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称将独立审查世卫专家组武汉调查数据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10日 7点41分 PT
  返回列表
16680 阅读
64 评论
联合早报

美国拜登政府将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冠病大流行源头到中国武汉实地考察所发布的报告,包括该报告所提供的数据进行独立审查。

路透社报道,世卫组织专家组在周二(9日)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冠病大流行并非源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周二(9日)说,美国政府并没有参与世卫组织这项调查的“计划和实施”,但希望对世卫组织报告的分析和数据进行仔细审查。

普萨基说,虽然美国已重新加入世卫组织,但是,由美国必须让自己的专家团队亲自展开调查,并指这是“势在必行”的事。

世卫组织牵头调查冠病起源的小组负责人说,蝙蝠仍然可能是2019冠状病毒的来源,并指冠病病毒通过冷冻食品传播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他排除了实验室泄露引发冠病大流行的可能性。

A
Armin
1 楼
你都不是世卫会员了,你还审查个p呀。
德国华人
2 楼
也该调查美国了, 特别是它的实验室以及参加军运会的那些人.
路人2017
3 楼
真厉害审查联合国,谁都可以审查联合国吗?
n
naturalist
4 楼
凭什么呀,都退出了还想凌驾国际组织之上,强盗逻辑!
M
MovingTarget
5 楼
美国要调查是美国的权力,但是中国政府或者WHO配合与否,或者配合到什么程度美国说了不算。
A
ActRiot
6 楼
世卫的报告应该是谁都可以看,谁都可以审查的 说不定中国也会审查世卫的报告
n
nijiu
7 楼
自己的屁股都脏的不成样子了,还有资格审查别人,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b
bohaileon
8 楼
肯定安排了不少小姐!!
g
goldeyeball1
9 楼
流氓应该同样也开放生化研究所供世卫专家组调查。然后向全世界公开数据。
r
roliepolieolie
10 楼
拜登政府开局的几个对华政策都很给力。世卫被中国腐蚀了,世人都看在眼里。川普愤而退出。拜登要独立审查其结果,防止被中国忽悠。
老寓公
11 楼
源头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源头是云南山洞里的蝙蝠, 石正丽把蝙蝠带进武毒所。
老天真
12 楼
什么“独立审查”,明明是报告不对他们的路子,“甩锅”没证据支持了,找个借口给自己下台阶。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13 楼
我就想问问: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团体或者国际组织响应五毛狗的提议要求调查美国?请五毛狗回答,谢谢。
m
maina
14 楼
nijiu 发表评论于 2021-02-09 16:29:00 自己的屁股都脏的不成样子了,还有资格审查别人,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非常不赞成你这种观点。为什么要自己屁股干净才能查被人呀?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一个国家屁股是绝对干净的,自己不干净就不能查别人,最终所有的屁股都只会越来越不干净。即使自己不干净也要查对方,这个世界才会进步。不是吗?
请重新输入2000
15 楼
哈哈哈 让痰得塞看看谁才是老大
t
teddy153153
16 楼
个人觉得这个调查组应该包含两个重要的,手握实证的人物参加,一个是前国务卿皮皮嗷, 一个是阎梦丽。不然任何调查都是不公正的。
国色
17 楼
美国几次三番拒绝了世卫组织的调查。可见美国做贼心虚。众所周知,2019年7月美国关闭了马里兰大的一所生物实验室,之后美国就有2万多人死于所谓的“流感”。现在已有证据显示很多人是死于新冠。美国在2019年9月把新冠病毒带到了武汉的世界军运会上。以致新冠在武汉爆发。美国就是新冠病毒的发源地和传播地。并且艾滋病也是从美国传播出去的。自1981年世界首例艾滋病患者在美国发现后,该病在全球迅速蔓延。全世界累计已有2200万人死于艾滋病,6000万人感染。美国就是罪魁祸首,应承担全部责任!至今美国已有479,097人死于新冠。。。可谓:咎由自取!
问题哥
18 楼
请问调查组在武汉有什么“数据”?什么样的数据必须要去才能得到?
问题哥
19 楼
看来美国要查查这个逛窑子调查组,搞清楚他们在青楼里干了没有,怎么干的。
相信事实
20 楼
美国想独立就独立呗,谁在乎呢?美国独立“证明”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够独立不?结果呢?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21 楼
国色你个不要脸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美国几次三番拒绝了世卫组织的调查?世卫组织什么时候提出要求调查美国了??你倒是给我说说是哪几次哪三番啊???啊?再说一遍,你个臭不要脸的。
S
Science_东岸01
22 楼
纯属浪费时间,安心生产疫苗,接种疫苗,其它都是扯淡的 病毒源头已经注定在未来N年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n
nijiu
23 楼
@maina按你的观点,岂不是流氓罪犯都能当法官,反正都是不干净的,真是无知到好笑!
h
hongyeana
24 楼
美国曾经独立审查伊拉克,并找到了伊拉克制造的一包白色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并以此为由发起了对伊拉克有战争, 伊拉克从此生灵涂碳。但可惜中国不是伊拉克
d
dengzc1971
25 楼
WHO会给非会员国数据吗?
