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马赚10亿美金却不领取,这个人终于浮出水面(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14日 15点57分 PT
  返回列表
60512 阅读
18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

曾几何时,赛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的赌博项目,

资深赌徒都知道,如果你数学好,记忆好。 你看可以记牌,你可以心算概率,你可能可以把21点和德州扑克玩得很厉害。 然而赛马这一点上,想要稳赢却很难....

和扑克牌不同,赛马不可控的因素实在太多,一个小小的改变,都会导致最终结果的极大的不确定性。 天气,风向,骑手状态,马的状态,马当天吃了什么,甚至比如领跑的马稍微崴一下脚,整个比赛结果就完全改变了…

就连研究赌博业多年的世界赌业联合会顾问Warwick Bartlett也评价道:

“赌马这东西,逢赌必输…”





这世界上,偏偏有不信邪的人,

不但攻破了这个世界级难题,还留下了一段关于赛马的传奇…

2001年11月6日晚,开出了香港当时有史以来最大的赛马三T大奖!

胜者将获得至少一亿港元的奖金,所谓三T大奖,就是要预测指定的3场比赛里,跑出前三名的赛马... 三场比赛的前三名都要选对,虽然名次不需要一一对应,但是即便这样,可能的组合方式也超过了1000万种...



在11月6日那天晚上,这个大奖已经连续6次没人中,奖金池已经积累到了上亿港币。

当天晚上,大约100万人参与了这次。 这个数字,差不多是当时七分之一的香港市民….

然而那天晚上,这个大奖,有一注压中了!

在这场全港乃至世界著名的赛事结束之后,

让香港赛马会无比诧异的是,三T大奖的结果出炉之后的好几天都没有人来领奖,

几周之后,依然没有人来领奖…

几个月之后….

这上亿港币的大奖竟然没有人要?!

这件事轰动了香港,很多报纸都用醒目的标题报道了这件事:

“那个赢了1亿1千8百万港币三连中大奖的幽灵到底是谁?!”





这之后,几个月又变成了几年,这个神秘的赛马赢家还是没有出现….

…..就这样,十几年又过去了….

一直到17年后的今天,这位无比神秘的,斩获了高难度三T赛马头奖的人终于浮出了水面,

这个人,便是美国匹兹堡富豪,企业家和慈善家Bill Benter…

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鲜为人知,隐形传奇赌徒!

这位仁兄为啥赢了1亿多港币的奖金却不领取呢?



1957年,Benter出生在匹兹堡一个名叫宁静山的美丽地方,

他从小就是个聪明好学的学生,但也十分激进,

Benter大学时学的是物理,父母也给了他极大的自由度,年少时,他就一个人徒步穿越欧洲去了埃及。

1979年,为了考验自己的信念,22岁的他还自驾穿越俄罗斯。

大学时期,他读到一本数学教授Edward Thorp写的《征服21点纸牌游戏》的书,主要描述了21点中的统计学规律,

这对于当时热爱数学并希望在这方面展开冒险的年轻人Benter来说,Thorp的书无疑于给了他巨大的启发。

他开始相信,现实生活中的任何活动,都应该有内在的数学规律。只是人们没能发现罢了,他对赌牌游戏有了强烈的兴趣和好奇,没事就抽空去研究,

大学毕业之后,他坐上开往内华达州的大巴,梦想去征服赌博游戏之都——拉斯维加斯!!

他相信,凭借自己在那本书里领悟到的东西,自己能在赌城混得风生水起。

然而,现实给了初出茅庐的Benter残酷的一击…

在赌场赢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即便懂得统计学规律,即便他知道怎么记牌,怎么心算概率。 刚开始,就算碰上手气好的时候,他一天也顶多赢了区区40美金。

不过那会,他和其他赌徒不一样。Benter更像一个研究者,他并不在乎金钱,而是想尽办法在实战中验证赌博游戏里的数学规律。

然而,没等他研究出什么成果,兜里的钱却输得差不多了…

1980年,不名一文的Benter沦落到要去麦当劳当清洁工维持生计。

在他人生最底谷的时候,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人,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澳大利亚职业赌徒,21点卡牌游戏算法团队头儿Alan Woods来到了拉斯维加斯,

当时的Woods才30出头,曾是个保险精算师,在澳洲有妻有子,然而有一天,他突然觉得家庭生活不适合自己,遂抛家弃子,到世界各地一边旅行一边去赌场玩牌,一来二去,这位数学一流的精算师竟然混成了巡回赌徒!

