相关或类似的信息也应采取谨慎策略,比如有关双黄连口服液抑制新冠病毒的体外实验,虽说是事实,但因存在误解、抢购和乱服药的巨大风险,在疫情扩散期尤其危险,就绝不适宜通过媒体广泛传播。

争议二:医务人员的表述误差是否属于传谣?

  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等规定,医务人员故意传播谣言当属违法,严重者甚至可能入罪。那问题在于,如果医务人员向身边人或学术圈披露的传染病病例表述上存在误差,是否构成传播谣言呢?比如武汉警方查处8名医务人员,就是认为所谓“确诊SARS病例”为传谣,因为这些病例最终被认定为新冠肺炎,尽管与SARS是近亲,但毕竟不是一回事。但是疫情紧急,新型传染病更是扑朔迷离,即便作为专业人士的医务人员,可能也难以准确把握,因此披露病例时存在表述误差在所难免。但这与传谣是一回事吗?

  首先,如果披露者援引官方信息,则即使出错也不构成传谣。法律不应强求任何人——包括专业人士,习惯性地怀疑官方信息。只要披露者善意地依赖官方信息,哪怕有误也不必承担传谣的法律责任,顶多在专业上落下水平不够的名声而已。

  其次,如果披露者善意依赖其他专业人士的判断,一般也不构成传谣。专业判断同官方信息类似,正常情况下应当推定正确。就如被武汉警方查处的8人之一,之所以声称所现病例为SARS,就是基于第三方专业检测机构的明文报告。尽管该报告最终被认定有误差,但引用者显然不属于蓄意传谣。

  又次,打击传谣应针对核心事实,枝节问题不宜拔高。专业本应意味着严谨,但人无完人,语言本身也有表意局限,故披露者因各种主客观因素在枝节问题上出现误差当属正常,一般也不至于导致重大误解,因此无必要严加查处。

  再次,事实才有真假,观点允许争论。打击传谣只针对事实问题,但医务人员的专业言论经常都是主观判断。对事实的定性属于观点,比如一种新病毒是否该纳入冠状病毒种类。基于已知事实推导出未知事实也是观点,比如根据病毒基因判断其属于冠状病毒且高度危险。事实只有一个真相,观点却常有分歧,且科学往往在分歧中前进,比如对于新冠病毒源头和中间宿主的争论。正是因此,我们应当鼓励医务人员及时向同行或学术界公开披露新型病例,甚至容忍一些明显荒唐的研究结论(比如双黄连对新冠病毒的作用),毕竟专业同行之间的争论会轻松淘汰掉错误的观点。反之,向公众发布的专业观点,则有必要谨慎审查,避免以专家身份误导公众轻信原本荒唐的结论。

  最后,在事实和观点难以区分的模糊地带,执法者应以尊重专业人士为原则。事实和观点并非泾渭分明,尤其是在基于已知事实推知未知事实的过程中。比如8名武汉医务人员最初对于新冠病毒的定性,已知事实是属于冠状病毒,未知事实是究竟属于SARS还是新型病毒。后者在被确切地观察到之前,都属于一种主观判断,可以见仁见智;但待基因测序完成,新型病毒的定性就成为确定的事实,再出现不同说法,很可能就算传谣了。问题在于,此类专业问题争议,公安人员并不具备判断能力。如果凭借警察权强行将观点争议定性为传谣,一则难免经常犯错,二则容易阻碍专业人士间的观点交锋,不利于科学进步。后者往往是我们经常忽视但又极为重要的问题。

争议三:因表述误差训诫医务人员是否合适?

  和平年代,作为垄断针对公民的合法暴力的唯一国家机构,公安机关在行使职权时必须慎之又慎,尤其在面向医务人员等专业人士时。除非有充分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公安机关不宜轻易处罚专业人士的专业行为。简单地说,对专业人士的专业行为的违法性认定,标准应当比普通人、普通行为要严格。除一般性理由外,关键原因是避免警察权带来的“寒蝉效应”,即因为公安机关的暴力介入压制专业声音,而这往往是一个健康社会不能承受的代价。比如武汉警方查处8名医务人员之后,一线医护几乎全体噤声,和疫情蔓延不能说没有因果关系。

  公安机关的执法原则,一方面是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另一方面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此观之,对专业人士的专业行为分外谨慎似乎于法不合。问题在于,专业问题的关键之处往往是对未知领域的艰难探索,以及在此过程中的观点争议。缺乏争议话题的专业领域,不能砥砺交锋的专业人士,尽管一团和气,却一定是全社会的悲哀。鼓励试错、鼓励争议方能成就社会进步。这就要求为专业人士保留宽松的行为空间和言论环境,不仅要避免动辄设限,还要避免专业人士因为恐惧而自我设限。专业人士的最大恐惧,可能就在于人身安全的危险。比如一个顶尖医生,完全可以对巨商富贾嗤之以鼻,也大可以藐视同行,或是对单位领导呼来唤去,甚至对卫生主管部门不理不睬,但在人身安全威胁面前,少有人可以安之若素。一个基层警察的手铐,就可以让一个明星医生胆战心惊。由是之故,面对专业人士的专业行为,警察原则上应予尊重,不轻易评价专业争议,不草率动用警察权干扰专业行为,避免因此造成“寒蝉效应”,压缩专业试错和学术争议的空间。

