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金与正:一个可以影响、平复金正恩心情的人(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7月9日 0点9分 PT
  返回列表
26832 阅读
6 评论
中国新闻周刊



4月27日,金与正在板门店。图/韩朝首脑会晤媒体报道团

  文/曹然 本刊记者/徐方清

  本文首发于总第859期《中国新闻周刊》

  随着两侧整齐摆放着朝美两国国旗的大门打开,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步入位于新加坡圣淘沙岛上的嘉佩乐酒店,坐到签字桌边。

  此前在门前侧身站立的金与正跟随哥哥走到桌前,伸手为金正恩拉开座椅,然后将一支钢笔放在哥哥手边。随即,一身黑色套装的她退到了金正恩的侧后方。

  金正恩拿起妹妹专门准备的钢笔,和特朗普分别签署了朝美领导人新加坡会晤联合声明。发生在2018年6月12日13时30分许的这一瞬间,成为朝美关系史上以及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中的一个历史性时刻。

  特朗普签完字后表示,这份历史性文件“将为世界解决一个巨大而且严峻的问题”。在他们身后,金与正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面带微笑,交换了朝鲜语和英语文本的联合声明。

  约一个半月前,与新加坡会晤中相似的一幕出现在板门店。2018年4月27日上午,金与正随金正恩一起跨过板门店的南北军事分界线。走入第三次朝韩领导人会晤的会场后,金正恩准备在文在寅提供的来宾簿上签名,随身携带黑色公文包的金与正马上递给哥哥一支钢笔。

  “我们可以如此评价:在新加坡会晤中,她既可以谈论外交政策,也可以为金正恩递送钢笔。”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

  麦登被《华盛顿邮报》称作“与朝鲜政府有私人沟通渠道的研究员”,他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自己正在撰写一份关于金与正的全新报告,其内容将超出此前西方媒体对金与正身份的所有认知和判断。据他掌握的最新信息,金与正参与领导了导弹试验和朝美外交的工作。

  如今,朝鲜与美国就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展开的外交磋商才刚刚开始。曾多年参与朝美谈判和磋商工作的美国前核不扩散事务助理国务卿、现任宾州州立大学教授约瑟夫·德托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这一谈判过程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金与正显然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不容小觑的作用。



4月2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二)和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右二)在板门店举行会晤。右一为金与正。图/韩朝首脑会晤媒体报道团

  从“公主”到“同志”

  2018年4月27日上午9时刚过,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步入第三次朝韩领导人会晤场所“和平之家”。寒暄间,文在寅突然指向紧随金正恩步入会场的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金副部长在我们韩国已经成为明星了。”

  在场的媒体记者观察到,在一片笑声中,金与正的脸红了。这已经不是三十岁左右的金与正今年第一次在朝韩交流中流露害羞的神情。据韩联社报道,2月11日,韩国青瓦台秘书室长任钟晳为以金正恩特使身份访韩的金与正举行欢送晚宴时,金与正在致辞时就“略显羞涩”。但这并未影响她履行特使职责、为文在寅最早带去金正恩愿意举行朝韩领导人会晤的消息。

  “虽然金与正自称不善言辞,但她表达意见时却有条有理、畅所欲言。”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在“近距离了解”后,如此评论自己的谈判对手,“相信今后在韩朝关系等朝鲜对外工作方面,金与正定能发挥重要作用。”

  但迄今为止,金与正的年龄、学历、履历、职务、分管工作等基本信息仍有些神秘。美国《华盛顿邮报》今年2月在报道中感慨:“我们对金正恩知之甚少,对金与正所知更少。”

  德托马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承认,美国政府内部关于朝鲜的认知水平并没有像对其他国家那样广,也没有那么高,而历史上美朝外交失败的原因之一正是“显然不了解对方的政府”。

  2018年2月12日,朝中社公布了金正恩在平壤接见访韩的朝鲜高级别代表团的照片。作为金正恩特使前往首尔的金与正站在朝鲜最高领导人身旁,双手挽着哥哥的胳膊。这是朝鲜官方媒体首次公布兄妹二人亲密相依的照片。对此,麦登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称,童年时期,金正恩和金与正就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对金与正的出生日期,韩美双方至今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美国财政部2017年1月11日在一份制裁名单中,将金与正的生日标为1989年9月26日。韩统一部官员随后称,根据韩方掌握的情报,金与正生于1987年。今年4月27日,韩国政府发布第三次朝韩领导人会晤欢迎晚宴出席人员名单时,将金与正出生年月标为“不详”。