Woods的事迹深深地激发了Benter,他发誓,要跟随Woods学习牌技,更要像他一样,成为靠数学知识玩转赌城的大牛。

Benter加入了Woods的团队,大家一起玩牌,共享资金池,平均分成,团队合作,也有利于分散风险…

六周之后,天赋高,人又聪明的Benter,发现自己宛如007,衣着光鲜地在蒙特卡洛赌城玩着21点,还赢了大把钞票…

他的收入和过去比也有了天壤之别。

通过各种计算,这时的他,一年可以从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赚出8万美金...



然而,拉斯维加斯赌场里的经营者也不是吃素的,对于Woods和Benter这一类靠记牌算概率的职业赌徒,他们不会坐视不管。

很多假扮成赌徒的工作人员会在赌场里巡逻,那些一直赢的可疑玩家,不久就会被五大三粗的保安请走,更糟一点,会被叫到一个小的办公室,少不了一顿胖揍…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几年之后的一天,Benter正在安静地玩牌,他正赢了有史以来一天之内最大的一把,一双肥大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跟我来一趟”,随后,Benter被一个魁梧的壮汉带到一个房间里…

1984年,Benter和Woods以及其他搭档,统统被记上了一份名为“狮鹫书”拉斯维加斯赌场黑名单,这意味着,他们再也不能在拉斯维加斯的任何赌场了…

赌城不让进,

他们只好考虑去别的赌场玩另外的游戏,

他们把目光对准了亚洲,香港赛马会运营的香港赛马举世闻名。

那时候,香港只有550万人口,花在赛马上的钱却比整个美国都要多,到了九十年代,差不多是每年100亿港币!

和拉斯维加斯的随机投注不同,

香港赛马使用“同注分彩法”的赌博系统,又叫做“彩池系统”,

原理是,所有玩家先将所有赌注共同置放在同一个彩池内,等结果开出来之后,主办方会先于彩池内提取部份税项和慈善抽成(香港是17%),赢了的人会按下注金额均分彩池的余额。

这个彩池也会随着投注额的变化随时更新。

既然换了玩法,那自然就要开始研究起来....

Benter决心在赛马上大干一场。 他到一个研究协会,买了当时能买到的所有关于赛马的书,开始研究。 然而他发现,大多数这类所谓的“秘籍”书籍都是一些记者和业余赌徒写的,华而不实,毫无参考价值,只有极少数的几本,是关于赌博数学理论的。

看来,要研究真正的“赌术”,还得去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

于是他掉头回了美国,去了内华达大学的图书馆,那里有一个特别的分类是关于赌博游戏的…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本名为《寻找正回报:关于赛马的多参数方程建模研究式》的书,让Benter如获至宝。他坐下来,一遍又一遍地潜心阅读,

这本书认为:

导致赛马赢和输的因素其实都是可以数学量化的,

如把这些变量:直线速度,体格,获胜记录,骑师的水平等等,按权重设定,然后开始计算,最终就能出来预测这匹赛马获胜几率的结果,变量越多,越好的变量占的权重越多,也更能改进预测结果…





然而,作者虽然提出这个策略,却并不确定这个策略是否可行,

Benter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他立刻自学了一遍统计学,然而开始用黑白屏的计算机编写程序…

1984年秋天,随着Benter的投入,他的老搭档Woods也飞到香港,和他合作钻研赌马。



Woods给了他好几本赛马结果年鉴,里面包含了过去历史上的上千场赛马比赛的结果。

Benter又聘了两个文员,把这些年的赛马结果全部录入数据库里面去…

之后他开始不断调试和开发这套预测算法的代码





9个月之后,1985年9月,他带着三台笨重的IBM个人电脑飞抵香港,和 Woods租住了一个小公寓当办公室,里面就安放了两张旧桌子,一个用来成堆的赛马报纸,他们过起了宅男数学家的生活,一门心思放在对赛马模型的调试上…

一周两次,Benter坐在电脑前编程,Woods则会用他精算师的脑袋,研究赛马会这些年的记录,并做好修正…

有时候,他们还会用电话下注,然后在电视上看最终的反映!

