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赌博、以命抵债...他们的崩溃从借网贷开始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9月20日 7点2分 PT
  返回列表
10539 阅读
9 评论
每日人物



李波推测,这也许是造成陈波借贷悲剧的一个原因,“陈波也许会觉得父母养了一个这么不中用的儿子,这是一种帮助他们解除负担的方式。如果我没有太好地节制自己,这可能也是我的结局”。

“真正的压力在于你还想做个‘正常的好人’,你还有着目标和憧憬,想要把这些事情解决掉。但没有钱就是没有办法了,你不可能去偷、去抢。你只能去耍赖、不还,那你就卡在这里了,你永远无法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好人’。”小练说。

大学生网贷再出悲剧。

8月31日,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许岭镇雨岭村,22岁的大二学生陈波自缢身亡,手机留有网贷催款信息。他的母亲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儿子生前确实在网上借过贷款。

两手空空的大学生尚属无固定收入的群体,因此,大部分银行对大学生的信用卡贷款限额控制在百元以内,而网贷平台无抵押、额度高、固定利、无需严格的个人资产审查,于是,缺钱的学生转向了这里。但他们常常因缺乏对借贷数额和自身偿还能力的敏感度,陷入还不上款的境地。

据尼尔森《2019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指出,18至29岁年轻人实际负债人群约占整体年轻人的44.5%,大学生偿债能力低下。据《2019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消费金融用户年龄普遍偏小, 90后至00前群体占比接近50%。,且呈现出资金有限、行为冒进的特点。

借款赌博、以命抵债,大学生成为了网贷群体中出事的高发群体,困在网贷里的大学生不在少数。2018年1月,25岁的研究生罗正宇留下了5万多元的债务,在武汉江岸区的一家小旅馆自缢。他的手机里装有13个手机网贷APP,支付宝仅余0.71元;2019年2月,21岁的大学生冯洁欠债13.7万元,从17楼一跃而下,父亲发现,她的笔记本里密密麻麻地写着分期乐、闪银和爱又米等网贷机构的还款信息;2020年7月,大学刚毕业的安徽小伙小云在向“旺财贷”借款后,不堪还款催收,喝农药自杀……

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小谢记得,这两年有段时间,辅导员会定期往年级群里发送诈骗案例,“都是某个年级、某个班的同学被骗的案例。有同学被人以泄露身份信息影响征信的方式诈骗17万元,还有整个宿舍被人以网上赌博的方式骗取2万多元”。 很多学校的办法是,与辖区派出所合作,防止学生们踏入这样的陷阱,校园里,杜绝校园贷、防止网络诈骗的宣传贴满了整墙,不断向学生发出警示。

但悲剧还在发生。



2021年9月,民警在济南某高校进行反电信诈骗宣传。图/视觉中国

宽松的入口、变大的窟窿

2016年,刚上大学的李波得知了花呗的存在,“大额支付用花呗”,广告促使他在付款时点下花呗的选项,信贷产品自此成为了一种支付工具。

只用手指轻松一点,钱入账的消息就随之而来。他开始迷恋上了借钱的感觉,花呗越用越熟。2018年,李波又有了新的“工具”。那一年,百度有钱花上线,他迅速注册。门槛不高,手续也简单,刷脸、刷身份证、绑定借记卡,就完成了。

在钱借过来的几十秒里,李波恍惚间觉得,这笔钱就是属于自己的。这种感觉推着他向前走,在下一次有资金缺口时,他会熟练地点开APP,“我会觉得,这只是暂时先用一用”。

网贷的雪球越滚越大。每个月,李波要花掉5200多元,刨去他和女朋友每月3000元的生活费,总会留下2200元的缺口。平日里,两个人靠做家教来贴补花销,但收入要贴补日常开支,余下的缺口,李波开始依靠网贷。他一开始只借几百元,后来借几千,最多的时候,已欠下平台1万多元。

而且,他还开始了超前消费。李波说服自己相信,有些钱自己一定能还上,他开始觉得一万元之内的借贷都可以接受。甚至有时,母亲多给了钱,他也不急着拿来还贷。“当你因为还贷受得教训还不够痛的时候,就觉得可以先还一部分,剩下的会多留给自己花。”

