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面前,德国和意大利的差距为何那么大?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3点23分 PT
  返回列表
95183 阅读
66 评论
潜伏的木马君

最近很多家人朋友都给我留言,问德国的疫情怎么样?听说欧洲现在疫情爆发,你们现在还好吗?

 

最近看着欧洲疫情一天天地发展,心里感触很多,我用这篇长文,尽量客观,不吹不黑地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身在欧洲,对于抗疫的一些想法。

 

1

疫情爆发中的德国

先来说说最近这几天的经历。

3月9日,星期一,德国,确诊人数超过1000人

 

早晨 9:00

公司内网上低调地贴出了一条新闻,慕尼黑总部办公区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已经有一位同事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新闻很简短,只说了这位同事已经在家隔离,公司相应负责的team会排查和他接触过的人,大家不必为此感到紧张。

 

早晨 9:30

老板在部门会议上谈了疫情的问题,公司的要求是取消近期的一切德国境外的差旅。最近两周因公或者因私去过疫情爆发地区的人,需要在家办公两周。

老板突然有点没有底气地说,我让你们申报私人行程,这样是不是侵犯了员工的隐私呢?哎呦,补充一句,这个是freiwillig(自愿)的哦。

 

中午 12:00

我约了一个中国同事做饭搭子,结伴去公司食堂吃饭。食堂里还是人声鼎沸,有人边吃边侃,有人端着咖啡聊天,这份喧闹和平时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食堂门口入口处放了一瓶消毒液,大家可以自愿在进食堂时,把手消毒一下。

 

下午 15:30

我去幼儿园接娃。孩子们和老师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在教室里吃了下午茶,然后愉快地玩耍。

这里彷佛并没有受到外界的打扰,还有着一份不真实的平静祥和。

幼儿园的大门上贴了一张不太起眼的小纸条,上面写着,为了你和他人着想,如果你最近去过疫情爆发地区,请主动告诉我们。

 

晚上 19:00

我和老公聊起公司出现确诊病例的事,心里有点隐隐的担忧,但是又有点随波逐流的无可奈何。后来我们决定再去超市买点生活用品,特别是娃需要的尿不湿,湿纸巾和牛奶。

 

这次所谓的“囤货”意义有点不一样,我倒不是怕超市出现哄抢断货,以后买不着东西。据我目前观察,这种情况在德国出现的概率极其低,我对德国人保持淡定的能力很有信心。

 

但是为什么还是要买呢?

 

因为我和老公开始认真地考虑,按照目前的传染趋势,我们被感染可能只是迟早的事。

一旦中招,我们在慕尼黑完全没有其他亲人,可能就要面临全家隔离,无人能够出门买菜的情况,所以我们决定至少先备一些孩子每天都需要用的东西。

德国一处超市消毒液和洗手液货架空了

 

3月10号,星期二, 早晨  7:00  德国首次出现两例死亡。

新闻里已经公布了德国出现了两个死亡病例,两位都是老人,患有慢性病。

 

早晨在上班的路上,我像往常一样听了拜仁电台。

电台里正在进行一场听众辩论,辩论的话题是,

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取消所有大型活动?

比如上周三在斯图加特举行的大型足球赛,有几万人去现场观看了。

 

有不少听众打电话进来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打电话进来的听众里,不支持取消大型活动的人占了多数。

 

有的人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像以前一样正常生活,什么都不要改变。

有的说:回家洗手就好了,为什么要panic(恐慌)呢。如果要取消这个,取消那个,那还不如我们所有人全民在家隔离14天好了,那样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只有一个中年女听众说:支持取消大型活动,如果这些活动不取消,仅仅是关闭学校,有什么意义呢?(拜仁有个别学校因为出现疑似病例,已经暂时关闭了)。

 

这场听众辩论很有意思,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少德国民众的真实想法。

 

早晨 9:00

 

今天要开一整天的事业部管理层会议。

 

大家在开会之前,不可避免地谈到了新冠疫情的问题。有两个管理层成员因为上周去了意大利北部度假,现在在家办公。

 

大家都互相开玩笑,问他们在家办公是不是很不爽。两个人都有点唉声叹气,表示被迫home office有点郁闷。

 

我们聊到昨天刚刚公布的慕尼黑办公区出现的确诊病例,

 

我感叹了一句:我们都在慕尼黑办公,公司为什么没有告诉大家这位同事在哪一栋楼,哪一个楼层呢?