每赢一次,他们也只是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而已,毕竟,作为一个职业赌徒,

Benter和Woods的目标,是彻底破解这个被赌博届誉为“不可征服”的赛马游戏…

然而...

他俩最后还是败给来了“赌徒破产理论” -- 赌本有限的赌徒跟赌本无限的赌徒对赌,赌本有限的人一定会输光....



到了1986年的夏天,他们的模型还是不准。 在香港第一个赛季的快结束时,他和Woods已经输掉了他们15万本金里面的12万。

不成功,两人只好分头找钱... Benter飞回拉斯维加斯,想要联系更多的投资人。 而Woods转道韩国的赌场,打算去那边赢点钱回来,

9月,他们又回到香港碰头,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碰面,竟然成了两位老搭档分手的会面…

那时候,Woods身上的钱比Benter多很多,

他极力要求在以后的合作中占更大的股份:

“我要占90%!”Woods坚决要求到…

Benter觉得这简直无法接受,这个合作了十多年的超级赌徒联盟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已经近乎没钱的Benter只好来到美国的亚特兰大。 在那里的赌场他还没有被禁。 他在那边一边玩着21点赚钱,一边花了两年拉起了一支队伍,在业余时间继续研究跑马的模型。

1988年9月,重新积累起十多万美金的Benter重返香港。

而此时他的前搭档Woods已经在香港混得风生水起,他自己雇了一些程序员和数学家,继续开发之前Benter留下的代码,还靠这个模型挣了一大笔钱。

Benter没有搭理Woods。

此刻,他自己也为一些问题烦恼,他的模型只引入了20个变量——只是数不清的影响赛马的因素中的很小一部分…

从赛场的风,到它们吃的早餐,全都有影响…

为了让这个数学模型更完美,他决定添加更多变量,也为此走了很多弯路。

比如当时他觉得赛马可能会受当天气温的影响。 在得知英格兰气象局会保留着香港的气候数据时,他立刻赶去英国..

在一个布满灰尘的地下图书馆里,Benter从这些气候记录里抄了很多年的香港天气的数据,当他返回香港,把这些气温数据录入电脑。 

然而回溯检测的时候,他却发现,这些气温的数据对于预测结果并没有什么用.....

好吧,他只好安慰自己,科学研究就是这样的,一条路不成,再试试另一条路吧。



在各种研究之后,

终于,他发现了一个参数,对于比赛的结果影响很大!

那就是这匹赛马这次比赛和上次比赛相距的时间 --- 换句话说,也就是这匹赛马在上次比赛之后得以休息的时间。。。。

就靠这么一个主要的发现,

在Benter返回香港的头一年,他就赢下了大概60万美元...

而他更大的发现,来自下一个赛季....

他发现他一直错过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 赛马会公布的每匹马的赔率...

虽然他的已经模型可以通过各个赛马的数据,算出每匹赛马赢得比赛的大概几率。

但是!

如果他把当时每匹马下注的赔率也加入他的模型,作为整个计算的起始参考,再通过他的模型进行进一步的预测计算... 

他发现,他整个模型的预测准确度,飞一般的提高了!

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个作为他整个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发现...

在参悟到这一点之后,他的模型开始彻底起飞了...

光是1990-1991赛季,他就赢了大概300万美元...

为了要保持收益,他的模型必须不停的在各种马上下不同的注,以保证稳赚的综合收益。  这时的他已经组好了一个团队,有专门打电话电话下注的人,也有专门盯着赔率变化的人... 最猛的时候,他电脑模型里的赔率一分钟就要保持更新8次....

直到有一天....

香港赛马会一个电话打到了Benter在跑马地的办公室.....

什么? 难道赛马会又盯上我们了么??

那一瞬间,Benter无比紧张,他想起了当年在拉斯维加斯赌场里被人抓到他记牌时,那个突然落到他肩膀上的那双手…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电话那头,赛马会的人用柔和的声音对他说:

“你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了。我们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好吧,

赛马会毕竟不是拉斯维加斯的赌场...

在赌场里,你赢钱赢的是赌场的钱,所以当你用记牌等手段赢多了,赌场会不欢迎你把你赶走...