世事沧桑
26 楼
美国说可能是实验室泄露。那就继续调查直到拿出实锤。
墨迹
27 楼
Powell当年睁着眼说瞎话,拿着一包洗衣粉在媒体面前谎称这是美军最高级别调查后搜查到在伊拉克的大规模化学武器。现在是不是该再派出这一队精英调查小组来”查查“COVID的来源?
李新
28 楼
别老把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中国不是伊朗。
B
ButterflyGarden
29 楼
自从当年杜鲁门政府愚蠢的对华政策导致中国变色,美国至今在吞食这一重大失误带来的无穷无尽的恶果。
远在他乡1997
30 楼
国色,你喜欢找骂,挺逗。
z
zzbb-bzbz
31 楼
杜鲁门任期内的朝鲜战争,美军就使用了生化武器
远在他乡1997
32 楼
国色,可是我赖得骂你。
t
teddy153153
33 楼
现在的美国做世界警察,及其世界大哥的角色已经大为逊色,不过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这个需要一些时间,美国政府及其人民都需要时间,理解和适应这个历史转变。对于一个国际组织, 一届政府可以推出,下一届政府有可以进去,这种反复无常的行为,如何领导世界,如何有公信力?个人以为, 美国政客还是多花一些时间和精力, 处理号国内问题,MAGA .....MAGA
新手一位
34 楼
大佬拥有最终裁决权。所有国际组织都需在它领导之下。所以洗衣服可以被认定是核物质。
老夫少年狂
35 楼
问题哥, 据老夫所知,调查组去了你家。原来你家是青楼! ++++1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21-02-09 17:15:13 看来美国要查查这个逛窑子调查组,搞清楚他们在青楼里干了没有,怎么干的。
十里桃花在水一方
36 楼
zzbb-bzbz应该说个初级AI,经常驴唇不对马嘴。
问题哥
37 楼
老夫少女狂,你提个建议,你写你的,我写我的,可否?
甘麓士
38 楼
武汉有N个可以研究病毒的机构,离华南海鲜城最近的武汉疾病控制中心,几年前还有个科研人员因为冒险抓蝙蝠被表彰。
长剑倚天
39 楼
美国想独立审查世卫的调查数据? 什么叫独立审查?先把这个说清楚! 美国是要核实调查数据,调查程序还是调查专家的资质? 专家资质,都是公开的,美国还要怎么调查? 程序是国际通行的,也是公开的,一视同仁的,美国要如何调查? 调查程序合法,专家符合资质,数据如何不准确?! 196个会员国无异议,美国不是包藏祸心是什么?!
长剑倚天
40 楼
既然重返世卫,下一个就查美国!
甘麓士
41 楼
新京报2月26日一篇题为《石正丽团队两年前已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现象》的报道,披露的“武汉晚报2017年5月曾报道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田俊华,为科研冒着被感染风险野外捕捉蝙蝠的事迹”。让青锋看后忽然感觉,透过这篇两年前武汉晚报的报道,有关人员是否可以追踪到不少人一直想要找到的“零号病人”? 所谓“零号病人”,根据有关专业人员解释,对应的学术用语是“原发病例”,一般为在这位患者身上“某种病毒首次从动物进入了人体”。 通过新京报援引的两年前武汉晚报的报道,我们可以知道,2017年5月前后,“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田俊华,为科研冒着被感染风险野外捕捉蝙蝠”。该报道称,“采集蝙蝠样本的环境极其恶劣。蝙蝠洞内散发着恶臭,而且在悬崖峭壁上,极其危险;蝙蝠携带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报道还表明,“田俊华发现利用发出的烟火和响声惊动蝙蝠促使其活动、再拉网,捕获的蝙蝠最多”。如果将这一报道同新冠肺炎源发地武汉关联,是否就可能得出某种让人震惊的结论?
