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最牛的赝品画家:画作曾骗过希特勒本人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13日 16点57分 PT
  返回列表
81280 阅读
1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不少画赝品画的牛人,

有人能画出看上去和原作一模一样的名画假画,

还有人能凭着画赝品画的本事转行成为假钞专家……

今天要说的这位画赝品画的哥们,堪称20世纪最牛的赝品画家之一,他把画赝品画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他画出的赝品画,只要签上某位名家的名字,就会被认为是那位名家的作品,高仿到了一个连名家的亲人,朋友,鉴赏专家,狂热粉丝统统分不出真假的地步。

而神奇的是,在生命最后的岁月,他用逆天的伪造本领,凭一己之力,从纳粹眼皮子底下拯救了一个国家的艺术真迹。

他的名字叫做Han van Meegeren,一个颇有才华,却终身只能画赝品画的艺术家…..

这个故事,让我们从头说起….

Han van Meegeren于1889年出生在荷兰代芬特尔,在家中的五个孩子里面排行老三,父亲老Van Meegeren是个旅居荷兰的法国人,在师范学院教授历史。

由于Van Meegeren家是个严格的天主教家庭,因此,父亲从小就对Van Meegeren管教甚严,繁文缛节也是一大堆,最要命的,父亲对从小就钟爱艺术的Van Meegeren各种限制。

尽管Van Meegeren很早就显露出了艺术才华,画作水平在同龄人中早已高出一大截,然而苛刻的父亲依然对他百般嘲讽,Van Meegeren的内心开始埋下了叛逆的种子,他暗自发誓,一定要画出名堂,让父亲再不敢小瞧自己。

上了高中之后,Van Meegeren遇见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兼伯乐,画家Bartus Korteling。

Korteling深受17世纪荷兰“黄金时代”传奇画家维米尔的影响,不但拒绝和当时兴起的印象派画家们随波逐流,更是坚定地要将维米尔等人的“黄金时代”画风继续坚守下去。

据说的维米尔自画像

维米尔何许人也?

世界三大肖像画之一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便是出自他手…..(另外两幅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和伦勃朗的《夜巡》)

怀着这样坚定的“复古”信念,Korteling将自己多年深入研究的维米尔作画和配色的秘方,倾囊相授给Van Meegeren,天赋异禀的Van Meegeren很快就学到了精髓。

从那时候起,Van Meegeren已经开始沉醉于维米尔的名画世界里,学着临摹和模仿大师的画法了….

正当Van Meegeren沉浸在美妙的荷兰黄金时代古典画的海洋之中时,长期干涉他人生的老爹又出手了,他觉得儿子学画是浪费时间,不如学建筑来得实际。

1907年,18岁的Van Meegeren被送往代尔夫特的建筑学校读书,而代尔夫特正是Van Meegeren的偶像维米尔的老家。

在这里,Van Meegeren没啥心思钻研建筑,学校的绘画选修课倒是一节不落。

到毕业的时候,他连毕业考试都没参加,算是彻底抛弃当建筑师的想法了。

1914年离开建筑学校之后, Van Meegeren铁了心要当一名画家,他继续在绘画领域钻研,拿到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文凭,之后又在学校谋得了绘画教授助理的差事。

这份工作薪水不高,加上这期间女儿又出生了,Van Meegeren不得不在逐梦画家和养家糊口之间做权衡,他开始画一些短平快的速写,素描画,赚外快补贴家用。

这一时期,Van Meegeren也画出了不少惊艳的原创作品。

1917年,他终于迎来职业生涯的第一次爆发,在海牙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画展持续了一个月,获得了业内的一致好评。

1921年,他的素描作品《鹿》,更是成为当时轰动全荷兰的名作。

30出头的Van Meegeren达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英格兰等国争相邀请他去举办画展,欧洲媒体更是将他冠以“天才艺术家”的名号,无数名流以收藏他的画作,以邀请到他为座上宾为荣…

盛名之下,谤亦随之。

风头一时无两的Van Meegeren很快收到了尖刻的批评声,批评的点基本都集中在Van Meegeren的油画上,有些人说Van Meegeren的油画没有原创性,只会抄袭古典大师的创作灵感,一位批评家更是在报纸上撰文直白地骂到:

“Van Meegeren的天赋都在他的技巧上,他只是一所文艺复兴学校教出来的学生,他根本没有原创的特质,这样的人根本画不出传世之作!”