 

注意:我不是说要透露这个人的个人信息,而是想知道是哪一栋楼。我司慕尼黑办公区有好几栋大楼。我想如果我知道确诊是在哪一栋楼,也许我可以尽量避免去那里开会。

 

不要忘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用国内的标准来说,也可以说我们都在病毒面前裸奔。

 

管理层里一个60出头的同事说道:嗯,这个没说,也不能说。一旦说了哪栋楼,哪个部门,那么那栋楼里的人可能会不敢去上班了,这样会引起恐慌的。

 

其他德国同事纷纷附和道:是的,是的,这个不能公布。

 

还有一位同事补充道:既然没人专门通知你,就说明这个信息你不需要知道。

在这个瞬间,我突然意识到,德国人看待病毒这件事的态度,真的和我们不太一样。

 

我很了解这些管理层的同事,他们都德高望重,很有生活阅历和见识,绝不是什么“无知心大”的歪果仁。

 

看他们众口一词,都认为不应该公布信息以防止恐慌,我默默地陷入了思考当中。

3月11号,星期三, 德国,确诊人数超过1500人了。

 

我选择继续去公司上班,虽然明知慕尼黑办公区已经有确诊了。

 

上班路上,听着广播,拜仁电台每天有个十来分钟的新冠病毒专栏,今天是回答一些民众关心的话题。

 

有一位妈妈问,我孩子的学校没有关门,但是我自己出于担心,能不能让孩子这段时间待在家里,不去学校上课?

 

电台里的专家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答道:

 

这样不可以的。学校是否停课是由各州的卫生局和教育部门做出的决定,家长不得擅自让孩子留在家里。如果你这样做,可能因为妨碍儿童教育而收到罚款。

 

听到这里,我再次陷入了沉思...

截图源自:南德意志报

3月12号,星期四, 德国,确诊人数超过2000人了,死亡四人。

今天又是正常上班的一天。

下午回到家,老公好像有点心事的样子。他说,你看到家庭里群里的消息了吗?

我的德国家人有一个Whatsapp群,类似于国内的微信家庭群。

今天忙了一天,根本没时间看群里的聊天记录。我突然有点紧张,赶紧打开迅速浏览。

老公的妹妹(我孩子的姑姑),在群里说,他们全家都病倒了。发烧,头痛,还有咳嗽,现在只能在家卧床。最要命的是,她的两个儿子,也都同时病倒了,同样的症状。

两个星期前,他们带着孩子参加了科隆地区的狂欢节游行。

孩子姑姑还比较淡定,她说,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并且嘱咐我公公婆婆千万别去看他们。

我们关切地问:去检测了吗?

她说:没有。能不能得到检测,要看RKI(Robert Koch Institut, 德国国家医疗研究所)的具体规定,我们这种情况还轮不上,想得到测试,没那么容易。 

我公公在群里写道:不能去看望你们真的让人担忧。希望我和你妈不会那么快被感染,至少要等到你们恢复健康以后。虽然最后大家迟早都会被感染,但是希望我们能错开“档期”,这样万一有什么事情,还能彼此照应。

我公公不是开玩笑,他这段话是认真的。

2

疫情是一个窗口

透露一个国家和它的国民最真实的一面

你看,上面记录的就是我在疫情爆发中的德国,最真实的琐碎日常。

很多国内的朋友看到我身边的这些事,再看看欧洲飙升的感染人数,肯定觉得无法理解。你们可能想不通,德国人这是怎么了?他们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吗?

 

这世上难道真有人不怕死吗?为什么歪果仁的很多操作有点迷?

 

最近,意大利越来越糟糕,很多人可能也无法理解,意大利做足全套,为什么那么惨?

从这个角度来讲,德国好像“啥也没做”,死亡率居然很低,国民居然还很淡定。

 

面对同一件事,不同的国家拿出了不同的应对策略,

疫情是一个窗口,通过这扇窗,我们能瞥见一个国家和它的国民最真实的一面。

 

我就壮着胆子和大家说说自己关于欧洲抗击疫情的一些浅薄的看法。

 

 

上回我在文章里说,意大利倒下了,德国人突然很方。

 

很多网友都说没看懂,问我,为什么意大利倒了德国人会很方?

 

你说它是二战时期留下的“猪队友”梗也好,你说它是历史经验也好。

 

德国和意大利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好基友,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德国人涌去意大利度假。夏天去海滩,冬天去滑雪,特别是德国南部的拜仁地区,一脚油门就到意大利了,意大利北部地区就像德国人的后花园。

 

家里的后花园失火了,你说他们方不方?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里还写道:

 

德国人对于疫情的态度分为两个阶段:意大利沦陷之前,和意大利沦陷之后。

 

当时我写这句话有一点调侃意味,没想到后来德国的抗疫过程,真的被我一语言中了。

 

德国在出现意大利输入病例后,抗疫策略有了一个历史性的转变。

 

在意大利沦陷之前,德国的策略跟中国的措施有点像,

 

严正以待,密切追踪。

 

当时拜仁州一共出现了十几例确诊,最早的病人是从中国同事那里被传染的。

那时,他们把这十几个人像大熊猫一样关在医院里,即使大部分病人完全没有症状,活蹦乱跳,也不让人家出院。

 

