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脸,华尔街富豪们竟被4个脱衣舞娘玩弄于股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1日 21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69028 阅读
10 评论
美少女颜究社

9月13日,取材自现实生活的电影《Hustlers》将于美国上映,讲述了一群脱衣舞娘联手策划骗局,报复手段肮脏的有钱人的故事。

这题材一听就充斥着香艳与刺激,而故事本体——刊登在《纽约客》上的一则真实新闻更是新鲜。

2014年6月份,4位脱衣舞娘Barbash、Roselyn、Marsi、Karina被控告诈骗勒索,于曼哈顿被捕。

这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行骗,但让人惊讶的是受骗对象大多来自华尔街,不是被高等教育选拔出来的顶尖精英,就是经历过各种名利场的富豪名流。

有娱乐圈明星,有世界500强的总裁,也有真正的亿万富翁。

这在当年的吃瓜网民里引起不小轰动——说好的高学历呢?说好的叱咤风云的手段呢?这都能栽在脱衣舞娘的手里?

现实中发生的事,远比想象要精彩。

2007年,4位脱衣舞娘相识于纽约曼哈顿夜场Hustlers(就是开篇的电影名),她们在工作时见识过不少人物,也遇到过比较奇葩的客人。

有个晚上来了一个十分知名的说唱歌手,在VIP私密房间里玩到很迟后,还不尽兴,邀请舞娘们去他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

▲年轻时的Barbash

进酒店前,她们不仅被没收了手机,还被歌手的助理强制签了保密协议。

进了房间后,他吸食着可卡因,要求舞娘赤裸身体跳舞,并且额外给了每人$8,000(约人民币5.6w)的小费,但全程没有同任何一个人发生关系。

一旦有舞娘要离开,他就会求着她们留下:“求求你不要走,我活得糟透了,我需要你的陪伴。”

原来,他只是需要人陪而已。

还有一位家乡在Pennsylvania的顾客,他的行为更让人费解。

原本Barbash以为他是个没啥特别的顾客,因为他玩了一晚上也就花了$115,000(约人民币80.5w),这对于Barbash这样的热门脱衣舞娘来说并不算多。

然而到凌晨5点,他准备离开时,突然邀请舞娘们购物,去的还是Christian Louboutin之类的奢侈品店。

▲Barbash购买的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鞋

Barbash当即打电话给Christian Louboutin的店长,要求他们在6点开门,店长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们至少要花$30,000(约人民币21w)”。

结果舞娘们一小时内就花了$80,000(约人民币56w),那位顾客也不心疼,还说喜欢她们疯狂购物的样子:“我们明天再来一次!”

第二天,顾客带她们去了Tourneau之类的钟表珠宝店扫荡,给Barbash买了两块劳力士总统表。

▲艾森豪威尔在1952年参选美国总统并成功获任,并于1956年连任,佩戴的正是劳力士的腕表,劳力士总统表的名声至此宣扬开来。

原来,世界上真有钱多到没处花然后到处撒的人。

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Barbash和她的伙伴们逐渐悟出一些道理。

Roselyn看来,在华尔街拼命工作的人并不快乐,所以他们花钱来找乐子,花完了钱又继续拼命工作,周而复始。

而Barbash想到的是:原来不提供性服务也能很赚钱啊!

一方面,金钱滋长了她们的欲望;另一方面,很多客人让她们觉得恶心。

有的穿着体面却说着下流的话:“你们是被爸爸猥亵了才来干这行的吗?”;有的连结婚戒指没摘就来找乐子,一边还嘲笑她们是垃圾货色。

究竟谁才是垃圾?

