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南:今天的“低端人口”和1995年冬的浙江人(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27日 14点24分 PT
  返回列表
39933 阅读
30 评论
FT中文

从北京中轴线最南端永定门继续笔直往南走,过四环不远,就到了大红门,再往南就是南苑地区了,旧时叫南海子,自乾隆时期改称南苑,为皇家狩猎园林。清廷摇摇欲坠的1904年,法国的两架小飞机在南苑校阅场上进行了飞行表演,之后校阅场变成了南苑机场。民国时南苑变兵营。共产党入主北京城后,南苑一分为二为丰台和大兴。

南苑在机场和老南站一场一站的带动下成为交通要塞,商贾南来北往,东南西北四大城门已消失殆尽,就留下地名承载着记忆。这些地方围着后来扩建的机场和火车站慢慢变成了今日的样子,机场北面是大红门,南面是西红门——对,就是2017年11月18日聚福源公寓火灾事件(见文首照片)所在的西红门镇。



这并不是南苑第一次发生火灾。2011年南苑旧宫镇就发生过一次大火,造成16人死亡。作为首都的南大门,这里离京城最近,又有大量的农村土地和村落,加上永定门老北京南站的位置,使得南苑成为全国各地人入京的聚集之地。随着城市的发展,变成了各种“城中村”,农房和工房改造的外来人口聚居场所,形成了丰富也复杂的都市社会空间。这次火灾的公寓,就是由“工业大院”这类已成为该地区外来人口聚居标配的空间场所引发。

我在前财新记者、C计划创始人蓝方的《他们不是“低端劳动力”,是人》一文后介入观察。两年前的冬天,我和蓝方在巴黎有着和北京南郊类似变迁的北郊圣德尼斯地区进行城市漫步,讨论那些从北非和黑非洲来到巴黎落脚的穆斯林移民们。即使巴黎郊区少部分极端分子制造各种治安事件和恐怖袭击,法国政府仍给大部分符合条件的移民提供至少人均9平方米的公租房,分收入程度缴纳租金不等,有水有电有暖气。

而近日南苑的景象是,刚开始消息被完全封锁,在众多媒体介入后,再加上社交媒体现场照片,人们看到西红门的外来人口在各种措辞强硬的限时驱逐令下,被迫在寒冷的冬天拉着大包小包流落街头寻找栖息之地。影像穿透人心,舆情开始爆发。

看到照片时,我想到王兵纪录片《德昂》中的镜头:当时中缅边境战事爆发,云南地方政府迅速反应,腾出体育馆等公共空间,用救援物资支援逃过来的果敢难民。但今日执政党眼皮底下的首善之都,为何对自己公民身上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视而不见?



对,他们不是劳动力,是人。但因为人和土地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他们变成了从事低端产业的人,被“以业控人”,又因为这些人命关天的偶发事件和运动式整治,变成了实际上的“以业驱人”。这背后是作为城市的北京和作为首都的北京在治理上的困境。

北京作为世界少有的没有河流经过的大都会,在共产党进城执政后,人与城的矛盾时不时爆发。1958年开始以户口制度控制人口流动,加上二元土地制度,使得主要从农村进城的外来人口至今在北京等大城市的命运变得颠沛流离:1953年是“盲流”,后来是“农民工”,在身份上就注定了他们是城市的异乡人。

管理者不同时期的手段不同,但一个思路贯穿始终:“需要你时呼之即来,不需要你时挥之即去。”尚长风在《陈云与20世纪50-60年代的压缩城镇人口工作》中提到,当时陈云看到由于“大跃进”运动,城镇人口快速增长但农业劳动力减少,农业生产受到很大影响,城里却“工业摊子铺得太大,用人太多,人浮于事。” 1959年6月1日,某文件提出,首先减那些来自农村的临时工、合同工,使他们回乡参加农业生产,以便压缩现有的购买力。1961年5月31日,陈云动员城市人口下乡发表的讲话变成“压缩城镇人口”总动员令,到1963年6月,全国职工减少1887万人,城镇人口减少2600万人。

我的直觉是,今日任何国家的政府再愚蠢,也不会用“低端人口”字眼进行治理。这次查遍所有疏解“非首都功能”相关文件,都未看到官方有“低端人口”提法。后来查到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引热议:超大城市,咋调控人口》一文有关,这篇由该报记者彭训文2016年8月1日发表的文章,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宝昌,后者针对近年北上广地方政府通过政策驱动低端业态提出:“通过政策将外来人口特别是其中所谓的低端人口‘清理’出去,导致了这些地方常住人口出现增长放缓。但对超大城市来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续。”

