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脑出血住院2年 3子女因拆迁利益不接其回家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12日 22点48分 PT
  返回列表
66583 阅读
3 评论
现代快报

 

在位于江宁的南京紫金医院四楼病区,住着一位78岁,处于植物人状态的患者老邓。老邓其实早已结束治疗康复过程,医院希望将老邓交给子女,可是他的三个子女至今没有形成统一意见,也就不来接老人回家。老人治病产生的医疗费用,包括自费部分和未结算的医保支付部分总计20万元左右,至今没有支付给医院。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老人出事后不久家里的房子开始拆迁,而此事久拖不决也与拆迁利益有关系。6月12日,老邓的三个子女均向记者表示,愿意协商解决此事。

△躺在病床上的老邓

子女想把老人接回去,临时变卦了

6月11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南京紫金医院江宁院区,老邓还住在病房里,他平时靠营养液维持生存,日常由护工照料。这部分费用,目前都是在医院挂账。

△护工正在帮老邓拍背

紫金医院一病区副主任潘兴明来到老邓床边,示意他竖起自己的手指,但老邓没有回应。潘兴明说,老邓是典型植物人状态,医学上说是处于微小意识状态,在疼痛刺激下会有一些反应。护工桑师傅照顾他一年多,平时负责他的吃喝和简单护理。桑师傅说,老邓的子女大概一星期来一次看看父亲,“老人现在只有一点意识,问他吃没吃他知道。相当于两岁小孩的智商。”

老邓住到紫金医院江宁院区快两年了。2018年10月,他因为脑出血在南京脑科医院接受手术后,转到此处进行高压氧舱康复治疗。紫金医院是专门的脑损伤康复医院。

2019年1月1日,由于江宁农保、医保并入市区,医院为他办理了重新住院手续。潘兴明介绍,从那时起至今,医保未结算部分和自费部分,已经产生了20万元的医疗费用。其中,自费部分欠费4万多元。

△医院走廊

老邓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2019年11月,当时三个子女已经准备将老人接出院,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出院当天老人已经上了担架车。当时欠医院6万多,一人大概支付两万多,把欠款补交齐就可以了。两个儿子现场把钱交了后,女儿说卡上没钱。老人只好重新回到了病房。”

“老邓早就可以出院,不应该一直无谓地花钱,无论是医保的钱还是自己的。”潘兴明说,老邓是脑出血,一般脑出血病人医疗康复期是六个月,之后再有六个月的后遗症期。加起来也就是一年左右。目前老邓的状况虽然意识不清楚,但这已经不是康复能解决的了。他应该被接回家护理,或者到护理院维持生命。

“我们也给家属介绍了护理院,他们开始说得好好的,后面就不肯听了。”潘兴明说。

△老人居住地

大儿子让医院直接起诉他们兄妹

患者结束康复疗程不出院,医院有什么办法呢?紫金医院方面称,三子女经济条件其实都不错,就是面对问题不肯让步。

6月11日上午,医生现场给大儿子打了电话,催问对方何时来补缴费用,何时准备接老人回去?对此,大儿子表示,“你们最好起诉我们。”

他在电话中表示,二妹在处理意见上跟他和三弟不一致。本来说好出院时三人分摊费用,可是二妹不愿意出那一份。父亲的身份证、银行卡、医保卡等都在二妹那里保存,父亲做手术一开始是家属垫付费用,然后通过医保报销,报销的费用有十来万元,目前全部掌握在二妹手上。这种情况下,二妹不愿意掏那一份出院费用,他们兄弟自然也就不愿意帮她垫这个钱了。

6月12日,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老邓的女儿。她表示,多年来一直是自己在照顾父亲,父亲的老宅也是自己出钱翻建的。“我和父亲感情很深,住院这两年除夕我都在医院陪父亲。”她说,早期很多治疗费用和其他费用都是自己在垫,相比之下,两个兄弟出力少多了。她表示,就算是报销的费用在她那儿,但肯定还是自己出得多一些。

老邓的三儿子对现代快报记者表示,主要是账目没算清楚,所以没达成一致。不过他和哥哥还是愿意继续协商。记者将他们的意见转达给老邓的女儿后,她也表示可以继续和兄弟协商解决此事。

△南京紫金医院

社区:三子女中需要有人拿出主导意见

6月11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老邓所属的秣陵街道东善桥吉山社区,希望了解更多情况。

该社区副主任邓可荣表示,老邓生病之前,女儿照顾比较多,平时也比较关心老人。“平时老人身体挺好的,还能骑电动车,这次生病起因是溺水。因为在水中呆的时间比较久,后来还是我把他救起来,那时候他浑身冰凉,赶紧送到医院抢救。”

邓可荣介绍,在老人出事后不久,村上就正式拆迁了。由于老人此时没有意识,吉山社区、拆迁公司和江宁区征迁办,都帮这家人协调过拆迁利益分配问题,也达成了初步协议。具体分配方案是,女儿拿150平方米的安置房,两个儿子合拿60平米的房子,另外35万的拆迁款给两个儿子。

在分配协议初步达成后,三人却出现了意见的反复。社区负责人多次召集兄妹三人到社区,希望能解决拆迁利益分配,尤其是老人出院和以后护理的问题。“每次喊了都来,可是来了之后说不了几句就吵了,总是不欢而散。”

据邓可荣称,如果老人将来恢复意识,那么最终如何分配应该是由老人拿主意;如果醒不过来了,就应该以三人协调一致的协议为准。为了保证老人的治疗,拆迁公司目前将拆迁款暂时冻结着,但这笔钱如何动用依然需要子女的同意。眼下这笔钱怎么用?怎么支付医疗费用?老邓的三个子女并未达成一致。

“要是有个人站出来拍板就好了!其实,大的矛盾和出入也没有。再说,也应该先把老人安顿好啊!”邓可荣表示,他们会继续做各方的工作,争取此事有一个好的结果。

s
shadowink79
1 楼
听说强国要 实行 个人破产制度了😮😮 这种有钱还耍无赖不付医院账单的孝子贤孙都这么多,怎么实行个人破产制度😱😱 到时岂不是人人 我是 无赖 我怕谁👏🏼👏🏼👏🏼👍👍👍👍👍
我爱北京的秋天
2 楼
呵呵,挨个罚,谁也跑不了。
l
lucky武
3 楼
拆迁款应该全给医院,医院把老人的后面日子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