拜仁的卫生部门还火速追踪了所有密切联系人,最后成功地完全切断了这条传染链。这之后,整个拜仁州再无新病例,恢复了平静。

 

几周之后,这十几个人都康复出院了,而且也没受什么苦,只是得了一场轻感冒。

 

到了这里,可以说德国在拜仁州的操作是非常成功的,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

 

后来,二月中下旬,德国出现意大利输入的病例后,欧盟不打算设立欧洲各国的国界线入境控制,德国人心里已经知道病毒大爆发不可避免了。

 

德国的专家也说过,以德国目前的人力来看,对于传染链的密切追踪,只有在感染人数很少的时候,才会有效。

一旦有数百人感染,那需要追踪的密切接触者就会呈几何量级增长,这种浩大的人力和精力投入,在德国不可能实现。

 

德国人这时根据欧洲的情况,调整了他们的抗疫策略。

 

简单地来说,从一开始在拜仁州的“严防死守,扑灭病毒”,变成了“开闸泄洪,降低伤害”。

 

只有理解了这个抗疫策略,才能理解德国后续的一系列政策和行为。

病毒开始在德国的北威州肆虐,传播得很快。

 

德国这时从一开始就打发所有轻症和无症状患者回家隔离,即使那时医院里也许还有床位,他们也不立即收治轻症患者,就是为了把病床空出来,留着应对后面会出现的大量重症患者。

 

然后,德国社会和主要媒体都立即呼吁国民,一旦有感冒咳嗽症状,不要直接去医院和诊所,而是打电话咨询。

 

重要的事再说一遍,先打电话咨询家庭医生。

 

通过电话问诊,绝大部分感冒患者,包括新冠轻症患者,都被家庭医生直接挡在了家中。

德国人为什么放任上千名轻症患者不管,打发他们回家?

回头看看国内这两个月的经历,整个疫情发展中,什么东西杀人最厉害?

 

不是病毒本身,也不是短缺的口罩,而是医疗资源挤兑。

 

一旦所有人都涌进医院,不仅互相感染,更严重的问题是,医疗系统崩溃后,病重的人无法得到治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时死亡率就会飙升。

 

这一点,武汉付出了血的代价。

 

因为武汉第一个面对病毒,毫无防备,所以出现恐慌和医疗资源挤兑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事。

 

在这件事上,德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比中国更有应对优势,因为新冠疫情就像狼来了,他们从一月份开始,就知道它要来了。

 

德国人在这一点上,认识得很清醒。

 

德国抗击疫情的重大策略调整,这其中有一位灵魂人物,就是号称德国“钟南山”的病毒学专家Christian Drosten。

 

他是SARS和新冠病毒方面全球最顶级的专家,是SARS病毒的联合发现者,是全球第一个发明新冠病毒快速检测方法的人。

 

插一句题外话,我最近真的有点被他圈粉。德国科学家有一种近乎无情的理性,又酷又拽,不跟你谈情怀,也不跟你谈“你觉得”还是“我觉得”。

Drosten教授在所有访谈中都表现出了学者特有的专业和极致冷静,德语好的朋友建议去看他在ZDF的电视访谈,还有在NDR的录音访谈节目,油管上就有。

 

在意大利沦陷后,疫情刚开始在德国蔓延,这个时候Drosten教授就在电视访谈里说过:

想要完全遏制疫情的传播,这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他的言下之意是,现在为时已晚,面对“大流行病”,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争论我们有多少口罩库存,医院有多少病房?这也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

 

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持久战,是如何大范围内和病毒共存,如何能够最大限度的拖延,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至少要拖到夏天。

要拖到夏天的意思不是说病毒到了夏天就自己死了,而是说夏天得普通流感的人少,可以大大缓解医院的压力。

 

这一番话,从一开始就给德国的抗疫策略定下了基调。

 

也正是因为他在国际上独一无二的专业地位,他才敢说这样的话。

 

虽然德国也有一部分人表示不满,但是德国民众总体的反应并不是特别激烈。

 

只要不出现医疗资源挤兑,重症会得到相应的治疗,轻症能自愈,照着这种策略走下去,德国人是不怎么慌的。

 

从德国比其他国家低很多的死亡率来看,这个策略目前还是比较有效的。

 

德国的感染人数很多,但是死亡率却很低

从这个角度来说,德国人似乎才是“抄作业”的高手,因为他们get到了作业的精髓,从一开始就避坑成功,只要没有医疗资源挤兑,医护人员不被感染,国民不过度恐慌,一切就不会太糟。

最近德国开始采用去麦当劳买外卖的那种drive-in方式,为疑似患者做病毒检测。

从头到尾,疑似病人待在自己车里,不接触任何医务人员,这进一步减轻了诊所的压力,避免医护人员感染。

3

德国和意大利的差距为何那么大?

