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出一亿“定金” 印太战略VS中国“一带一路”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8月12日 8点37分 PT
  返回列表
1564 阅读
1 评论
何清涟

  7月30日,美国正式推出与“一带一路”抗衡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印太战略)”,内容涵盖科技、能源、观光、基础建设。在中美贸易战升温之时,美国推出这一战略,中国方面自然高度关注,大部分分析都对美国的第一笔定金1.13亿美元表示不屑:咱中国“一带一路”对亚太地区提供了万亿美元的支持,美国这一个亿“定金”,能与中国竞争吗?

  亚太战略成印太战略,哪点不相同?

  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在亚太(印太)地区的战略构想都需要第三方力量做为依托。中国的多数分析就错在一点:印太战略VS一带一路的重点不在于双方撒钱的多少,而在于多国的“第三方参与”,中美两国比拼的其实是第三方的政治信任。

  早在奥巴马政府开启“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美国学界与智库就开始引入“印太”概念。美国官方对“印太”概念也表现出较浓的兴趣,有意识地将亚太和印度洋看成是一个地缘整体,但一直未提升到政策层面。直至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才正式将“印太”作为美国安全战略中的最重要地区,“印太”地区终于超越欧洲和中东,成为美国国防战略的首要关切。

  6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2018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系统阐述了美国“印太”战略,陈述了构建印太战略的五大原则与四大手段,认为美国理想中的“印太”是一个安全、稳定、繁荣和自由的地区。从这些原则性阐述中,外界清晰解读出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内涵即是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其中,地缘政治的重点是维系海上主导地位,遏制中国海上崛起;地缘经济的重点是加强与地区内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合作,对冲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提升的经济影响力。

  自马蒂斯讲话之后,“印太”在外交圈子里已经成为一个热词,被用来取代“亚太”,涵盖更广阔地区,“印太”与“亚太”的区别在于,“亚太”这个词过于把中共专制政权作为中心。

  美国印太战略的基础:第三方参与

  无论是中国的一带一路,还是美国的印太战略,都只是搭建一个国际平台,需要第三方积极主动地参与。

  在中美关系研究中,第三方国家(地区)对中美双边关系的影响一直放在从属地位,他们的主观意志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但事实是,亚太地区存在诸多第三方国家(地区)如日本、韩国、菲律宾、中国台湾、朝鲜、俄罗斯,还包括澳大利亚与印度。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复杂,经济上与中国来往密切(即“经济发展靠中国”),但由于历史与现实中的领土纠纷,以及其他政治纠葛,与美国一直维系着安全上的义务或合作关系(政治安全靠美国),这些国家构成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竞争的第三方参与者,它们的参与热情与参与程度决定中美两国地缘战略是否成功。

  以日本为例。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日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为了阻止日本入常,中国政府在中国操控发动了几次全国性的反日游行,让国民反日情绪升温。在亚太地区,两国为领导地位较劲也由来已久。奥巴马倡议成立排斥中国的TPP时,日本非常积极,即使在特朗普总统决定退出TPP后,日本也一直努力维系这一组织,希望美国归来。奥巴马政府表现出对印太的兴趣以后,安倍政府对印太地缘政治反应积极,设定了三个实施路向:安全保障、经济合作以及文化和人文社会交流。2017年新版《开发合作白皮书》中,写入了为推进安倍政府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发挥政府开发援助的作用,并称将在“确保海上交通安全与完善法制方面支持发展中国家,为全球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日本“印太”地缘外交的实质是谋求政治大国地位、针对中国的较量与博弈。对于美国针对中国的印太战略,日本当然欢迎之至。

  澳大利亚与中国曾经一度友好。但中国趁此机会向澳大利亚进行渗透,这种渗透遍及政界、学术界与媒体业,引起澳大利亚严重焦虑。2016年,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授权发起一项调查。这项调查显示,中国是对澳大利亚渗透最为严重的国家,中共的确曾试图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施加影响,并打开通往澳大利亚政府各个层面的渠道。因此,澳大利亚早就想对中国设防,苦于没有合适的伙伴。今年3月,在悉尼举行“东盟-澳大利亚特别峰会”期间,澳大利亚外交官曾试图与东盟成员国讨论“印太战略”实施的可能性,遭遇许多东南亚外交官质疑其可行性,并提问“印太”这一概念具体的涵义是什么。因此,美国正式宣布实施印太战略的话音刚落,7月31日,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就在美国的投资计划之外,宣布了日美澳三国在印太地区展开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方针。