甘麓士
42 楼
石正丽团队两年前已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现象 2020-02-26 15:27 记者:李玉坤 编辑:吴为 樊一婧 蝙蝠SARSr-CoV或其他潜在病毒感染人类的首份血清学证据,两年前已得出。 近日有媒体称,国外新近研究发现蝙蝠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直接感染人,意味此次疫情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记者盘点近年研究成果发现,蝙蝠SARSr-CoV或其他潜在病毒感染人类的首份血清学证据,两年前已得出。 2017年11月底到2018年2月,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连续发表3篇论文,表示已发现SARS相关冠状病毒在蝙蝠体内重组的证据,以及人类感染蝙蝠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现象。 石正丽团队通过对云南218位村民的血清测试,提示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论文还预测,蝙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溢出”到人类体内后,可能会引起类似SARS的疾病,建议对相关地区加强监测。 蝙蝠冠状病毒有无直接传人证据? 218云南村民血清采样,6人阳性 近日引发关注的报道中,援引了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的解释,称中国菊头蝠的ACE2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该报道直指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两年前做的研究。2017年11月底到2018年2月,石正丽团队连续发表3篇论文(发布平台、中英文名见文末备注),揭示了以云南采样的蝙蝠体内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连贯研究成果。 论文通过相关证据,锁定了SARS病毒的源头宿主是蝙蝠。同时,发现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 为进行人类感染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血清检测,在2015年10月,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4个村庄(天井,大风口,绿溪,绿溪新村)收集了218个居民的血清样本。附近有2个蝙蝠洞(燕子洞和石头洞),距离4个村庄在1.1-6.0公里之间。自2011年以来,石正丽团队一直在对这些洞穴中存在冠状病毒的蝙蝠进行纵向分子监视,并发现大量蝙蝠居住,包括被证明是SARS相关病毒主要宿主的菊头蝠(石正丽团队日前发现的与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样本,也采自菊头蝠)。 这个地区没有经历过2002-2003年SARS的暴发,他们在采样过程中也没有受试者表现出任何明显的呼吸道疾病。在这些样本中,女性有139名,男性有79名,中位年龄是48岁。有208人提供了职业数据(占95.4%):其中85.3%为农民,8.7%为学生。大部分被调查者(81.2%)饲养或拥有牲畜或宠物,并且大多数被调查者(97.2%)曾接触或接触牲畜或野生动物。其中,有20名(9.1%)参与者目睹了蝙蝠在房屋附近飞行,其中一人处理过蝙蝠尸体。 这218个人中,有6人在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检测中呈阳性,但是对他们的口腔和粪便拭子及血细胞中进行的病毒核酸检测都没有阳性。 石正丽团队在论文中表示,他们的研究提供了蝙蝠SARSr-CoV或潜在相关病毒可能感染人类的首份血清学证据。 被调查者感染来源如何锁定? 6人未接触SARS患者,1人去过深圳 论文介绍了六个阳性样本(四名男性,两名女性)的人口学统计和旅行史。 其中,大风口村有两名男性(45岁的JN162、51岁的JN129);绿溪村两名男子(JN117,49岁,JN059,57岁);两名女性(分别是55岁的JN053,JN041)来自天井村。在采样之前的12个月中,JN041是唯一一位有云南之外旅行史的人,她到过深圳,距离她的家乡1400公里。JN053和JN059只去过距离他们村庄1.4公里的地方。JN162前往过63公里外的云南省会昆明。JN129和JN117从未离开村庄。6人都提到,曾看到蝙蝠在他们的村庄中飞行。 这6名被调查者没有接触过SARS患者,也没有在SARS疫情暴发期间去过SARS重疫区,并且,感染SARS的康复者2-3年体内可检测抗体迅速下降,这也说明这些阳性不是由于先前感染过SARS引起的。 论文称,对于居住在蝙蝠群落附近高危人群的血清阳性率为2.7%,这表明蝙蝠体内病毒溢出是相对罕见的事件,但是这取决于抗体在人体内存在的时间,其他人的抗体可能已经减弱(以致无法检出)。 6人在受访时均表示,在调查之前的12个月中没有任何临床症状。基于细胞和人源化小鼠感染研究表明,这些病毒的毒性不如SARS病毒。石正丽团队称,考虑到这些人在村里极有可能直接接触蝙蝠的分泌物,因此他们的研究说明,一些蝙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不用经过中间宿主,就能够直接感染人类。 蝙蝠体内病毒会否频繁演变? 洞穴内存在多种蝙蝠,经常发生病毒重组 在另一篇论文中,石正丽团队称,他们研究的洞穴距离昆明市约60公里。 除了已经检测出SARS相关病毒的许多菊头蝠和蹄蝠之外,那里还存在其他蝙蝠,如鼠耳蝠。