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子闯川普庄园案扑朔迷离 再添内裤风波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0日 21点5分 PT
  返回列表
82194 阅读
13 评论
BBC

今年三月闯入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住所海湖庄园的中国籍女子张玉婧,9日(周一)在佛罗里达州的法院出庭,但原本就扑朔迷离的案件再添离奇波折。她指,监狱没有为她提供内裤,导致她无法换回正常服饰出庭,该案的审判程序因而延后。

33岁的张玉婧在当日一早抵达法院时,依然穿着棕色囚衣。通常来说,嫌犯有权在上庭时穿着平民衣装,因身穿囚衣可能给陪审员“嫌犯有罪”的第一印象。

出庭时,张玉婧通过翻译告诉法官,监狱未能为她提供内裤,导致她无法换回平民服饰。“我没法换衣,因为女性原因……我很尴尬。”张还说,她不知道为何她被带到法庭。“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在这里,我以为我的案子被取消了,”她对法官说。

法官因而延后控辩双方挑选陪审员的程序,与律师们商讨如何解决内裤引起的混乱。张玉婧最终换装,穿上了原本在她酒店房内的私人衣物。

数月前,上海商人张玉婧企图撒谎闯入海湖庄园,她对保安说,她准备去俱乐部的游泳池,其后又改口说,她是去参加“联合国华裔协会”的活动。当时,总统特朗普并不在海湖庄园。

张玉婧随即在海湖庄园被捕,因非法进入禁区、向特勤人员作虚假陈词的罪名而被起诉。如果被判有罪,她面临的最高刑罚为六年监禁及25万美金罚款。张主张自己无罪,她的保释申请遭拒,目前已被收押超过五个月。

诸多不寻常之处

张玉婧在六月解雇了她的公共辩护律师,称她希望为自己辩护。张玉婧通过翻译表示,“我自己可以搞定。”

法官警告她,这是“非常糟糕的决定”。公共辩护律师目前仍在法庭上随时候命,以防张改变主意。

在开庭前的听证会上,张玉婧有时无法以英语回答“是或否”的简单问题,但有时却能讲近乎流利的英语。法官因而指责她在与法庭玩游戏。

在上庭时,语言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张玉婧称她无法理解翻译说的国语,因为她已好几个月没说国语。法官回应称:“你说中文,你来自中国。”

张玉婧拒绝与可评估她精神健康的心理学家交谈。她在中国的家人此前对公共辩护律师否认张有任何精神疾病。

张玉婧被捕时,身上携带了带有病毒的U盘和移动硬盘、四部手机与一台电脑。特勤人员在张的酒店房间搜出接近8000美元现金和侦察附近是否有摄像头的装置。

张玉婧是谁?

张玉婧自称,她原本要参加在海湖庄园举行的一个商业社交活动,特朗普的姐姐计划出席该活动。但活动在原定举办日期的数天前宣布取消。美国特勤人员相信,张玉婧知晓活动已遭取消。

香港《南华早报》和美国《迈阿密先锋报》报导指出,来自上海的张玉婧出身平凡,大学毕业后从事金融工作,曾任基金经理,被捕时是一名商业咨询师。张在上海拥有一台宝马汽车和价值900万人民币的房产,她已付了将近一半的房屋按揭。

张玉婧似乎被特朗普的从商经历鼓舞,希望成为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认为与特朗普家族的接触将为她带来通往上流社会的门票。

相关报导指,张玉婧在收押期间共打了约280通电话,其中58通接通,她曾致电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工作人员,还有许多佛罗里达州的商人。其中一位接到过张电话的美国商人指,张玉婧向他要钱,且提出很多法律问题,但他无法理解很多她说的话。

海湖庄园是特朗普的私人住宅及俱乐部,常作为特朗普与外国国家元首会面的场所,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曾在此会面,庄园安保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然而,张玉婧面临的控罪中并未包括间谍罪。多位美国专家称,张玉婧企图闯入海湖庄园的手法过于拙劣,她是中国政府职业特工的可能性低,但不排除她被人利用。

行为举止怪异的张玉婧究竟是笨拙特工,抑或渴望靠近权贵的特朗普仰慕者?案情仍然扑所迷离。

那样的年代
1 楼
进入国会山庄会被判刑 进入立法机关还侮辱没事
w
wcf
2 楼
典型的共产党地下党员式装疯卖傻
X
XXyourOO
3 楼
从她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受过相当严格训练的中共顶级特工,这种级别的特工,一个简单的装疯卖傻战术就可以瘫痪脆弱的美国庭审制度,类似辣椒水,老虎凳,上水刑这些老招数统统无效,就算是上测谎仪也没用,想让你测谎仪的读数是多少就是多少,最后只能放掉,这才是顶级特工最恐怖之处!
哈哈
4 楼
她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聪明绝顶
填写基本资料
5 楼
呵呵呵呵
填写基本资料
6 楼
草木皆兵!!
y
yuanfangzhi
7 楼
所然我讨厌中共,但我不相信中共的“间谍”这么弱智?
q
qaz1234567
8 楼
间谍无疑,普通人怎么会拒绝请律师
t
tinyL
9 楼
总统不专业,保安不专业,法官不专业……
顽童在线
10 楼
就是个玩下三路的居然知道尴尬?
a
ak47a
11 楼
律师是免费的,就这样耗下,肯定会拿到绿卡。
南方兔儿爷
12 楼
顶级特工,绝对的,几个月就已经暴露熟悉英文遗忘母语。
沙发
13 楼
特工个头,这样装疯卖傻会被关进精神病院,最后变成真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