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世界中,最“佛系”的穆斯林在哪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9日 15点11分 PT
  返回列表
60153 阅读
9 评论
地球知识局

伊斯兰教对歌舞的态度相当不友好。主流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往往在潜意识里将舞蹈、音乐与酗酒、赌博等联系在一起,认为这会使他们的信仰不虔诚。甚至圣训中也提到过度的舞蹈和音乐是诱惑人堕落的魔鬼。

在伊斯兰世界,相比舞蹈,建筑和书法仿佛就是更“高级”的艺术形式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所以在伊斯兰社会,虽然音乐和舞蹈仍然是生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参与者有时也要面对一些道德压力,并不能完全自信地参与其中。

但伊斯兰教的一个支派却完全不这样认为,这一教派的信徒在举行宗教仪式时,专门发明出服务于音乐的“听术”和独特的“旋转舞蹈”,其教义和审美倾向在其他穆斯林看来完全是个异类。

其实跳的人没晕,但看的人已经晕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不过它也因此受到了外部世界的关注与欢迎,被称为伊斯兰世界最为开放的教派——这便是苏菲派。那么,这一教派呈现出开放特征的原因是什么?又为何在当代社会“默默无闻”,游离于政治之外呢?

对堕落生活和正统教派的反抗

在伊斯兰教的四大哈里发时代,帝国尚在远征与草创阶段,统治者和下层民众之间在物质生活方面并无太大差别,社会地位也相对平等。举贤让能的权力过渡方式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国上古部落时代的禅让传说。

历史上著名的四大哈里发(即正统哈里发)

在此之后才是倭马亚王朝、阿拔斯王朝等▼

然而随着围绕权力的争夺愈演愈烈,伊斯兰教逐渐分化出逊尼派、什叶派、哈瓦利吉派等不同主张的派别,最终,由逊尼派建立的倭马亚王朝统治了伊斯兰世界,并实现了从穆阿维叶到叶齐德的皇位世袭,开始了阿拉伯的家天下时代。

其实穆罕默德之后才三十年

伊斯兰教就发生了大分流

这短短的正统哈里发时代

恐怕也是帝国最朝气蓬勃的时代▼

统治结构的变化是帝国实力提升的标志,控制了更多剩余物资的上流社会,也有了更多资源投入享乐的生活。物质的分化带来精神的分化,那些并未跨入统治阶级,同时在信仰上有别于逊尼派主流思潮的穆斯林,与统治者之间也渐行渐远。比如激进的什叶派就认为,逊尼派的倭马亚王朝不仅不合法,还背离了对真主安拉的纯洁信仰,根本没有资格统治伊斯兰世界。

虽然什叶派始终占据少数,但这种敌对心态延续至今

并且什叶派也因获得波斯民族主义这一强大后盾

而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宗教派别问题

(图为什叶派眼中第二伊玛目哈桑·本·阿里,大战倭马亚家族)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ami)▼

但这些人又没有能力挑战现存的政治秩序,侯赛因惨死在卡尔巴拉的事迹仍然使他们心有余悸。因此,面对社会的动荡不安以及部分信徒的生活腐败,在广大下层教徒中开始流行苦行和禁欲,出现了形形色色的苦修者、忏悔者和素食主义者。

心里苦、心里难受、心里想不开...

才会有以自我鞭笞闻名的什叶派阿舒拉节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舒拉节上的什叶派穆斯林)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这是一种常见的社会补偿行为,信徒意图通过苦修,脱离令人不满的现实世界,在精神方面重归四大哈里发时代,最终遁入纯洁内心世界之中,这些人最终便发展成为独特的苏菲派。苏菲这个名字就是阿语中“羊毛”的意思,指信徒所穿的粗羊毛服装。

远离纷争,藏起自己的想法,在书斋中践行信仰也是一种选择,独特的境遇造就独特的精神,这其实是不分宗教的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起初,苏菲派只是一个松散的宗教团体,极度虔诚的信仰、生活的艰苦是他们的外在特征。而随着8世纪之后,包括基督教、萨满教和古波斯琐罗亚斯德教思想在内的外来宗教传入伊斯兰世界,开始对苏菲派产生直接影响,其思想路径逐渐向神秘主义转型,即在追求生活苦修的同时,更加注重精神上的满足。

早期的阿拉伯帝国表现出相当的波斯文明特征

对其他文明以及少数教派都相对宽容

也是各种新思想新流派的蓬勃发展时期

(图为聚集在巴格达的众多伊斯兰学者)

(图片来自wikipedia)▼

有多神秘呢?