但是在赛马会,无论你下注多少,赛马会都会抽走17%作为慈善业务。 其他的钱会在同样下注的人群里分。  你下注越多,赛马会能够抽走的慈善抽成也就越多...

因此,赛马会是鼓励大客户不停下注的.....

了解他们的来意之后,

Benter表示,能不能用电子手段替代电话下注?  我们下注量太大,电话下注实在有点慢啊......

赛马会同意了,还给Benter安装了一台专门的电子下注终端…

赛马会没想到的是,这个方便的下注客户端,最终成为了Benter赢得超级大奖的关键….

此时,Benter除了要研究赛马,还要面临从前的师父,老对手Woods的竞争,两人有时也会相互挖对方团队的人….

1994到1995赛季,Woods的赛马模型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已经挣了1千万港币,买了一辆劳斯莱斯,

当然,Benter也从赛马中挣了不少钱,阔绰的他还买下了一个法国酒庄。

两大高手就在暗中默默较劲,却10年都没说过一句话…

几年之后,Woods却率先退出了竞争,他摊上了一件大事,

香港税务部门来查Woods的税,按照香港法律,个人赌马赢的钱是不用交税的,

但如果下注的是团体,是公司,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正当香港警方采取进一步调查时,Woods已经打包好行李飞去菲律宾了…

最大的敌人走了,Benter依旧没有懈怠,他继续改进自己的模型,

现在,他的模型关于每匹马的影响因素的变量,已经上升到120个…

潜心钻研十多年,赚够了足够多的钱,Benter最后的愿望,便是用最大的赛事,来测试这个模型的精确度,之后,他便准备踏上告别之旅…

2001年11月,即将开出香港当时有史以来最大的赛马三T大奖…

著名的跑马地马场对面,一栋楼的27层房里,Bill Benter和助手Paul Coladonato正在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屏幕。

这一次,他下注就花了1600万港币,买了51381个可能的组合…

三场赛马开始,结果开始慢慢出来.....

两场比赛结束后,

他们这5万多注中,有35住押对了头两场比赛的前三名...

等到最后一场比赛结束,

这剩下的35注中,有一注又继续押中了最后一场比赛的前三名....

“赢了!1 亿港币的3T大奖!! ”



Benter和Coladonato相拥庆祝,欢呼他们的投注赢得了1亿多万港元的大奖!

这下,他们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他们究竟该去领奖么?

通常,赛马会都会邀请中了3T大奖的人到电视镜头之下领奖... 然而这样,他们就暴露了...

虽然他们做的这些并不违反当时的法律,他们赢的钱只不过是别的彩民输掉的钱。

但是,如果所有的彩民发现,这个赢了他们口袋里1亿多的人,居然是一个美国的算法团队时?他们又会怎么想??

最终,

他决定不去领奖。 

他们把投注的票锁到保险箱里,再也没打开过。

在Benter心里,这一次的下注,只是为了彻底证明他攻克了世界级难题,

如果他赢了,将不去领奖金,按赛马会的规定,奖金会自动捐给慈善基金…

三T大奖揭晓后的几天,一直没人来领奖,

几天变成了几周,依然没人来领奖…

后来,Benter偷偷给赛马会主席发去了一封匿名信,解释他这一切背后的动机…

之后的很多年,这一秘密被赛马会保守了起来….



随后,他们的下注终端被赛马会取缔... 理由是为了保障彩民正当的利益。

2001年下半年,赛马会出台政策,不但禁止电话下注,还禁止在家从网上网给赛马下注…

Benter回到了匹兹堡,继续去计算一些其他的游戏。

而Woods去了菲律宾之后,后来,他被诊断出癌症,回到跑马地附近治病,

他对跑马实在是爱得深沉,特意选了养和医院能看到跑马场的房间。

余下的日子里,这位赌马的大神迷上了中国人爱玩的“锄大地”,成天以打败朋友为乐….2008年,这位赌马大神死于癌症,享年62岁…

他自始至终都不相信,自己曾经并肩战斗的兄弟,后来的老对手Benter,赢得了2001年的三T大赛,还放弃了1亿多港币的奖金。

至于Benter,这些年来,他究竟在香港跑马地赚走了多少钱,一直是个谜。

离开香港后,他还转战过世界其他地方的马场。

有人在2017年的一本书中提到,认为Benter这些年来至少挣了10亿美金…

对于这个数字,在采访里Benter表示否认。

现在的他已经开始投资商业和慈善事业,很少一门心思去赌了,用他的话说:

