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六四: 民主和自由与青春和觉醒同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4日 7点4分 PT
  返回列表
5250 阅读
30 评论
VOA

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发生的天安门镇压事件距今已经32年了。当年的学生领袖之一周锋锁在clubhouse举行系列活动“1989年的今天,你在哪里,经历了什么?”这个活动邀请了六四运动的亲历者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中不少是当年留学美国的学生或学者,如陈军、任松林、于大海、洪予健等人。美国之音记录了这几人当年的激情岁月;记录了他们在寻求民主和自由的道路上所经历迷茫、觉醒和失望;记录了他们在六四运动前后的所做、所见、所想,为我们今天了解六四运动当年的发展过程,及其对海外民运的影响提供了难得的一手资料。

“六四”屠杀后,中国大陆的民运事业中断,却在海外得到了延续,几位当事人以自己不同的方式延续着六四精神,六四已经构成了他们生命的一个重要部分。这篇报道是根据几位当事人在clubhouse的谈话和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综合而成,共分上下两个部分。这里是上半部分。

陈军:亲历者不要自我神圣化

陈军1958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历史反革命”家庭。他从小随一个远房叔叔长大。1957年,叔叔被打成右派,文革中再次被揪出,后来自杀。陈军无奈又回到了母亲身边。1976年,中学毕业后,陈军进入上海冶金修建安装公司当电焊工人,1978年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1983年,陈军复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冶金局技校当教师,1984年与美籍太太一起赴美。

1989年1月6日,方励之发表致邓小平的公开信,呼吁释放魏京生。2月13日,北京文化界33人联署致人大常委会及中共中央公开信,支持一个多月前方励之个人写给邓小平的公开信。这33人公开信的发起人正是陈军。此时,陈军已回北京开捷捷酒吧。他在上海可可树酒吧与刘晓波、崔健、王朔等许多文化人成为好友。陈军回忆说,当时他有三条主张:取消反革命罪,释放政治犯,如果不能释放,至少应该改善他们在狱中的待遇。有一天,他和诗人老木说起这个主张,老木就说去找北岛。之后,他们又找到方励之家,方励之认为内容过于激进,又把公开信的内容修改定下来,逐一找人签名。

陈军说,当时签名的人一共有33位,他作为发起人,签在最后,原因有两个,一是当时那些都是有分量的人,自己不是那么有名;二是自己年轻气盛,其实有些看不起北京的这些知识分子。

陈军回忆,当时征求签名的人中,钱钟书没有签名,理由是他多年来不跟共产党有任何关系,现在也不想有什么关系。签名信完成后,陈军在他的酒吧中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纽约时报等世界各地的记者都来了。陈军说,“当时我讲了一句话,说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几十年来第一次打破沉默。”同时,他们还呼吁,要把特赦政治犯一事变成人大的提案、成立魏京生问题调查委员会、建立一个联系签名的信息中心、要求在下届人大会上把“保障人权”写入宪法等。

第二天,世界很多国家的报纸大幅报导了三十三人签名致中共中央和人大的“公开信”的事情。中共司法部立即做出了反应,点了陈军一个人的名,指出陈军是“反动组织”中国民联的人,并两次让当时签名了冰心出来讲话,说是受了陈军的欺骗。

陈军说,自己和冰心并没有直接接触,对冰心不是很了解。但是,当时她在中国获得那么大的名声,能被供养起来,是有理由的。当然也不能说她完全没有良知。巴金八十多岁最后写一本书叫《真话集》,讲真话,这难道不是小学生就教的,这难道不是我们社会的悲哀,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陈军回忆,当时北岛也责怪他,为什么没有把他是中国民联成员的事情告诉他。陈军表示,“自己是不是中国民联成员和签名信没有多大关系,签名者只为签名信的内容负责,我们不是按照共产党的规则在玩。如果中国民联支持人权和民主,我就支持中国民联。”