说来你也许不信,苏菲派竟然把修行目的确定为追求个人与真主安拉的直接接触,以达到人主合一的最高境界。先知之妻阿伊莎曾说:“安拉能见众目,而众目却不能见他。”连穆罕默德升天时也无法和真主面对面相见,这些信徒又要怎么做到与真主的接触呢?

沉醉不知归路,不知道有没有偶遇真主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但无论如何,苏菲派还是在教派地缘冲突复杂的中东扎下了根,并且逐渐总结出了皈依伊斯兰、敬畏真主、隐遁现实、安守清贫、善于忍耐、无欲无求六大精神要素,是一个相当出世的教派。

爱真主、寻开放的苏菲原则

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苦修使苏菲信徒们相信,只有通过不知疲倦的具体行为,才能在如痴如醉的状态中实现与真主安拉的直接对话。当然通过背景介绍我们也能理解,这是苏菲对当世社会的无力反抗。

这一点和同样对逊尼派不满的什叶派就有所不同。相对于苏菲派的隐忍和灵性,什叶派的反抗更激烈频繁,经常制造令逊尼派统治者头疼的事端。

苏菲派就相对自闭很多了,不开心就跳个舞?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ād)▼

而在如何接近真主的问题上,苏菲派也有所独创,比如“听术”仪式,即专门听的仪式。

苏菲派认为听觉是人体最为奇妙的感受能力,乐声、曲调甚至无声,都是生命的语言。他们在举行听术仪式时一边听《古兰经》吟诵、伊斯兰音乐、诗词,一边重复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清真言,全神贯注的进入陶醉状态,忘却自我,试图进入安拉的宫殿。

践行某种仪式的雕塑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在听的过程中,苏菲们将身体做左右摆动,并有突然上跃的动作,让别人以为他们真的是灵魂出窍了,从而感染围观者,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而这种追求灵性的仪式,原理上似与印度僧侣的冥想有所共通。

另一个苏菲派的独创便是著名的“苏菲旋转舞”。

该舞蹈起源于13世纪的土耳其,后经过阿拉伯人的改进在埃及得到了普及。在苏菲们看来,不停的旋转可以进入一种天人相和的状态,从而达到接近神的目的。

神神秘秘,恍恍惚惚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舞者仅限男性,通常以极快的速度连续地进行,平均每秒钟转一圈,其间还要加上其它的表演动作。转动的圆蓬长裙,和舞者身上的裙子相得益彰,十分震撼。

这既是个体力活,也是技术活,有些苏菲舞者能旋转长达40分钟,连台下的观众都晕倒一片了,他们还在不停的旋转。

舞者仿佛进入了一个超验的世界

(一场在土耳其-科尼亚的宗教舞蹈仪式)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而在舞动期间,也会有一位主持人在台上走动,以免舞者相互碰撞。当第一段舞结束时,主持人会用脚敲击地面,众人便停止旋转,音乐也随之告终。但没过多久,乐声再次响起,又开始了第二段舞。

这是为了缓解观众的疲劳心理而设定的,就像电视广告一样,而这样也使观众感受到舞蹈的节奏感和规范性。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如此高超的技巧,自然所费不菲,一个好的旋转舞者需要从小训练,历经多年表演才能达到融会贯通,舞步通神的地步。而社会对他们的回报也是巨大的,旋转舞者在苏菲派社会以及旅游业中,都有很高的地位和收入。