“我觉得真正的商业世界比赛马困难多了…”

Ref: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5-03/the-gambler-who-cracked-the-horse-racing-code

--------------------------------------

铃Valery:别想骗我学数学!数学是不可能学好的,这辈子都不能学好的

写小说的高中生:朋友,送你们一句话:不赌为赢。(这是戒赌吧老哥血泪总结出的教训)

吊裙: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强赌灰飞烟灭

意外小姐_Mia:不是数学太难的错,是我不好,配不上数学

阿琼的小号吧:这种人也真的是厉害

kumo今天努力了吗:我明白了,我之所以穷,是因为数学不好

爱吃柠檬的大松鼠:统计学是真的很厉害,ck老师说他认识的香港赌马的学统计的人 已经在香港买了八套房

一个在野设计师的日常:如果bill出一个“老师上课提问被点到回答问题和课前被点到名的几率”的app,那在国内可能也会创造个什么下载奇迹吧
八戒.
1 楼
仍然是靠蒙,真有算法,只需买一张赌票,花几千万去买赌票本身就是极大风险的赌博。
s
sevenfish
2 楼
我只能对一楼评论。呵呵
T
TexasPeter
3 楼
不出来领奖,咋证明你赢了呢?为啥不出来领了,然后捐了呢?
a
aman9988
4 楼
只要把中奖率由小数点后十几位提高到小数点后一两位就够了,还非得100%?
十五的月亮
5 楼
海南要开赌场了,顺便把马场也开了,中国不缺数学尖子。
八戒.
6 楼
中奖概率不可能从小数点后十几位缩减为几位,有这样的算法赌场,赌马都要赔死了。 赌马的赌场已经把每匹马的赔率都事先公开了,这些统计数据都是根据过去某马的赢率统计好的,这是最重要的统计数据,其他天气等固然有影响,但影响系数远小于过去胜率的影响。 真正影响因素是玩猫腻,也就是通过贿赂赛马者故意让某个特定马赢或者输,这种背后交易才是真正能够赢钱的方法,所谓数学能够算出来,就是掩人耳目的东西。他告诉你他是算出来的,你就只有佩服啦,而实际上,他在背后操作了什么,谁知道?呵呵
a
anb
7 楼
Later in 2001, without any warning, Jockey Club officials lifted the telephone betting ban. It was as if Benter’s gift had appeased the gambling gods. The club also bowed to public pressure and allowed customers to wager over the internet from their homes. 这文章写错了. 原文明明说的是2001年取消了电话投注的限制并允许网络下注.
安倍退四
8 楼
八戒,你宣传一下马列主义还可以,数学的不懂。赛马随机性太强,他的算法只能稍微增加些赢率,所以要下几千万注。要像你说的那样出千,就不用下那么多注了。
梨落
9 楼
瞎编的
梨落
10 楼
瞎编的
k
kingofLiu
11 楼
一千多万下注,赌赢了一亿,这也要多大的心脏啊,怪不得他的老师兼前合伙人活不长。
y
yanghuijin
12 楼
CNB
l
lilywanda
13 楼
这次我赞同"八戒" 的说法。就像世界杯一样, 你很难算到谁是冠军。因为国际足联一直有肮脏交易。有的球队就是故意输球, 这是人为的,无法预测。当然如果没有这些人为因素, 他的这种数学统计学模型肯定是有用的。
z
zhichi
14 楼
1600万赢1亿也就是6倍多。
0
0101011
15 楼
这位大牛是deep learning的先驱
s
shakuras2000
16 楼
你在算,香港马会也在算,除非马会重大失误,否则很难想象一个提高的算法能把准确率提高六倍以上。 唯一的可能是他可能考虑了其它一些一般算法不会用的因素,比如,如果你怀疑有人作弊,那么可以把作弊的概率等也model进去。
f
firemoth
17 楼
码农翻身记。不领的原因是人家不缺钱或者收到庄家的人身威胁。庄家是谁?呵呵呵!
R
Reliang
18 楼
一亿港元怎么等于10亿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