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历史性惨败 香港需要一场怎样的“斗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6日 23点2分 PT
  返回列表
73812 阅读
40 评论
多维新闻

如果说在反修例风暴之前,北京治港还可以在发展与繁荣的表象之下得过且过,那么当持续了五个多月的反修例爆发且急速蔓延,再加上刚刚结束的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惨败撕开的最后一层窗户纸,千里之外的北京已经再也没有时间和空间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反而要“丢掉幻想”,彻底反思以往治港政策的失败,在搞清楚香港究竟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的基础上带领病入膏肓的香港再出发。而要做到这一点,非得来一场刮骨疗毒的“斗争”不可。

工作人员清点选票。(AP)

区议会选举前的造势活动。(AP)

工作人员清点选票。(Reuters)

今次的区议会选举投票人数创新高。图为香港民众排队投票现场。(Reuters)

香港区议会选举开票现场

中共从来不缺乏“斗争”经验,批评与自我批评也是中共一直以来的政治传统。但具体到香港问题,究竟如何开展一场有效的“斗争”,如何在批评的同时做到切实的自我批评,立足于今次持续撕裂且政治化的香港,却是一道需要细致拿捏和考量的难题。因为斗争的普遍性之外,香港作为主体还有着突出的特殊性。基于这样的特殊性,任何层面和幅度的“斗争”,都可能在政治口号和情绪压倒一切的今天,走向反面;同样地,如若只有批评而没有自我批评,对于香港问题本质的认识也可能只是浮于表面,更遑论深层次矛盾的解决。

说回到“斗争”的普遍性,这是毋庸置疑的。共产党打败国民党最终夺取政权是斗争,中共当年与英国政府谈判解决香港回归问题是斗争,每个人日常每一天都被大大小小的斗争所包围着,连同香港反修例和区议会选举本身也是参拌着各种斗争。至于香港,开放性和位置决定了必然会处于斗争的前沿,躲是躲不掉的,尤其是在世界百年未有大变局的关头,在两种制度的不断较量与角力的过程中,香港必然是反应最为激烈的那一个。今次的反修例闹得这么大,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与问题也被各方摆在了台面上,不管是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去殖民地化和国民教育问题,还是现实问题,比如官商共治模式、土地问题以及阶层固化等,都是需要通过切实的“斗争”才可能破局并逐步化解的。

也许有人会说,香港过去也一直在“斗争”,为什么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倒越来越积重难返?这里就引出两个重要问题:其一是以往“斗争”的失误,其二是接下来怎样去开展有效的“斗争”。

先说以往斗争的失误,第一是方向性的失误。香港回归后,其人口主体已经转变身份成为中国公民,由此围绕香港治理和陆港矛盾产生的争执,也绝大多数都是人民内部矛盾,而非敌我矛盾。对待人民内部矛盾,就该用化解的方式来解决,但是既往治港的斗争哲学,却不仅把居于市民过半数的泛民推到了对立面,而且采用解决敌我矛盾的方式来解决另一种完全不同性质的矛盾,最终“亲者痛、仇者快”。就算是敌对阵营中时不时冒出港独的声音,也只是极少数,而且绝大多数港人也认为港独不可能也不可理喻。

这样的方向性错误,在北京涉港机构尤其是中联办以及香港建制派群体中尤为突出。2016年,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接受媒体专访时曾有过“表率”,因其从始至终都未使用惯用的“反对派”“异见者”或者“持不同政见人士”来指称泛民,而且不仅承认泛民的存在是“正常的”,会“伴随着一国两制长期存在”,还表示“泛民的立法会议员是特区政权体制的组成部分,从基本法的角度看,他们也属于建制人士。”只是这样的姿态,在以对抗为常态的洪流中很快即被湮没。而这一次的区议会选举,香港沉默的大多数用选票选择了泛民,这样的结果也再一次警醒北京:如果一如既往将泛民视为反对派、异见者,那是不是表示要站在香港大多数的对立面?如果是这样,香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又从何谈起?

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惨败,外界纷纷猜测林郑月娥去留。(新华社)

除了方向性的失误,紧随其后的便是被忽略的斗争。如果说方向性的失误是斗了不该斗的,那么被忽略的斗争则是该斗的没有斗。尤其是对于腐败和官僚主义这一侵蚀中央在港治理合法性和合理性的斗争,是最该自我批评和下大力气斗争的,却一直被束之高阁,或者干脆视而不见。