Van Meegeren怒火中烧,也在杂志上连续发表了好几篇文章,针锋相对地怼回去,

然而,擅长绘画的Van Meegeren却不太擅长骂人,收到他的回怼,本来就看他不爽的荷兰艺术界像打了鸡血一般,对Van Meegeren群起而攻之。

事实证明,骂战和打架一样,人多势众获胜的几率才高,这场荷兰艺术界的骂战从1928年4月一直持续到1930年4月,加入Van Meegeren敌对阵营的画家和艺术界人士越来越多,甚至一些外国的画家也被拉着加入了批评Van Meegeren的行列,

势单力薄的Van Meegeren眼瞅着舆论导向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再这样下去粉都快掉没了,他最终服了软,偃旗息鼓…..

骂战结束后,Van Meegeren憋了一肚子火,在他看来,荷兰艺术界充斥着对自己的嫉妒和偏见,一个报复计划在他心中悄悄萌芽:

“你们不是说我不会原创,只会模仿吗?不是说我没有艺术大师的才华吗?

我就证明给你们看,我Van Meegeren画出来的作品不仅仅是模仿大师的画作,我Van Meegeren画出的作品,就是大师的画作本身!”

带着怼翻全欧洲艺术界的决心,Van Meegeren偷偷搬到法国南部,开始了他的“终极模仿秀”。

他开始模仿历史上的欧洲大师作画,从他最熟悉的偶像维米尔,到其他欧洲画家,一笔一画,像大师们一样作画…..

他要画的,不是模仿大师已有的画作,而是模仿大师的风格创作出新画,让看到画作的人们认为这些画就是大师未曾面世的遗作!!

Van Meegeren开始了他的赝品画“创作”,他当年作赝品画的技术手法,一直到今天还在流传….

他会首先到市场去淘一幅便宜的旧画,画得怎样他并不关心,重要的是画框要足够老旧,以便自己回头把创作好的赝品画镶进这个旧画框…..

接下来便是准备颜料,作为一个高中时就研究过维米尔配色的人,Van Meegeren会仔细查阅色彩原料,近些年才制造出来的色彩和颜料一律不使用,以免露出破绽….

颜料粘合剂的选择,Van Meegeren也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因为他要作假的,是相当于有500年历史的画作,这样的老画,上面的颜料必然会非常非常硬…..

而重新创作,根本不可能短时间达到500年以上的硬度,因此,Van Meegeren把一些非常小的塑料颗粒混入颜料中,当画作完成以后,再把画加热到100到120摄氏度后冷却,赝品画表明的颜料就会变得非常硬,硬到鉴定家也会误以为这是几百年前的画作…..

准备工作都作好了,Van Meegeren正式开始作画,凭心而论,Van Meegeren的画功确实有两把刷子,创作天赋也不缺,

当音乐一打开,他沉浸到创作氛围之后,这位20世纪的画家能立刻把自己想象成几百年前的大师维米尔,开始用大师的手法,心境,风格创作出一幅从未有过的“维米尔版”的画作…..

就这样潜心钻研和创作了6年,1936年,Van Meegeren的第一幅“维米尔真迹”出炉了,

这幅名为《在伊默斯的晚餐》创作完成之后,Van Meegeren不动声色地将画作交给一个朋友,告诉他这是新淘到的荷兰传奇画家维米尔的真迹….

Van Meegeren的《在伊默斯的晚餐》

朋友将信将疑地拿去给专家鉴定,出乎意料的是,从法国到意大利,再到荷兰的各路画家,艺术史学家,名画收藏家,无一例外都在反复斟酌后断言:

这,就是维米尔的传世之作!

消息传出,全荷兰举国轰动,媒体更是连篇累牍地报道,给予这幅作品至高无上的评价,不久之后,荷兰船王花了52万荷兰盾将画作买下(大约相当于今天的460万欧元),捐给了鹿特丹艺术馆展出。

《在伊默斯的晚餐》回到荷兰的那一天,博物馆被挤得水泄不通,人们争相恐后地去目睹一幅实际上是赝品的“维米尔传世之作”。

讽刺的是,当年把Van Meegeren骂得抬不起头的那帮人,面对同样出自Van Meegeren之手,却被认定为维米尔画作的《在伊默斯的晚餐》,他们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些画家和艺术评论家争相在杂志上发表长篇大论,溢美之词滔滔不绝,其中不乏这样的语句:

“维米尔的画(其实是Van Meegeren的)就在博物馆最独特的一个区域挂着,那个区域遗世独立,宛如一座艺术圣殿。”

而此时的Van Meegeren,躲在法国的家中笑得头都快掉了,他终于出掉了胸中那口恶气:

“你们不是说我画不了传世之作吗?我连300年前的名家作品都能画出来,还是替维米尔画的!

