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可怜的叙利亚人 有谁在乎他们吗?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0日 11点40分 PT
  返回列表
11053 阅读
27 评论
有种乐土

十年了,可怜的叙利亚人,有谁在乎他们吗?

十年前的这个时候,德拉,这个叙利亚南部城市抗议游行爆发。

随后的数周、数月和数年,最初的和平起义演变成了一场残酷和毫无意义的,一场看不到尽头的代理战争。

这个时代最令人心碎的冲突。

01

不是炎热。不是黑暗。

坑坑洼洼的柏油路上迈出的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仿佛脚下被粘稠的淤泥抓着。

不,是恐惧。

" 不用再走了。"

那些人站在马路中间。在路灯的照耀下清晰可见。他们清楚枪林弹雨随时都会爆发。每前进一步都可能意味着生与死的分别。

示威者就站在叙利亚第三大城市霍姆斯的一个十字路口前。如果安全部门的机动部队到达,他们逃往黑暗小巷的求生时间,只有几秒。

几个月来,每到周五都有数千人走上叙利亚街头游行。枪杀的风险非常真实。更多的人是在游行的第二天失去生命,那些不幸的人是在参加前一天被屠杀者的葬礼时被枪杀。然后,事情会平静下来,直到下一个星期五。

周而复始。

霍姆斯的那个晚上后,事情就这样持续了好几个月。在那个晚上,人们所站的地方一直很平静。这只是因为叙利亚政府军正忙着攻击一家医院,那里收治着示威活动的伤员。

叙利亚人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走上街头,至今 10 年。2011 年 3 月中旬,数千人在德拉抗议游行。直接导火索是逮捕了那些在学校墙壁上涂鸦的少年。这些年轻人受到了酷刑。这不过是无情恐怖事件的一个小小前兆。

如今,回顾叙利亚那段起义,以及随之而来战争历史时,人们并没有过多地关注开始。那时没有人想到化学武器、坦克、圣战分子、40 多万人死亡,还有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

一开始,叙利亚人持续不断的游行是难以想象的。一个又一个星期五,叙利亚人要求改革,结束腐败,并最终结束 1970 年以来阿萨德家族的独裁统治。阿萨德政权的回应从未改变。叙利亚国营电视台那时一直报道说,德拉的 " 武装团伙 " 在以色列特工部门的控制和武装下走上街头。叙利亚政府坚持认为,一切都是犹太复国主义的阴谋。

内战爆发前的那几个月,游行的叙利亚人真的相信,和平抗议可以引发变革。毕竟,突尼斯和埃及的独裁者已经被迫下台,而联合国安理会也对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下了重手。

机会之窗起初确实是敞开着的。阿萨德本可以在 2011 年选择推行改革,以此安抚国家。但对他和阿拉维派将军来说,重要的是确保权力的绝对控制。阿萨德所属的阿拉维派信仰,占叙利亚人口的 10% 左右。

叙利亚各地地方委员会要为每周五的示威活动商定一个口号。2011 年 8 月 12 日的口号是:" 除了上帝,我们不会向任何人下跪。"" 跪下,服从!否则你会饿死和被毁灭!" 这,基本上是叙利亚政府军传递的不变信息。口号并不是宣誓信仰,而是对阿萨德政权要求的反抗。

毁灭的威胁在 " 阿萨德的叙利亚 " 一直都奏效。1982 年,王朝创始人哈菲兹 - 阿萨德控制的精锐部队彻底摧毁了叛乱城市哈马的大部分地区,成千上万的居民死于非命。从那一刻起,这个威胁就在起作用。

但在 2011 年的霍姆斯、阿勒颇、代尔祖尔、德拉、扎巴达尼、大马士革郊区和数以百计的小城镇,随着希望的破灭,威胁失去了效果。

2011 年 12 月的霍姆斯,像一场噩梦。夜幕中连接街区的宽阔笔直的干道成了死亡陷阱,特勤局的神枪手向任何移动的东西开火。每天,都能看到有人被枪杀,不是因为他们在示威,而仅仅是因为他们在那里。他们是走出去买面包,他们是试图离开这个城市。

