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独家截获C罗泄露邮件 这家英国媒体什么来头?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3日 7点58分 PT
  返回列表
76134 阅读
6 评论
网易体育

“他是历史上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之一,但是他的声誉随着10年前一位教师指控他强奸而变得岌岌可危。”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并没有因为10年前在美国的所发生的的事故而面临法律制裁,但是《太阳报》能够证明他的DNA跟犯罪现场遗留下的证据相匹配。”

——全英销量最大——

以上两段话是几天前《太阳报》对C罗性侵案的最新报道。

《太阳报》称有超过100页警察与检方的往来邮件泄露,而《太阳报》【独家】获悉了泄露的邮件内容,其中包括C罗曾向自己的律师明确表示自己在与女方发生亲密关系时,听到了女方大喊“停下”和“不要”,以及C罗的DNA与警方提取的受害者体内DNA相吻合。

这熟悉的“太阳报风格”已经让人难辨真假,这些邮件如何泄露,又是如何【独家】泄露到《太阳报》那里去的不得而知,但靠着研究泄露邮件,着实让《太阳报》获利颇丰。即便C罗性侵案在美国已经结案,即便C罗本人曾在电视采访中说过媒体对他当年性侵案的反复报道让他在面对下一代时无所适从。

是的没错,这家专攻名流小道消息的报纸就是全英销量第一的报纸,超过了英国的国民大报《泰晤士报》和八卦小报的鼻祖《每日邮报》。

在英国所谓“大报”和“小报”之间的界限很明确,像《泰晤士报》这样的大报采用大开张的纸来印刷,小报的版面是大报的一半,大报通常以正经严肃的政经新闻为主,为小报则更热衷花边新闻和八卦野史。今年9月,《太阳报》发布的阅读调查,他们纸质报纸订阅人数和电子报纸订阅人数超过了3280万人,每月的阅读人次比他们的竞争对手《每日镜报》多出了540万次。

虽然《太阳报》销量惊人,但在英国知识分子阶层,《太阳报》从来不是什么好鸟,因为除了夸大其词的头版内容,它著名的三版女郎也是从来入不了高知阶层法眼的。

1969年默多克收购《太阳报》以来,三版女郎就作为《太阳报》固定的“福利”版面堂而皇之得出现在每期内容中。三版女郎,顾名思义就是出现报纸第三版上的性感女孩,1970年《太阳报》刊载了英国报业史上第一位上半身全裸的三版女郎。此后三版女郎的路子越来越野,与此正相关的是《太阳报》的销量,在裸露上半身的三版女郎出现后,《太阳报》的销量在一年内翻了一番,在70年代,《太阳报》每次发行就能卖出250万份。

英国报业史上第一位全裸模特

不过毫不遮掩的卖肉行为也引发了女权主义者和高知阶层的不满,毕竟作为全国发售的商业报纸,《太阳报》面向的受众没办法明确分级。约克郡的图书馆率先行动,取消订阅《太阳报》,随后女权主义者也聚集在《太阳报》的办公大厦门口,声讨刊登色情内容无异于鼓励性侵。

女权主义者抵制《太阳报》》

但是高知阶层越不满,普通群众就看得越香。据调查,英国超过50%的卡车司机都是《太阳报》的忠实拥趸,尤其是在英国南部,《太阳报》在蓝领阶层的销量是竞争对手《镜报》的5倍,其在蓝领中的忠诚度和传播度可见一斑。

——崩坏的价值观——

绝对的流量至上,是《太阳报》奉行的不二准则。在这方面,《太阳报》倒是坚持了一以贯之的价值观,只不过这个价值观,着实有些一言难尽。

在窃取名人隐私上,尽管有些手段游走在法律边缘,但《太阳报》并不在意。且不论C罗的泄露邮件从何而来(或许根本就没有),上个月围绕英格兰太太团发生的一起撕逼事件也让《太阳报》暴露难看的吃相。

前英格兰队长鲁尼的妻子科琳常年来深受隐私泄露之苦,她不懂自己“私密发布”“仅好友可见”的instagram内容是如何原原本本【独家】出现在《太阳报》的头条,几经思考她认为是鲁尼英格兰国家队队友瓦尔迪的妻子丽贝卡将自己的私密内容泄露给了《太阳报》,科琳在推特写下长文谴责丽贝卡,丽贝卡也予以反击称自己没有理由卖科琳的隐私。

