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遭最后通牒 数百亿债务将到期 政府表态了(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3月6日 7点14分 PT
  返回列表
36213 阅读
18 评论
综合新闻
海航拖欠$37亿?传航油公司最后通牒停供油
近期备受财困困扰、外传与王岐山家族关係密切的海航集团,继路透社日前引述两名行业消息人士称,传海航拖欠一家国有航油公司约30亿元人民币(下同,37亿港元﹚款项,其后海航发出声明回应:「公司各项业务稳定开展,航班安全运营形势良好,相关业务款项持续按计划正常支付。」今日网上再流出一份文件显示,海航的航油供应商华南蓝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海航还钱,否则3月18日开始停止供油。

这篇《关于对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停止供油的函》称,海航「自17年10月起至今,一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油款,已严重违反双方签订的付款约定。请贵司于2018年3月16日16:00前支付拖欠的油款及违约金,并作出不再发生拖欠航油款的书面承诺。若贵司不能达到上述要求,我司将于2018年3月18日开始停止供油......」

路透社早前引述其中一名直接知情的航油业管理层称︰「海航无完全停止付款,但只是一次支付一小部份,因此未结﹙馀额﹚积累的越来越多。」资料显示,海航于海航控股和内地、香港的另外12间航空公司都拥有控股权。此外,海航旗下部份航空公司亦延迟支付飞机租赁款。

华南蓝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是民航系统大型的跨地区中外合资公司,是央企中国航油旗下的骨干企业,主要负责中南五省区的广州、桂林、长沙、武汉、郑州、南宁等24个机场所需航空煤油的採购、储存、运输、销售和加注业务。公司由中国航空油料有限责任公司、英国石油公司(BP)和香港富地石油公司合资组建而成,总部设于广州。

海南航空债务沉重 省政府说不能违背市场规律

正在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海南省副省长毛超峰周二对媒体表示,面临流动性问题的海航“资产质量和状况应该完全没问题”,省政府“既不干预企业经营,也不能违背市场规律”。外界认为,这一表态意味着省政府不会给海航集团提供财政支持。


外界认为,官方表态意味着省政府不会给海航集团提供财政支持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过去一年中,海航通过贷款融资在全球各地收购企业以及房地产,收购总额高达500亿美元。不久前,集团高层向债权方释放了流动性紧张的信号,并开始着手抛售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就在本周二(3月6日),海航集团旗下的瑞士佳美航食宣布将上市;而在二月中旬,海航集团还降低德意志银行的持股比例,下调到8.8%。海航表示,不会继续抛售德意志银行的股份。

"海航到底可不可靠?"

海航集团收购德国哈恩机场一案日前也再起争议。去年,海航集团已经斥资1510万欧元从莱法州政府手中购得了该机场82.5%的股份,而剩余的17.5%股份则仍然由相邻的黑森州政府持有。黑森州财政部长谢弗尔(Thomas Schäfer)在接受《美茵茨汇报》采访时透露,持有82.5%股份的海航集团并没有按照要求召集股东会议。谢弗尔说,黑森州政府计划自己来召集股东会议,"如果中国人不来而导致股东会议无法作出决策,黑森州政府将发起诉讼。" 谢弗尔强调,"我们必须明确表示,我们依然是股东之一。"


海航通过贷款融资在全球各地收购企业以及房地产,开始着手抛售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
黑森州财政部的一名发言人向德新社透露,今年1月中旬,州政府曾经致信海航集团,但是没有受到回复。发言人强调,黑森州现在仍然有意出售持有的哈恩机场17.5%股份,并认为海航集团是最有可能的收购方。州财政部长谢弗尔则在《美茵茨汇报》的采访中问道:"海航集团到底是不是可靠的商业伙伴?"

位于德国西南的哈恩机场地理位置偏僻,早年间曾是驻德美军的军用机场。冷战结束后,美军撤出,自此之后,地处偏僻的该机场就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90年代末,莱法州政府接管了机场的经营权。而随着廉价航空Ryanair(瑞安航空)的兴起,机场的财务状况一度有所好转。然而,由于该机场既不通铁路、也不通高速公路,瑞安航空最近几年将不少航班转移到了其他机场。与此同时,一些货运航班也逐渐撤出了该地,哈恩机场的财政状况再次吃紧:2014年,机场亏损4000万欧元。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莱法州政府与黑森州政府考虑将这座机场出售给私人经营者。

海航困局:数百亿美元债务即将到期


北京一幢带有海航集团标识的建筑物。该集团大笔采购包括希尔顿酒店、德意志银行和维珍澳大利亚等全球公司,积累了900亿美元的债务,其中三分之一将于今年到期。

今年1月,华尔街的成功企业家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在曼哈顿的一个黑领结盛会上登台,向一家已经成为全球交易主要玩家的中国企业巨头颁奖。

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这家名为海航集团(HNA Group)的公司已经在大笔采购以及对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和维珍澳大利亚(Virgin Australia)等全球公司的投资上累计花掉了500亿美元。由一家中国企业联合会设立的“年度最佳品牌”今年的颁奖是对海航声名鹊起的认可。