在花了一个月写成《关于一九八九年特赦问题的报告》后,3月18日,陈军以个人名义向全国人大代表,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万里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杨尚昆提出了报告,设法托记者把这个报告交到两个人大常务委员手中。后来,陈军又在一个饭店举行了部分签名者与部分人大的港澳代表的座谈,试图建立一个程序,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来研究和提出某些具体的政策建议,在现有法律容许的范围来从事人权活动。此时,中国政府对陈军的监控更加严密了,每天有三辆车在门口,因为他们家三口人,每一个人外出都有一辆车跟着。4月,陈军便被驱逐离境回到美国纽约。

这个时候,北京师范大学讲师刘晓波也到了纽约,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曾在北京参加自由竞选的胡平,也在1988年从哈佛大学退学到纽约,全职担任中国民联主席。4月15日,因“八六学潮”被迫辞职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去世,北京学生发起“悼念胡耀邦”的活动,这场活动立即引起当时在纽约的胡平、刘晓波、陈军等人的关注,并立即采取行动声援北京学生。

1989年4月20日,香港明报发表报道“胡平、刘晓波、陈军等十人共同发表‘改革建言’促中共反省纠正错误“。在“改革建言”中,他们提出 “重新审查……1983年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和“1987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有关问题”,“修改宪法”,取消“四项基本原则”,加入保障基本人权的条款,开放民间报刊,禁止因言定罪,真正实行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新闻自由。

随后,4月22日,刘晓波在世界日报发文“胡耀邦逝世现象的省思,提出“抛弃寻找开明君主的改革模式,而尝试着走一条从制度上改造中国的道路”。同一天,起草“致中国大学生的公开信”,提出七条如何开展学生运动的建议,胡平、陈军等人联署。五天后,4月26日,刘晓波中断了访学计划,提前回国,参加这场民主运动。

在谈及刘晓波回国的原因,陈军说,当时我和刘晓波、胡平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和上一代知识分子断奶。我认为中国知识分子,不是双重人格,是多重人格,在重要议题上保持沉默,既要鲜花掌声,也会有意规避风险,这本是人性使然,没什么好批评的。但是,这是这个社会最精英的一群人,他们在小事上都不能坚持最基本的原则,不知道个人权利,不知道权利大于个人是非利益,就悲哀了,所以,我当时是有些看不起北京知识分子的。我和刘晓波之前就有过很多对知识分子的反思。我和他是想开一个有关刘宾雁“第二种忠诚”研讨会的(编者注:《第二种忠诚》刘宾雁1985年发表的报告文学,讲述了两位不断以死向党谏言的普通人的故事。),第二种忠诚潜台词其实是为国家好、为党好,不去说我们有没有批评政府的权利,而是从社会贤达的角度给政府分忧献策。

要开研讨会的消息传到刘宾雁那里,刘宾雁批评刘晓波,说他年少轻狂,想以批评名人来出名,说中国民联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政治上幼稚、极端。

北京学生开始纪念胡耀邦的时候,刘晓波认为,谈了多年的民主自由的机会终于来了,知识分子不能作壁上观,不能只做指点江山的角色,而是要通过实践去检验自己的观念。这便是他回去的原因。

1995年之后,陈军逐渐淡出海外民运活动,他形容自己是从一线退到三线,不过,他没有停止对中国民运的反思、对中国知识分子的反思,甚至对六四学生的反思。他说,我是学哲学的,更愿意从人性角度去思考,而不要站在一个庞大的政治话语体系里来理解这场运动,自我神圣化,而把人性的弱点消除。

任松林:做民运不能“与时俱进”

任松林,1954年生于北京,是当年北平军事法庭主任检察官任钟垿之子。1982年南开大学物理学学士,1984年自费到美国麻州大学留学,1986年取得物理学硕士后到肯塔基大学攻读物理博士学位。

任松林回忆,当时许多留学生和他一样,是文革的幸存者,也是恢复高考后的佼佼者。当时国内改革开始起步,似乎松动了不少,留学生中指点江山的“国士”风气很浓。也正是如此,他在肯塔基大学认识了中国博士后吴方城,并成为好友。

