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亲手把毒品喂给3岁女儿 吸毒不是错 是犯罪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5日 16点58分 PT
  返回列表
68374 阅读
9 评论
酷玩实验室

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心上爬,人根本坐不住,只能蜷在地上,身体扭作一团。咚…咚咚,心脏怕是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了吧,可是为什么全身还在痛?

汹涌而来的难受让人痛不欲生。

只能拿起刀片在手腕上划一下,或者拿起烟头在胳膊上烫一下,可以短暂地清醒一会儿。

这是一位戒毒人员对戒断反应的描述,更惨烈的现实他也见过了——原来一同吸食毒品的朋友,已经走了五、六个,最小的一个只有19岁,她们将他送到医院,才发现早就断了气。

以上场景,源自一部1994年拍摄的禁毒纪录片《中华之剑》,镜头直面吸毒,贩毒、戒毒人群的真实情况,以及缉毒警察、海关、边防、卫生等一线工作人员的牺牲和付出。

枪炮和罂粟,金钱和欲望,鲜血和热泪,伤疤和痛楚,一切都太过于真实,以至于到今天,依然有人在弹幕和评论里表示“大尺度”、“恐怖”和“震惊”。

还有人说,这样的纪录片,就应该经常拿出来播放,以警世人。

我上学的时候,学校曾经组织播放过这个纪录片,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毒品的印象都来自吸毒者身上的痕迹——面孔扭曲,身形瘦削,牙齿发黑,身上有大大小小的溃烂,还有为了戒赌留下的深深浅浅的伤疤。

如此“强烈”的毒品教育,让我打小就注射了毒品“预防针”,从此坚决远离毒品,想都不敢想。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零容忍的底线,美国是种族歧视,德国是法西斯,而中国的底线,是我们历史上的种种苦难,比如港澳台主权,比如烈士英灵……

以及,毒品。

中国是世界上对毒品最严厉的国家,没有之一。

澳洲媒体曾经报道过中国的万人审判毒贩大会,判处13人死刑,8人立即执行。本来澳媒极力想把舆论往“中国专制政治”方向引,却没想到,澳洲网民都纷纷叫好:

“毒品害人性命,毁人家庭,中国做得好!”“西方对毒贩太仁慈了”

即便平时他们总用新疆西藏人权等等问题刁难中国,但是在铁腕禁毒这件事上,中国干得让他们也五体投地。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平凡的周五,但是对于某些家庭来说,是几十年不为人知的心酸和牺牲。

我想再分享一下这部老片,让更多人知道,中国禁毒工作卓有成效的背后故事。

以及,我们为什么对毒品零容忍。

1

28岁的张福娟躺在床上,嘴被妈妈打肿了,但眉眼间还是漂亮的。

上世纪80年代,张福娟经营餐馆,存款有十几万,以当时百十来块钱的工资水平来看,是个妥妥的人生赢家。

她穿的衣服是从广州、深圳淘来的高级货,昆明都没人见过,搭配的项链手链也有好几套,两只手上戴满了金戒指,还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候选人之一。