海航创始人陈峰说,该奖标志着“我们通过深化美国市场的纽带,在把世界拉近上取得的进步”。

但是,就在陈峰接受这个奖的同时,帮助这家公司实现其全球影响力的交易正在给海航造成无法摆脱的困扰。

根据海航自己提交的监管文件,该集团目前不得不应对900亿美元的债务问题。其中三分之一将于今年到期。投资者想知道海航将如何履行其义务。

为了应对,海航正在试图彻底改变其曾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声势浩大的交易机器的发展趋势,做法是甩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不动产。海航还把过去两年购来的部分资产作为筹集现金的抵押。根据一份监管备案文件,海航集团甚至宣布了出售其在收购希尔顿全球酒店25%的股份时获得的一些资产的计划。

随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巩固自己的权力,为自己成为中国自毛泽东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统治者铺平道路,中国政府加强了对经济的控制。经济收紧的措施包括,对那些为在海外进行冒险交易而大举借债的中国大型企业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在最近几周已有所加剧,有迹象表明中国正试图解决国内的债务和金融问题。就在两周前,中国政府接管了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安邦曾是一家低调的保险公司,后来为了给公司在全球的狂热收购集资,转为销售不透明的投资产品,安邦的收购包括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随着当局对日益增长的债务和风险的担忧,其他公司,比如大连万达集团(Dalian Wanda Group),已经出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国内和国外的不动产。

随着官方对华而不实且可能漫不经心的海外采购的态度转为反对,压力正在困扰海航。

海航的采购中,有约18亿美元的交易仍在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其中,包括一项以7.75亿美元收购嘉能可国际(Glencore International)多数股权的交易,这家仓储和物流企业在世界各地都有业务;还包括从特朗普政府的前助手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手中收购一家公司的交易。


海航创始人陈峰。他承认公司在困难的时候签署了多笔交易,但对公司克服自身问题充满信心。海航的问题可能会对国内外的投资者产生不良影响。

海航已暂停其七家上市子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股票交易,以等待公司称之为可能是一次重大重组的结果的公布。这些股票的持有者在重新开盘时可能会面临巨大损失。

债权人可能也被套了进去。海航正在用所拥有的那些上市业务的股权的大部分作为获得贷款的抵押。根据公司提交的监管文件,为了给自己的全球交易融资,海航还利用离岸债券市场从香港、新加坡、爱尔兰等地的投资者那里筹集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海航的律师托马斯·A·克莱尔(Thomas A. Clare)说,债务周期性到期是正常业务,公司一直在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

他说,海航出售不动产是日常的商业决策,也与中国政府改变对房地产的看法有关。“我们几个月前就公开宣布,中国监管机构现在不鼓励房地产投资,”他说,“因此海航会考虑在机会适当的时候撤出已有增值的房地产。”

海航可以渡过难关。公司正在迅速出售资产,并在本周表示将出售所持的一家信托公司价值14亿美元的股份,该信托公司拥有希尔顿酒店。中国也有为了避免大的金融动荡或失业,政府帮助陷入困境的公司渡过难关的历史。上个月,中国最大的国有控股银行之一中信证券已承诺提供32亿美元的信贷。海航64岁的董事局联合主席陈峰说,公司对克服自身问题充满信心。

尽管如此,由于人们担心该公司可能拖欠债务,海航的债券价格暴跌,筹集新资本的成本急剧上升。

根据某些估计,海航今年的销售额可能达到160亿美元,高于公司去年达成的总额近140亿美元的交易量。

“我们认为,海航只有通过资产剥离,才能得到足够的现金来避免流动性紧缩,这已经开始了,”奕丰集团的固定收益高级分析师钟宇昂(Chung Yuh Ang)说。

陈峰承认公司在困难的时候签署了多笔交易。但海航也把问题归咎于外部因素,包括其他国家发动的反华阴谋,一位高管曾表示。

在2月3日的一个讲话中,海航董事局联合主席王健称,“国内外的反动势力为抵制中国的崛起”对公司发起攻击,他还说,这些势力是“反对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一个重大阴谋”,据《纽约时报》看到的发给员工的讲话记录。克莱尔说,王健所指的不是海航集团的财务情况。

许多企业管理方面的专家对海航的困境并不感到意外。自2015年以来,海航集团已经进行了123笔收购,变成了一家业务包括飞机、酒店、房地产开发、计算机设备乃至航空运输的规模庞大的企业。公司提交的监管文件显示,海航现有40万名员工,大约是2015年的5倍。

即使是在中国花钱如流水的大富豪中,海航也很突出。Dealogic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六年里,海航向银行支付的交易咨询费比大连万达、安邦和复星(Fosun)支付的总和还多。海航集团多年来与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包括中国、华尔街和欧洲的大型银行)建立了联系。

这些关系给华尔街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据Dealogic的数据,海航在过去六年里向大银行支付的交易咨询费达1.4亿美元。这些银行也可能为帮助海航出售其收购的资产收取高额费用。

“银行显然热衷于在这些公司的收购潮中做它们的生意,”保罗·吉利斯(Paul Gillis)在提到海航及其他在全球进行收购的中国企业时说。吉利斯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任教。他说,“为这些交易做后台有大钱可赚。”