再来说说欧洲里面“抄作业”最认真的意大利。

 

凭良心说,意大利政府从一开始就很重视新冠病毒,第一个宣布“政府紧急”状态,欧洲第一个切断航班,第一个模仿“火神山”(虽然是帐篷,有比没有好),欧洲唯一一个下令“封城”,甚至“封国”。

 

中国的一系列硬核抗疫措施,他们都照葫芦画瓢了,结果,意大利的形势越来越糟,感染人数飙升,死亡率也非常高,ICU病房里甚至不得不开始讨论先放弃年老的病人,太惨烈了。

为什么意大利政府采用了这么多措施,结果却更加恶化?

 

对于一个欧洲发达国家来说,这种结果令人无法接受。

不是咱们的措施不好,而是他们没有get到真正的lessons learned。

一开始我也不理解为什么意大利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但是在对比了德国的应对策略后,我突然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

 

想要借用别人家的药方,你得需要有和别人一样的体质才行。

 

当一个政府通过大量宣传,对待病毒要最高级别严正以待,这当然会提高国民的自我防护意识,这很好,

 

但是,这同时也一定会引起国民的恐慌。

 

国内的疫情爆发初期,也出现了恐慌,湖北地区医疗资源挤兑,成千上万的人在医院候诊室连夜排队十几个小时,还是轮不上床位,形势一度几乎失控。

 

后来中央爸爸出手了,全国各地的医疗队开过去,解放军叔叔也来了,火神山赶快建起来,造汽车的企业改造口罩了,海外华人也行动起来,清空了全世界的药房。

 

我们用十几亿人的举国之力,才能勉强力挽狂澜,扭转形势,把民心逐渐安定下来。

 

意大利想全面参考中国的解题思路,结果进行到一半才发现:

卧槽!为什么这些措施在意大利落地,得到的效果完全不一样呢?

 

意大利民众紧张了,恐慌也产生了,但是欧洲各国的体制和国情,注定了他们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后来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意大利民众上街抗议封城要自由,医疗系统受到冲击接近瘫痪,监狱发生了暴动,超市被抢购一空,恐慌程度超过了二战时期。

 

再后来,死亡率开始飙升...

 

国内疫情爆发初期走过的那些弯路,医院爆满,超市卖空,人心惶惶,弃城逃跑,所有这些坑,意大利都一头扎进去了。

 

这一切,一定程度上,都是民众大规模恐慌而政府无力扭转带来的雪崩效应。

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雪崩之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这句话有点莫名的讽刺感,用来形容疫情爆发下欧洲的各种乱象,却又再合适不过了。

 

 

再来说说德国。

用我们外企的话来说,中国面对疫情考虑的是problem solving(解决问题),而德国人考虑的是damage control (降低伤害)。

 

如果是外企做方案的话,一般都会评估方案A和方案B,他们的优缺点各是什么,然后从民生,经济,国力和性价比等方面去给方案评估,列个表格打个分,最后选择最优解。

 

你看,这就是德国人做事的方法。

 

这里面没有情怀,没有奉献,只有纯理性的分析和综合考量。

▲图源:dpa 3月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同联邦卫生部长施潘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德国最终可能有60%至70%的人口被新冠病毒感染。而针对这种病毒尚没有成熟治疗方案、没有疫苗,因此,目前德国“抗疫”的核心任务是遏制病毒的传播速度,以“不使我们的医疗系统过载”。

你说,那到底哪种好? 

是中国那样不计一切的付出,还是德国这样“冷酷”地采用最优解?

 

我觉得,这两者根本没办法放在一起比较。

 

任何脱离了国情的政策讨论,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假设我们能把时间拨回两个月前,把德国人这一套策略搬去中国,我觉得肯定也不好使,因为两国之间的国情差别太大了,这里暂时不展开说了。

 ▼

 

很多小伙伴看到这里,可能要问,说到底就是歪果仁的自由散漫害了他们呗,平时优越的皿煮制度是不是这个时候使不上劲儿?

我觉得除了制度,国力,医疗体系这些客观原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国民不一样。

 

虽然大家都有七情六欲,都怕死。但是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

歪果仁面对病毒的反应,有点出乎我们意料。这里面并不只是如何对待病毒的问题,它其实也反映了一个价值排序的问题。

我们中国人可能特别追求平平安安,一家人齐齐整整就好。我们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但是同时,我们中国人大部分都很有大局观,这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带来的,也是我们5000年历史里一直贯穿的。

因为这两个根深蒂固的价值观,我们中国人才会平时看似贪生怕死,关键的时候却又能舍身取义。

国家一声令下,全体家里蹲。不管多难,多憋屈,十几亿人就这么把自己关在了家里。用欧洲人的眼光来看,这简直是世界奇迹。

歪果仁可能不这么排序。

 