洞穴的温度约为22℃–25℃,湿度约为85%-90%。 洞穴的物理性质并不是唯一的,但是在繁殖季节,它确实容纳了特别密集的蝙蝠种群。在云南其他地区,不同物种的蝙蝠种群共同居住的类似洞穴并不罕见。 从一项为期5年的纵向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最终证明,SARS病毒基因组的所有构成要素都来自云南一个地方的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菊头蝠被认为是SARS病毒的主要天然宿主,因为在它们体内有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所有SARS相关冠状病毒。细胞侵入研究表明,三种不同S蛋白序列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都能够使用人的ACE2(一种细胞受体,SARS和新冠病毒目前都被证明可以结合ACE2,从而侵入细胞)作为受体。 数据表明,在同一洞穴中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之间经常发生重组事件。石正丽团队证明,SARS病毒最有可能是通过菊头蝠体内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重组产生。 此外,他们还发现,能够结合人类ACE2的各种SARS相关冠状病毒在这个区域的蝙蝠中交叉传染。 因此,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有可能“溢出”给人类,并出现类似SARS的疾病。 石正丽调查的蝙蝠洞离最近的村庄只有1.1公里,本地居民可能会接触到蝙蝠。 他们建议应继续监控该点位和其他点位的SARS相关病毒的演变,检查人类感染的风险和对村民进行血清学调查,以确定这些点位是否已经发生感染并制定干预策略,避免将来引发疾病。 蝙蝠冠状病毒传人的风险有多大? 东南亚部分地区食用蝙蝠 石正丽团队还对2009-2016年在云南和广东省采集的果蝠样品中的两种beta冠状病毒进行了纵向监测。 论文提到,蝙蝠是唯一能够飞行的哺乳动物,约占所有哺乳动物的20%。根据饮食的差异,蝙蝠分为食虫类和食果类。果蝠因为体型庞大、肉质肥厚,被非洲和东南亚一些地区的人当作美味(ideal bushmeat)。 非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果蝠寄生多种病毒,例如马尔堡病毒、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与免疫系统相关的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埃博拉病毒和狂犬病毒,已经在中国的果蝠中被检测到。此外,还从果蝠中检测到或分离出遗传物质多样的呼吸道肠道病毒、腺病毒和冠状病毒。 分别在广东省和云南省发现的两个密切相关但截然不同的beta冠状病毒(SARS和新冠病毒也属于这类病毒。——记者注)。两者都在中国的黑果蝙蝠中发现,冠状病毒可通过呼吸系统和肠道感染宿主。石正丽团队研究发现,肠道组织是两种beta冠状病毒的主要靶标。但是,在肾脏和肺部也检测到其中一种beta冠状病毒,这表明这种beta冠状病毒具有广泛的组织嗜性,并可能通过粪便和呼吸道传播,从而感染其他动物。 石正丽团队在论文中表示,中国至少有五种果蝠,全部位于热带地区。这些果蝠以水果和花朵为食,并与农民、农场频繁接触,因此增加了蝙蝠病毒向家畜和人类传播的风险。 科研人员是否存在感染风险? 采集样本易接触蝙蝠排泄物 武汉晚报2017年5月曾报道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田俊华,为科研冒着被感染风险野外捕捉蝙蝠的事迹。 报道称,采集蝙蝠样本的环境极其恶劣。蝙蝠洞内散发着恶臭,而且在悬崖峭壁上,极其危险;蝙蝠携带大量病毒,一不小心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田俊华发现利用发出的烟火和响声惊动蝙蝠促使其活动、再拉网,捕获的蝙蝠最多。“但在操作中,田俊华忘记了做防护措施,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顶滴到他身上”,“蝙蝠的翅膀携带利爪,抓蝙蝠时需要用夹子,大蝙蝠被夹伤后很容易喷血;好几次蝙蝠血直接喷在了田俊华皮肤上”。 在央视“旷野青春”系列科普纪录片中,田俊华也介绍“如果我们皮肤裸露,很容易接触到蝙蝠的排泄物,污染的物体”。 田俊华知道有被感染风险,回家后会主动和妻儿保持距离,自我隔离14天。按照石正丽团队此前的研究,接触蝙蝠的分泌物,有很大几率被感染冠状病毒。 一篇发表在2013年Emerg Infect Dis(新型传染病)的论文显示,在泰国采集蝙蝠粪样本的beta冠状病毒呈阳性,建议收集蝙蝠粪的工人使用个人卫生的预防措施并改善屏障保护,以减少接触人畜共患病原体的可能性。 果子狸 论文作者之一的美国生态学家Kevin Olival曾在中国和亚洲其他地方采集过蝙蝠样本,他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称,冠状病毒不仅通过空气和呼吸道传播,也可能存在口粪传播。蝙蝠并不是很干净,如果一个水果被蝙蝠粪便污染,并掉到地上,可能就会交叉感染饲养动物(如果子狸)。
S
Science_东岸01
43 楼
中国政府如果想告诉世界到底怎么回事 放权给石正丽,她一个人1个小时就能把整个事情说的清清楚楚,严丝合缝 当然,纵使她不说,大家也都很清楚这病毒是她折腾的 她折腾的目的当然不是生物武器,而是想通过机理研究掌握病毒特性,目标是“造福人类” 大家不清楚的只是这本该在潘多拉魔盒(武汉病毒所内)的玩意是怎么流落到人间的 带毒活体动物意外逃逸?实验室安全操作失误意外泄漏?还是工作人员被感染无意识带出?
