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裁员只是冰山一角,网易迎来至暗时刻?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6日 18点2分 PT
  返回列表
69292 阅读
14 评论
时代周报/21财闻汇

文/时代财经史成超

11月25日,针对近期发酵的网易游戏前员工遭“暴力”裁员一事,网易在正式回应后,又发布一封面向内部员工的内部说明,对事件的时间线进行了梳理。

这篇内部说明显示,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 、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并提到当事人已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网易支付61万余元赔偿。

裁员风波尚未平息,有网易前员工对时代财经描述了今年上半年网易严选广州团队“优化”的种种细节。“暴力”裁员或许只是个例,但网易的麻烦可能才刚刚开始。

“人都离职了,还能有什么关怀”今年10月底,时代财经曾报道过网易有道裁员的消息。而上半年网易邮箱、网易严选等业务裁员、优化消息也层出不穷。

“比较符合网易裁员的风格:迅速、无人情。”在看到网易游戏“暴力”裁员的消息后,今年4月同样因为裁员离开的Deckard并没有感到吃惊。

“当时被裁的同事包括不少在网易做了10到15年老员工,基本都是签订了无限期合同,也是说裁就裁。对他们来说,网易已经是家一样的存在,却一下被赶出去。”

Deckard曾先后在网易邮箱、网易严选任职。其对时代财经透露,自2018年底网易严选从邮件事业部独立后,两个部门都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被裁的人中部分还在18年底上台拿过周年员工纪念章。

据透露,Deckard所在的广州严选团队,2019年初仍有50多人,经过两轮调整,4月份只剩下30多人左右,之后还有人陆续离职,包括网易春风和WebMail的负责人赵勇也已经于5月份离职。

今年10月28日,网易集团人力曾发表全员邮件,宣布网易严选总经理柳晓刚离职,孵化出网易严选的网易邮箱事业部亦发生重大调整。

“柳晓刚是邮箱和严选最重要的人物,他走了,新人接手肯定会有一轮调整。”Deckard表示。在他看来,网易严选在广州主要的业务——网易春风、网易智造也已经“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被砍”。

据其透露,自2018年底网易严选从邮件事业部独立后,广州邮箱业务部门有一半的人划归到广州严选,包括网易春风、网易智造两个业务,“部门还在,但人数已经缩掉一半”。

“赵勇离职后,剩下的人其实是想看看再冲一年能不能出点成绩,但这半年春风没有新品,智造也只出了扫地机,非常边缘化。”

当被问及当初裁员HR是否曾用“背调”威胁时,Deckard显得习以为常,“网易,包括其它公司裁员,都会用背调来威胁员工接受离职赔偿,按现在的情况,员工基本都会默默接受。”

而对于网易在首次回应中提到“员工关怀不会因员工的离职而终结”,Deckard不乏迷惑,“人都离职了,还能有什么关怀。”

“产品为王”不好使了?从网易云音乐、网易考拉到网易严选,网易曾凭借一个个“有调性”的产品,从腾讯、阿里巴巴等商业巨头中虎口夺食,将不少年轻用户收入麾下,网易也因此常被外界评价为“产品为王”。

但游戏之外,网易却始终没有赚到多少真金白银。根据财报,网易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46.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31.6亿元同比增长11.2%,环比下滑22%,远低于彭博社此前预期174.12亿元。其中,游戏业务净收入为115.35亿元人民币,占比88%。

但即便是作为绝对支柱的游戏,也面临增长困境。阴阳师之后,再无爆款。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游戏业务已经连续4个季度增速放缓。据华盛证券分析,一方面因为国内游戏市场的开发已经接近饱和,另一方面由于此前的版号停批事件对网易游戏造成了直接的冲击。

来源:华盛证券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代财经指出,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见顶,不论是腾讯、百度、京东、网易等,无一例外都放缓了增长速度,这两年网易的确做过一些业务拓展,如已经出售给阿里的考拉和上市的有道,但真正做成生态的只有阿里和腾讯,其他企业还没有构建出属于自己的完整生态。

“每个业务的成功因素不一样,比如说游戏,持续成功的因素在于能够产出好玩的游戏,这是所谓的产品能力。”一名从业五年的互联网产品经理对时代财经表示,“但音乐、电商这类平台型业务,产品未必是成功的核心因素。音乐产品做得再牛,社区氛围再好,算法再强,没有音乐,又有什么用?”