  “对于朝鲜政府高层的出生时间,不同的消息源常有两三年的差异。”麦登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可以确定的是,金与正约生于1987年到1989年之间。作为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与正与同母长兄金正哲相差6到8岁,和金正恩相差4到6岁。

  “金正哲比金正恩、金与正更早一些时候就去了瑞士。”和金与正的同父异母的长兄金正男有过私人交往的麦登表示,金与正和金正恩前往瑞士留学和返回朝鲜的时间则完全一致,“这意味着兄妹二人在朝鲜家中和瑞士伯尔尼都共度了一段时光。”

  金与正和金正恩也都受到父亲金正日的宠爱。据曾任金正日厨师的藤本健二回忆,金正日吃饭时,常让金与正和金正恩坐在自己身边。“金正恩坐在第一夫人身旁,金与正则坐在父亲身旁。”藤本健二称,金正日常喊“甜甜的与正”(sweet sweet Yo Jong)或“与正公主”。据英国《卫报》报道,在将兄妹二人送到瑞士留学后,金正日为了缓解他们在异乡的孤独寂寞,还专门从朝鲜国内调派音乐家前往陪读。

  据麦登介绍,从瑞士回国后,金与正即和金正恩一起进入金日成军事大学学习。而韩联社等媒体的报道则称,金与正回国后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研读计算机专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金与正还曾在2004年前往西方留学。同年,高英姬在巴黎去世。

  成年后的金与正仍然得到父亲的宠爱。2002年,金正日在接待西方客人时就赞赏自己的小女儿“对政治很感兴趣,希望在朝鲜政坛有所作为”。多次前往朝鲜的俄罗斯远东事务特使康斯坦丁·普利科夫斯基回忆称,金正日认为,金与正“头脑敏捷,有出色的领导能力”。

  结束大学学业后,金与正很快走上了“在朝鲜政坛有所作为”的道路。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她于2007年成为了劳动党的基层干部。《华盛顿邮报》称,在2010年到2011年,金与正已经协助金正恩参与了较多政治工作。

  “金与正在金正日去世前的最后两年积累了很多政治经验,如同参加了成为朝鲜政治精英的‘大师课堂’。”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2009年5月,金正日访问元山农业大学时,朝鲜电视台公布了一张有金与正参与的合影,显示她已经开始陪同父亲出现在公共场合;韩国媒体还在2010年的一些会议画面中确认了金与正的身影。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逝世。此后,金与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中。在12月28日的告别仪式上,她跟在一名人民军高层身后走入灵堂,向金正日灵柩鞠躬。但当时,朝鲜媒体没有提及金与正的名字。

  此后两年,朝鲜政府高层人事变动频繁。韩国统一部2013年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金正恩上台后调整了97名党政军高层的职务,占相关高级官员总数的四成。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和金正恩一起“扶灵”的八位高级官员中,有五人遭到解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人民武力相和人民军总参谋长人选分别出现了三次更迭。与此同时,没有政治身份的金正恩夫人李雪主于2012年7月开始陪同丈夫出席活动。

  在此期间,金与正的名字仍未见诸朝鲜报端,但西方媒体已将之视为朝鲜领导人接班之际的重要人物,CNN援引麦登的话将她喻为金正恩的“白宫办公厅主任”。2012年7月,在平壤绫罗人民游乐园竣工仪式上,朝鲜高层干部列队鼓掌欢迎金正恩夫妇,金与正则独自站在花坛上。

  在李雪主首次得以被朝鲜媒体公开报道的这场活动中,路透社敏锐地捕捉到金与正的角色,“仿佛她在布置这场活动”。次年7月,麦登也公开表示,金与正和金正恩的“私人秘书处”一起,为领导人的出访、工作检查和其他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后勤和安全进行统筹管理。

  2014年3月9日,金与正首次从幕后走出。当天,金正恩以100%的支持率当选第111号白头山选区代议员,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了“金与正同志”投票的特写镜头。4月21日开始,金与正的名字频繁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她陪同金正恩出席了首次战斗飞行技术大赛,观看了牡丹峰乐团的演出,视察了信川博物馆等文化场所,到11月27日已达10次。