早在2016年,在经历过占中以及旺角骚乱等系列事件之后,我们就呼吁北京涉港机构的重塑重组。理据之一,便是中央治港机构越来越沦为一个“三不管”地带,内地官僚体系不断的发展却好像丝毫没有触动治港的行政体系,特别是在中共十八大以来的这几年,内地官场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巡视组无所不在,但治港体系层面却一直是轻描淡写。久而久之,不仅整个官僚体系被既得利益群体所支配,被经济利益“围猎”,而且为了保持原来的有利位置,甚至习惯性地避重就轻遮盖香港的深层次问题与矛盾,以为只要“井水不犯河水”就可以继续高枕无忧,相安无事。基于这些积重难返的结构性问题,要想对香港进行彻底的改革,就必须对治港体系进行一次红脸、出汗的“斗争”。

在理清了过往治港斗争的失误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结合香港今天的实际怎么去斗争的问题。诚如习近平所言,“要注重策略方法,讲求斗争艺术。要抓主要矛盾、抓矛盾的主要方面,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合理选择斗争方式、把握斗争火候,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要根据形势需要,把握时、度、效,及时调整斗争策略。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在斗争中争取团结,在斗争中谋求合作,在斗争中争取共赢。”

具体到今天的香港,要想开展有效斗争,首先必须要明白习近平所谈“斗争”的内涵和外延,以及背后的辩证思维。辩证法的精髓是,考虑事物时,将事物最核心的本质视为动态的、相互冲突的,而不是惰性和静态的。因此考察事物时,探究的是它们的“矛盾”属性。香港作为首开先河实践“一国两制”的载体,原本就是冲突和矛盾的前沿,这是毋庸讳言的,对此展开的斗争,也不能是惰性和静态的。正如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所言,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过程变化,旧过程和旧矛盾消失,新过程和新矛盾发生,解决矛盾的方法也因之不同。何况斗争本身也是辩证的,另一面是“统战”和“合作”,斗争只是手段,不能为了斗而斗,甚至演变为破坏性的斗,因为终极的目的不是把香港斗坏,而是“共赢”,是为了香港长期的繁荣与稳定。

当然,对于“斗争”的辩证认识之外,不管是北京还是特区政府,必须对香港所处的历史阶段,对香港今次问题总爆发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以及对香港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有着全面准确的认识与理解。套用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2002年访港时的话来说,克服香港当前困难的力量和办法就存在于香港的本身之中。但要想找到真正有效的力量和办法,就必须对整个社会每一次或大或小的脉搏跳动有着足够的敏感度和感知力。

就如同今次的反修例一样,很多人会诧异事情何以闹得这么大,但只要翻看一下香港近几年的基尼系数和房价涨幅,再看看产业环境,就会意识到这次的总爆发早已在酝酿之中,迟早会来。而今次区议会建制派的惨败,如果将其放回到香港持续了五个多月的反修例风波的大背景下,将其放置在民众对特区政府长期以来施政不利的怨气和怒气的氛围下,这无疑就是一次带着强烈情绪的公投,当情绪和政治口号压倒一切,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意外。

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中共在草创阶段险恶的斗争环境中继承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阶级斗争理论,并用于指导自己的“革命实践”。可以说,斗争贯穿于中共这一即将满百年大党的全过程,或大或小。香港回归本身,也是一场与英国政府的“斗争”。北京理应明白,对香港问题的深刻反思与再认知,既需要抛开以往的传统斗争思维,又需要在认清香港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前提之下加强另一种层面的斗争,比如与消极“一国两制”的斗争,与陈旧官商共治模式的斗争,与单一产业结构的斗争,等等。如此一番刮骨疗毒的斗争与“自我革命”,方才可能重拾香港的人心,也才可能带领已经病入膏肓的香港再出发。

