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什纳,朝鲜与白宫的秘密联系人?(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6月20日 14点38分 PT
  返回列表
14385 阅读
2 评论
纽约时报

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在新加坡一处殖民风格的海岛酒店里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
华盛顿——去年夏天,美国一名金融家找到特朗普政府,带来一个不同寻常的提议:朝鲜政府想和总统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谈谈。

这位名叫加布里尔·舒尔茨(Gabriel Schulze)的金融家解释说,一名朝鲜高层官员正在寻找非正式渠道,探索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Kim Jong Un)会面的可能性。在那之前的几个月里,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人相互威胁要进行军事对抗。为了拓展商机,在新加坡生活的舒尔茨曾多次前往与世隔绝的朝鲜,并在那里建立起人际关系网。

朝鲜自建国以来一直处在家族王朝统治下。对那里的一些人来说,库什纳似乎是一个很有希望的联系人。平壤的官员判断,库什纳是总统家族的一员,他的岳父会听取他的意见,并且他不会受特朗普政府成立之初的人事变动影响。

舒尔茨的秘密出动只是一条迂回路线中的一步。这条路线最终促成了特朗普和金正恩上周在新加坡一座殖民风格的海岛酒店里的握手。对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以及其他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进行的采访显示,这条线路还涉及间谍之间的秘密会谈、利益至上的企业家之间的商讨,以及此前未经报道的库什纳所扮演的角色。广告

朝鲜向库什纳求助的做法是在效仿中国。后者一早就认为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现年37岁的丈夫是一个人脉丰富的“太子党”,可以成为联系上唐纳德·特朗普的渠道,让他们得以越过国务院的冗繁程序。

在本届政府中,政策和商业事务通常似乎都模糊不清。在同白宫接触的过程中,舒尔茨利用了一个不常见的机会。舒尔茨第一次见到特朗普家族的成员是几年前。当时,他们都在亚洲探索商业交易。他带来这个提议之际,政府内部在如何应对朝鲜规模日渐扩大的核武库上分歧严重。一些官员甚至主张先发制人,进行军事打击。


库什纳将朝鲜的提议交给了迈克·庞皮欧(右)。后来,庞皮欧同朝鲜的金英哲举行了会面,后者曾是朝鲜情报机构负责人,现在负责朝韩关系。

除舒尔茨之外的另外一些人也在促成特金会一事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后者孜孜不倦地在两位领导人之间斡旋。但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说,舒尔茨的早期接触对启动促成新加坡会面的外交活动起到了帮助。

去年夏天,几乎还看不出这个非官方渠道会产生什么有价值的成果。即使是现在,有关会谈结果的讨论依然激烈。尽管特朗普表示“朝鲜不再构成核威胁”,但他并没有从朝鲜领导人那里争取到重大让步。后来,他还把对方当做一个强有力的统治者,同时最大限度淡化了平壤理应受到谴责的人权记录。

据知情人士透露,库什纳没有直接参与同朝鲜官员举行的非官方渠道谈判,而是把舒尔茨找上门来一事通知了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要求中情局负责谈判。

不清楚库什纳为什么认为应该由中情局而不是国务院牵头,不过他与当时担任国务卿的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关系紧张,与庞皮欧则相处融洽。同样不清楚的是,库什纳当时缺乏永久性绝密安全情报权限是不是他决定不直接参与的因素之一。

白宫和中情局拒绝就库什纳与舒尔茨的接触发表评论。

舒尔茨来自一个在采矿业赚得盆满钵满的家族。对他来说,美国与朝鲜关系解冻可能会让他获利丰厚。他的公司SGI边疆资本(SGI Frontier Capital)采取高风险战略,在埃塞俄比亚和蒙古等所谓边疆市场投资。在奥巴马政府2016年实行新的经济制裁之前,他在朝鲜做了很多笔小交易。


现居新加坡的美国金融家加布里尔·舒尔茨多次前往朝鲜寻找商机。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我确实相信机会来自舒适区边缘,”他在2013年接受《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采访时说。

舒尔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不讨论我的生意或个人关系的性质。”

库什纳和舒尔茨的会面一度把总统的女婿卷入了一个本来不太可能牵扯到他的问题。但这并不是库什纳第一次在国家安全敏感问题上介入私下渠道。

2017年初,他与中国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开通了一个秘密渠道,试图解决特朗普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当时,在特朗普与台湾总统通话后,中美关系有了一个棘手的开局。当年4月,库什纳和崔天凯安排了一次为期两天的会面,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他的马阿拉歌庄园接待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许多人认为,这次会议预示着库什纳将在中国事务中扮演关键角色。但据白宫发言人称,为了避免得罪其他高级官员,库什纳选择退出。此外,当时他还卷入了各种质疑之中,包括他的家族企业与中国企业集团安邦的交易,以及他的妹妹帮助投资库什纳家族房地产项目的中国人获取美国优待签证的问题。白宫发言人拉吉·沙阿(Raj Shah)表示,这些商业问题与库什纳的决定无关。

舒尔茨并不是唯一一个主动提出充当美朝会谈中间人的人。据现任和前任官员透露,去年,有十几个人与美国国务院接触,声称自己与朝鲜政府高层有关系。大多数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一些外交官质疑这些人是否真的具有影响力。

“在过去三届政府执政期间,朝鲜领导层试图通过中间人与美国总统举行峰会,绕过正常的外交渠道,”曾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负责朝鲜事务的迈克尔·J·格林(Michael J. Green)说。“有时候,与朝鲜政府有关系的中间人还会主动提出可以帮忙。”


朝鲜向库什纳求助的做法是在效仿中国。后者早已认定,伊万卡·特朗普的这位37岁的丈夫是人脉丰富的“太子党”。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w
worley
1 楼
美国有220万服刑罪犯,不能和子女在一起。 美国每天拘留大量美国人,也不能和子女在一起。 欧洲加拿大澳洲的几百万服刑罪犯,也不能和子女在一起。 为什么左派要求偷渡罪犯就必须和子女在一起? 左派真是卖国贼。
Z
Zeroin
2 楼
女婿协助通俄通金通共,千金垂帘听政治理国家,床铺家天下独裁极左卖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