这里的城市都成了囚徒。

阿萨德总统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笑着说,只有疯子才会向自己的人民开枪。一位叙利亚商人说," 我钦佩圣雄甘地!但在叙利亚,他将被绞死。但在叙利亚,他将在一周内被吊死在栅栏上。"

霍姆斯的战火是在西部地区点燃的。一群军人在那里叛逃,宣布脚下三平方公里的地方解放区。六周后, 2012 年 2 月 3 日,在哈马被毁 30 周年前不久,霍姆斯的末日来了。叙利亚军队第 4 师用坦克和猛烈的炮击攻击,有时每秒钟都有爆炸。头几天,数百人死在家中。

" 他们只是在追击恐怖分子,这完全是个谎言。"《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玛丽 - 科尔文在通过卫星电话接受 CNN 采访时说。" 叙利亚军队只是在炮击一个寒冷、饥饿的平民城市。" 采访几个小时后,这位女记者和她的法国摄影师在定点炮击中死亡。

最终,阿萨德的部队得以包围霍姆斯,几年后彻底征服了它。但在 2012 年,叙利亚到处都有士兵开小差。数以万计的士兵投靠了风起云涌的叛乱组织。但空军仍然在阿萨德掌控之下,战机忙于轰炸自己的国家。

窗口无情地钉死了。

02

美国和欧洲实施了制裁,关闭了大使馆。2012 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说,使用化学武器将是一条 " 红线 ",但 2013 年阿萨德越过这条线,用沙林袭击大马士革郊区时,没有遭受到任何后果。

相比之下,阿萨德的盟友,尤其是伊朗领导层则派出了民兵、武器和资金。然而,尽管动员了来自伊拉克、阿富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数万名战士,但叛军还是在阿拉维派的主场前征服了他们最后一座城市。

这时天平发生了倾斜。俄罗斯参与其中,派出空军参战。

重新征服开始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被轰炸,被围困,被饿死。在大马士革附近的前度假城市马达亚,2016 年初的一幅涂鸦上写道:" 跪下或者饿死。" 大约一半的叙利亚民众始终保持沉默,以换取持续的供给。

到 2018 年年中,阿萨德的部队已经能够重新控制北部的阿勒颇、南部的德拉和大马士革周围的城镇。数万名叛军、医生和反对派平民前往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省,那里是起义的最后一块飞地。现在有 400 万人生活在那里,大部分人生活在灾难之中。

2019 年底,当阿萨德重新控制了三分之二的土地,就在他取得最大胜利的时刻,看起来其余地区也将失而复得时,前进的经济基础崩溃了。

崩溃早已显而易见:工业的瘫痪;硬通货储备的消耗;制裁;大部分油气储备和粮田都在库尔德人控制的领土上。但 2019 年 10 月黎巴嫩银行系统的崩溃才是致命一击。大约 300 亿美元的叙利亚资金突然被切断。

从那时起,叙利亚镑急剧下降,汇率达到 4000 多比 1,是 2011 年的 80 倍。

伊朗自顾不暇,停止向叙利亚提供廉价石油。俄罗斯取消许多谷物的交付,在其他地方可以获得更好的价格。

物价飞涨。面包、炊事用气和柴油都有补贴,但常买不到。面包店和加油站前是看不到头的排队者。2020 年初,一段视频流传开来,数十名绝望的叙利亚人追着一辆面包车跑。那还是在大流行到来之前,而大流行让一切变得更加糟糕。

大马士革的妇女出售她们的头发或身体。一位会计说,她卖掉了拥有的一切:" 土地、汽车、珠宝。我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我们在海外的亲戚每月给我们寄 100 美元。" 一名医生正准备移民到索马里," 因为不需要签证 "。2021 年,国际援助组织拨给叙利亚的专项资金首次超过该国的预算。