也许意大利人看来,你限制他自由,他会感到痛苦,不自由,毋宁死。让他在家里困守两个月,他宁愿去医院走一遭。

 

对于德国人来说,个人的独立思考,个人的隐私和生活质量,对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德国人任何情况下都想自主决定和支配他的生活方式。这一点,即使病毒来了,也不会改变。我管你是钟南山还是火神山,我是不是要被送上山,还是得我自己决定。

所以德国政府想要禁止1000人以上的大型活动,都十分困难,居然还要再三呼吁。很多民众会想,原来我的生活里有足球,现在你取消大型活动,打乱了我的生活,我就不乐意。

 

德国人能这么淡定,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心里还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是大环境给的,是这些年德国相对平稳的社会环境和富足的生活水平给予的。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有一种“这世界总不会变得太坏”的笃定感。

管他外面的世界风风雨雨,回到家关起门来还是岁月静好。

抱着这份安全感,他们不爱存钱,也不爱买房。抱着这份安全感,即使病毒到了家门口,他们也不太容易恐慌。

“疫情下的佛系德国人”视频Youtube版本

 

4

重要的不是“抄作业”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我最近常常想起我以前高中的班主任,她是个非常爱操心的中年妇女,有的时候我们班成绩不好的时候,她总是看着我们,一边摇头,一边语重心长地说。

 

这些题目不都复习过了吗?怎么还考不好呀?

 

不知为什么,看到欧洲各国的疫情,这个时候我总是想起她。

 

我和很多朋友一样,一开始看到歪果仁的各种迷操作,也想问,这些歪果仁到底在搞什么?真的让人好捉急。

经过这段时间在欧洲经历疫情的发展,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他们不是不会抄作业,是抄不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中国拿的是政治加生物的综合卷。而德国人考的是数学概率论,附加题是体育。意大利人考的可能是艺术专业。

 

科目都不相同,怎么抄呀?

  ▼

大家还记得这张图吗?

这张图特别好地体现了近两个月来国内人民坐过山车的过程。

一次次看到希望,一次次又遇到新的难题坠入谷底,这一路磕磕碰碰,跌跌爬爬,全国人民一起摸着石头过河。

 

那些谷底可能是物资紧缺,医护人员无助的呐喊,

 

也可能是医院爆满,武汉那些无法住院的人的绝望,

 

那些波峰可能是万城驰援一地的医疗队的孤勇,

 

也可能是10天不分昼夜建造火神山的奇迹,

 

你看,这是我们中国人抗击病毒留下的轨迹,每一次堕入低谷时,都有人站出来,用尽洪荒之力,力挽狂澜。

 

实事求是,不吹不黑地说,德国甚至欧洲接下来的疫情发展肯定不会是一个有波峰和波谷跌宕起伏的正弦波。

 

因为在德国人的策略里,从来没有打算力挽狂澜。面对已经爆发的疫情,他们不打算去做螳臂挡车的徒劳。

 

在我看来,德国接下来的抗疫轨迹可能更像是高空跳伞,主要目标是在坠落过程中不先把自己吓死,最后尽量能软着陆,让自己不受重伤。

 

如果我仿照我们抗疫的正弦波,也给德国人的疫情发展画一条曲线的话,那大概会是这个样子:

我也不希望这张图变成现实

 

最后,怕被误读,再多说两句。

我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抨击”谁,相反,我觉得德国目前的抗疫策略有一些地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虽然如果我本人被传染了,也会很想骂娘,但是单从宏观数据上来看,这也许是最适合德国国情的策略。

国情不同,国民不同,中国的硬核作业,注定了欧洲的国家抄不了。

 

像我这样同时体会着国内和国外形势的海外华人,对比了歪果仁现在经历的一切,我才恍然大悟,过去的近两个月里,中国打了一场多么艰难的战役。

 