D
Dreamer88
44 楼
美国凭什么?世界警察不好使了!
东方明珠中国风
45 楼
当惯了警察,习惯了霸道的口气,可惜今日不同往日了。世卫组织有必要去感染前十位的国家查一下,特别是那个脱离群众的老大。
自干五第二万名
46 楼
这是完全应该的。 也是正确的美中互动方式。
自干五第二万名
47 楼
世卫的报告一定要经得起美国的审视。 拜登如果发现是因为一些科学家们,为了控制和预防传染病,对病毒做功能性改变的话。 经过这次疫情后,美国估计也会立法。停止这类的研究工作。
w
white_lily
48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21-02-09 17:15:13 看来美国要查查这个逛窑子调查组,搞清楚他们在青楼里干了没有,怎么干的。 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个问题哥还真是有问题, 自己是逛窑子的人 才会怀疑别人也是这样,我看您应该改名为青楼哥
s
soleil2002
49 楼
美国不是世卫组织成员,怎么审查? 而且,一个国家审查一个国际组织,有这个先例吗?
w
white_lily
50 楼
中国过去根本不具备制造病毒的能力,M国才有可能,因为该国有731部队的基础,而且疫苗都是改基因的。
w
white_lily
51 楼
M国做贼心虚,贼喊捉贼
虎翼
52 楼
联合早报:世界日报;人民日报:侨报:武汉病毒所的研究生黄燕玲去哪里了?
土木匠
53 楼
这篇文章出之一位曾经在德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工作过的印度人,关于新冠病毒的源头比较令人信服,随便看看吧。 【译文】 萨曼莎·希尔(Samantha Hill) 抱歉,我们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中扮演了邪恶角色 我匿名发帖。我曾是个美国人,但更多是印度人。我曾在曼尼托巴大学读书,并在德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做过一些杂活。我上司和我几乎完全了解新冠病毒的一切,他也是因此而被杀害的。现在我回到了印度,振作精神,决定说出真相,希望大家了解到真相时我还活着。 我工作的地方相当神秘,是许多军方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研发基地,有最高机密性。像我这样的小角色只能胜任服务客户公司的工作,无法接触到任一实验的全部信息。 我的头号客户是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公司。他们曾在中东传播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以便避开联邦限制,测试一种新药的药效。他们已经用瑞德西韦进行过各种人体安全性测试了,这是个公开的秘密,但我主要要说的并不是这个。 我的上司是弗兰克·普拉默(Frank Plummer)教授,他曾是拉斐尔·巴里克(Ralph S. Baric)教授最好的朋友。他俩在生物科学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这必定是湿婆神的保佑,我们凡夫俗子无法企及。普拉默教授相对更保守,而巴里克教授则是一位科学狂人,经常做一些高风险实验。我到现在才理解,他这么做很可能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是被吉利德科学公司要求的。 在我们发现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发的编号为GS-5734的药物抗击埃博拉病毒非常有效后,对其进行了多次实验。该化合物很可能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其作用机理非常特殊,与众不同,因此我们针对一系列单链RNA病毒进行了实验,包括拉沙热病毒(Lassa fever virus)、尼帕病毒(Nipah virus)、亨德拉病毒(Hendra virus)及冠状病毒等。我们在冠状病毒实验中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尚不清楚GS-5734能否有效抗击MERS和SARS。为了进一步进行研究,吉利德科学公司的阿德里安·雷(Adrian S. Ray)和理查德·马克曼(Richard L. Mackman)分别委托北卡罗来纳大学疾控中心的美国陆军医学传染病研究所(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进行了不同领域的研究,以下这些在线论文也正是由他们发表的。这些项目的负责人包括希娜·巴维利(Sina Bavari)(小分子GS-5734对恒河猴埃博拉病毒的治疗功效,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he small molecule GS-5734 against Ebola virus in rhesus monkeys,Warren et al., 2016)、克里斯蒂娜·斯皮罗普罗(Christina F. Spiropoulou)(GS-5734及其母体核苷类似物对丝状病毒、肺病毒和副黏液病毒的抑制,GS-5734 and its parent nucleoside analog inhibit Filo-, Pneumo-, and Paramyxoviruses,Lo, et al. 2017)、拉斐尔·巴里克等(广谱抗病毒GS-5734对人畜共患的流行冠状病毒的抑制,Broad-spectrum 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Sheahan et al., 2017)。到目前为止,我们实验中使用的所有SARS样本均来自巴里克教授组,因为他是制造SARS的专家,发表过《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全长感染cDNA的反向遗传学》的论文(Reverse genetics with a full-length infectious cDNA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Yount, et al., 2003),这意味着他从2003年起就可以复制SARS病毒,不受任何限制。他还为中国科学院提供了研究经费,让石正丽扮演了天真的白雪公主——帮助他确定了中国南方变异SARS的基因变异片段。 实际上,自从石正丽在中国发现的SHC014基因片段被巴里克教授采用,并于2015年在德里克堡实验室合成为一种新型病毒——即如今的新型冠状病毒之后,石正丽就已经完成了巴里克教授交给她的任务。 这是一次伟大的实验,在病毒学和生物学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因为这种RNA的合成是前所未有的。普拉默教授一直反对这一实验,认为它违背了科学道德。但巴里克教授和吉利德科学公司坚持认为这种合成病毒可以在对比实验中作为原始SARS病毒的参考,是GS-5734药物实验必不可少的原料。 据我所知,人工繁殖新型SARS病毒应该是由国防部委托的一项开发生物武器的研发项目。但吉利德科学公司也有自己的秘密计划:一旦病毒泄漏并传播,他们将以极高昂的价格在全球出售GS-5734。 需要说明的是,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肆虐并不是吉利德科学公司或国防部有意采取的行动,而是实验泄漏导致的。2019年5月,我们实验中出现了一次泄漏,但直到疾控中心于2019年7月发现马里兰州的实验室附近有村民受到感染,我们才意识到这次泄漏。我们后来发现实验室的废水处理系统存在严重问题,但为时已晚了。 互联网上流传的推测性事实并不完全准确:当时在南美肆虐的流感并非完全是SARS-II(即新冠病毒),而是两种病毒同时传播造成的。