" 跪着挨饿 " 是叙利亚新的社会契约,以色列一位专家写道。

03

十年的战争,整整一代叙利亚人的生活被炸弹、匮乏、死亡和流离失所所定义。十年的战争意味着一个需要半个世纪才能愈合的社会。

就叙利亚而言,还有滔天的战争罪行问题: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成千上万的任意拘留和失踪;强奸和酷刑。根据联合国叙利亚调查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这场战争的特点是最令人发指的违反人道主义标准和人权的行为。一如既往的,平民在暴行中首当其冲,躲无可躲,永远的最倒霉蛋。

尽管从技术上讲,叙利亚战争还没有结束。但大多数人都清楚,阿萨德已经赢了。

可是,该如何结束这场战争,该如何为那些受苦受难的人讨回公道?

50 万叙利亚人死亡,660 万难民在邻国和欧洲,还有数百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另一个问题是,那些骇人听闻的罪行的幸存者是否会得到赔偿?——过往的历史也是灰暗的。从纽伦堡对纳粹罪犯的审判到海牙的战争罪法庭,缓慢、费力和低效,而且也很少起诉那些真正犯下罪行的人。

叙利亚最令人心寒的是,没有人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联合国在 2016 年停止了统计。因为它不再有足够的机会进入当地核实数字。据报道当时已有 40 多万人被杀。

阿萨德夺回叙利亚全境的目标似乎遥遥无期。叙利亚四分五裂。一个国家四个不同的势力范围。每个都有一个外国势力。然而,无论外国势力站在哪一边,他们都不是要重建一个被摧毁的国家。叙利亚成为各种代理人的舞台。

阿萨德愿意牺牲一切,除了他对权力的掌控,悲剧一直在重复:从哈菲兹 - 阿萨德摧毁哈马,到整整 30 年后粉碎霍姆斯;从叙利亚的主权典当给俄罗斯、伊朗,以及间接给伊斯兰国、美国,土耳其和库尔德分离主义分子,再到给他们国家带来的后果;国内有 1100 万人需要人道援助。一半人口被驱逐,到现在不愿意让他们回国,不愿意尝试起码的民族和解。

务实的做法应该是尽力与地区当局达成协议,下放权力,以保持国家的统一。而阿萨德担心的是,妥协会被认为是软弱,进而失去一切。

设法愈合战争创伤的唯一方法是要有某种真相与和解。现在一切都那么渺茫。

这可能是历史上记录最多的冲突。自从十年前内战开始,尽管广泛禁止外国记者进入,但战争的每一天,第一手材料都在社交媒体和视频分享网站上传出,视频和图片广布网络,全世界熟悉那令人痛心的每一场景:桶装炸弹;空袭的残酷后果;零星叛军和叙利亚士兵之间的激烈巷战;伊斯兰国或努斯拉阵线等圣战组织毁灭一个个的城镇 ……

这些是新的即时战争记录,最终也可能用来作为战争罪的证据。不过,现在连这些可能也没有办法继续存留。比如,自 2017 年以来,谷歌旗下的 YouTube 通过旨在删除暴力或 " 令人反感 " 的内容,删除了数十万段叙利亚人上传的视频。证据正一天天在社交媒体巨头手里销毁 ……

十年来,战争一直伴随着叙利亚人。叙利亚人习惯了恐怖的气氛。" 希望土耳其人留下来,希望彻底吞并我们。" 一位伊德利卜人说。" 美国人留下来," 库尔德人说。" 俄罗斯人要对伊朗人强硬起来。" 大马士革有人说。