裁员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旧业务分崩离析,新产品又无所建树,尚未走向生态构建的网易,已经触碰到了业务增长的天花板。

网易被辞退员工索赔61万?当事人上热搜,人民日报发声了

近日,有关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详述遭遇暴力裁员一事,引发网友关注。之后,网易承认处理中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行为。

但是事件仍未结束,今天,“网易前离职员工谈绩效不达标被辞退”话题再上热搜。

当事员工发声:绩效考核完全是主管一言堂

据红星新闻报道,11月25日,网易离职员工李某某告诉记者,网易的大规模裁员行为从去年年底开始,涉及多个事业部。李某某还透露,在网易内部确实存在得到2次C或1次D的绩效考核就会辞退的规则,“但是绩效考核完全是主管一言堂。”

李某某表示,他所接触到的网易被裁员工,基本上都一次性拿到了“N+1”的补偿,“所以这次这个事情还挺罕见的,在N+1上反复纠结,不排除是在恶心人吧。”

据此前报道,11月23日,网易前员工发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作者自述,2014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入职网易游戏,在职期间受到一系列不公正待遇:

包括认为自己的绩效评级与实际工作情况不符,患病后被公司采用多种方式希望其离职,避免进行“N+1”离职赔偿,其间“亲身经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

11月25日,网易发布了一则“说明”。“说明”称,今年3月底,员工J的主管因绩效原因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且经复核,员工J的绩效确不合格。但“声明”也承认说,此时员工J的主管并没有充分尽责地了解其患病情况。

“说明”还称,在员工J申请的3个月病假期间,公司按时发放了病假工资,并在今年9月19日,一次性给予其“N+1”的补偿。“声明”还表示,反思整个沟通和处理过程,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对此,网易在“声明”中向员工J和他的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响的同事和公众致歉。

网易“内部声明”:当事员工二度仲裁要求赔偿61万?

11月25日,一封网易发布的面向全体员工的内部说明在网上流传,有媒体从多个网易在职员工处核实,该“内部说明”确为网易所发。

该内部说明称已针对此事成立专项事件调查小组,且对长达8个月的时间线进行了梳理。说明还透露,当事人已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网易支付61万余元赔偿,该案将于12月11日在杭州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开庭。

内部说明截图(部分)

内部说明显示,2019年3月底,当事人所在部门在进行2018年下半年绩效沟通时,告知员工J其考核结果为D(不合格),其2018年上半年绩效为C(需做绩效改进)。根据此结果,其主管和HR确认其工作能力已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遂作出将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提出可给予其1个月时间作为缓冲。

4月22日,J以邮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绩效结果发起申诉。绩效发展组收到申诉后,在约定时间里,邀请J、其主管及相关HR展开三方会谈,就其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问题进行了沟通。

其主管认为,J在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在2018年期间,其参与的任务中,有3个在工作质量和设计能力上存在明显缺陷。此次复核经HR部门进一步审核后,于5月13日14时16分,通过邮件方式告知J,对其2018下半年的绩效维持原评定结果。当晚,HR通过电邮向J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文件。

该内部说明还显示,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9月19日,网易向J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了“N+1”的赔偿。10月22日,J撤销了劳动仲裁申请。不过,11月13日,J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据悉,本案将于12月11日在杭州劳仲委开庭。

员工“二次诉讼”能否拿到赔偿?律师这样说

员工“二次诉讼”能否拿到赔偿?

对此,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吴波表示,网易在员工患病期间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或涉嫌违反劳动法。不过,员工要求赔偿金额或很难实现。

视频来源:荔枝新闻

此外,律师也提示,面对“暴力裁员”,要注意保留证据,并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律师支招如何应对暴力裁员

劳动法专家、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保全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我们通常所说的裁员在法律上被称作经济性裁员,劳动合同法第41条罗列了一些相关情形,尤其是强调了一些程序性问题。比如要提前30日通知全体员工,要提前告知工会并听取工会的意见,并且还要把裁员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备等。

 

“在日常实践中,很多公司其实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甚至采用威胁、恐吓、暴力等手段让员工离职,以达到相应的减员、压缩经营成本的目的,他们通常给员工的说法也是公司在裁员,但这实质上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裁员。”他说,“这时候员工要检视一下自己,公司所说的这些行为自己身上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应该坚决向企业说不。”

 