是令人震撼的,值得一看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接触政治但在当代受打压

由于不关心政治,讲究信仰的虔诚,苏菲派在历史上被大多数统治者确定为温和派别。因其温和,自诞生起的几个世纪,苏菲派信士也一直与社会各阶层都和平相处。

但随着苏菲派影响力的不断增强,接触政治成为不可避免的大趋势。到9世纪时,苏菲派的理论逐渐成熟,并形成以祝奈德和比斯塔米两位苏菲思想集大成者为代表的伊拉克和呼罗珊两个系统。10—11世纪,苏菲派开始在伊斯兰世界广泛传播,在社会中拥有极大的影响力,而11世纪出现的一位伊斯兰教权威安萨里,则为苏菲派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安萨里自传的一页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安萨里是当时伊斯兰世界最为权威的宗教人士,同时也是正统苏菲主义的集大成者。他在潜心研究希腊哲学、伊斯兰教各派学说的过程中,把长期受排挤的苏菲派也纳入正统派的学说中,相当于承认了苏菲派的合法地位。由此便促成了苏菲派与正统学者的合流,也为苏菲派在伊斯兰教中赢得了平等地位。

自此,传播苏菲派不再危险,甚至成为了令信徒自豪的正规工作。

而从12世纪开始,松散的苏菲修道团也转变为组织严密的教团。历史上著名的苏菲教团有:卡迪里教团、纳哈西班底教团、沙兹里教团和毛拉维教团,每个大教团的成员都多达上万人,并开始以教团的形式参与国家政治。

纳哈西班底教团徽章▼

到16世纪的奥斯曼帝国时期,苏菲教团臻于极盛,达到其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人数在十万人左右。逊尼派的奥斯曼帝国统治者对宗教相对宽容,给予了苏菲派较好的发展空间。

这是苏菲派向外传播的黄金时代

连印度莫卧儿的皇帝都要聆听一番教诲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这为18世纪之后伊斯兰世界受到西方殖民者戕害时的反抗留下了火种。原本不参与世事的苏菲教团,在西方国家大举进入的大背景下,经常领导民众斗争,而在反抗陷入僵局时,苏菲派也是救灾赈民活动中的积极角色。

而在当代,苏菲教团在伊朗却受到无情打压。而这是苏菲教团自身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苏菲教团组织性极高,拥有一位类似什叶派阿亚图拉式的人物,被称为“老人家”。这位老人家可以向信徒收取宗教税,可以随意支配他人,在教徒中拥有极高地位。

这种与什叶派组织形式相似的内容显然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在两者意见起冲突时,穆斯林们应该听从老人家,还是大阿亚图拉呢?

关键时刻听谁的呢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有鉴于此,伊斯兰革命卫队指挥的准军事组织巴斯基民兵便被安排成为了苏菲派的监视者。他们几乎遍布伊朗所有城镇,监督执行严格的道德规范,尤其是在宗教和政治活动场所。一旦发现苏菲教团有异动,立刻逮捕讯问,使得苏菲派的社会声量和国际影响力一降再降,最终只能以旋转舞的形象留下落寞的背影。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h
hey6park
1 楼
穆穆 咋说呢 女人12岁就结婚生子 随着丈夫来到加拿大 如今25 已经有9个孩子了 加拿大的福利 呵呵
g
givetome
2 楼
SB加拿大
卧槽踏马
3 楼
别辱我佛
地上鸡毛
4 楼
第一邪教
纵横捭阖
5 楼
垃圾!伊斯兰邪恶教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
碎翼
6 楼
嗯,至少厨艺还有可取之处吧
阿凡提骑毛驴
7 楼
用西方的福利钱💰生无数的穆娃,20年后兵不血刃地兜底西方民主政权!霍梅尼,拉灯,傻达墓,巴格达迪,哈德穆罕默德.....天天 给全世界人民上早读课!
魏习加
8 楼
呵呵,学习了。 还喜欢这一段: 远离纷争,藏起自己的想法,在书斋中践行信仰也是一种选择,独特的境遇造就独特的精神,这其实是不分宗教的
福辽情
9 楼
本来信仰是提倡人类和谐和平愿望,但是却演变成政治斗争的工具,成了恐怖主义的信条。可悲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