没有人提到叙利亚,更没有人提到正义。

p
phenixw
1 楼
德国之声,希望渺茫! 2011年,北约出手,对利比亚境内起来反抗独裁者卡扎菲的武装团体提供支持。10年过去了,事实证明,与军事干预相连的希望并未能实现。 ........ 看看他们的苦难,就知道谁的手粘满鲜血!
p
pltc63
2 楼
完全是美国或英国记者编写的一篇颠倒黑白的文章,如果阿萨德下台了,叙利亚只会比利比亚或伊拉克更糟,死的人更多,所谓的反对派大多数是伊斯兰国一样的极端分子,他们杀人不眨眼,摧毁古物
l
liu12345
3 楼
有些国家是改变不了的,看看日本,朝鲜,让美国管理后,很快成了发达国家。关键是国民素质,对于一个除了向阿拉贡献子民什么都不会的民族,任谁都搞不好。
s
soleil2002
4 楼
美国人 欧洲人在扮演什么角色呢? 可怜的叙利亚人不过是大国博弈的旗子。 茉莉花革命? 看看曾经革命的国家今天的面貌吧。都是谎言。 死亡才是真实的。
l
lilimtl
5 楼
叙利亚其实是文明古国,接触过的叙利亚人素质挺高的,阿萨得治下有很多Christine 也和平的生活在那里。什么鬼苿莉花革命,那些反对派很多极端分子。那个和平奖获得者手上是有血的。可惜了叙利亞老百姓。 我们这今年排名第一的歺馆是一个叙利亚歺馆damas。
l
lue96500
6 楼
自2011年3月16日,叙利亚“民主”风暴袭击首都大马士革,进而引发大规模内战以来 ,至今已有整整十年。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14日表示,在战争十周年来临之际,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儿童除了 死亡、流离失所、受伤之外,不知和平为何物? 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昨天在安理会上指出:这场战争将作为近代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 之一载入史册,并称叙利亚人民是“本世纪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但联合国没有指出制造灾难的罪魁祸首是谁? 既然叙利亚人民是“本世纪最大的受害者之一”,那么施害者是谁?这位施害者得可怕 到什么地步,吓得联合国不敢提及它的名讳? 联合国顾左右而它可以理解,毕竟,人家总部还设在自由女神像附近呢,想混下去,最 好不要乱讲话。 十年前,美国是如何将叙利亚这样一个“小而重要”的国家推下深渊的? 风乍起时 叙利亚本意为“高地”,古名叫“苏里斯顿”,意为“玫瑰之地”,所以也被为“高地 玫瑰”。 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地处西亚,位于地中海东岸,北邻土耳其,东接伊拉克,东南面 是约旦,西南面靠着黎巴嫩和以色列,首都是历史名城大马士革。 统治过这里的有:亚述人、罗马人、奥斯曼帝国、法国。 叙利亚1946年独立,工业薄弱,农业发达,战乱之前它是阿拉伯国家唯一一个粮食出口 国,小麦出口量位居全球前列。石油储量约25亿桶,天然气2350亿立方米,跟中东能源 大国相比,并不算多,但过过小日子还不错的。 总人口不到2000万,国土面积为18万多平方公里,其中戈兰高地(1200平方公里)在 1967年被以色列侵占。 基础设施建设比较完善,公路37500公里,铁路2700公里,还有3个国际机场,地处交通 要道。古时候便是东西方贸易中转站,是古丝绸之路驿站之一,一个富庶的中东小国。 1956年8月1日与中国建交,动荡前,第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 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最世俗化的共和制国家,思想比较解放,人种也最接近西方,是中 东多元文化中心。