“有的公司可能对个别员工有成见,或者这个员工确实表现很差,公司既想让员工走又想减少成本,就会出现人力资源劝说员工主动提离职的情况。如果这时候员工自己写辞职信,那么在法律上员工是拿不到任何补偿的,当然这也是公司最没有风险的一种方式。”杨保全说。

杨保全介绍,在实践中,考勤异常是公司辞退员工最常见的理由,但这个举证必须要得到公司和员工的共同认证。杨保全提醒,关于迟到早退能否成为裁掉员工的理由,也要看这项规定在实际中的实施程度。

 

“有些公司是制度看上去很严格,但是实践当中并没有严格执行,就是说行为放纵,制度严格。那么这种情况下,也不能成为管理员工的依据。”杨保全说。

 

杨保全表示,员工在实践中遇到这种情况时,最好与公司协商一致解决,如果行不通,员工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采取劳动仲裁的方式。在实践中,在大多数情况下,劳动仲裁部门干预此类纠纷对员工还是比较有利的。“比如考勤异常这个理由,因为大部分公司都采用的是电子打卡,这种方式本身就存在技术上的可修改性,如有员工不认可,单位又拿不出别的证据,这种情况下法律一般会倾向于员工,认为单位举证不足。”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网易向来轻别离?

据市界报道,网易离职高管这样评述丁磊:吝啬、保守、随意、缺乏耐心和长远眼光。

 

有关丁磊和离职员工的矛盾是出了名的。网易高管的离职率向来高得惊人,以门户事业部的总编、副总编为主。

 

YY的李学凌、雪球的方三文、陌陌的唐岩,这些离职的网易高管几乎都与网易交恶。

有观点认为,如果阿里的文化是奋斗;鹅厂腾讯被认为是安逸、价值至上;网易的文化和价值观是模糊的,没人有清晰的印象。

 

是奋斗吗?但错失了那么多互联网的浪潮,网易看起来总在迎难而退;是安逸吗?但不时爆出的卖公司裁员、把离职的前员工送进监狱、把没离职身患癌症的员工架出工位,这真的很不安逸。

 

网上也有人这样评价:“网易的所有业务,底层逻辑都很像养猪。搞一个小猪仔,认真养,好好养,养大,摁住,放血,挣钱。完美闭环。”

人民日报评网易裁员:企业重视员工生死,员工才能为企业奋斗不止

此事同样引发@人民日报 微博关注,人民日报微博在评论中认为:互联网行业的残酷竞争,人们不陌生。但社会关心的恰恰是,除了KPI,企业是否得有其他价值?对患重疾的员工,能否有更多人文关怀?公司经营不易,员工奋斗不易,并不等于这道题无解。答案很清楚:企业重视员工生死,员工才能为企业奋斗不止。

1
10米跳台
1 楼
这种劳务纠纷,难道工会不出面吗?难道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里面就没有为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工会吗?
回来了
2 楼
楼下是多喜欢共党阿!啥事情都捎带着共党,都走司法程序了,要工会是要表达啥?
J
Jjl2001
3 楼
工会?你搞笑吧?啥时候见过中国工会为雇工服务过。
怪叔叔的大发现
4 楼
10米跳台,嗯,以后你就是站那上面万念俱灰跳下去轻生的!嘿嘿
C
CDLH
5 楼
网易这样的大腿都抱不住了,别的企业那不就更是岌岌可危了么,希望这只是网易的经营不善而导致的,并不是中国经济泡沫开始破裂的前奏
b
blass
6 楼
不知道什么叫私企吧?
p
potatohead
7 楼
算了, 收归国有吧。
p
potatohead
8 楼
私企也有工会啊。
y
yyss8
9 楼
这种说法和土共整天一刀切有什么区别 工会难道带来的全是好处? 那么是不是在不是共产党领导的其他国家 工会就只能是给那些只爱偷懒的员工做主的产物吗
陷疯稻谷
10 楼
资本社会的工会都快把企业搞死了,中国有法律有仲裁也有舆论,要工会这种吸血鬼干嘛
静gege
11 楼
不懂少说为秒。美国硅谷工程师也没有工会可加入。
遇女心茎
12 楼
网易游戏的员工 说实话 活该
B
Blitzwing
13 楼
呵呵呵 经济下滑止不住了吧
w
waterproof
14 楼
中国是有工会的,而且不止国企,很多大的私企也是有工会的,不过你知道,中国的工会是干神马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