任松林回忆说,1983年王炳章博士创立的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即中国民联),是海外第一个留学生的反对组织,在当时的留学生中,有相当的影响力。而民联出版的《中国之春》杂志在留学生中流传很广,“其论点是继七十年代末期‘西单民主墙’,批评时政,鼓吹民主,风靡一时,对当时的留学生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

1987年,吴方城邀请民联主席王炳章博士来学校演讲,当时中共已公开定性民联为“反动组织”,因此,虽然它在美国是公开合法的,但在当时留学生看来,是地下的、神秘的。不过,王炳章的演讲却十分成功,也拉近了学生和民联的关系,肯塔基的民联因此发展起来了。

任松林介绍,在当时,肯塔基大学有一个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简称联谊会),英文简称CSSA。“联谊会”的经费基本是从大使馆领取的。当时“联谊会”有一项任务就是汇报学生中的动态,包括政治思想,学习状态等等。什么时候过了考试、什么人转系、什么人做什么课题、什么人打工、什么人有倾向想留在美国找工作。什么人有不满言论等等事无巨细统统汇报,“联谊会”的骨干自觉或不自觉的成了特殊学生。为了有效的监控大陆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大使馆还在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中间建立了地下“党小组”。当时的留学生都想毕业留下来工作,千方百计的不想让国内知道其学习进展情况,对打“小报告”的间谍行为深痛恶绝。

1987年,两次留学生的公开签名信活动激化了肯塔基大学“联谊会”与留学生之间的矛盾。1987年1月17日,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因“资产阶级自由化”被邓小平点名,先后开除党籍,甚至公职,全美大陆留学生对国内“反自由化”自发发起签名抗议活动,签名的留学生达上千人,在海外各大中文报纸公开登载引起轰动。

第二次签名则是留学生就大陆当局对所谓“公派” 学生无论是否接受过公费资助都要求限期回国的政策不满。他们要求改变这一规定。任松林说,当时的留学生若是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大使馆就只给两年的护照,学生完成博士论文就得回国,没有留在美国工作的机会,因此引起留学生的不满。第一次签名活动负责人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于大海;第二次签名活动总负责人是哈佛大学的裴敏欣。而在这两次签名活动中,任松林负责肯塔基大学的组织活动。

正因为有了这两次签名活动的组织,当时肯塔基大学的大陆留学生对任松林充满信任。1988年5月,肯塔基大学“联谊会”到期要改选,于是许多同学请求任松林出面竞选。任松林答应了。任松林回忆,选举是在研究生宿舍后面的草地上举行的,推荐候选人、投票、唱票、宣布结果,一个多小时后,选举完成。任松林当选为会长,吴方城为副会长。

选举结果让大使馆非常恼火,却无法推翻合法选举,只能另外再注册一个“联谊会”,英文简称为CSA,少了一个S,而中文也叫“联谊会”,“联谊会”成了双胞胎。就这样,“肯塔基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第一个海外中国留学生的独立自治学生组织诞生了。

任松林回忆,当时这个独立学生组织和后来的全美学自联(“全美中国学生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以及在国内轰轰烈烈的学运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希望当时学校中共控制的留学生组织能和大使馆保持正常的关系,不要打小报告,学生组织只能代表学生,不能代表政府。

但是这次选举,却得到了十几个媒体的报道,尤其是中国政府插手选择和控制学生组织的事情,让这件事甚至都上了当地报纸的头条。

一年后,这支学生组织成为中西部留学生支持北京学运的主要力量,因为在六四屠杀之前,代表整个学校支持学生运动的只有肯塔基大学,而其他学校的留学生只是代表个人。所以,虽然他们离芝加哥有6小时的车程,但却成为六四屠杀前唯一的参加民运的学生组织。