g
geforce7800gtx
1 楼
斗争你的祖宗!吃饱了就知道斗争!铺垫啥!?该干嘛早点动手啊!中共的丑贼脸!多维新闻写的文章都是中共走狗写的!
D
Dimmy
2 楼
你他妈一用中文的狗粮操心大陆人干嘛?大陆是你爹?去吃屎去吧。。
A
AndrewZhang
3 楼
这就是没有强权政治的结果,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翻天覆地,各路牛鬼蛇神都出来了,现在的香港就是汉奸洋人内外勾结的结果,现在用钱把所有人砸得热血沸腾,等资金停了看看能发生什么。
全通
4 楼
中共的斗争哲学深深地嵌入了中国大陆人的思想,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不管投票选哪一边,都是自由自愿选择,都香港人民正当权利。正确的态度是选支持现政府拍手叫好,选反对现政府的也应如是。 难道年后投票反对川普(现政府)的都是企图颠覆政府的暴徒,反对派? 选举本身就是对国家管理机关领导者的考试,如果按中共的定性和斗争,还投什么票选什么选……
y
ydy2001001
5 楼
在乱都没出香港,但中国不可能留一个反中仇中富有的香港 。骂支那毁国旗 辱国徽 嘘国歌,香港人已经没底线了现在斗争刚刚开始
小龙人他爹
6 楼
看来收回台湾前应该先把香港收回了
小龙人他爹
7 楼
你的思想都是奴才的思想,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西班牙怎么不顺应民意,西方国家为何没一个支持的?
观点与评论
8 楼
西方所谓“民主人权自由”+“公投”就是笑话,就是打架,就是嘴炮,就是暴力,就是恐怖主义,美国栳连“选票”都数不清楚。 中国根本不理睬西方的狗叫,累死它们。 狗粮=3毛只会吃屎造谣.
f
fterrydog
9 楼
斗你妈个逼
红军
10 楼
专制独裁和民主自由怎么斗争呀?既然我党不敢出兵镇压,就滚到一边玩去吧。
y
yyll123
11 楼
一国两制,既然是民意就随意,只要不打不砸不在干一些买祖宗的事。
y
yyll123
12 楼
出卖祖宗
f
fanzhou1989
13 楼
啥样算卖祖宗啊,香港再大比得上藏西和藏南的领土大么?那么大的土地都卖给印度了,香港怎么闹也轮不上“卖祖宗”啊。
q
qiaoba
14 楼
王立强说有共产党有二十万网络水军,难怪留园有这么多五毛,粉红在这里捣乱,真他妈恶心。
灯塔路
15 楼
香港悲剧 难以幸免
k
k1k
16 楼
暴徒什么时候继续啊,等着吃瓜呢
l
lisa
17 楼
修正一下文章的错误 中共是资产阶级的党
全通
18 楼
西方国家怎么没有一个支持?建议这位小同学多多看看资料,别光听共党宣传。 再者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根本目的是不同的,无非是中央政府的税收不平衡,联合国认为因此不能援引自决原则。 纵然如此,不少国家和议会包括联合国还是谴责西班牙政府对公投的压制,已经干涉了人民最基本的政治权利,谴责所有形式的暴力(包括警察),可谓是"粗暴干涉西班牙内政",并鼓励政治对话。而至今,双方也仍处在政治对话中。
v
ventzhang
19 楼
多维就是个脑残智库
j
jpeagle
20 楼
说了半天,就是说土共现在的方式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问题本身。 但这个方法对香港完全没用,毕竟香港是两制中的一制,没有足够的手段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现在只能去找新的方法。
高级铅笔头
21 楼
你是说在监狱里面进行的对话?
林前雄
22 楼
胜利了,香港独立了?
q
qianhouse
23 楼
反正就18年以后,我就再也不会支持任何中共的立场了。 1912-2018,一下子开了106年的倒车,有什么好辩护的,还有脸辩护吗?真想将来再留辫不留人吗?
学术大湿
24 楼
还斗争个啥,该干嘛干嘛去。中央政府如果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就想办法改变这个结果。
学术大湿
25 楼
提出问题本身没错。但是问题短时间内没解决,你就上街暴动,企图用暴力逼迫政府就范。先不说中国,就说你们都喜欢的美国,你觉得在美国,它会允许你这样吗。
高级铅笔头
26 楼
文章对中共的态度还是不清楚。中共只要在不涉及一国前提下,让香港充分行驶两制。现在的乱像完全是港人治港失败,包括去殖民化的国民教育。中共对香港一是要实验西方选举制度,二要保持香港的金融地位。否则,以中共的经济实力和能力,要搞垮香港经济,完全可以依靠经济手段,就像当年索罗斯一样。什么断水断电,动用军队这样的幼稚手段都是太小瞧中共了。不过,现在既然香港人已经表态了,可以继续看中共的调整。但香港的金融地位,短期还是不会变化。
只争朝夕
27 楼
共产党又要让利的前奏,真是贱党。看来全国都应该学香港。会闹的才有奶喝。又一个戈尔巴乔夫
胡大海5
28 楼
泛民已经犯罪了
d
dibowei2008
29 楼
在游行期间建制派没有任何作为,其实也是注定失败的原因。得过且过这个词用得非常贴切。
只争朝夕
30 楼
对香港再提两制的都是汉奸走狗。能救香港的只有一制。全面渗透掌控香港的司法教育警察舆论。设立中国直管香港的特别机构,东厂锦衣卫的做法最适合香港了
d
dibowei2008
31 楼
结果代表一切,我倒是想看看这帮平均年龄二十几岁的议员们除了拿高额工资外是不是真的有能力让香港繁荣富强。港独的话就是论外了。
碎翼
32 楼
我只想说——共党的“党国家天下”思想……对内各人不得不遵从,对外——真没有一丝一毫的魅力——一个英国殖民地都在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