谨以此文,献给每一个齐心协力“闷”死病毒的同胞,每一个拼命往国内寄物资的海外侨胞,还有每一个彻夜奋战的医务,警察,政府,军队,服务业等各行各业的普通人。

是你们,给世界留下了一份别人永远抄不了的硬核作业。

Z
ZODIAC
1 楼
一个是欧盟台柱子,一个是欧盟里要饭的,有可比性?
老二要罢工
2 楼
呵呵,看似理性,但是这是建立在绝大多数人是轻症状且可以在家中自愈的假设上的,一旦绝大多数人在短时间内转为重症患者,而按照现在在其它国家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很高,到那时德国就傻逼了。
w
walkerby
3 楼
写的挺好。祝你早日康复。
t
theZ
4 楼
作者是比较公正直接说出了西方国家的遇事处理方式方法。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地只顾噴。要讲理,要理性,这不是舔不舔的问题。
网中静草
5 楼
协约国
V
VBO
6 楼
也就差了两个星期
p
pipilu99
7 楼
挤占医疗资源就搞笑了,能自愈谁也不会去医院啊,这病到最后主要靠呼吸机强撑。西方价值观其实可以从几十年前索菲亚罗兰主演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中就看到了,什么都要计算一下成本的,像中国那样不记成本的事情他们是不干的。以前中国说人权首先要讲生存权的时候总觉得太初级了,怪不得被西方鄙视。现在这事就是活生生的,什么人权,你连生存权都没有,谈个几把人权。
g
googlebot
8 楼
病毒专灭各种不服的,灭你没脾气,啥德国瑞士,通杀
双羽四足
9 楼
荷兰也比意大利晚十天,但是他的死亡率就是1-2%,在可控下的死亡率,他的ICU病床医生已经害怕了,平时流感最重就躺十几个,现在已经20多个了 德国的ICU病床是2万多床欧洲第一,可能他前期医疗资源总量大可以用量来顶,还没达到瓶颈 或者他有战略储备医疗资源可以立马用上
范校长
10 楼
以我德国留学8年的经历。个人认为。意大利更像中国的4线城市。年轻人很多都在外工作。国内老人居多。记得10年世界杯期间。由于欧洲持续高温。意大利的老人根本挨不住。也死了好几个。疫情到来,死这么多也在意料之中。
我锄禾你当午
11 楼
这女的纯SB
l
libertad
12 楼
说好听叫理性,说难听就是冷漠
a
airq
13 楼
说到点子上了。这文章作者,就是没脑子傻舔。还一堆分析,把她自己都整服了,无比崇拜。再过10天和一个月看看什么情况吧?德国政要说到底就是要保经济,不愿意停工,没有认识到危机的严重。德国这次被那混账领袖害惨了。这次危机暴露出他们另外一种无能和渎职。就给老百姓一个劲灌输,坦然接受的结果。
F
FDRC
14 楼
如果公共卫生系统先进,能够做到控制病死率。就不用慌。
r
reporter1228
15 楼
这个在韦巴斯脱这个靠中国汽车业吃饭的德国汽配公司上班的嫁了个鬼佬却只说英语的中国女人写了一篇貌似客观公正实则得意洋洋歌颂德国医疗以及防灾体系因为资本的逐利本质而畸形到常规防疫捉襟见肘的地步而不自知的裹脚布里无处不渗透出由衷而发的跪舔媚态和对自己黑头发黄皮肤的那种从心底最深处油然而生的带着丝丝自怜和自卑的自我种族主义论调看得让人脊背发凉。
求片
16 楼
刚又死了一个...昨天RKI说的 Sollte die Ausbreitung von Covid-19 nicht verlangsamt werden, sieht der Präsident des Robert-Koch-Instituts Lothar Wieler eine ernste Gefahr für Deutschland. Den Krankenhäusern drohe eine Überlastung. 医院已经超负荷了,这才刚开始,就已经超负荷了,接下去 哪天不是500-1000的增加? 德国ICU 病床 2万8 其中80% 已经被占用了,也就是还有5600, 包括 医护人员要配合上去,这一切的一切才刚开始,谁都一样,之前不去抄,之后也得抄,之前不封学校,现在也停课了,之前球赛照样进行,现在也停了,接下去就封城和封国了。都是时间问题,嘴硬都没用...靠抗? 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能抗的住.....最多就扛一个月, 最后还是照样跟中国一样,其实早做比扛要好得多, 波兰 才50例就封国了...大家拭目以待了 我是对这个国家无语了...RKI 1月份还评估 对德国影响很小,现在不是自己打脸自己?预言就是两周后全面停工呗...
山影群岚
17 楼
是这样,而且他们也不给测😂朋友小姑子一家高烧,她老公同事确诊,就不给他们测,因为她老公还没出症状,她刚生完孩子哺乳期比较弱先出症状了,就说她们没去疫区,不算密切接触者,除非自费300欧😂😪所以她在家烧了3天了还没得到检测机会,德国年轻人穷,自己舍不得花300欧😔也挺悲哀的