而现在,她瘦骨嶙峋,手上脚上几乎全是黑斑和溃烂。‍

‍这一切,要从她接过陌生人递给的烟卷开始。

1988年的一天,张福娟和丈夫闹了口角,哭着跑到饭店,刚好有几个吸毒的人在吃饭,就劝她“别哭了”,并随手递给她一支烟,从此打开了地狱之门。

为了筹集毒资,短短几年时间,张福娟家财散尽,昔日的珠宝首饰变卖一空,丈夫离开了,亲戚朋友也不愿借钱,只能躺在床上,由老母亲照顾,靠意志力戒毒。

疼痛难捱的时候,只能忍着,因为她浑身上下的血管硬化,找不到一小块可以注射止痛药的地方,医生告诉她,连骨头都是黑的。

最难过的时候,还是毒瘾发作,被逼到无奈的母亲,会一直抽她,连嘴都能打肿。

纪录片拍下了张福娟毒瘾发作时的惨状,她想告诉那些不知道毒品危害的人,毒品,比魔鬼更可怕。‍

‍对于吸毒的人来说,能活下来已属万幸,还有更多的人因为长期吸毒,最终致残、致死。

有人因为吸食过量,瘫在地里动弹不得。‍

有人手里还攥着针管,直接倒在了旅馆的床上。‍

‍有人没买到毒品,难过到用烟头在胳膊上烫了好几个“窟窿”,最后还是没挺过去。

据不完全统计,吸毒人群的死亡率比正常人群高15倍,从80年代到90年代,全世界因为吸毒致死的人,每年达30万人。

吸毒者带来的伤害,对一个家庭来说,也是灾难。

有人吸毒离世,留下痴呆聋哑的孩子,住在茅草屋里,连糖都没有见过。

一位光荣退伍的老父亲,一辈子只哭过两次。

一次是他作为民兵代表,见到毛主席开心地哭;另一次就是因为儿子吸毒家破人亡,一辈子没向人低过头的老兵,甚至跪在儿子跟前,求他戒毒。

有一母亲自己打了30公斤的脚镣,把儿子锁在家里,怕他挣断,还用铆电焊死,保卫科的人来带儿子,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脚镣打开,“你这样犯法的呀”——“我宁愿犯法,只要能救他,我宁愿犯法”。

不过对那些吸毒吸红了眼的人来说,哪还有什么人性可言。

一旦毒瘾发作,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搞到毒品,为此贪污、腐败、偷窃、抢劫,甚至杀人放火。在毒品交易泛滥的广州三元里,当年破获的刑事案件,30%以上都是吸毒人员所为,其中违反治安管理的案件,70%以上的作案人,都是吸毒者。

除此之外,近年因吸食合成毒品出现幻觉而自残、自杀以及危害他人的毒驾和恶性伤人事件,也时有发生。

因为嗑药之后,人们会变得异常亢奋甚至出现幻觉,进而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伤人伤己。

与此同时,毒品注射还带来了更为严重的社会影响——艾滋病。

中国本土艾滋病最早集中爆发的城市在云南,其中146例HIV患者的主要感染途径都是注射吸毒。

一份2016年的报告也显示,全球超过2900万人有吸毒成瘾问题,其中有160万名注射使用毒品的吸毒者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禁毒,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

2

2006年,摄影师吕楠在缅甸拍到一张震撼人心的照片,一家三口,父亲正在注射毒品,母亲正在给三岁半的女儿投喂海洛因和糖水的混合物。

这位母亲,正是当年那个留着眼泪说“后悔死了”的张福娟。

张福娟不是个例。

数据显示,戒毒之后的复吸率,一度高达85%-90%,究其原因,最主要的还是吸毒者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极易得到的毒品,身边吸毒的朋友,被漠视的社会生活,以及匮乏的毒品教育。

所以,禁毒工作从来不是一日之功,它需要的是从源头堵截,在中间严打,以及事前预防教育和事后社区教育所有一系列工作的配合和完善。

上世纪70年代末期,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中国经济迎来了飞速增长,同时在金三角那块监管的真空地带,毒品也悄悄地进入中国。

为了堵住毒品的来源,海关和边防任务繁重。

在中缅、中越开阔的边境线上,没有海洋、沙漠、高山的阻隔,再加上两地人民多年来的通互市商习惯,很多毒贩会趁此机会夹带毒品入境。

毒品可能藏在鞋垫里,可能藏在备胎的内胎里,甚至藏在身体里,那时尚没有红外探测,毒品检查,全靠海关和边防工作人员的一双鹰眼。‍

和毒贩缠斗,首当其冲的还有一线缉毒警察。

为了抓到毒贩现场交易,缉毒警察需要在线人提供的交易地点提前蹲守,不吃不喝是常事,约定的交易地点,可能是热闹的集市,也可能是茂密的林区。

冬天的云南山区,冻到四肢僵硬,夏天蚊虫叮咬,裤管里钻进蛇,还有兜头浇下来的冷雨,但缉毒警察必须一动不动,否则很容易打草惊蛇。

‍潜伏了5个小时,终于等来了毒贩,虽然他们的衣服湿透了,还要喝毒贩身上的酒来取暖,但抓到毒贩总是开心的,这意味着会斩获一批毒品的情报,也意味着更少的毒品流入他们管辖的范围。

对缉毒警察和侦查员来说,通宵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一天吃不上两口饭,为了蹲守毒贩,他们可能要在穷困缺水的山区里窝着,因为财政困难,每两个月能领不到300元的工资,吃穿从简,见不到家人。‍

‍而他们面临的,除了狡猾的普通毒贩,还有穷凶极恶的武装毒贩分子,这些人有大量枪支弹药,仅云南平远一场为期82天的严打战役,就打掉贩毒贩枪分子842名,查获海洛因897公斤,大烟85公斤,近1000公斤毒品,900多支枪械,40000多发子弹。‍

‍为什么毒贩会这么疯狂?