由于疾控中心的干涉,位于各个州的前哨实验室没有进行冠状病毒测试。 由于巴里克教授的建议,我们的实验室、军方和吉利德科学公司都不会承认病毒的来源,而是默认将中国云南省的蝙蝠作为病毒来源。由于中国科学家的实验和论文已经证明了自然界中的基因变异及SARS-I原型起源于中国,这么做是可行的。 新冠病毒的传播中存在一些争议话题。为了确保该病毒不会造成无法收拾的损害,疾控中心在中情局的协助下启动了EVENT201演习。尽管演习结果不尽人意,巴里克教授还是认为,由于ACE2基因在不同种族中的分布不同,SARS-II不会对美国白种人造成巨大伤害。这就是中央情报局最终决定不对病毒传播进行预警的原因。 巴里克教授、吉利德科学公司、黑石公司(BlackRock,吉利德科学公司的投资子公司)和疾控中心是整个事件的决策者。会议的所有成员都是共和党人,他们向美国创新办公室和杰拉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汇报。 2019年12月是转折点,当时一名水手受到SARS-II感染后继续工作,碰巧将病毒封装在了海鲜包装中,后者随后经由非法市场运到了中国武汉的海鲜市场。出人意料的是,中國的防疫部門發現了這種病毒,這很可能要歸功於他們的SARS預防經驗。不然的話,這種病毒性肺炎可能會被當做細菌性肺炎,並被稱做一種新型流感,不會引起足夠的重視。 中國政府發現SARS-II後,我的上司普拉默教授打算與中國科研機構分享採用GS-5734對抗SARS-II的經驗,但他在從肯尼亞飛往中國時被暗殺了。得知這一消息後,我不得不回到印度躲藏起來。 據我所知,一些知道真相的同事在過去的幾個月中被殺害了,另一些則消失了。其他所有屈服於巴里克教授的從業者未經他的許可都不敢表達他們的懷疑。一旦提出質疑,他們的職業生涯就將結束,不會再有出版商接受他們的論文。 我不知道我還能在世上活多久,我內心深處感到內疚。我不能讓這麼多人連真相也不清楚就白白死去,所以我在此將其公之於眾,願濕婆神保佑大家。他們當然會否認所有這一切,甚至會否認我的身份乃至我的存在。他們會盡全力殺害我,所以我就在這裡說再見了。大家再見!我很抱歉! Samantha Hill Sorry, we played an evil part in the outbreak of COVID-19 I am anonymous, I used to be an American, but I am more of an Indian. I learnt in the University of Manitoba and did some trivial work in the Fort Detrick Laboratory after graduation. My supervisor and I know almost everything about COVID-19, and that’s why he was killed. Now I came back to India. I gather myself up and decide to tell the truth, hoping I will still be alive when all of you learn the truth. The place I worked was quite mysterious and it is where many military biological weapons and chemical weapons are researched and developed, which is the highest level of confidentiality. Inferiors as me could only be qualified to serve the client company, but I still didn't have the clearance for all the information about any single experiment. Gilead Sciences was my No.1 enterprise which I served most. They ever spread MERS in the Middle East so as to test the effects of a new medicine but dodge the federal restrictions. It has been an open secret that they had done experiments with GS-5734 on human being with any safety test, however, this is not what I mainly intend to say. My supervisor was Professor Frank Plummer who used to be the best friend of Professor Ralph S. Baric. Both of them had made great and significant achievements in bioscience which must be the power entitled by Lord Shiva, but unattainable for us. Professor Plummer was more conservative while Professor Baric was a science-maniac who usually did some highly-risky experiments. I did not understand until now that he probably did not do it out of his own will but was required to do so by Gilead Sciences Inc.. Multiple experiments had been carried out after we learnt that the medicine with code of GS-5734, researched and developed by Gilead Sciences Inc., was quite effective against Ebola. This compound was probably a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medicine and how it worked was quite special and different, thus we did experiments on a number of a single-stranded RNA viruses, including Lassa fever virus, Nipah virus, Hendra virus, coronavirus. Something special happened when we did experiments on coronavirus. It was not quite clear whether GS-5734 could effectively fight against MERS and SARS. In order to further the research, Adrian S. Ray and Richard L. Mackman from Gilead Sciences Inc. entrusted 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CDC,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to do researches in different fields respectively, which are the places those papers online came from. The leaders of those projects