由于其疯狂采购,海航的命运可能会影响到世界各地的企业和成千上万的工人。海航集团旗下的企业包括:公司两年前花60亿美元收购的美国的技术产品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两家瑞士企业——从事行李搬运的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和航空饮食服务公司Gategroup,以及美国和其他地方的酒店和其他不动产。

这些资产中的一部分现在已被拿去出售。今年1月,海航聘请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为海航所持的西班牙连锁酒店NH Hotels的股份寻找买家。海航创始人陈峰在纽约的晚会上从苏世民手中接过奖状的一周后,海航就以1.6亿美元的价格将一座悉尼的写字楼卖给了苏世民的公司黑石(Blackstone)。

海航集团也是许多跨国公司的持少数股份的重要股东。海航拥有美国连锁酒店希尔顿酒店26%的股份,拥有维珍澳洲航空公司19.8%的股份,还拥有瑞士机场零售商Dufry 20.9%的股份。海航也拥有德意志银行3.5%的投票权。

海航最近开始出售所持的德意志银行股份,并且为了获得贷款,已将许多股份抵押出去。海航还把所持的Dufry和希尔顿的部分股份抵押出去,以换取贷款。作为对记者提问的答复,德意志银行援引海航集团的一份声明说,该中国公司不会出售更多的德意志银行股份,并拒绝进一步置评。Dufry、希尔顿和维京澳大利亚都拒绝置评。

海航出售部分资产的做法发生人们对这家公司的疑问不断上升之际,原因是外国政府对海航的所有权有很多问题。这家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引起了新西兰、瑞士、德国和美国的监管机构的惊讶,海航最近在新西兰的一笔4.6亿美元的交易未获批准。

为了寻找更便宜的资金来源,海航的高管已在讨论将瑞士国际空港和Gategroup的股票挂牌上市的问题。

无论海航集团如何解决自己的债务问题,公司高管们都面临着让这家规模庞大、业务繁多的公司运转良好的艰巨挑战,专家们说。

“当企业进行这样的疯狂收购时,可能会发生一些人称之为消化不良的问题,”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at New York University)副教授罗伯特·萨洛蒙(Robert Salomon)说。

“做交易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他补充说。“真正的工作在于你买下来后拿它干什么。”
s
snowit
1 楼
一帮无耻的流氓,作为航空公司居然没有钱买航油,当初到境外大肆买买买的豪气哪里去了?转移资产的小算盘落空了吧?就冲这一点也支持习大大继续干下去,没有习制止他们,陈疯之流不知要多疯狂呢!
天随人意
2 楼
只要有人向冠军他爹敬礼,海航就木有问题
胡阿友2
3 楼
海航有高人,干得不错。
r
roliepolieolie
4 楼
呵呵,去年在海外大撒币,豪气冲天。打鸡血过后,一地鸡毛。
w
wflyer
5 楼
有谁去过海航北京那楼楼顶的夜总会啊?
傻大目
6 楼
原形毕露了, 不知道中国还有多少这种企业
河西海龟
7 楼
贯君$180亿慈善基金的钱去哪了?
T
Tan7th
8 楼
活生生的被敌对势力搞垮了,资本市场上玩不过人家,党妈也不管么?
k
kokuhorose
9 楼
贯君,刘呈杰的钱已经落袋为安了,所以才会出现债务危机。看看时间顺序,2017 年7月海航成立纽约的慈航基金,10份就没钱付航空油料了 ,可怜的白手套也不敢让东家把嘴里的肉再吐出来。 最近别坐它家的航班,不定欠机场、维修保养、餐饮多少钱呢?
g
googlegear
10 楼
估计该转的钱都已经转走了,剩下的就是一大堆债务了。最后应该还是政府来接盘买单的。
无忌哥哥
11 楼
心里话说你们不知道王副主席正在两会忙活着吗?仔细一看原来要债的航油公司里还有外资,不是纯国企。怪不得!
s
scbean
12 楼
卖几架专机,领导背后运作一下,什么问题都搞定! 还是一党专制好!
实话100
13 楼
国内航空公司飞机大部分s是租来的
蓝天翔
14 楼
把纽约慈善基金会的钱吐出来啊。
l
luting
15 楼
海航绝对有问题,但是如果真的是王岐山的产业,如今他如日中天,怎么会有人敢给海航断油?
s
sleeplessinNY
16 楼
1998年王岐山奉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命南下广州,亲自处理当时号称建国以来最大破产案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广信)破产案,当时涉及负债规模361.65亿元,资不抵债146.9亿美元。没想到20年后,王岐山又要衔命处理另一个史上最大破产案,不过这次涉及负债规模恐十倍于当年。
s
sleeplessinNY
17 楼
更正:前文有误,“资不抵债146.9亿美元” 应作:“资不抵债146.9亿元”。
东山少爷们
18 楼
按当年国投的资产质量,熬个几年,都是金子,和破产边都沾不上,如果当年有个2亿可以支付日本发的武士债,立马就不需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