在贪婪和愤怒的驱使下,Barbash和舞娘们开始偷偷在酒里下药,酒杯易手间放入了催人兴奋的摇头丸,以及致人昏迷的K粉。

这一通下来,顾客没多久就陷入模糊任人摆布。

然后,她们就模仿顾客的签名,刷着他们的信用卡,买最贵的服务,点最贵的香槟,给每个人巨额小费,不出卖肉体就能从夜场那拿到不菲的回扣。

至于花多少,完全看心情,遇到戴婚戒的顾客就刷多一点,反正他们因为怕老婆肯定不敢声张;戴婚戒还人品下流的,那就刷爆。

一顿操作看似简单,也要耗费不少精力。

首先,客源。

当时正值金融危机,有钱人越来越少,然而Barbash依旧有一大串客户名单。

▲Barbash

虽然年过30满脸硅胶,但她年轻时是Hustlers夜场的TOP舞娘,积累了不少客源,现在还成为了夜场的股东,培养了一群年轻姑娘帮她赚钱,依旧是最赚钱的人之一。

别的场子要给脱衣舞娘们付钱,而在她这里,脱衣舞娘要给场子付钱——因为Barbash的场子客户多消费高,舞娘们收到的小费多,回扣也多。

其次,谨慎。

有些客户她们是惹不起的。

这就有了Roselyn的用武之地,她虽然是脱衣舞娘,却有颗精明的商人头脑,晚上跳舞,白天上学。

▲Roselyn

她负责的就是记录每个客户的消费情况,并估算他们卡里剩余的额度。

这样,她们在偷刷信用卡时,就能把握好额度,不至于刷太多引来他们的怀疑和报复。

最后,服务。

Barbash早已不年轻,Roselyn有自己的底线不愿意提供性服务,所以勾引之类的“工作”就由更年轻貌美的Marsi、Karina负责。

▲Marsi和Karina

所以划分最终收入时,Barbash和Roselyn拿大头,Marsi和Karina则只能拿到一小部分(论老板和员工的差距)。

随着活干得越来越顺手,钱越赚越多,她们名气也越来越大,甚至被冠上了“曼哈顿狐狸”的头衔。

Roselyn说,“这还挺有趣的,看那些男人被他们口中的‘垃圾货色’算计后吃瘪的表情让我异常满足。现在,谁才是真正没有自尊的人呢?”

当然,狐狸们也有玩崩的时候。

13年,一位名叫Zyad的心脏医生在收到$135,000的账单后气得揭露了她们的罪行,坚称自己是被下药骗钱了。

随后有三位受害者也站出来提供了证据,他们分别花了$5,000,$10,000,$50,000,但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最终报案的只有4个,比起舞娘们7年里骗到的男人,实在是少得可怜。

一位警察说:“很奇怪,接到的报案数有好几起,但愿意和我们讲述案情的却超级少,他们都不想承认,自己被脱衣舞娘耍了。”

他们的沉默是有理由的,因为坚持报案的Zyad就一度沦为网络舆论中的笑柄,很多人认为他自作自受,享受了服务还不愿付钱。

16年,法院判决Barbash获5年缓刑,另外三个则蹲了一个月的监狱,曼哈顿狐狸们至此解散。

现在,Barbash经营着一家Spa店(看来成功获得了减刑),经营得不错,正准备开第二家,而Roselyn则成为了一家大公司的财务总监。

当听说她们的故事要被翻拍成电影《Hustlers》时,她们不约而同地站了出来。

Barbash表示十分愤怒,因为《Hustlers》片方根本没有联系过自己,一没取得她的同意,二没了解真相就瞎编。

于是,她一边联系了律师另一边先于电影一步,在4月份根据自己的经历出版了书籍。

而Roselyn的态度则完全相反,在社交媒体上宣扬自己就是电影和书籍的原型,四处参加活动蹭热度。

很显然,曼哈顿的狐狸们再次扬起了爪子。

不知道这一次,她们还能赚个盆满钵盈吗。

东北神射
1 楼
有逼不算丑
d
doitagain
2 楼
这个roselyn是个聪明人 不论Barbasha的官司能不能赢 她都赚到了
日他妈的本
3 楼
强理论
s
sutter
4 楼
富豪就这操行,有什么好奇怪的。
m
minminlou
5 楼
丢脸,华尔街富豪们竟被4个脱衣舞娘玩弄于股掌? 赏脸!习万岁单身一人就能把十四亿奴民玩弄于股掌之间?
墨岩
6 楼
这,太不可思议了!
c
crunchtime
7 楼
你妈妈们是巾帼英雄啊,看出来你很自豪。
西
西部牛仔
8 楼
股掌之中的股是屁股吗,那就不奇怪了
异客
9 楼
华尔街的精英们的品味实在是。。。。。。。。。。。。
p
paperprison
10 楼
这口味牛逼了,我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