文章立场是对出现的以驱人完成疏业的方法提出质疑,但在以《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专家:靠政策清理低端人口》为题发表在人民网上后,当即成为舆论导火索,成为“低端人口”提法的最初来源。虽然部分官媒进行了更正评论,但至今人民网原文依然存在,后相继被其它官媒和各类媒体转载和利用,演变成“低端人口论”。



和西红门一个南苑机场之隔的大红门,旧时除了是南苑主城门,也有1907年建成的大红门火车站,而附近1897年投入使用的马家堡火车站,在北京奥运会时成为新北京南站。每次从浙江进京,我看到窗外远处那些巨大的市场建筑,都好奇这是什么街区。直到带过的学生告诉我温州人都在那附近住,我才把它和项飙笔下的“浙江村”联系起来。

1980年代,来自温州乐清和永嘉、裁缝出身为主的商人,逐渐在大红门形成了主要从事服装产业、人数达10余万的“浙江村”,幼儿园、菜市场、诊所、理发店、修理铺等相继出现,变成小社会。现为牛津大学教授的项飚,1990年温州中学毕业后进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就读。他成了“浙江村”人眼里的文化人,最终以“浙江村”为主题写了论文,后来以《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为题出版,记录了大红门温州人从1984年开始的打拼故事,以及“浙江村”这些外来人口和政府、国企以及周边村镇的互动。

“浙江村”的故事,在书中第八章以“1995年波折和回潮”结尾,这是因为大红门浙江村当年面临了和今日西红门基本一样的驱逐事件。项飚的书中详细记录了这场驱逐行动。1995年4月北京市提出要管理流动人口:“北京的重点在丰台,丰台的重点在大红门”。7月1日,丰台区组织500人进驻“浙江村”进行为时一周的调查 。此时双方仍在协商互动。

项飚提到,9月底北京某大报记者写的内参变成驱逐行动的导火索,记者称“浙江村”治安情况“骇人听闻”,属于“失控”状态,领导批示:“失控状态决不能再任其发展!”之后大整治开始,目标要把“浙江村”的外来人口与本地人口的比例降到一比一,当时本地人仅有1.4万余人。11月5日,大红门地区经济活动几乎全部停止。11日,路上设警察岗哨对来往车辆逐一检查。21日,进入“强行拆除”阶段,工作队人员划片负责敦促未搬走的房客必须尽快搬走。24日,开始大面积拆除工业大院。26日,近郊县区也接到要求,一概不得接收浙江人。28日,“浙江村”内违章房屋被尽数拆除,当天宣布“初战告捷”。12月,“浙江村”人去村空。

项飚记载了温州人有三种去向:回老家、迁至其它城市的“浙江村”、去燕郊。谢文惠等人在《城市经济学》中提到有3000多人迁入河北三河,每日乘公交车到北京务工经商。孙忠焕《浙江村事件》则提到温州人被迫迁至“河北省的廊坊、涿州、三河市,北京的怀柔等地”。

当年这场人道主义危机中,浙江人自助,项飚也帮助组建民间组织“爱心小组”,在当时最大的市场和工业大院协调迁徙事务。浙江地方政府也积极维护浙江人基本权益。原担任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的胡宏伟在《中国模范生》一书《北京“浙江村”大清理》章节写到,时任浙江省副省长刘锡荣对两位时任新华社记者慎海雄和张奇志说:“在外陷入困境的浙江群众眼巴巴等着我们帮一把。省委、省政府对此事十分关切,稍后我也会带省政府协调组去一趟北京。非常希望新华社能通过内参渠道,向中央如实反映,推动问题妥善解决。”

孙忠焕的文章刊登在2010年第11、12期《杭州政协》。1995年时他担任浙江工商局局长,亲历了这场事件。孙的文章还提到,当年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等领导多次与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尉建行等人交涉,最终尉答复:“要妥善处理好‘浙江村’整治事件和在京经商办企业的浙江人”。时任北京副市长孟学农带着15个部门领导赴浙江举办说明会。温州人最终回到了大红门,并扎根于此。到本世纪初,在浙江村的企业有3万多家,年交易额300亿元人民币,大红门成为“长江以北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那位我在浙江带过的温州学生,其家族于1995年6月从大红门海慧寺一家理发店开始创业,变成今日京城规模巨大的著名美容美发集团,2012年9月某副总理召开服务业座谈会后,考察了城内一家门店。