  有必要强调的是,尊重专业人士不仅要求不宜轻易处罚,也包括不宜动辄训诫、警告或是简单的约谈甚至电话联系。警察权的威慑力不仅在于枪弹或手铐,更在于暴力的备而不用。要让“穿皮鞋”的专业人士闭嘴,几乎从不需要真正拿出手枪或手铐,一纸训诫书甚至一通电话足矣。正是因此,以武汉警方未真正处罚8名医务人员为由进行辩护者,若非过于天真,就是睁眼说瞎话。

  还有必要补充的是,专业人士不仅包括医务人员,也包括科学家、工程师、教师和律师等各行各业的专家,甚至在厨师、屠户或管道工这样的职业中,只要其专业行为包括一定的主观判断,不仅仅是简单的事实认知和重复训练,就应当获得警察的充分尊重。比如教师的教学方法是否得当、律师的辩护策略是否合适、科学家的研究结论是否靠谱,都应该交给专业圈子自行判断,不宜由警察强制介入。比如即使对于双黄连口服液抑制新冠病毒的观点,警方也应当听之任之,毕竟科学界会对研究者进行恰当的甄别和淘汰。须知,相比处理个别荒唐的观点,对专业言论争议空间的保护显然更加重要。

S
Science_东岸01
1 楼
财新评论:对专业人士应谨慎动用警权 ============================== 财新这个评论本身又触发另一个新问题:难道对非专业人士就可以更加放肆地使用警权? 这种讨论本身就是错误的,是另一种摸石头过河,是人治的柔性拓展 真正该做的如何规范化的依法执政,这里的法是真正的国际接轨的法 而不是公权部门可以依照自己喜好,特殊需求,或者直接粗暴“老子说啥都是法的法”
B
BYM
2 楼
对平民百姓就可以了?!
X
XM25
3 楼
对谁都不能乱来。
B
Blank
4 楼
专业洗地开始…
m
mengye
5 楼
仅仅是一些判断的错误、不必上纲上线的!再说也没人说李医生造谣犯法了、仅仅担心引起恐慌吧!中国人好瞎起哄是有名的、不得不妨呀!
l
lukechen
6 楼
中国古代早就有了这个政策了:刑不上大夫
M
MarsFather
7 楼
tmd其他人就可以滥用警犬?
刚满十八
8 楼
如今相当武汉的警察也必须大专毕业了。
吃货2001
9 楼
是否专业人士由警方认定?
华德纳
10 楼
是党大还是法大?
栾世清
11 楼
现在情绪化的思考容易被外人利用。导致雪上加霜。
o
orlandomagic
12 楼
武汉公安很温柔了, 要是无业游民,肯定抓起来关10天,半月的。
栾世清
13 楼
怎样打赢病毒? (2020-02-06 10:03:55) 在漫长的进化中,人体和病毒不断进行着生死斗争。虽然各种病毒会不同,但基本上都是通过口鼻进入并攻击人体的。从人的身体这个概念来说,它在进化历程中其实是身经百战,屡战屡胜,并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否则,人类也不会留传到今天。 在微信和网上看过好些个抗炎胜利者的故事。 感觉胜利者们除了采用科学的方法之外,也是通过激发自己身体的某种潜能来战胜病毒的。 没有特效药这个外面的援军,人们就只有靠自己免疫系统这个近卫抗炎英雄了!一个英雄总是要有几个帮手才能打胜仗。这个英雄能有哪几个帮手呢?大家都知道一些方法可以提高免疫力,比如休息好,吃些补品偏方什么的。不过最被忽略的免疫力激发者还是人的意志和潜意识。所以, 要打赢肺炎病毒人要安下心来,放松而专心, 用心思跟踪自己身体里面各器官的感觉,不断强化身体这方面的潜能。 记住喝水,保暖,休息,乐观,放松,。。多了解抗击肺炎的知识和信息。 可以看看一个叫李霖琳的医学生的抗炎故事。她的体悟是:“意志力也是必要的”,“更要依赖自己的身体和信念”“配合医生。。,心态放松是另一面”
z
zzlbentley
14 楼
故仅仅“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没有警告?李医生当年可是在网上公布过自己的笔谈记录,如果那不叫警告甚至威胁那中国字典要重新编排了
p
pconline
15 楼
党就是法,法就是党,你习大爷就是法律,就是中央,服不服?
t
tree1889
16 楼
事实证明,央视和那个说可防可控的官员是造谣者。 害的全国人民都呆在家里。 看来,习现在是天。没人敢发不同声音。 要是世界上所有的鸟,都发一样的声音,会怎样?西方国家美国人都可以发声,照样平安无事。 鸟可以自由地叫,人可以自由地表达感受。共产党很强大,就是不敢让人说话。 前苏联解体的时候,都快吓死了。不敢报道。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
破棉袄
17 楼
公安对专业人士,算客气的了,写个“能”,“明白”就放人了。要是对待低端人口,至少揍一顿,关几天,看你还幺蛾子不?
t
tina0
18 楼