阿拉伯文版《毛选》就是由叙利亚出版的,《矛盾论》、《论持久战 》、《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单篇比较畅销,西方一些政治、经济、文艺著作也同 样拥有自己的读者。 1970年11月13日老阿萨德政变上台,结束了政变频发的局面,进入稳健发展阶段。作为 少数派的什叶派,老阿萨德以高超的政治手腕,牢牢建立了由一个阿拉维派控制的政权 。不但经济有了长足进步,而且在中东事务中拥有了一定话语权,经常扮演斡旋者角色。 老阿萨德原本计划传位给长子巴希尔.阿萨德,然而巴希尔在1994年的中东扫毒战中, 因车祸不治身亡。 因此,在英国伦敦学医的巴沙尔.阿萨德被召回,他的人生规划从眼科医生变成了叙利 亚总统。有人说这不民主,但印度总理英.甘地也是如此安排两个儿子接班(一个意外 身亡),怎么就是最大的“民主国家”? 美国企图颠覆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并不是出于民主或不民主,而是他的存在妨碍了美国 中东战略计划的推进。 叙利亚与伊朗、俄罗斯、中国紧紧相靠,这就是原罪,不拨掉阿萨德这根钉子,美国就 无法在大马士革战略要地建立一个傀儡政权,以巩固它的石油-美元-华尔街体系,民主 党就算2011年不动手,2012年也会动手。 阿萨德在“阿拉伯之春”掀起前犯了错误,他为了迎合西方口味,削弱了他父亲建立起 来的铁腕政权。2005年,在美国压力下,叙利亚释放了一批“异见人士”,美国将这些 人组织成了反对派核心力量,每年拨款600万美元以上。 2009年,反对派再组成NGO组织“和平与发展运动”,并在伦敦建立了专门针对叙利亚 的“巴格达电视台”,美国说这些是自发的“民主”行动。 阿萨德对美国过于乐观,卡扎菲当时不是也相信了西方的甜言蜜语? 当反对派组织成立,拥有舆论工具后,在美国媒体的狂轰滥炸下,阿萨德不用两年时间 就从温文尔雅的英国留学生成了可怕的“暴君”,他的夫人也从“沙漠玫瑰”变成了“ 恐怖之花”。 当叙利亚这个“中东心脏”意识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阿拉伯之春”的风暴 正在形成。 风暴降临 2011年初,“阿拉伯之春”从突尼斯迅速蔓延到了叙利亚。关于街头运动起因,网上早 有一个版本:儿童上街涂鸦被警察逮捕,然后警察强奸认领儿童的母亲,拔掉家属指甲 等小说式“真相”,用最可怕谣言来冲击读者神经。 儿童涂鸦事件只是整个计划的一环:2011年1月26日,叙利亚反对派上街,只是提出经 济诉求,口号是穷人要求得到福利。 3月6日,西南部德拉省省会德拉市,一些十岁左右的儿童集体在街墙上书写政治口号( 西方媒体称为涂鸦),警察带走儿童并向其家属询问原因。 西方媒体一哄而上,说是儿童遭到了酷刑,随后几天,德拉市爆发大规模示威,事态失 控。 3月16日,大马士革、阿勒颇、代尔祖尔、哈马、霍姆斯等省市都爆发了暴乱,反对派 终于提出了政治要求--“阿萨德下台!” 所以,联合国将这一天定为十周年纪念日,其实就是承认2011年3月16日是叙利亚从稳 定到动荡的转折点。 一直到8月份,阿萨德政府并没有过度使用暴力,军警执法手段还比不上美国警察的力 度。 但是,有人并不甘心示威过于“温和”,美国驻叙利亚大使罗伯特.福特多次在脸书上 煽风点火,呼吁人们起来反抗,并谴责阿萨德滥用武力。 罗伯特.福特还亲自前往大马士革多个游行地点,声称美国要与叙利亚人民站在一起。 然而,他在9月份一次街头“围观”中,被愤怒的亲政府民众袭击(扔砖头、石头、西 红柿),汽车也被铁棍砸坏,是叙利亚军警将他安全护送回大使馆,他反而指责军警暴 力对待示威者。 美国则在安理会提议制裁,以回应叙政府“镇压”反对派的民主示威。 一些叙利亚反对派头目还跑到西方要求美国和欧洲制裁叙利亚,结束阿萨德政权,西方 非常帮助他们实现“民主”。 