任松林回忆,就在“四·二六社论”发表的第二天,他与芝加哥大学留学生李三元等四位留学生去中国大使馆递交了抗议信,代表中西部留学生反对“四·二六社论”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他说,当时我们的活动与国内的学生运动息息相关,几乎北京的学生有什么活动,我们这边就会积极响应。

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共对天安门广场进行了武力血腥清场,举世震惊。任松林回忆说,当时我们和国内学生保持非常密切的联系,所以很快就知道了屠杀的消息。于是,中西部27所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四千多人立即组织起来,在芝加哥中国总领馆前抗议屠杀。

留学生们献出两个大花圈,写了两幅挽联、一副黑棺材前导压阵,游行抗议,每人均佩戴黑纱,头缠白布。在此次游行中,中西部27所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在普度大学开会,成立了“美国中西部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成立,”发表了“告中华同胞书”,并印发“6·3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真相”,并做了一个刊物《呐喊》。

作为这次游行的总指挥,任松林回忆,当时他提出了一个口号:“打到共产党!”当时27所大学投票,有四所大学反对这个口号,其中包括芝加哥大学,但还是通过了这个口号。游行的时候,却始终没有人愿意带头喊。于是,任松林急了,在喇叭里喊出这个口号:“打到共产党!”没有想到的是,全场也都跟着喊这个口号。任松林说,像王丹他们,在我们眼里其实还是年轻学生。我们这种经历反右、文革,家破人亡的人的,反对共产党不是从六四屠杀才开始,而是从来都反对共产党。当然,当时喊出这个口号,并不是说要从肉体上去消灭中共,这只是一个试金石,看看思想认识水平,看看有多少人能接受这个口号。

据当时媒体报道,美国中西部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成立并不是孤例。“六四屠杀”使得当时的留学生纷纷成立自己的学生自治会,对中共实行两不政策--既不承认李鹏政府,也不与李鹏政府合作。6月4日下午,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举行“6·3惨案追悼会”(最初用“6·3”,几天后开始用“6·4”)。波士顿地区的大陆留学生自治联会宣誓成立。

6月12日,哈佛大学中国留学生自治会成立。6月13日晚,波士顿大学中国留学生自治会成立。1989年7月28日至31日,全美近两百所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三万多名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选出350多位代表在芝加哥召开大会,通过了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宪章,选举了主席副主席、理事会和监委会,宣告独立于中共控制的“全美中国学生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全美学自联)在8月1日成立。胡平形容,全体留学生齐上梁山。

任松林回忆,1989年10月1日,在“全美学自联”的组织下,当时4万名留学生到DC游行示威,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游行,当时几乎所有的留学生都会参加“全美学自联”。1992年,全美学自联成功游说国会通过《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案》,使得当时的中国留学生都获得绿卡,并成为海外民运的主要力量之一。

任松林说,几年后,“全美学自联”五大在肯塔基大学举行,地点是在列克星敦(Lexington),刚好与打响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的小镇Lexington同名,于是有人戏称1988年5月肯塔基的独立学生组织的选举打响了海外民主共和战斗的第一枪。

任松林说,“全美学自联”成立后的前五年可以说是海外民主运动的高潮,学自联也发挥了重要的组织作用,再加上那会儿的留学生大多因家庭成分不好,饱受荼毒,因此,虽然有一些不敢说话,但整体都是支持民运的。不过,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之后,国内江泽民主政,提倡“闷声发大财”,而这时留学生都已经获得了绿卡,也开始赶大潮回国创业,最典型的例子是亚信的丁健。对此,任松林感叹,做民运不能“与时俱进”,否则就和共产党同流合污了。