这不是警权问题,本质上就根本不是警察或派出所处理治安问题,这是政治问题,是制度问题。警察是奉命行事,而奉谁的命才是需要搞清楚的。所以不是要不要谨慎动用警权问题,而是对专业人士实施政治迫害的问题,以维稳的名义,以社会稳定做借口。想来可能性不大。一个医生的性命在那个档眼里难道比维稳重要?看看为了维稳已经死了多少人了,再多死一个,几个算啥子大事?
D
Doctor11
19 楼
标题是文学城小编加的
a
apache2000
20 楼
不明白为什么这8位医生不象上级医疗防疫部门反应报告,反而私底下传播,是不是怕万一不是,会影响以后的工作和晋升?如果对可能疫情坚信不移,应不惧个人得失,连名上报,会引起注意的,就算不是也什么大不了,至少不是“散布谣言”,但私下传,就不一样了。那警方就找你了。还是有私心,更不是什么斗士。
a
apache2000
21 楼
破棉袄就是经常挨揍,棉袄都打烂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
22 楼
\u5BF9\u516C\u6C11\u90FD\u8981\u614E\u7528\u8B66\u6743
s
sbs1068
23 楼
请大家转发,请求大家帮忙查查陈秋实律师今日的失联。 已经失联10多个小时了,他老母亲在找他。迫害李医生的那个机制还在迫害新的人。
拾麦客
24 楼
敌军在门口,哨兵报告要挨踹,这样的统帅有什么样的下场自己想吧!
T
TBz
25 楼
对专业人士要网开一面? 他们懂不懂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 这是搞法律的人对法律的认识吗?
破棉袄
26 楼
别不知好歹,已经慎用了,要是低端人口,还能等到感染病毒死亡?早被揍死了
M
MarsFather
27 楼
要是低端人口就好了。揍一顿,关起来,没准现在还活着。
清迈
28 楼
屁话!难道对于非专业人士就不用谨慎了?
z
z5210z
29 楼
警察是根据什么专业知识,来判断医生的职业判断是谣言?
桃花村的女人
30 楼
文学城作为变态的假博士操控的台湾媒体,却不报导台湾,大陆与国际新闻,而把超过九成的版面用来报导比没人报导的美国流感还无足轻重的武汉肺炎,基本上把文学城变成了肺炎城,真是太变态了!!! 作为海外华人,武汉肺炎对于我的生活亳无影响,我也没有兴趣和时间去读这些肺炎报导,所以以后会尽量少来肺炎城。就把文学肺炎城留给被假博士和台湾诈骗党圈养在这里的台湾网络蟑螂和那些有兴趣了解变态的台湾蟑螂文化的人们了!
怒放的小蘑菇
31 楼
把李医生等八人塑造成英雄吹哨人有点过了。他们只是提醒周围的人注意。真正体制内上报的两位反而没什么人记得。我们为李医生难过是因为他和我们太像了,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做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做的事。哪怕他们有私心难道就不能说真话了?谁没有私心?没有私心那还是人吗……
s
scbean
32 楼
mengye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19:32:54 仅仅是一些判断的错误、不必上纲上线的!再说也没人说李医生造谣犯法了、仅仅担心引起恐慌吧!中国人好瞎起哄是有名的、不得不妨呀! ——————- 早点儿“恐慌”就好了!
s
scbean
33 楼
apache2000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1:47:00 不明白为什么这8位医生不象上级医疗防疫部门反应报告,反而私底下传播,是不是怕万一不是,会影响以后的工作和晋升?如果对可能疫情坚信不移,应不惧个人得失,连名上报,会引起注意的,就算不是也什么大不了,至少不是“散布谣言”,但私下传,就不一样了。那警方就找你了。还是有私心,更不是什么斗士。 ———— 你咋知道他没反映报告? 科室主任们会诊才做出“病毒肺炎”的诊断!他的工作流程一环也不缺。
天涯散客
34 楼
一个警察横行的法西斯社会,一切政府运作就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的稳定,对于百姓用温饱的状态来圈禁他们,不许自由言论。结果是严控镇压的手段造成了这次大祸。那个一尊必须下台谢罪了。
天涯散客
35 楼
华德纳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19:51:00 是党大还是法大? ======================= 法在中国是装门面的,基本不管用,因为党和政府带头不守法。党大于法,上面更有“一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