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自己最钟意的那张吐舌照是怎么来的?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4日 23点4分 PT
  返回列表
19110 阅读
10 评论
德国之声

70年前的今天,爱因斯坦在生日宴后被拍到这张吐舌头的经典照。他本人超喜欢这张照片,不仅加洗好几张,还把坐在旁边的两人裁掉。这张吐舌照是在什么情况下拍摄的呢?https://t.co/mcIljOMDzU

— DW 中文- 德国之声 (@dw_chinese) March 14, 2021

1951年3月14日是爱因斯坦的72岁生日。这名出生于德国乌尔姆的著名物理学家当时已定居美国多年,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AS)任职。爱因斯坦生日当天,研究中心的同事为他举办了庆生活动。

当他离开会场时,大量记者守候在门外,想让爱因斯坦对全球政局做点评,并拍张他的完美生日照。然而,宴会的演讲已让爱因斯坦感到烦躁又疲惫,他也不喜媒体围绕着他打转。爱因斯坦只想赶紧离去,但他乘坐的轿车被记者包围,当时他正坐在车后座,被高等研究院院长艾德洛特(Frank Aydelotte)及其妻子玛丽(Marie Aydelotte)夹在中间。“够了,够了……”他对推挤的记者如此说道,但记者仍不打算放过他。一名记者高声喊道:“嘿,教授,笑一个嘛!”

标志性照片的快门瞬间

性格跳脱的爱因斯坦此时吐了吐舌头。摄影师亚瑟·萨斯(Arthur Sasse)按下快门,捕捉到这一瞬间。这张照片很快就广为流传。

这名一头白色乱发,衣着漫不经心,经常忘记穿袜子的物理教授,艰深的相对论直至仍令普通人难以理解。在他生活的年代,爱因斯坦已被视为超凡脱俗的人物。这张吐舌照也成为爱因斯坦的标志性照片。

但让这张照片出名的并非摄影师萨斯,而是爱因斯坦本人。爱因斯坦超级喜欢这张照片,加洗了数张后裁切掉艾德洛特夫妇,只留下他吐舌头的画面。他将照片寄给了同事、朋友和熟人。据说爱因斯坦曾对他的最后一任女友范托娃(Johanna Fantova)表示:“吐舌头反映我对政治的观点。”

爱因斯坦谈人类的愚蠢

爱因斯坦是犹太人,1933年希特勒成为德国总理后,他选择离开纳粹德国。由于曾体会过一个群体遭到国家针对的感受,爱因斯坦对冷战以及参议员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针对共产主义者的做法难以认同。当时许多政治家、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指责他“不爱美国”。

爱因斯坦的观点是:“愚人的统治是不可克服的,因为他们有这么多人,他们的意见也和我们的一样重要。”他的另一句名言是:“有两件事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但对于宇宙是否无限,我还没有那么肯定。”

爱因斯坦以他的智慧—以及他伸出的舌头—回应这样的愚蠢。这张标志性的照片已经被重制了成百上千万次,印刷在海报、T恤衫、贺卡、马克杯和壁画上。直至今日,这名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在年轻一代中仍拥有众多粉丝。

 

问题哥
1 楼
有两件事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 -------- 爱因斯坦辱人,应该被开除球籍。
i
iknowwhoiam
2 楼
“有两件事是无限的:宇宙和人类的愚蠢"。说得真TM好,一个蝙蝠都差点引发人类的世界大战,人类进化还在初级阶段
n
nyfan
3 楼
应该是看中医时拍的LOL
g
gameon
4 楼
人类最最聪明的人之一说人类是愚蠢的,人类一定不是太聪明。 近万年来,人类族群独霸地球一方,美其名曰,国家。然后就没完没了地相互血腥厮杀。如果人类能和平相处,互通有无,大家一定能有吃有喝,幸福,长寿的生活在地球上。 从这一点上看,人类确实挺愚蠢。
竞选
5 楼
原来爱因斯坦的生日是pi-day. 我至今还记得中学英语课本上一句赞扬爱因斯坦的句子,现背诵如下: His theories were so advanced that few people could understand them, and even fewer could accept them.
0
0101011
6 楼
“愚人的统治是不可克服的,因为他们有这么多人,他们的意见也和我们的一样重要。” 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否能成功,取决于愚人是否占大多数。
d
duty
7 楼
俺不喜欢这幅照片。
g
goodmum
8 楼
不理解又怎样?日子照过。
东方明月-
9 楼
没有祖国,爱因斯坦什么都不是! 今天的法西斯主分子这样评论爱因斯坦。
l
lovNordstrom
10 楼
Your comment brought back memories of middle school. 竞选 发表评论于 2021-03-14 12:59:49 原来爱因斯坦的生日是pi-day. 我至今还记得中学英语课本上一句赞扬爱因斯坦的句子,现背诵如下: His theories were so advanced that few people could understand them, and even fewer could accept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