不过就在两位太太团成员吵得正凶时,事件的中心《太阳报》却像没事人一样全方位报道着科琳和丽贝卡的八卦,甚至还有科琳和丽贝卡身边的“知情人”绘声绘色的描述两人私下“撕逼”的细节。

没有任何解释、致歉和反省,躲在两个女人身后的《太阳报》就像一个露出笑容的小丑,一边嘲笑着“互撕”的两位,一边持续收割着流量。

《太阳报》关于此事的专栏竟然将科琳和丽贝卡比作拳击台上对擂的红角和蓝角,并且喊话科琳“私密发布”没有用,全世界媒体都会这么操作,想不被窥探隐私最好一直闭嘴。

但如果你认为这家八卦报纸的底线只是爆料私人隐私就大错特错了。今年9月份,《太阳报》头版头条【独家】报道了英格兰板球巨星本-斯托克斯一家31年前的枪杀惨案的细节,本-斯托克斯的父亲因为不满跟妻子关系破裂而举枪杀害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当年只有2岁的本-斯托克斯侥幸活了下来,但他的哥哥和姐姐却死在了亲生父亲的枪下,他的母亲也为此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原本这个家庭已经在逐渐忘却痛苦迎接新生了,然而《太阳报》的一番报道立刻在英国掀起轩然大波。在《太阳报》报道之前,很少有英格兰人知道这起发生在新西兰的惨案,但一夕之间,汹涌的舆论又开始逼迫这个家庭重新回忆和审视往事。

《太阳报》将本-斯托克的故事印上头版头条

本-斯托克斯事后发声:“过去的30年,我和我的家人一直在顽强承受着莫大的精神创伤,并且极力保护我们过往的隐私。”“但是本周六《太阳报》派了一名‘记者’到我母亲家里去质问她这件事的相关细节,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糟糕,那么他们将我们的痛苦往事印上头版头条何如?”“过去发生的事让我的母亲余生都生活在巨大的痛苦中,他们决定将这件事再度报道出来,无异于又一次重伤她的心。”

本-斯托克撰写长文抨击《太阳报》

本-斯托克斯的言论在社交平台上得到了很多名人的力挺,多年来英国社会名流生活在小报狗仔们的监控之下,没有隐私可言,更别提这种能博尽眼球的爆炸题材。但同时新闻报道价值取向的边界到底在哪里也再一次引发讨论,去年HBO亚洲拍摄的高分台剧《我们与恶之间的距离》中,身为电视台主编的女主在是否应该报道会带来高收视却令自己良心难安的社会事件的抉择中饱受折磨。

由本-斯托克引发的关于新闻伦理的讨论仍没有结束。

但在《太阳报》这里,无论是高层还是员工,似乎都达成了一种“无视良心”的共识。在本-斯托克发声之后《太阳报》高层公开回怼称能完成报道是由相关当事人提供了线索,事故是真实发生的,并且“刊载前我们已经知会了本-斯托克斯,他并没有跟我们说任何不能报道的话。”

“我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准确描述这种低级、卑鄙的行为。”“只追逐金钱和销量,完全不在乎对于他人造成的伤害。”本-斯托克斯写到。

——“滚出利物浦”——

1989年4月19日,《太阳报》头版头条刊载了名为《真相》的长篇报道,这出“真相”就是4天前刚刚发生在希尔斯伯勒球场的震惊全英的球迷踩踏事件。4天前,利物浦球迷赶往谢菲尔德的希尔斯伯勒球场观看足总杯的半决赛,由于交通拥堵,不少利物浦球迷到达球场时已经临近开球,按照惯例球迷这时不应该再入场。但当天值守的警方仍然打开客队闸门放进了球迷,短短几分钟,数千名球迷一拥而入,其中还包括没有买票跟着一同挤进去的混混。

希尔斯伯勒事故现场的拥挤状况

拥挤的球迷通道、拦在看台前的铁丝网和仍在不断涌入的球迷,惨剧最终发生了。前排冲入的球迷被狠狠挤在铁丝网上,后面是仍抱着在开赛前能冲进球场希望的其他球迷。在混乱和无序中,警方仍然只是将其定性为足球流氓的小打小闹没有加以制止,茫茫的人流被动得涌向前方,摔倒在地的球迷承受着近万人的踩踏,在甚至无法挣扎的绝望中死去。