到这时,叙利亚地狱之门已经完全打开,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 西方舆论密集报道叙利亚局势,口号是“让世界了解真相”,推特、脸书到处是军警“ 暴行”画面,直到叙利亚陷入内战。 十年来,不少死于非命的民众,有许多就是当初自以为在为“民主”呐喊的人。 2011年7月29日,“叙利亚自由军”成立,最初只有千余人,武器几乎都是由西方“援 助”,“自由军”再通过网络招兵买马,壮大到了四万余人。 为了防止叙利亚切断通讯,美国提前将6000多台海事卫星电话送入叙利亚,并专门培训 “公民记者”,掌控叙利亚境内信息传递。 这些“公民记者”后来由英国情报部门整合为一支可怕的宣传力量--“白头盔”,剧组 拍摄资金也是由美英负责。2012年一年,他们就在油管就上传了四万多段短视频。 希拉里说过:“谁掌握了社交媒体,谁就掌握了未来。” 美国对叙利亚没有采取直接出兵攻打伊拉克的方式,也无法使用“禁飞区”轰炸利比亚 的方式,因为中俄两张否决票,使得美国在安理会上无法得逞。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便不断为各方叛军提供军事援助,让它们将战争尽可能久地进行下 去,导致叙利亚许多地区出现权力真空,ISIS就是在这时期兴起的,他们有网络文宣团 队,还有武器来源。 叙利亚战乱一起,整个国家陷入瘫痪,民众连水和电都失去了保障,家园被毁的居民变 成了难民,纷纷逃往约旦,还有欧洲。 西方舆论则将所责任推给阿萨德,仿佛阿萨德下台,一切就会好起来。这种鬼话到现在 还有人信,看看伊拉克,萨达姆不但下台了,还被绞死了,十八年来,伊拉克变好起来 了吗? 接下来几年,胶着的叙利亚内战,导致一个好端端的中东小国家,就这样在战火中被毁 掉。 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在安理会不断申冤、不断辟谣,西方国家就是装聋作哑, 继续打着“民主自由”、“捍卫人权”旗号制裁叙利亚。落寞的贾法里只能坐在走廊角 落,等候安理会大国的辩论结果,甚至有的国家代表还避之不及,生怕同情这位大使, 会招惹美国不高兴。 将叙利亚变成人间地狱,就是那个“人权捍卫者”、“民主自由捍卫者”、“人类灯塔 ”--美国。准确一点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手策划、推动、制造了叙利亚战争。 然而,它们在国际舆论场又拥有绝对优势,就像安吉丽娜.朱莉所说的:“虽然他们一 无所有,但是他们得到了自由。”这句话,在伊拉克、利比亚,乌克兰等国家同样适用 ,只要被美国强送过“自由民主”的地方都适用。 对于叙利亚人民血流成河,无家可归的人间悲剧,美国这些“人权”捍卫者没有丝毫的 愧疚之意,而且还在破坏叙利亚重建工作。 所以,佩洛西能够心安理得地说出“靓丽的风景线”那种话。 叙利亚战争十周年,联合国能说什么,敢说什么?它只能模糊处理。
l
lue96500
7 楼
'将叙利亚变成人间地狱,就是那个“人权捍卫者”、“民主自由捍卫者”、“人类灯塔 ”--美国。准确一点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手策划、推动、制造了叙利亚战争。'
l
lue96500
8 楼
抄的。写得很好。
L
Luck6883
9 楼
自2011年3月16日,叙利亚“民主”风暴袭击首都大马士革,进而引发大规模内战以来 ,至今已有整整十年。 Right
l
lilimtl
10 楼
叙利亚其实是文明古国,接触过的叙利亚人素质挺高的,阿萨得治下有很多Christians 也和平的生活在那里。什么鬼苿莉花革命,那些反对派很多极端分子。那个和平奖获得者呕八手上是有血的。可惜了叙利亞老百姓。 我们这今年排名第一的歺馆是一个叙利亚歺馆damas。来蒙特利尔可尝试,要早早预定。
L
Luck6883
11 楼
茉莉花革命? 看看曾经革命的国家今天的面貌吧。 死亡才是真实的。