1992年,任松林在肯塔基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后从事科技工作,2012年退休。现在,他从事抗战和国民政府战后对日本战犯审判的历史文献的搜集、整理、研究。任松林先生的父母都曾在北平军事法庭工作过,其父亲任钟垿任当时首席检察官,母亲潘瑜为少校通译官。文革中其父母均因迫害相继去世。

h
hachimada
1 楼
别的不说,拿国家资助的“公派”留学生千方百计要留下来,就不是君子行为。本人当年是公派英国的访问学者,到期一天都没有滞留,按期回国。不是什么报效祖国的情怀,而是契约精神使然,既然出国时签了协议,就该按协议办。不是吗?
山地
2 楼
hachimada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2:37:54 赞!
山龙
3 楼
公派留学生跟中共决裂留在美国怎么啦?比给中共法西斯洗地的五毛强多了
a
abraham007
4 楼
想当初,民主自由看上去还真是高大上的玩意儿,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心向往之完全正常。可不到三十年,民主社会就在巴子还有黑幕摸三没剥皮的努力下臭遍了街,成了一筐笑话,真是造化弄人,呵呵
平湖月
5 楼
看着今天西方媒体无底线的污蔑中国。我活生生的硬是被双标媒体将我这个当年8964的恨国党逼变成了今天的自干五。真的很怀念80年代的美国之音, 它就是我们心中指路明灯啊!
r
rosin
6 楼
这些民运们把自己搞臭,也要检讨一下他们自己的原因。
平湖月
7 楼
当年89年大三的我不但完全经历了8964,而且经历过86年底的学潮。当年非常反共, 现在经历了三十多年, 完全改变了自己当年的观点。当年的中国是何其的幸运, 在那十二亿民众被忽悠着沉睡, 却有一个伟人独醒,这个伟人当年的定力和远见在今天的我看来, 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在当时的中国连中共的喉舌中央电视台都在上街游行,你可以想象,基本上当年的12亿人啊,全部都在支持学生的游行,但是邓小平早在游行开始啊就已经封闭式预留了必要的部队和人员,以用于将来的平爆和戒严。 不让预留的部队看报纸,不让听广播,不让看电视。然后在当时六四爆乱发展到一定的时候, 当所有反华势力全部都现身之后, 一锤定音,非常的坚决。这是他的定力, 也只有他有这种定力。 关于他的预见力更是惊人。大家可以上网搜一下小平64后的讲话。 关于64的原因可以去搜一下64后邓小平的讲话, 我认为他的所说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况的, 主要是当年的下一代以赵紫阳为代表的领导人和社会上的学者比较赞同和向往当时西方的制度和体制。而且当年西方的和平演变没有现在的这么露骨, 更没有这么多的NGO组织, 最主要的也就是VOA。我记得从我上86年大学开始, 作家刘宾雁,科大的方励之等人就不停的发表文章和在各地大学进行巡回讲演, 推行西式的民主自由。同时赵紫阳有一个所谓的200人的智囊团有很多年轻的学者也持相似的观点。当时有个电视剧《河殇》是他们观点的一个最好表达。就是要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 否定中国的文化。其实非常类似于当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阻碍了社会和经济的发展, 甚至想要废除中国的汉字是一样的套路。当年的赵紫阳提出党员属地制, 就是不在国家机关和厂矿企业中保留党支部, 党员生活要在下班后到当地的居委会进行, 最终可能就走向西方的多党制。和苏联的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是一样的。但中国与苏联的不同就在于中国有一个邓小平。说白了真正的原因是, 从最高层的赵紫阳到中层的学者公知, 再到老百姓都看不清中国的整体困难, 更不可能够看清楚国际的大局, 所以我说“十二亿民众被忽悠着沉睡, 却有一个伟人独醒”。“89年64学运后邓小平的讲话”(https://youtu.be/azcWqbthIdg)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作为一名当年全程经历和参与过8964的过来人, 看到今天的年轻人能够理解当年土共和小平同志的良苦用心, 感到非常心慰。