  11月27日,朝中社在报道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平壤4·26卡通电影制片厂时,首次称金与正为“党中央副部长”。两天后,路透社报道称,金与正的职务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鼓动部副部长,且“名义上是她上级的人很可能要听从她的命令”。



4月27日,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中)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板门店交换签署的《为实现半岛和平、繁荣和统一的板门店宣言》。左为金与正。 图/韩朝首脑会晤媒体报道团

  塑造一个仁慈的伟人形象

  此后,金与正在朝鲜政坛的地位不断上升。2016年3月,有消息人士向韩联社透露金与正还兼任了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的副部长,在两个部门“发挥核心作用”。两个月后,朝鲜劳动党时隔36年召开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金与正首次当选中央委员。6月29日,金与正又出现在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上,韩联社推测她可能通过补选成为了代议员。

  2016年5月10日,金与正在金日成广场举行的大型巡游庆祝活动中站在哥哥身边。十天后,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即将完工的自然博物馆和中央动物园,《劳动新闻》在报道中第一次将她的名字列在此前在劳动党中央副部长中排名第一的赵勇元前面。

  2017年10月7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七届二次全体会议,当选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进入劳动党最高领导机关。

  12月22日,韩统一部副发言人李有振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观察到金与正登上劳动党第5届支部委员长大会主席台,坐在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崔龙海身旁。七天后,功勋国家合唱团和牡丹峰乐团为劳动党第5届支部委员长大会举行演出,金与正再次与金正恩、崔龙海等人在同一排特设席就坐。韩国媒体称,这意味着她已经被提拔进党内的核心圈子,CNN则在报道中推测“金与正现在是朝鲜领导层中排名前二十位的人物。”

  “金与正是金正恩内心可以信任的人,是一个可以影响、平复他心情的人,是一个可以毫无保留、毫不避讳地向他提供他所需信息的人。”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英国《卫报》也认为,“金正恩对他的妹妹有着最大的信任和信心”,金与正在短期内得到快速提拔,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转变,即金正恩试图与围绕他父亲的人员彻底决裂”。

  麦登认为金与正还代表了朝鲜青年一代精英高层的公众形象。“这些青年精英处于二十岁到四十多岁之间,多数还没有在朝鲜政府中获得公开的高级职务,但他们也需要某种形式的公开承认和肯定。”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由于其工作经历以及与领导人的特殊关系,金与正成为了这一批人的象征。”

  韩联社分析称,金正恩可能鼓励李雪主和金与正露面公开活动,凸显其追求和平的形象。麦登则认为,金正恩对家人的重用“意味着平壤并不考虑改变自己的政体,他们对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有高度自信。”

  2018年2月7日,当金与正将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等高层共同访韩的消息获得确认后,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毫不避讳地表示:“鉴于金与正是劳动党内重要人物,预计她将在此行中拥有相当的裁量权,比金永南只身来韩更有分量。”

  此后,还有青瓦台官员对韩联社透露,金与正来访的意义高于随后访韩的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包括韩美政府在内的各方都相信,金与正实际上的角色分量远超她的职务之责。

  “金与正在平壤负责的工作,包括宣传、文化事务,并扩展到其他领域。”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14年12月18日,韩国政府官员透露,朝鲜将加强对金正恩的伟人形象塑造,而时任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的金与正被认为主导了这一工作。

  金与正上任的次年,韩联社获得5年来韩媒第一次赴平壤采访的机会,发现街头面貌已完全不同:“市中心的主要建筑都挂有宣传朝鲜体制的大型横幅,横幅强调对金正恩的忠诚,其中最常见的口号是‘彻底贯彻敬爱的金正恩将军在新年贺词中提出的纲领性任务’。”

  在一家对外展示的骑马俱乐部,韩联社记者也观察到了俱乐部甚至有一个专门摆放与金正恩有关的各种资料的房间,挂有金正恩童年时与金正日合影的大型照片。

  麦登则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朝鲜官方媒体的主要变化,包括媒体开始报道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出席活动,火箭发射失败、张成泽被处决等按惯例不会公开的消息出现在官方报道中,以往三五天后才会更新的消息甚至可以做到24小时内发布。“这可能是由于在年轻人的监督下行事,”麦登表示,“他们在朝鲜境外生活或学习过,了解西方的危机公关、新闻周期甚至媒体战略。”