孙忠焕在担任浙江省工商局局长后,还担任过杭州市市长。现任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2007年时接任孙,继续实施杭州2004年开始的“背街小巷工程”,最终成为杭州的民心项目。北京今年开始的整治行动,多少看到杭州当年的意图:“安全整洁有序”。据官媒报道,火灾发生后,北京地方政府领导要求“地毯式摸排,不放过任何安全隐患。”《北京日报》11月24日刊发署名“京平”的社论《守住城市安全红线才有一切》,用“触目惊心”、“不留任何死角”、“全面清零”等字眼表示对违反安全的行为零容忍。但遗憾的是,对那些被迫迁徙的人能否给予最基本的人道安置过渡,到现在没有任何信息交代,除了爱心志愿者和工友组织外,也没有任何官方如孙忠焕文中提到的周边地方那样,敢表示“北京不要你们,我们欢迎你们”的态度了。

2019年,南苑机场将被拆除,飞机将移到新机场,而为南苑以及首都贡献了劳动力的所谓“低端人口”,在城镇和乡村在土地、户口、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制度上的二元隔离造成的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前,他们的命运将去何方?暂时无解。

作者注:本文提到的历史事实和数据,主要参考了相关官方文件、新华社报道以及文中提到的各篇文章,不一一标注引用信息,在此一并致谢。

陈振铎,FT中文网专栏作家、法国中欧城市学会召集人、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社会学博士生。个人微信公号《边城记》Deaudo。
l
liamsun
1 楼
懂行的说说,现在农村人靠种地还能养活自己不?
蓝靛厂
2 楼
北京西红门镇制定“拆除腾退临时救助政策” 提供过渡性住宿和车票 今天下午在北京大兴区举办的灾后首场招聘会上,入口处特别安置了民政救助咨询台,现场可咨询拆除腾退中的临时救助政策,西红门镇将为符合条件的群众提供过渡性住宿,有意愿返乡的将提供返乡车票。 西红门镇相关负责人表示,为确保专项行动中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镇政府还成立了临时救助小组,提供应急临时救助服务。被救助者可以向临时救助工作小组提出申请,通过登记和身份信息核录后即可获得相应的临时救助。西红门镇副镇长陈永强介绍说,对于此次拆除腾退工作中涉及到的外来务工人员,有意愿在京的,将提供招聘会,确实有意愿返乡,又没有经济能力的,西红门镇将提供临时救助,例如过渡性食宿,返乡车票等。(北青报记者张小妹)
g
gunit
3 楼
国内真乱
转帖司令
4 楼
既然这么痛心疾首,干嘛不自掏腰包献爱心。其实还是借题发挥,煽风点火,自己躲起来做壁上观
L
Lilyjohn
5 楼
支持"低端人口"爭取迁栖自由的基本权利!
0
0101011
6 楼
别人的工业化都是把人往城里赶,毛主席的工业化却把人往农村赶,真是奇怪。
看得穿
7 楼
这根本无需个人自掏腰包献爱心,这是国家的责任。中国公民承担的税负算是高的,已经合法纳税就已经尽到个人的义务。这个国家很有钱,不要胡乱自掏腰包。
笔名已被占用
8 楼
把这说成是“人道主义危机”显然是言过其实!
深海水手
9 楼
这个瞎扯得远了点。户籍管理制度和把人锅碗瓢盆都砸完了然后不分男女老幼大冬天的赶到大街上是两码事。这次主事的官员,如果真分不清,真不行,那就赶快下台。不要东拉西扯找借口。
b
bpc2001
10 楼
搜索 北京市昌平区“十二五”时期人口发展规划,都说这个2011年的文件最早提出了这个低端人口的概念,网上有原版。
b
bpc2001
11 楼
这个十二五规划的文件在北京昌平政府网站上一直存在,随便搜一下就可以了,小编第一不好好调查,网上调查都够懒的;第二高估了政府的道德底线。
b
bpc2001
12 楼
http://cpfgw.bjchp.gov.cn/Portals/72/%E6%98%8C%E5%B9%B3%E5%8C%BA%E2%80%9C%E5%8D%81%E4%BA%8C%E4%BA%94%E2%80%9D%E6%97%B6%E6%9C%9F%E4%BA%BA%E5%8F%A3%E8%A7%84%E5%88%92.doc
我是你的朋友
13 楼
中国人人性的丑陋是超出正常人的理解能力的。这是个普遍现象,只不过在老毛的几十年和邓矮子的十几年彻底暴露出来而已。在美国的文学城也好,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也好,并无本质区别。中国绝大多数人是没有同情心、缺乏起码的良知,更没有群体观念与社会观念的一群动物。