N
NSRW304
12 楼
lue96500 发表评论于 2021-03-20 03:31:28 自2011年3月16日,叙利亚“民主”风暴袭击首都大马士革,进而引发大规模内战以来,至今已有整整十年。 ======================================== 谢谢你的转帖,文章看完了,感慨良多。和伊拉克做过出口生意,萨达姆推翻20年了,那个国家的无序到了吃惊的程度,没有海关,没有税收,甚至没有街道门牌,我们伊拉克的合作方痛恨美军,认为他们毁了他们的国家,占了油田,甚至是水源。那位叙利亚大使让我想起李鸿章。
请重新输入2000
13 楼
呵呵 中国不是还派了公司过去挖墙角 是不是说中国很在乎他们
中航科工六院
14 楼
天天念叨新疆灭绝营的,其实做梦都希望新疆也变成这幅地狱景象 可惜,被土共办个技校就解决了
中航科工六院
15 楼
叙利亚完了,就算现在开始重建,没40年缓不过来
r
rosin
16 楼
公道自在人心。美国的许多残酷而自私的做法让世界越来越擦亮眼睛,让这里的反中蛆也无法辩驳。
L
LAOK
17 楼
看看敘利亞,就知道美國CIA是敘利亞人民的殺人犯!今年也是CIA在中國搞茉莉花運動10周年!感謝中國人在北京街頭當場認出了身穿皮夾克便衣的美國大使洪培博。并及時收緊控制。將CIA和美國在華的漢奸走狗一網打盡!通過這些血淋淋的國家顛覆破碎例子,中國才對一切此類活動嚴加控制。消滅在萌芽狀態。中國也才有精力搞經濟,搞民生,扶貧。香港的結局可以說是CIA造成的。眼下又有了緬甸例子。不會掉以輕心的
看热闹来了
18 楼
台湾也快了。美国在那里经营很多年了,估计未来的结果比叙利亚更掺。
小鱼观景
19 楼
谢谢lue的转帖。
长剑倚天
20 楼
看看时间线就可以明了,基本都是美国在中东最用力的时期! 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还包括埃及,突尼斯。。。 蛊惑街头抗议,打砸烧杀,美妙地称为阿拉伯之春,美国欧洲忙得不亦乐乎,军舰飞机炸弹齐集,一片废墟后,当地人民获得了什么?! 饥饿,贫困,死亡,逃亡,奴隶交易兴起,军阀割据火并,民不聊生,满目疮痍! 这就是美国欧洲希望的自由民主正义?! 美国人擦擦沾满鲜血的双手潇洒地离开了,留下一片废墟死尸!!!
长剑倚天
21 楼
如今,美国人又有了新的目标-中国。 请记住,赞美"阿拉伯之春"的恶魔政权还在!
党组组长
22 楼
阿萨德是普京的挚友,虽然个头差了一头多。
U
USResident
23 楼
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残忍的动物。该开始学习反省了。
乡关何处
24 楼
鹤蚌相争,鱼翁得利。美国就是那个渔翁,世界各地,越动荡,美元越坚挺有需求。世界都相安无事,渔翁去哪里得利,因此渔翁就会没事也要去挑动,鼓动,可惜当事人还以为自己是聪明绝顶,捡到便宜,美俄都不希望中东地区安静,就是要永远争斗下去,才有美俄存在和协调的必要,也才能得利,可当事人为了一己私利,罔顾国家和百姓涂炭,这些被人利用的人要永远钉在自己民族的耻辱柱上。
乡关何处
25 楼
你去看看和回顾一下二战后,哪个被挑起来的战乱国好了,当地人的民主和自由就是个幌子,背后都是为金主自己的利益,为达利益,自然就不会在乎当地的惨况,这些小国,自己不认清自己实力和背后金主的真实目的,任人鼓动,就是罪人。
正义的门徒
26 楼
跟美国有毛个关系。叙利亚美国根本就没想参与。相当于俄国殖民地的人民自发反抗俄国佬的统治。
l
liu12345
27 楼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了?事实上许多叙利亚人在期盼美国干预,认为美国不干预是因为石油不够多。而美国发现这地方都是费力不讨好。没有美国干预,你以为中东这个火药桶就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