were Sina Bavari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the small molecule GS-5734 against Ebola virus in rhesus monkeys) (Warren, et al., 2016), Christina F. Spiropoulou (GS-5734 and its parent nucleoside analog inhibit Filo-, Pneumo-, and Paramyxoviruses) (Lo, et al., 2017), Ralph S. Baric (Broad-spectrum 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 (Sheahan, et al., 2017). All the samples of SARS used in our experiments so far have come from the team led by Professor Baric since he is an expert of making SARS, publishing the paper Reverse genetics with a full-length infectious cDNA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Yount, et al., 2003), which means that he could have SARS virus duplicated without limits since then in 2003. He also offered fundings for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for researches and made Zhengli-Li Shi the naive Snow White who helped him locate gene variation fragments for transforming SARS in Southern China. In fact, Zhengli-Li Shi has completed the task Professor Baric gave her since the gene fragment SHC014 she discovered in China was adopted by Professor Baric to synthesize into a new type of virus in the Fort Detrick Laboratory in 2015 which is the COVI D-19 today. That is a great experiment, and a huge progress we made in virusology and biology considering that the synthesis of RNA is unprecedent. Professor Plummer had been against this experiment, believing that it went against scientific ethics. However, Professor Baric and Gilead Sciences Inc. insisted that the synthesized virus could be taken as the reference for the original SARS in contrast experiment, and the essential subject for experiments on GS-5734. As far as I recall, artificially breeding new type of SARS should be a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oject for developing biological weapons entrusted by Department of National Defense (DOD). However, Gilead Sciences Inc. also had their own secret plan that they would sell GS-5734 to all over the world at a very lucrative price once the virus is leaked and spreads. To clarify, the global widespread of COVI D-19 was not an intentional action done by Gilead Sciences Inc. or DOD but the consequence of an experimental leakage. In May, 2019, there was a leak in our experiment but we were not aware of it until villagers near labs in Maryland was infected, which was monitored by CDC in July 2019. It was too late when we found out that there were serious problems with the waste water treatment system in our lab. Those speculative facts circulating on the Internet are not totally accurate since the rampant influenza then in South America was not totally SARSII (COVI D-19) but two kinds of viruses spreading at the same time. The outpost labs located in various states did not run tests on the coronavirus due to the Interference of CDC. Based on the advice from Professor Baric, neither our lab nor the military and Gilead Sciences Inc. would admit the source of virus but we all tacitly referred to bats in Yunnan province in China as the source of the virus. This is possible based on the experiments and papers with Chinese scientists' involvement having proved the gene variation in nature, and the stereo type that SARS-I originated from China. There were some controversial issues during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order to ensure the virus would not make irreversible damages, CDC initiated the EVENT201 drill with the assistance of CIA. Despite the unsatisfying performance, Professor