s
sigmazao
14 楼
将很多事情搅和在一起,形成逻辑是恶心的。比如,北京火灾后清理违建和群居,说成驱赶,然后引延到浙江村。清违建群居只是不让住危险房子,可以去找安全房子,何来驱赶,甚至驱逐浙江村?再引申下去,就是北京的福建市长驱逐首都浙江经济势力?然后,北京小商品市场拆迁,是北京经济转型,改善交通拥堵污染,迁到周边河北。又说驱赶外地人。火灾,延伸到驱逐外地低端人口,再到驱赶浙江村,这个逻辑别有用心吧
b
bccaubc
15 楼
只有资本主义才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社会主义的人都是国家的,没有私有财产,砸了就是砸了。低端人口要服从党的安排。
x
xincaige
16 楼
这个人口控制政策是习近平制定的,蔡奇鉴定执行。方案早就出来了。对抗的人也早已埋伏下来。舆论上自然有纷争。人口管控,是个硬骨头。
x
xincaige
17 楼
特大城市瘦身,政府有担当有作为,人口管控是最难的部分,肯定不容易。 城乡共同发展,需要时间。
m
mooi
18 楼
从小在南苑机场空军大院里长大的,文章说的是那回事
国色
19 楼
美国的低端人口更惨,连个房子都没有。。。只好到处流浪。
笔名已被占用
20 楼
火灾隐患必须清理,每年的秋冬季都会这么做,并非今年仅有,只是今年因为发生了重大伤亡火灾使得整理力度比往年大了。“苹果日报”及其同类利用这个事情扯上什么“人权”,甚至胡说什么“人道主义灾难”,那更是妄顾民生、借题发挥、乘机捣乱、企图掀起颜色革命,这伙人是其心可诛的政治动物!
高级不锈钢
21 楼
感冒了,直接把病人杀了?这样是最直接的预防方式,那人肯定不会在感冒了。消防不合格,就一间一间的查,一间一间排除隐患,北京哪栋大楼,哪条路,哪个建筑物不是这些在狗官们眼中的“底端人口”一砖一瓦叠出来的?做最苦最危险的工作,住最差的地方,还要遭驱赶,这TMD还有天理吗? 让我们怎么爱国,爱党?
T
TheEarth
22 楼
liamsun 发表评论于 2017-11-27 14:24:57 懂行的说说,现在农村人靠种地还能养活自己不? =================================== 可以吃上饭。一亩地就毛收入1000---按小麦亩产一千斤计算就是这样。一人两亩地,一对夫妻4000元。这就是农民现状。
明月几时有3
23 楼
共产党比纳粹还狠毒,纳粹是杀外人,共产党是杀自己人。这些农民工,本来生活就很不易,如果在家乡有好多生活,他们愿意背井离乡去北京打工吗?不是生活所迫吗
H
Huilianghu5
24 楼
御用文章,让政府与低端人口论撇清关系。低端人口确实是那些从事低端事业又没有大城市户口的农民工,包括一些服务餐饮业人员。经济发展及城市化过程中,这些低端人口发挥了重要作用。现在需求降低了,那些人聚居的大量违建房屋成了累赘。清理的目标方向是对的,驱赶的也确实是低端人口,过程却显示出政府低能和谄媚上层的急功近利。蔡奇邀功出此昏招,视频令人心酸,让人想起二战中的犹太人。面对全国老百姓,问一声,你有亲人到城里打工吗? 蔡奇必须出来妥善处理事态并道歉!
国境之南
25 楼
这样对待自己的国民,这是一个国家的耻辱!
喜得利
26 楼
赶走低端人口,恢复南苑皇家猎场的地位,是继承传统和顺应历史的变化。
a
alwayszxing
27 楼
中共司法监狱系统和医疗系统勾结,大规模活.体摘取在押弱势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牟取暴利这样的事都能做得出,赶走一些“低端”人口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呢?按照他们的标准,已经算是很“文明”了,没有随便找个借口把他们抓起来然后从此神秘失踪,就要跪谢他们的“不杀之恩”了。
大号蚂蚁
28 楼
奴隶社会
b
beijingchina
29 楼
北京城南从明清甚至到元朝就是低端人口(穷人)居住区。 北京高大上的地区都是在北面。 90年代的浙江村在红庙?
7
7997
30 楼
让这些人性丑陋的奴隶们,让这国将不国的国,让这残暴的,腐败的,濒临崩溃的政府和政党自己灭亡吧,他们长久不了的。既然如此笃定地认知,何必再费心费力费口舌再加脏话唱衰呢?乐见其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