为了填补资金缺口,学生们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往往是开辟新的借贷渠道。 “我第一次借有钱花,肯定是因为窟窿堵不上了。”李波说。他每月5号要还花呗,月底20号左右要还有钱花,如此设置还款时间,就是为了打时间差,好在一个平台还不上的时候,用另一个平台贷款补足。

直到后来,有钱花也成了窟窿。每到还款日,李波就会因找钱变得异常焦灼。最严重的时候,他每个月刚拿到父母的生活费和兼职的收入,就要一下子全拿去把坑填上。“可日常开销只能再借,就这样陷入了恶性循环。”

窟窿,就要填不上了。



图/电影《飞驰人生》截图

没完没了的电话

一旦还不上钱,噩梦就开始了。

“每天早上九点开始,会有借贷公司的专员给你打电话,打到下午五点结束。”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小练表示。

小练在校期间接触了网络赌博。一晚上几万元的输赢,远远超过了普通学生一年的生活费。赌博的高回报率诱惑着小练,他赢过——只要躺在床上点点手机,就赢了将近2万元。

但风险随之而来,小练越陷越深,最终欠下数额不低的钱,他不得已把目光投向了借贷平台。分期乐、借呗、微粒贷………小练从一个花呗都没开过的学生,变成了对网络借贷熟知的用户。他也会尝试筛选,“当时很多人说某借条借一万还了四五万,我就怕了”。

小练第一次借了1万元的分期乐。当时他每月只有一千多元生活费。他想填补急用,脑子一热,没想过还不上该怎么办。按照平台要求,小练留下两位同学的电话作为紧急联系人,“我跟同学说过,不能留我爸的”,同时,双方签订协议,首批的5000元将分两期还款,算上利息,一期要归还2550元。

第一个月还款日,小练就没能还清。分期乐打来电话,还算和缓地解释,如果不还钱,可能会对信用造成不良影响,建议尽早还清。小练和平台商定,先还上一点钱,余下款项逾期一周。对方同意了。

可第二天,分期乐换了一名专员,电话如期而至。小练只得再次解释情况,“你们让我找谁要钱?等我有钱了,肯定就还了。”小练说。

但借贷平台不会理会这样的呼声。对他们来说,部分还款仍意味着逾期,2500元的借款,即使还上了2499元也是逾期。他们开始联络能替小练还款的人,逾期的第二十天,平台拨通了小练父亲的电话。这下,小练急了:“我说,你们不打我填的两个紧急联系人,怎么去联系我的父母?我已经成年了,不然你们也不会放款给我,未经我同意、在我不知情的地方打搅我父母,这不符合当初的约定。”平台解释称自己不是原先那名对接的人员,以有问题向总公司汇报的借口,匆匆挂断了电话。那通电话,平台第一次未向小练催款。

父亲得知了小练欠贷的事,但他只说是自己消费忘了还。父亲问起具体数额,小练模模糊糊地说,几百元、几百元。



图/韩剧《付岩洞复仇者们》 截图

“正常的好人”

对于很多欠贷的大学生而言,他们担心前方未卜的催款电话和征信纪录,也惭愧于给后方的家庭带来麻烦。

陈波的家庭条件普通,他离开的院子里铺满黄色的土,周围整整齐齐地码着瓦罐和塑料桶。亲属称,陈波的父亲曾在上海打工为生,陈波的母亲则表示,自今年清明节起,儿子一直找家里要钱还贷,最早的一笔是3万元,从那之后到事发前,陈波共计向家中要了十几万还贷。

小练要还的也远不止几百元。去年,除了分期乐,他借了8000元的京东,3000多元的花呗,2500的美团,7000的58同城……这些一次性的借款,让他还款至今。

他原本是很开朗的性格,但借贷后,小练有了躲躲藏藏的感觉。贷款时间一长,他便会觉得压抑,“(要)跟同学、跟家里人去装、表现得无所谓,可这边都欠着钱”。小练觉得,自己当时经历的煎熬绝非言语可以表达,如今能张口说出来,已经淡化了许多。

大三结束时,他和同学在外吃饭,情绪突然失控。从出事借贷到最难支撑的时候都没有哭的他,在酒馆里哭了两个多小时。面对同学的陪伴,小练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想起父母,“他们把你养这么大,就希望你上大学、有个好工作,但自己什么样只有自己最清楚。我知道现在自己很差劲,就自己撑着”。