踩踏情况仍在加剧,但警方拒绝向利物浦球迷开放主队看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利物浦球迷开始进行急救,他们自发拉开空间并将尸体搬运到球场的空地上,有些人在挤压中出现了尿失禁和呕吐的生理现象,还有些人在极度的拥挤中导致了精神问题。踩踏事件造成了96人死亡、766人受伤,有亲历过事故的利物浦球迷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2015年希尔斯伯勒事故周年纪念的时候该球迷选择了自杀,利物浦队长杰拉德的哥哥也死于这场事故。

事故现场已经有利物浦球迷展开了自救

但在《太阳报》的报道中,利物浦球迷集体上演了迷幻的令人作呕的卑鄙行为。《太阳报》头版的三个小标题写到惨剧发生的当下仍有混进去的利物浦球迷企图在混乱中摸走死者的钱包、有些喝多了的足球流氓在死者和警察身上尿尿,还有人拖出了当场死亡的年轻少女并在她的尸体上进行了猥亵行为。这三条小标题每一条都足够爆炸,足够全世界的人谴责利物浦人的邪恶。

《太阳报》当期名为“真相”的头版

据悉,这期头版的标题《真相》是时任《太阳报》主编麦肯齐亲自敲定,他曾在“谎言”和“真相”之间犹豫了很久,就连报社的其他编辑都觉得这些“真相”匪夷所思,但迫于麦肯齐的权威,没人敢质疑他,最终麦肯齐决定使用“真相”,并竭力让全国读者相信他们所报道的就是真相。

当期报纸一发行就激起了利物浦人的抗议,就连一向视利物浦为同城死敌的埃弗顿也站在了利物浦这边,超过300家利物浦报摊和超市拒绝售卖《太阳报》;受害者家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门口的牌子上写着:禁止《太阳报》记者进入;《太阳报》在利物浦地区的销量一度趋近于零。

利物浦抵制《太阳报》

1993年,麦肯齐在大老板默多克的要求下就希尔斯伯勒事件的报道进行道歉,但在2006年离开《太阳报》的麦肯齐突然改口,他说:“我道歉是因为默多克命令我那么做,但当时我并不后悔那一决定,直到今天我也仍不后悔。”

在舆论宣导和警察死不改口的谎言下,希尔斯伯勒事故的判决直到新千年后还维持在球迷互相踩踏造成了死亡,也就是说当天在踩踏事故中死去的利物浦球迷不仅是受害者,他们本身也是加害者。几十年间利物浦球迷甚至利物浦人都生活在这起足坛惨案的阴影下难以翻身,但事情在2012年发生了转折,英国法院改判事故造成的原因是当天警察的玩忽职守。宣判当天守在法庭的受害人家属边流泪边互相拥抱,他们用了28年终于为自己逝去的亲人证明了清白。当天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亲自向惨案中的受害者家属致歉,眼看事态发生变化,曾经死硬不改口的《太阳报》也开始“政治正确”得向利物浦球迷道歉。

真相大白后《太阳报》又发布了名为“真正的真相”头条打脸自己

直到今天《太阳报》的记者仍被禁止进入安菲尔德,以及利物浦地区其他球队的主场,其发行的报纸在利物浦地区的销量也很低。就连《太阳报》自己都自嘲利物浦地区对他们来说就像“国外”一样。

很难说《太阳报》没做过一件正确的事,英国媒体常年来以“第四等级”为傲,在无差别的新闻报道面前,西方媒体曾经为监督社会和维护正义做出了巨大贡献。只是在愈发逐利和不惜手段搏关注的今天,《太阳报》属实为仍在为真正真相奋斗的媒体同行抹黑。

希尔斯伯勒事故发生的30年后,英国时政评论员克里斯-霍瑞在自己的专栏里写到:“回首1984年4月15日,那天不仅仅是96条生命的逝去,更是大众传媒与大众之间信任消失的日子。”

j
jiaming
1 楼
英国的媒体,除了认钱没有道德底线。只是这家报业更黑更无耻而已。
w
www123
2 楼
英国警察就是笑话呀
w
www123
3 楼
太阳报对英国混混的报道很贴切呀
满目繁华
4 楼
女的确实长得不错
m
mcfuzhou
5 楼
媒体掌握在资本手里,什么事不能发生?
c
crunchtime
6 楼
跟白人讲道德,就和让狗粮不吃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