w
weiqing4638
18 楼
德国人有冷血传统!
l
lijianren
19 楼
默克尔说了,6成德国人会感染,这是四千万。其中20%会发展成重症,这是八百万。姑娘,您算算,德国的医疗条件处理的了八百万重症吗?都要死的。。。
a
aikaida
20 楼
不是狗屎运,也不是有药,首先要家庭医生电话问诊,必须是有症状同时接触过确诊者,才能拿到检测号码,然后约检测时间,一般都两天后,检测要求很高,所以检出人少。 还有就是德国有一点比较幸运,老年人和社会联系很少,不像意大利,家庭观念重,所以德国老人目前染病少,死亡率就不高了,你看死亡人数高的国家都是那些人情味家庭观念重的,老人往来多就倒霉了
甜甜的巴黎
21 楼
法国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讲 可是现在呢 我想德国的医疗系统应该比法国好特比多 冗余量足够 所以这种思路可以 法国一开始也是这个思路 不过不到一周医疗系统就开始超负荷了 所以还是限制人员流动 减少传播可能 这种古老的方法 还是实用 看着英国也开始画那条曲线了
求片
22 楼
今天,默克尔要求退休医生和军队医生来帮忙了.....其实最后都一样,没有一个国家能挡的住 这么快的疫情,最好的办法是防,不是放.....可有些人就觉得自己屌....有什么办法,满分试卷让他抄 他也不抄,最后不也乖乖照做么 Merkels Notfallplan für die Corona-Krise: Ärzte aus der Rente, Söder mit Bundeswehr-Forderung
沙漠之狐
23 楼
跟人种没关系, 重点是医疗资源够不够。 武汉就是例子,很多人没床位死在家里或等床的期间。 大量病人造成所谓的ICU也就是一张床。后期就好起来了,死亡率就下去了
d
didi
24 楼
我都懒得多说了。简单算术都会做吧。德国人口8千万。60%得病,其中20%重症,每个重症都需要intensivebetten,德国有2万8千张重症床,我不管其中80%已经有人了,就算2万8千都给新冠,每个重症至少两周治疗,需要多少时间消化这么多重症?这是小学数学吧,需要13.5年。还说德国是理智?这简直就是弱智。 然后再算下超出医疗能力后的死亡人数。8千万人,60%得病,超出医疗能力后死亡率参考武汉和意大利,我们少算点,就5%吧。德国打算死2百40万人?
克己至善
25 楼
讲了就好,说了就松.何必介意别人的眼光? 任何事都好坏参半,任何完美都有缺陷,所以总有挑骨头的. 写了就有人看,总会有人受益,挑骨头的都是自大狂,你也不必介意. 同胞们好好保护自己,能断决对比缓好.为什么缓?因为不能断的次选者而已.
现实中讲逻辑
26 楼
人种制度都不重要、抗疫拼的就是国家实力—-医疗资源和物资生产储备!这一点上中国德国日本美国韩国等都会是做的最好的!(湖北初期配置混乱、八方支援后就可以)、所以作者有点书生意气!
钢琴上的猫
27 楼
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中国现在都要防外来输入病例呢 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之前很多嘴硬的2国家 现在都停课,回家办公了。就差封城了 拭目以待吧
j
jihaobi
28 楼
哪来的数据,20%要进重症? 感染的60%的全德国人中,80%轻微症状,在家隔离自愈。 20%住院治疗,住院治疗是打吊瓶,抗病毒,预防性抗生素,氧气罩吸氧等,不是全都气管插管,进ICU重症病房啊! 住院治疗中,继续恶化的,才送入重症。估计是20-30%的住院患者。也就是患病人里的4-6%,即全德国人的2.4-3.6%,需要进重症。 进重症的死亡率一半的话,死亡率应该在1.2-1.8%间。和中国公布的数据类似。
龙树
29 楼
又臭又长。闭的。
现实中讲逻辑
30 楼
同意你的算法!资源配置的最佳为:有症状者有医生治疗;重症患者有床位抢救!别看德国只有2万8千张床、可以这样说,完全的短时间加倍调整的长时间保障无忧的国家只有中国德国美国这三个,没有其它!
s
schwanz_2.0
31 楼
狗屎文章,估计是代购闲着没事在家写的
随便踹两脚就走
32 楼
煞笔德吹,去你妈的
随便踹两脚就走
33 楼
作者是典型煞笔德吹
随便踹两脚就走
34 楼
扛洋枪的臭b而已
随便踹两脚就走
35 楼
这年代,欠钱是大爷,德国这煞笔国家有啥可高傲得?
z
zzldyy
36 楼
似乎有理,像新加坡,再等俩月看结局吧,希望德国成功
枫言飞语
37 楼
: 您的大作最后多了个句号。
热血青年2
38 楼
有什么依据吗,意大利北部医疗跟德国是一个水平的,排名还要前面一点。 德国死人少是应为只有真正死于瘟疫的健康人,其他已经有别的疾病的死者都不算。要是意大利也这样计算,死的人也会大大减少。
b
bigsloth
39 楼