和大多数欠贷的学生一样,李波也不敢向父母开口。他来自一个普通的城市家庭,母亲在给钱上并不严苛,但李波从未如实告知母亲借贷一事。“进入大学,孩子起码认为父母对自己是有很高的期望的,要取得好成绩、拥有好身体。”他承认在借钱的时候,对于数字不够敏感,还钱的时候,却又足够敏感。

李波推测,这也许是造成陈波借贷悲剧的一个原因,“陈波也许会觉得父母养了一个这么不中用的儿子,这是一种帮助他们解除负担的方式。如果我没有太好地节制自己,这可能也是我的结局”。

“真正的压力在于你还想做个‘正常的好人’,你还有着目标和憧憬,想要把这些事情解决掉。但没有钱就是没有办法了,你不可能去偷、去抢。你只能去耍赖、不还,那你就卡在这里了,你永远无法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好人’。”小练说。

大学生们都想法设法还钱,因为他们还要挣未来。小练还想做老师、买房子;李波虽然节省生活开支,也不敢漏交突然出现的考证费用。他们都极为关心贷款逾期的后果——小练最初选择借贷平台,就是听说在平台逾期,只是“在圈子里信誉不好”;尽管对征信只有模糊的概念,但他们都因此没敢碰过透支信用卡,生怕一旦还不上,就上了“黑名单”。

研究商法的一位大学教授告诉每日人物,平台的还款条例对年轻人更具约束力,“平台为什么放贷给年轻人,而不是老年人?年轻人有未来,所以他们最顾忌个人征信问题,具有更强的还款动力。”她觉得,要关注孩子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借贷的大学生通常是本人自身条件比较差,或者家里不能给予支持,因此导致失控。这种情况造成的恶果,和‘蚁族’比较相似”。

“学生还是真的不要借贷了,也不要不敢跟父母说。你毕竟还是个孩子,父母不会不管你的,他们会伤心、会失望,但还是要说。”小练说。



图/《Sex Education》截图

两个一万多块

据安徽经视报道,出事的陈波曾分别向某借贷平台还了10077.6元和10029.10元。也许,下个月还款日同样的数字足以压垮他。

最窘迫的时候,小练吃不上饭,打开微信和支付宝里都没有余额。李波也疲于家教,外出上课的辛苦使得他的学习热情下降,一切所作所为被钱牵制,每一天都没有轻松快乐过。家教虽然是贴补花销,但辛苦了一天,他常常想要奖励自己吃顿好的。消费,又一次降不下来了,“衣食住行,你只能想办法在衣和行上节省钱”。

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波依靠找舍友借小几百元来还贷,但要拖很长时间才能还上。他觉得向人开口要钱很尴尬,可没钱的时候,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就是救急稻草。弟弟起初很爽快地给他转账,但后来,他会严肃地表示,缺钱找爸妈去,“这也是一个让我审视自己欠钱的推手”。

与此同时,客服还在不断电话李波,诱惑他提升贷款额度。客服人员的口吻像是在提供优惠,“在客服的口中,不是要我多贷款,好像是个促销活动一样。”

花呗根据日常的流水,给李波开通了5000元的额度。有钱花一次性最低要借500元,而且审核宽松,一开始就给李波下了2万的额度。在电话里,客服会说,“李先生,看您还款记录按时完成,信用良好,我们在考虑将2万额度提升至4万,免除手续费,您说同意,我们会自动在后台把额度提上去。”李波最终,没有同意额度提升。“你有了额度,看到很诱惑你的东西就会忍不住把钱花掉了”。

查找网贷平台推广QQ群,90后能占到总成员的42%-53%,群友还在推广着“借钱不求人”的平台,互相晒高达千元的佣金。据一项相关调查,曾出现花呗借款逾期的大学生占调查的20.64%,33%的调查者表示自己在还款时有较大压力。

网贷吧里,充斥着借贷的信息,“借贷宝1000,来”、“打周条”,来路不明的放贷人张开血盆大口,只等手头拮据的人上钩。加上微信,一句“老规矩,还款日当天12点归还,有困难提前沟通”,钱便到了手。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贴吧里偶有掉在坑底的人求助,希望有“兄弟姐妹”来拯救他的财务状况,回帖的只有放贷者一个个看似热情却心如磐石的“来”,新的借贷人涌来,想要把你拽入更深的深渊。