g
groogle
8 楼
因为六四 那两年在美国的留学生很快拿到了绿卡
老哥说说
9 楼
楼下平湖月所写的,是当年热血参与广场绝食那批学生里很多人的共同体验和认识,完全真实
H
Huilianghu5
10 楼
平湖月对邓的崇拜有点盲目。邓也想政治改革,后来屈服于当年的老人帮,大开杀戒对付老百姓,政治改革于是完全停摆,南巡讲话给经济发展留了一条活路,但政权完全失去任何监督,政党腐败泛滥。专制和腐败是后来政权危机的主要原因,也是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习近平用更加集权专制来抑制腐败,维持政权的稳定,走到了现在。
山地
11 楼
平湖月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4:23:18 赞!当年的我们很多人被美国之音洗脑.
K
Ken99
12 楼
觉醒?我当年也上过街,六四那晚上就在广场。 六四得亏镇压下去了,现在开来就是暴乱,要不然这帮人上台不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看到美国灯塔国,大选一样作弊,我现在才叫觉醒
s
standardpoodle
13 楼
同感! ------------------- 平湖月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4:22:17 看着今天西方媒体无底线的污蔑中国。我活生生的硬是被双标媒体将我这个当年8964的恨国党逼变成了今天的自干五。真的很怀念80年代的美国之音, 它就是我们心中指路明灯啊!
相信事实
14 楼
知道美国DC派两万五千士兵有多少吗?没概念?可以间隔两米远一个士兵,把整个DC绕一圈!DC人口70万,警察四千五百,还不算联邦政府的警察。 香港750万人口,才7000警察。 哪个是警察国家?! 数一数,香港多少人口,才七千警力。美国DC多少人口?警察还不够,再加两万五千士兵。 谁更害怕人民?
老哥说说
15 楼
中国的民主进程不是被某某党镇压下去的,是被独+轮+运和某某之音,某某之声,某某广播联手糟蹋摧毁的,他们无底线的造谣生事恶意中伤把大批政治中性甚至反某党反某人反倒退的人推向维护和支持某党的一方。所以某某党搞防火墙限制海外政治渗透是非常愚蠢的,应该完全放开信任人民,让国民看看这些反华垃圾的言行,看看那些汉奸言论和思想,这是最好的思想清醒剂和爱国教育。完全开放网络,十几亿人的唾沫都能把那些汉奸垃圾淹死。中国必将逐渐走向更好的民主制度,哪怕一时曲折倒退,因为人们有机会避免西方民主已经暴露出的结构缺陷,这一天一定会来,但一定是按照国人自己的意愿而不会按照任何外国政府和媒体任何黄皮汉奸的希望去做
s
standardpoodle
16 楼
海外民运和台独、藏独、疆独、港独以及法轮功沆瀣一气,为了口粮,在国际舆论中造谣泼粪中国、出卖绝大多数中国民众的利益和海外华人的利益,让他们失去了最基本的支持。
5
5mslj
17 楼
山地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5:02:53 平湖月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4:23:18 赞!当年的我们很多人被美国之音洗脑. ——————————— 洗脑的定义是什么,应该是屏蔽其他信息,然后用希望让你知道的信息,在你耳边狂轰滥炸。 当年收听美国之音是非法的,你接触到的99%的信息是中国自己的宣传,这和今天墙内是一样的。 说说看,你是怎么被美国之音洗脑了。美国之音如何能洗你的脑。你又如何判定,你现在不是被洗脑?
f
fonsony
18 楼
在美音与亚油双重领导下的荔枝教授、于图成第二太祖、妄图推翻太宗的政府、被太宗镇压后马上来美、不知他们在自由的地方对中国民主有何贡献?看王公公、等人就知了、其它几个开名的就被民煮基甘会圈养着、要反中时就放出向习二胖吠几声、
东方明月-
19 楼
六四大屠杀断绝了中国的文明进步之路,今天的中国: 1) 勤劳不能致富,发财全靠权贵关系,谁还肯吃苦耐劳? 2) 说真话的倒霉,会做假的升官发财,政府假话连篇。谁敢诚实做人? 3) 政府带头违宪,人治下朝令夕改人走政息....让人如何奉公守法? 4) 守法经营肯定血本无归,行贿送礼才能做生意,企业家那能不犯罪? 5)功劳全归政府、权贵,责任就属百姓、临时工。上行下效,整个民族那来反省精神和自我改造的能力? 5)学校从象牙塔变成了丛林,父母和老师说一套做一套,教科书满篇谎言,中国的未来就在逆淘汰中成长。中国的未来会怎样?