不管什么看法,一个月后自然见分晓,如果这病毒不是东亚人敏感,那么不能有效控制传播的话,结果可能比湖北更糟. 至今还有一个问题,有人认为这个病毒是美国传过来的,而且怀疑去年的死亡病例里有不少是死于此次新冠,而那时美国人基本是按流感治疗,问题来了, 在2020美国是疫情过去了还是疫情又来了?
a
aijy3402
40 楼
先来说说意大利,“中国的一系列硬核抗疫措施,他们都照葫芦画瓢了,结果,意大利的形势越来越糟,感染人数飙升,死亡率也非常高。”在这里要搞清楚一点,意大利是先爆发了病情,才开始跟着中国学,封城、建帐篷医院,封城也是流于形式,而绝不是认真抄中国的作业,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关于德国人的淡定,是因为政府自始至终都没有跟民众真实交代过这个病有多么可怕,即使治愈后,也会有各种后遗症;还有一点是德国还没有到爆发的节点上,一旦爆发了,真正面对生死,估计任谁都不可能淡定。跟他的国家怎么富有强胜没有关系。最后要说的一点是,文章确实写的有深度,国情不一样,国民不一样,没办法照抄作业。但是有一点是:如果欧洲国家能有中国政府一半的重视和警醒,认真做好所有入境人员的筛查和隔离工作,这个疫情就不可能在欧洲爆发!!!
j
jeckyli
41 楼
好文
t
tttnnn
42 楼
别高兴的太早,不阻止传染,百分之三十的重症率迟早耗尽所有医疗资源。到时候就知道惨字怎么写了
F
Frankfurter68
43 楼
我不评价你这个货写了什么等死的话,我们等下周看结果,要是抄作业,我就澡你,你妹你想生病等德国医疗救你,我不想生病。你去作那百分6 70干嘛要拉着我们。
清除五毛
44 楼
不论你在哪里,死亡率是 1% 以下-比较钻石公主号 大陆为何 》》》1%,吓死的,踩踏死的多 注意因为各国的政策方针,不同导致 分母 不同,所以目前死亡率不同 还有,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因为温州人的缘故,所以感染的时间比欧洲其他国家早
清除五毛
45 楼
哪里来的 30% 重证,难道你呆在高龄产妇的集中营?
j
jihaobi
46 楼
德国和意大利的重症医疗资源相差很大:德国每10万人有29.2张ICU床位,意大利12.5张,中国为3.6张,但中国集全国的医疗资源救助,现在才把疫情控制住! 到目前为止,德国死的6个人都是老年人,他们本来体质差,有各种基础病,抗不过去病毒感染。这次即使不是新冠,而是流感,估计也要牺牲的。 当然德国的感染人数曲线比意大利滞后7-10天。以后真的爆发了,形势会更严峻。 我那个帖子主要想说,不是得病的人里有20%要进ICU重症病房。
清除五毛
47 楼
不要逼脸,意大利的封城和中国有本质的不同 意大利在欧洲第一个,宣布封对华航空六个月,你应该问问温州人,那天凤城的,凤城前有多少温州人飞到啦,意大利? 德国人淡定,是因为政府告知,民众,1死亡率很低,2, 年轻人感染更低 3, 多数人症状就先感冒 不要用土共的小逼眼光,去度正常人
清除五毛
48 楼
湖北被吓死的太多 真正的死亡率,可以参考韩国和砖石公主好 不要乱说话
l
lilicc
49 楼
这个人的话有一定的代表性,就是不让轻病人去医院,避免医疗资源挤兑。这要是感冒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个病毒重症概率太高了,不是你在家呆着就能熬过去的。死亡率百分之几,你知道重症率多少吗?都以为中国人恐慌导致医疗资源挤兑、扩大了传染?再等等你们就知道了。意大利人也不傻,也是听了你们这套宣传的
想家的中国人
50 楼
中国国外留学的很多女人找洋大人做老公。连叶剑英国家领导人的外孙女找了个洋"吊"上行下效,中国女人出国留学的很多都是很贱的,为什么要留学,嘴上说,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科学文化。下面说我来找"洋吊"这帮臭傻逼女人……
风吹云过
51 楼
这些傻逼还是忽视了最关键的一点: 不管这病毒从中国还是美国来的,它都发生了变异,控制感染者是控制变异的最好途径。
想家的中国人
52 楼
当年中央电视台采访了韩寒的反对面两个中国有名的才女去了美国上大学。都是找的洋大人作老公,反而读书无用论的韩寒成为国家年青一代的楷模。中国女人一出国留学,一到国外生活了找到了外国"洋吊"小红书上铺天盖地的宣扬自己在国外多么的好。这两天看得我都要吐了。
药监
53 楼
大家安啦。人民的救星已经确认,再也没有死亡了。。。
乱游人
54 楼
控制这么好, 你扣人家医用手套口罩干嘛呢?
d
didi
55 楼
: 就算你说的是对的好了,然后呢?德国有能力解决两百四十万的重症?结果有区别吗?结果还不是6%以上的死亡率。 而且就算能解决所有重症患者好了,1.2%就是96万人,你愿意是这96万人吗?
d
didi
56 楼
你连小学数学都不会,去多读点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