陷入贷款的巨大经济压力,大学生最渴盼的是一个出口。李波认为,虽然不值得鼓励,但年长的欠款人对此显然有着更好的消化和处理能力。他在论坛上注意到,欠下赌债、消费贷的年长者会主动联系贷款公司,找他们谈判,“贷款公司也不希望你被挂到征信上,他们默认那种状况你就还不了了。因此,就算你还得慢,这些公司也允许你还慢一点”。

李波说,学生借贷,最好的选择就是别开始,“超前消费是个无底洞,一旦踏入这个循环,没有外力拉你一把,还是很难去克服的”。

这也是有关部门近年来下重手整治消费贷的原因。2016年,监管层出手整治了校园贷市场,截至2017年2月底,全国共有47家校园贷退出市场。2021年3月,银保监会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

李波就受到了这一政策的约束。2021年6月初,将要毕业的他再次点下了借贷的选项。平台客服立刻致电,称现在不可以放贷给大学生。“现在想想还挺好的,多借一笔钱就又要多还。”李波说。陈波借的“安逸花”所属的马上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曾在6月被银保监会通报,存在学生贷款管理不规范、营销宣传存在夸大误导、告知义务履行不充分和等侵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

李波关掉了已经还清的花呗,他还欠着百度有钱花3000-4000元钱,按照还款节奏,还需要7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还完。他现在在荷兰读书,准备用学校退还的学费填补这笔借款。

小练还清了平台的借款,但还欠着两位朋友每人一万块钱。他知道,朋友是出于信任才会借钱,而他也想尽快还清。他开始做游泳教练,经常在朋友圈晒小朋友们游泳的样子, “我想赚到钱就还、赚到钱就还”。他和朋友商量好还款方案后,暂时没有了被平台催款的压力。

暑假高峰,他本预期每个月能赚到一万块钱,但受疫情影响,游泳课没有之前火爆,这笔钱还在慢慢地归还中,“钱毕竟是一个很敏感的事情,身边人不会说你什么,但会慢慢远离你。”小练时常看着泳池里的小朋友,他希望,自己还清了钱,就能专注一点。 “眼里只有在游泳的他们就好了。”他说。



图/日剧《钱断情始》截图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总是我
1 楼
我们上学那会儿,只知道高利贷是旧社会的东西。
P
Panda-2020
2 楼
中国政府应该严惩 把网货打尽 抓到枪决
酒酿圆子羹
3 楼
真的有点搞不懂,过去总是说借钱容易还钱难,张三问李四借了钱,那张三就是老大了,要自杀也该李四自杀吧,如果我问网贷借了钱然后不还,那又怎么样呢,我甚至可以大张旗鼓告诉家人告诉老师同学告诉亲戚朋友自己跟网贷借了钱并且不准备还了,任何打来的电话都不用理他们,那倒霉的不该是网贷吗,借钱的不应该怕催债的,除非催债的拿了刀上门砍人,碰到这种事催债的反而更容易掉入陷阱,不光拿不到钱,反而要去吃牢饭了,借钱和放贷双方,我觉得放贷的风险应该要大得多啊
w
wx3000
4 楼
红旗下永远消灭不尽的坏人。
所想即所得
5 楼
国家可以规定无工作学生贷款超过一万以上的为非法合同,学生可以不还。这问题立马解决。
小毛er
6 楼
中国应该允许平民申请破产不用还钱。这样借贷的就会三思而行了。
I
InNorthTexas
7 楼
小小恒大的悲剧。
m
meldyhk
8 楼
如果你的借债规模像恒大那么大,自然你是老大。但是大部分人借的钱远不足以让债权人自杀。像你说的那样拒还也不是不行,据说某个村子的人集体以这种方式赚借贷公司的钱。可是作为个人,这样不要脸还自己广而告之的话,基本上也就社死了。 ====== 酒酿圆子羹 发表评论于 2021-09-19 20:08:59 真的有点搞不懂,过去总是说借钱容易还钱难,张三问李四借了钱,那张三就是老大了,要自杀也该李四自杀吧,
f
fonsony
9 楼
生在美国就是幸福、欠了钱大不了不破产、且电台的告白天天播欠债他们可代向债权人谈判免七成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