Baric believed that SARS-II would not do huge damages to Caucasians in America due to the different distribution of ACE2 in different races. This is the reason why CIA finally decided to withhold the pre-warning of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Professor Baric, Gilead Sciences Inc., BlackRock (a subcompany of Gilead Sciences for investment) and CDC are all the decision makers of the whole thing. All the members of the meeting were republicans and report to Office of American Innovation and Jared Kushner. Then, December in 2019 was the turning point when a sailor who continued to work after being infected by SARS-II, and happened to seal the virus into the package of seafood which was transported into seafood market in Wuhan, China through the illicit market. Unexpectedly, Chinese epidemic prevention departments found out the virus, which, could probably be thanks to their prevention experience of SARS. Otherwise, the viral pneumonia could have been treated as bacterial pneumonia and named as a new type influenza without triggering enough attention. After Chinese government found about SARS-II, my supervisor Professor Plummer was planning to share with Chinese 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ions how GS-5734 could be adopted to fight against SARS-II, but he was assassinated when he was flying from Kenya to China. And I had to come back to India and hide since I got the news. As far as I know, some colleagues knowing the truth have been killed during the last few months and some others just disappeared. All the other practitioners bowing to Professor Baric do not dare to express their doubts without the permission of him. Once their doubts was proposed, their career will be over since no publications will accept their paper any longer. I have no idea how long I will live in this world and I feel so guilty deep down in my heart. I could not let so many lives gone even without being aware of the truth, so I make it known to the public and may Lord Shiva bless all of you. They would of course deny all of it, and even deny my identity or the existence of me. They will do whatever within their power to get me killed. So I would say goodbye right here. Farewell to all of you! I am so sorry!
蒋金帼
54 楼
有两点,第一,世卫组织报告是权威性的,不用质疑。第二,美国你有什么资格对世卫组织的数据提出要求,能提要求的都是世卫成员国,美国不是嘛?
S
Swedenbo
55 楼
灯塔国政府行事风格越来越low,毫无creditability可言。下降程度远超真实国力下降程度。
S
Swedenbo
56 楼
真替灯塔国政府汗颜。有关新冠抗疫灯塔国已经大丢颜面,这是一个大大的软肋。聪明的做法是避开自己的软肋,和中共开辟别的战场。拿自己的软肋在世人面前顶着别人的长矛上,新政府智商实在堪忧,想跟着川普的亡魂往前走啊。
t
thumpup
57 楼
一年了,病毒还在肆虐,中共还在隐瞒病毒真相,拒绝提供原始病毒样本和记录,因为它心中有鬼。 1月1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重要报告,认为:1)新冠病毒可能来自该研究所的实验室;2)该实验室可能通过基因工程使取自蝙蝠的冠状病毒增强了传播性和致命性功能;3)该实验室与中共军方有关。将这三点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新冠病毒很可能是中共军方在实验室专门制造出来的生物武器!这意味着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去想吧。 有了这份报告,拜登再亲共,他也要对中共讨说法、有行动,否则全体人民不答应,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会答应。全世界也是如此,因为大家都深受其害,中国人民也会起来,要求中共公开真相。中共覆灭已经进入倒计时!
z
zlw717
58 楼
因为数据不符合老流氓的胃口,污粪赶来洗地
多德少才
59 楼
不能想象,一个社会没一个是警察,世界会变成什么样?这里知恩不报的,太多!
问题哥
60 楼
@white_lily 不要显无知、搅浑水。怀疑者凡是有一点专业知识者,没有人说中国“制造”病毒。这个调查组的言辞倒是多有反常。
爱憎分明
61 楼
美国政府还有什么脸面说三道四的!不过,跟人一样,如果变得无耻了,美国做什么都不足为奇!
大荣确
62 楼
疫情爆发了一年多才勉强去了趟武汉,在五毒所安排的专家们装模做样聊了聊,学习了五毒所的规章制度,得出不是实验室泄露的结论。我怀疑这些专家是否尊重自己的智商。
青衣侠
63 楼
你先加入WHO再说。
天涯不此时
64 楼
城里的五毛真是无耻至极!美国就应当审核数据后独立或者联合英、德、澳、法等国家组织调查组重新调查。世人皆知世卫贪书记和中共狼狈为奸,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能调查出真相。这么祸害全人类的大事件不能让责任人就这样逃脱,必须查出真相,被全世界审批、严惩! 邪恶的五毛为撒旦辩护,早晚会遭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