  金与正的“媒体战略”似乎不限于改革旧有的新闻宣传方式。2014年1月8日,金正恩夫妇出席了在平壤体育馆举行的朝美篮球赛,这场由金正恩最喜爱的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组织的比赛最终以朝鲜队47:39胜利告终,朝中社在报道中首次提及朝鲜领导人朴奉珠、崔龙海、姜锡柱的夫人出席活动。比赛结束后,金正恩没有发表政治色彩浓厚的讲话,而是有些轻松地说自己“观看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希望美国篮球选手在逗留期间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和金正恩及其家人在海边度过了一段休闲时光,”罗德曼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分享了许多食物和饮品,还讨论了如何发展他们的篮球队。我抱着他们的女儿,并和李雪主女士进行了交谈。金正恩是一个好爸爸,他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这场2018年之前金正恩与西方世界“最亲近的一次交流”看似与政治无关。但据《卫报》透露,正是金与正“撮合了金正恩与前NBA球星罗德曼之间不太可能的友谊”。该报还称,金正恩夫妇参观主题公园、学校和普通人家的灵感也源于金与正。



 2月11日,朝鲜艺术团在韩国首尔举行第二场演出,韩国总统文在寅(右二)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左一)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左二)共同观看演出。图/视觉中国

  金正恩时代新领导层的要员

  麦登观察到的金与正另一项新使命是参与了朝鲜的外交工作,包括对韩国、中国、美国的外交。“她在一个参与决策的精英和一个负责递钢笔文件的事务官员之间的角色中找到了平衡。”金与正自己则在2月11日的欢送晚宴上透露,她突然被派到韩国其实也是没有想到的。在美国《新闻周刊》看来,这一重用真正证明了金与正“是金正恩时代新领导层的一分子”。

  当金与正与金永南率团于2月9日到11日访问韩国、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并与文在寅进行会谈时,她已经创造了历史。这是朝鲜人士自2009年8月后时隔8年半再次访问青瓦台,也是拥有 “白头山血统”的朝鲜金氏家族成员首次进入韩国总统府。

  长期主管宣传工作的金与正几乎将这次出访安排得尽善尽美。当朝鲜代表团一行于2月9日抵达仁川国际机场时,韩国记者们惊喜地得知代表团专机的航班名“PRK-615”都充满寓意,取自朝韩双方都认可的、由已故南北领导人金大中和金正日签署的《6·15共同宣言》。

  据青瓦台人士透露,会见韩国总统时,金与正没有首先向韩方表露其特使身份,直到文在寅主动询问,她“才回答奉国务委员长特命而来”。在随后的午餐会上,金与正还和文在寅开起了“期待尽快在平壤相会”的玩笑。

  此后的事态发展表明,金与正的特使之旅获得了成功。据朝中社报道,2月12日,刚刚返回平壤的金与正就“向金正恩仔细汇报了同文在寅总统等南方高层人士接触情况、在此次活动期间掌握的南方意图和美方动向”,这也是朝鲜官方媒体首次披露朝鲜政府在关注朝美对话的可能性。同日,朝鲜中央广播电台高度评价称,此访“对改善韩朝关系和维护半岛和平富有意义”。

  随后,金与正在朝鲜政坛的地位再次上升。4月13日,她独立负责在平壤机场迎接访朝的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并访问宋涛下榻的酒店,《劳动新闻》同日刊发了一条《金与正探望宋涛率领的中国艺术团》的消息。韩联社指出:“朝媒常常报道劳动党政治局常委级别人士的单独活动,单独报道第一副部长的公开活动实属罕见。”

  在金与正为金正恩从首尔带回“美方动向”四个月后,朝鲜最高领导人在妹妹的陪伴下前往新加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自朝鲜战争以来两国领导人的首次会晤。

  “她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虽然身负重任,难免承受压力小心拘谨,但不露声色,始终一贯保持笑容。”今年3月9日,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曾如此评价金与正。

空城之主
1 楼
吹捧文。他只能信任她。
j
jack-121
2 楼
j
jack-121
3 楼
老農夫
4 楼
関係可能和電視劇 game of thrones 的皇后跟哥哥一樣
无忌哥哥
5 楼
杀了他哥,只能信任妹
一不做二不休
6 楼
懂了,第二轮朝美高峰会谈将由此女和伊万卡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