  印度对北京的态度比较矛盾,近年来,中印经济关系一直升温,但在其他方面,印度对中国持保守观望态度。一方面,印度坚持在世界事务中保持独立自主,不愿与美国结盟来对抗其庞大的邻国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和印度在海洋观念上存在矛盾与冲突,中国凭借“珍珠链战略”,以包围印度的形式推进了航线开发,并接连在斯里兰卡和吉布提建设港口,不断扩充海上基地,印度感觉受到了威胁。数年前,印度总理莫迪曾和奥巴马签署一项联合声明,谴责北京在南海控制权问题上挑起与邻国的冲突,并建议重启一个包括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内的松散的安保网络。但作为印太战略的核心国家,因其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正在升温,这次对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远不如日本、澳大利亚态度积极。

  中国的一带一路,第三方纷纷离弃

  中国于2013年正式提出“一带一路”计划之时,原来拟向外输出庞大过剩产能——以高铁建设为中心,将几十个过剩行业的产品输出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些国家也反应积极。但到2017年5月“一带一路”北京峰会正式召开之时,却出现了高开低走之趋势,过去一直与中国同列为“金砖国家”的印度与巴西也未赞襄此会。印度作为亚投行第二大股东,其总理莫迪拒绝到会。

  其中原因非常简单:三年多以前提出这一计划时,中国“钱多”;在推行过程中,中国却变得“钱少”。“钱多”时节,中国政府低估了资本外逃的巨大潜力;当外汇储备减少了四分之一后,政府看紧了“钱包”,被迫开展外汇储备保卫战,并将此做为金融维稳的重大措施。北京峰会前夕的5月4日,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在《中国金融》杂志官方微信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要点有二:1、今后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出资方不只有中国,还得有接受投资国的企业或者机构出资,风险共担;2、中国投资将以人民币为主,不再大撒美元了。

  “一带一路”的所谓全球影响力,靠的不是制度吸引力,而是钱包吸引力,过去五年,中共投入数千亿美元到“一带一路”计划,试图通过融资亚洲、东欧和非洲重大项目,提高它的全球影响力。一旦中国能够拿出来的美元投资减少,其领导能力也就随之下降。

  现实中,一带一路项目有不少遇到麻烦。今年7月,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谘询公司“RWR Advisory Group”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自2013年以来,中共在6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宣布投资的1674个基础设施项目中,迄今已有约14%的项目——即234个项目,遭遇阻力并陷入困境;所涉及的问题包括:公众对项目的反对、对劳工政策的抗议、施工延期以及对他国国家安全的担忧等,其中大部分问题源于北京不透明的发展融资方式所引发的争议,以及管理不善。据该报告分析,陷入“麻烦”的中资海外基建项目正在激增。

  中国也在收紧对一带一路的投资。央行下发了一份《关于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的说明》,收紧对一些国家项目的金融支持。这份文件总共列有54个国家,亚洲国家有老挝、柬埔寨、哈萨克斯坦,其余大多为非洲国家。

  据《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约有70个国家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很多都因此欠下大笔债务,斯里兰卡已经要求IMF解决债务,巴基斯坦也将在今秋向IMF求助。巴基斯坦目前背了620亿美元的债务,当中部分是因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所造成。因此,美国参议院16位参议员写信给总统特朗普,认为“作为IMF最大的捐款国,美国将如何利用其影响力确保IMF的贷款不会变相延续中国正在进行的一带一路项目,或开始新的一带一路项目”,声称国会将立法要求禁止IMF借钱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偿还中国债务。

  以上分析说明:美国的印太战略尽管刚开始,中国的一带一路已露败相,中国引以为傲的“钱多”其实也难以为继。决定中美两国战略成败的,不仅是中美两国花钱的多少,而是参与的第三方对中美两国的政治信任。习惯花钱购买国际友谊的中国政府很难明白,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很难通过金钱购买达成。

s
standardpoodle
1 楼
那些个说一带一路的大撒币们,现在看看美国这个撒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