因为钱。

90年代初期,毒品贩运的利润,在云南境内1万元一公斤,到广州是10万元,到了香港就是10万美元。

巨大的金钱诱惑,让很多毒贩铤而走险,也让曾经的屠龙勇士变成了恶龙。

那个雨夜缉毒的夏少雄,几年后从岗位离职,成了一名毒贩。

要想打击疯狂的毒贩,缉毒人员就要比毒贩更“疯狂”。

因为他们的信念是:只要毒品不绝,打击就不会停止。

3

知乎上有一个提问,中国的禁毒力度有多大?

毒品教育无处不在:公司电梯间旁边的毒品科普,旁边是防疫信息和垃圾分类宣传

有一位答主的回答是:在俄罗斯禁酒,在美国逃税,在中国贩毒,几乎等于“C位出殡”。

这些年来,中国对毒品实行禁吸、禁贩、禁种、禁制四禁并举,在缉毒警察、侦查员、海关、边防等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禁毒成效显著,毒品教育也深入人心。

有一位在英国留学的中国人,那里大麻是合法的,但她一次也没碰过,她说,“我是中国人啊,中国人都知道毒品这玩意儿不能碰。”

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40.4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人数和离境人数),首次出现下降。

这样的成绩背后,藏着许多人的热泪。

1987年12月15日,天气极冷,这是侦查员陈建军第23次打入毒贩内部,无奈当时通讯落后,陈建军和外围失联了。

交易正在进行,如果联系不上同事,就无法现场抓获毒贩,几个月的侦查工作就泡汤了,而且毒品会流入社会,不知道会毒害到哪一个普通人。

但贸然出手,意味着他身份曝光,将要以一敌五,面对的还是持有武器的危险分子。

来不及想更多,他举起手枪站定,“我是公安干警,你们都不准动。”

混乱的相持过程里,一个毒贩朝他开了枪,几乎是同时,他的子弹也打了出去。

罪犯被当场击毙,陈建军右腹也被土枪打中,另一名毒贩抄起木板,趁陈建军不备,从背后袭击了他的头部,当场昏死过去。

等同事发现他时,他的身体在寒冷的冬日已经结了一层白霜,直到尸身入棺,他的眼睛都大睁着,右手食指还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动作。

母亲附耳说了几句悄悄话话,他才慢慢合上双眼。

随后几年,他爱人独自抚养幼女成长,把一切悲痛,都放在珍藏的相片和回忆里。

言及过往,这个坚强的烈士家属,使劲憋回眼泪,表示“不后悔”,镜头转向女儿,“是不是要孝顺妈妈?”

小女孩说,“我要哭”。

1992年云南平远街严打,干警苏太德因公殉职,当慰问的物资发给家属时,他的爱人拒绝了,因为老苏留下最后一句话是,“我去昆明学习了,有了困难别跟国家伸手要钱,也不要跟局里要,有困难要自己克服。”

海关烈士旷磊,牺牲的时候还不到22岁,中队的人联系到烈士母亲,表示要上门拜访,这位老人就一直等了三天三夜没合眼,她见到前来吊唁儿子的人,第一句话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太辛苦了。”

‍留守现场的年轻警察面前是那个扔出手榴弹的毒贩,他还不知道前脚并肩作战的战友,已经离开了。夜里灯光昏暗,听到摄制组的人说他们牺牲了,他撇过脸重复一遍“牺牲了”,瘪一下嘴,喉结翻动,最终还是哭出声来,“我们的同志牺牲了。”

