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权保持沉默!这权利来自3华人外交官命案(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11日 23点15分 PT
  返回列表
21686 阅读
5 评论
世界日报

 

苏思纲新作 :《侦案第三阶段: 震惊华府并改变美国刑法系统的三尸命案》,封面主角就是三尸命案的被告宦祥生。(苏思纲提供)

 

 

 


苏思纲在6日Politics and Prose书店新书发表会上为读者签书。


“民国第一外交官”顾维钧担任驻美公使任内,三名外交官在使馆附属教育代表团(Chinese Education Mission)被枪杀,轰动华府。历史学者、作家苏思纲(Scott Seligman)本周上架新作《侦案第三阶段: 震惊华府并改变美国刑法系统的三尸命案》(The Third Degree : The Triple Murder That Shook Washington and Changed American Criminal Justice,暂译)还原百年悬案,该书最惊奇的发现是 : 当今逮捕罪嫌前警方必须宣读的“米兰达权力”之诞生,与该命案密切相关。

“米兰达权力”  与此案有重要关联

1966年最高法院拍板的“米兰达”(Miranda rights),刑案嫌犯被捕时警方必须告知其保持缄默、聘请律师等权利,也包括“不受强迫自证其罪的权利”,援引重要判例就是布兰迪斯大法官(Louis Brandeis)于1924年的“Ziang Sung Wan v. United States”。

命案的故事  从上海上流社会说起

发生于1919年初的这起命案凶嫌宦祥生,初审被判有罪,他不服上诉,数年争讼最后打到最高法院。宦宣称他认罪乃因华府警调人员日夜不停逼供、剥夺其睡眠而取得证词,他后来推翻认罪供词,最高法院大法官布兰迪斯受理此案,最后高法院无异议表决被告在“非自由意志下之认罪供词”应不予采信,判决该案必须重新审判。

这起命案的死者之一黄佐庭、凶嫌宦祥生则都是出自民国初创的上海上流社会。黄、宦两家相熟,并属于同一基督教会。

 

 


中华民国成立之初,担任庚子赔款奖学金美国留学生总督导的黄佐庭不幸死于任内,死时仅43岁,留下国内的七名子女。(翻拍自:《侦案第三阶段》)

死者黄佐庭  维大招收的首位华人学生

黄佐庭博士是维吉尼亚大学招收的第一位华人学生。他自小在上海受英语教育,留学美国学成返国结婚并育有七名子女,后受国民政府重用派驻华府,担任庚子赔款留美奖学金300多位中国留学生的总督导。另两名死者吴炳新、谢昌熙则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当时均任职驻美教育处,协助黄佐庭。

凶嫌宦祥生之父   容闳带领首批留美学生

凶嫌宦祥生自幼丧父,父亲是容闳创建幼童留美计画的首批留美华人,但学成归国后未久即去世,留下算丰厚的积蓄给寡妻和两儿,弟弟宦中英先来美国自费留学,哥哥后三年跟进,就读美国俄亥俄州的不同大学,宦祥生毕业后定居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附近,苏思纲说,“他对外宣称就读哥大,但哥大学生纪录并查不到他的名字。”

宦祥生染病  死者吴炳新邀至华府养病

宦祥生投资无方,母亲直接寄来或是委托黄佐庭代转的数千元生活费很快就用罄,因为染上世纪流感,好友吴炳新邀请到华府养病,当时教育处办公兼住家,三人挪出一空房间给宦暂住。

几日后,1919年1月27日宦祥生因相处不快,向三人道别、离开,但事实上却入住联合车站旁酒店。

因失联查获三人尸体  都是近距离中枪

29日晚6时许,教育处三人外出接受不同的晚宴邀约,住在教育处对面的留学生李冈前往敲门,应门的却是宦祥生。

1月31日,吴、谢两人的乔大同学托李冈前往教育处查看为何两人缺课并失联两日,三人的尸体因此被发现。警方调查报告显示,三人都是近距离中枪,三人死亡时间应是29日夜晚。

 

 

 

 


百年前轰动华府的中华民国三驻美外交官命案审判庭。凶嫌宦祥生(图右二)初审被宣判有罪,最高刑责是吊死极刑。(国会图书馆)

 

 

y
yumidiee
1 楼
小鞭,下面呢?
湾区金头脑
2 楼
太监了
阿米高
3 楼
中国人杀中国人,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人在海外,首先需要防范的就是无业华人,其次是街头黑人,然后是穷白人
试之
4 楼
文章转载都不全,真是气人。以下是剩下的部分故事。 从仅有的资料看,警方的怀疑没错。 次日教部支票 一華人要求銀行兌現被拒 30日上午9點,白宮旁的Riggs銀行走入一華人,要求兌現一張教育處發出的5000元支票,收款人只寫Bearer(持票人)。行員覺得詭異,打電話至教育組核實卻無人接電話後,婉拒兌現。調查發現,該名華人正是宦中英,而宦祥生當時等候在計程車內,兩人取款不得後,搭火車回紐約。 三屍命案成「懸案」 宦祥生死於中國監獄 涉案關係人宦祥生1月31日在住處被警方搜屋、並從紐約帶回華府連續數日馬拉松式疲勞偵訊,最後取得口供是「吳殺了謝、黃兩人,宦祥生再把吳殺了」,初審被陪審團判決有罪後,宦祥生翻供,接下來就是長達五年的爭訟,直到1924年最高法院撤案重審的決定,讓宦祥生回復自由人,三屍命案也從此成了「懸案」。 回中國後的宦祥生結婚生子、服務上海外事局,1949年未隨國民黨播遷台灣,被共產黨以反革命份子拘捕入牢,1968年死於獄中。 命案發生地點獨特 近FBI首任局長胡佛住家 蘇思綱說,此案受到關注的另一原因是,命案發生地點的獨特性。「凶宅」所在地卡拉洛馬街2023號是華府政商、外交使節最密集的卡拉洛馬(Kalaroma)區,FBI首任局長胡佛住家和命案現場只有數屋之隔,警方破案的壓力除了來自中華民國政府,還有對該區治安的高度關切。 一起華人命案 竟是改變美國偵案程序重要關鍵 對早期華裔移民歷史專研有年的蘇思綱,這是他的第三本與華裔移民有關的著作,為何取名《偵案第三階段》? 他說,司法系統分三階段,第一步驟是逮捕、第二步驟是拘禁、第三步驟就是求口供,該案從破案轉為懸案的關鍵就是「逼供」。 最初只是單純檢索美國近代知名的華人謀殺案,沒想到愈挖愈有料,查出此案是改變美國偵案程序重要關鍵,更是始料未及的收穫。 為了搜索與此案相關的史料與照片,蘇思綱也試圖找尋黃佐庭的後代,輾轉查到黃的曾孫女林敏竟也住在華府,主動聯繫後發現兩人住家只有數街之隔。林敏和夫婿都出席6日Politics and Prose書店的新書發布會,對於曾祖父之死成為「米蘭達權利」的重要判例,感到不可思議。 作者蘇思綱(左)因寫書而與黃佐庭曾孫女林敏結緣,林敏(中)與夫婿參加了6日的簽書活動。(蘇思綱提供)
g
grantzhou55
5 楼
“The Third Degree”:为英文一俚语,意为"逼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