F
Flyingtime
20 楼
5mslj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5:28:32 山地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5:02:53 平湖月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4:23:18 赞!当年的我们很多人被美国之音洗脑. ——————————— 洗脑的定义是什么,应该是屏蔽其他信息,然后用希望让你知道的信息,在你耳边狂轰滥炸。 当年收听美国之音是非法的,你接触到的99%的信息是中国自己的宣传,这和今天墙内是一样的。 说说看,你是怎么被美国之音洗脑了。美国之音如何能洗你的脑。你又如何判定,你现在不是被洗脑? ————————————- 当你提出这些关于洗脑的疑问时,只能说明两点:你要么不生活在中国大陆;要么你不生活在哪个时代。当时的美国之音对中国的攻式之猛烈,即使在中国这么宽阔的国土上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能收听了清晰的美国之音,比中国很多电台的效果都清晰。当时的年轻人由于对社会现象的不满以及对政府的不信任,基本听的都是美国之音的内容。这些相信美国和西方宣传的年轻人当年也是怀着追求民主和自由的目标离开中国,但当他们在国外看到西方媒体的阴间滤镜和双标后,怎能不后悔自己当年被洗脑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现在除了自己亲眼所见,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冲国会山的事件之后,西方民主的底裤早没了,现在看六四各种跳梁小丑的言论只觉得荒唐。我等吃瓜群众就看那些新近领了三亿美元狗粮的如何表演了。
我爱宝岛台湾
21 楼
今年王丹是不是没领到津贴费呀,不见出来讲坦克故事涅。嘿嘿。
D
DreamGirl
22 楼
六四学运被外国势力介入,试图推翻中共政权,当时若不是戒严除暴,中国可能没有今天的腾飞发展。
荷兰三剑客
23 楼
当今天朝的极度暴力腐败是当年六四暴力镇压民主自由的结果,赞东方明月的评论,踩平湖月的评论;美国民主党用军队环绕DC跟CCP的作为是一样的,当然不是美式民主的代表作。像平湖月这种没有知识的”知识分子“是何等愚蠢?他的观点甚至连邓小平本人的内心恐怕都难以赞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意识的自己手上沾了太多学生的血,要转移民众的视线,以为只要国家经济上去了,人们就自然会赞扬他,忘记血债,但结果是国家更加腐败,最后要遭到全世界的唾弃
荷兰三剑客
24 楼
DreamGirl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6:40:48 六四学运被外国势力介入,试图推翻中共政权,当时若不是戒严除暴,中国可能没有今天的腾飞发展。 == 中国今天”腾飞“了吗?真是可笑!
H
Huilianghu5
25 楼
当年的VOA水平很低,完全不了解中国国情。能被荒诞的广播洗脑的本身就很幼稚。
f
frankqq
26 楼
我要说抗疫必须独裁,与制度有关,民主制度是疫情的催化剂,还有反对的没有?还有人拿台湾日本举例子吗?
I
InNorthTexas
27 楼
谁有数字? 六四之后一年, 大中专老师受清洗百分比有多少?
f
frankqq
28 楼
如今的民运远不如当年在中国的辉煌,这些年已经臭大街了,尤其是在海外,这要归功于他们卖国的一贯操行。
荷兰三剑客
29 楼
当今中国知识分子,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大部分都是吃六四人血馒头的,因着六四CCP惧怕知识分子真有思想,所以在经济上是向他们倾斜的,而知识分子也因着金钱而将灵魂彻底出卖了
h
hkzs
30 楼
这几个当年都算背后长了胡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