‍牺牲的人是王世洲和张从顺。

王世洲85岁的老母亲被人背到了棺材跟前,她朝着闭了眼的儿子狠狠打了一巴掌,因为儿子背弃了承诺,走到了她前面;又担心孩子去了那边辛苦,把攒了一辈子的7颗碎银塞到儿子嘴里,盼他来生能过得轻松一些。

即使这样,大多数的烈士后代,还是选择了和父辈同样的路。

烈士张从顺的三个儿子都穿上了警服,守卫着父亲曾经守卫的家园。烈士郭乾锐的儿子,站在了父亲牺牲的地方,成了一名海关关员。烈士张明华的儿子,继承父亲的遗志,申请调岗侦查员,“只要云南还有毒品,我就绝不离开这里”。……

据统计,和平年代,每年公安系统牺牲的缉毒警察是一般警察的4.9倍,受伤率高达10倍,几乎每一天,都有人因为缉毒献出生命。

他们本是普通人,有家人朋友,也有喜怒哀乐,但当他们站在缉毒一线,便只有一个使命:天下无毒。

尾声

明天是国际禁毒日。

181年前的今天,林则徐虎门销烟刚刚结束。

熊熊大火烧了23天,共计销毁销毁鸦片2376254斤。

随着鸦片一同被烧掉的,还有很多中国人仰赖大烟,萎靡不振的士气。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虽然虎门销烟直接引爆了鸦片战争,却也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近代史的发展。

一个差点被鸦片灭种的地方,绝对不会容忍毒品的存在。

时间回到现在。

因为超高的利润和全球化贸易往来,毒品很难彻底禁绝,世界毒品的问题日益严峻,但中国打击毒品力度之大,毒品教育普及之广,全世界有目共睹。

2006年,日本男子赤野光信携带毒品入境在大连被抓,有日本官员表示非常遗憾,希望中国能停止执行死刑,但最终被执行死刑。

2009年,英国毒贩阿克毛在我境内进行毒品犯罪被审判,英国外交部24小时内连续传召中国驻英大使傅莹两次,斥责中国“毫无怜悯之心”,但最终被执行死刑。

我们都知道,大麻在很多国家是合法的。

所以有人好奇,外国人怎么看待中国的禁毒?

赤野光信2010年执行死刑之后,有日本网友在论坛留言,“给中国添麻烦了”,骂日本政府在禁毒工作的无能及法律太过宽容。

阿克毛事件之后,也有英国网友在媒体文章下评论,“绝大多数英国人支持中国对这一案件的判决,我只说这么多。”

最近几年,常常有明星吸毒登上热搜。

脱口秀演员卡姆

每次总有人站出来说,人非圣贤,谁还不犯错,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只觉得可笑。

不管别人怎么样,我绝对支持中国禁毒,绝对支持对毒品零容忍。

吸毒不是犯错,是犯罪。

如果给那些涉毒明星一次机会,那谁又来给牺牲的缉毒警察一次机会呢?

不醉
1 楼
就禁毒来说中国确实牛逼
a
ak47a
2 楼
从小培养免毒能力!
g
goldmajia
3 楼
香港教科书说,英国人买毒品给中国人,是为了帮助中国。 加拿大政府说,中国日抓毒贩,是没有人权。 西方国家为中国真是操碎了心
a
athanasy
4 楼
坐等死了娘们的狗杂种们来喷。
n
nationwide
5 楼
贩毒的都应该死刑
f
freesca
6 楼
美国人拍电视剧就好像吸毒没副作用似的。 像什么华尔街之狼,除了脾气怪异,观众看到的全是有钱有妹还不用坐牢。 墨西哥那么多毒枭有多凶狠就多凶狠。美国就跟小绵羊似的
刁民的...
7 楼
就禁毒来说我也支持中国的做法!不过不同的毒品确实危害性是不同的!大麻短期几乎没有危害性,成瘾性也比香烟低,长期使用神经毒性和香烟差不多。可卡因服用感觉最好的毒品,口服吸食也还行!成瘾性不大,海洛因成瘾性稍强口服还好,进入注射阶段可卡因和海洛因危险性成倍增加!现代合成毒品、品种多样有高成瘾性的也有低成瘾性的,有些品种一次使用就有瘾性。
流的是狼血
8 楼
支持共产党在中国铁腕禁毒!
将错就错
9 楼
毒品害人,应该禁 缉毒警察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