我的画将会再一次变成维米尔的原创作品,画这些不是为了捞钱,而是看在艺术的份儿上。”

《在伊默斯的晚餐》画作卖出的收入一部分辗转进了Van Meegeren的口袋,尝到甜头的他再接再厉,开始继续创作。

对他来说,又能赚钱,还能继续愚弄欧洲这帮当年diss过他的艺术界人士们,何乐而不为呢?

这之后,Van Meegeren开始了大量模仿欧洲古典画家的赝品创作,他在法国尼斯买了一个有12间卧室的大房子,各类古代名家的“遗作”挂满了整栋房子….

1938年,他又创作了《最后的晚餐》,同样被人鉴定为维米尔的传世之作,再次引起了轰动。

1939年,二战爆发,为了躲避纳粹的铁蹄,Van Meegeren从法国搬回了荷兰,

此时的他暂时停下了赝品画“创作”,毕竟大敌当前,自己还继续沉浸在忽悠艺术家同行的报复中,也没有太大意义了。

直到1942年,Van Meegeren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正在大肆搜集维米尔的画作,已经得到了两幅真迹,

希特勒的目标是搜刮到更多的维米尔和其他荷兰黄金时代画家的真迹,这个掠夺名画的任务,落在了纳粹高层戈林身上。

此时的Van Meegeren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本人虽然成天冒充偶像维米尔卖画,赚了不少黑心钱,但他却不希望维米尔的真迹流入纳粹手中,实际上,维米尔本人真正的传世真迹并不多,只有30多幅。

想来想去,Van Meegeren决定拿起画笔,夜以继日地画更多维米尔和其他名家的“真迹”,让希特勒和纳粹高层收更多的赝品,以保护那些传世真迹。

就这样,在被纳粹占领的荷兰,Van Meegeren的一个代理卖掉了一幅号称是维米尔作品的《耶稣和通奸的女人》,买家正是一名纳粹银行家,

之后这幅画又被纳粹银行家卖给了纳粹德国高层,希特勒的左膀右臂,党卫军头子戈林手中,戈林为此开出了160万荷兰盾的创纪录价格,才得到了这幅名画。

《耶稣和通奸的女人》

之后,Van Meegeren又通过代理,卖了一大堆赝品画给戈林,戈林也时不时把精心搜集的传世名画拿出来给希特勒炫耀,

Van Meegeren画的那幅《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同样瞒过了希特勒的法眼,这位早年被艺术学院刷掉的纳粹头目,对《耶稣和通奸的女人》看了又看,忍不住连连赞叹…..

然而,Van Meegeren万万没想到的是,《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实在太轰动了,不仅在纳粹这里名声大噪,连盟军都知道了这幅“名画”的存在….

1945年,随着纳粹的败退,盟军攻入奥地利,占领了一座地堡,盟军士兵在这里发现了6000多件艺术藏品,都是党卫军头子戈林在战争期间掠夺而来的。

其中那幅珍贵的《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引起了盟军高层的注意,荷兰政府听说在戈林的地堡找到了“维米尔的画作”《耶稣和通奸的女人》,顿时怒不可遏,开始调查画作流失到纳粹手里的真相,查来查去,终于查到了Van Meegeren头上。

敢卖维米尔的画作给纳粹?叛国罪起算!

荷兰政府开始审判Van Meegeren,这位画了大半辈子赝品画,早年忽悠同行赚得盆满钵满,晚年又提着脑袋忽悠纳粹的老牌赝品画家,终于交代了所有的实情:

“那幅画不是维米尔的真迹,是我画的…..不仅是那一幅,还有市面上流传的很多幅…..”

“除了维米尔,还有彼得·德·霍赫…等名家….”

这份供词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你?就你?能以假乱真伪造出维米尔的画?

Van Meegeren淡淡地回答到:

“不信的话,我画给你们看…”

于是,审判人员找来材料,老画家站起身,画了他生平最后一幅赝品画《少年耶稣和长老们》,值得注意的是,当时Van Meegeren年事已高,画功也大不如前,

然而画才画了一半,审判人员便确信,戈林手里那幅《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就是Van Meegeren自己画出来的….

《少年耶稣和长老们》

就这样,真相大白,因为冒着生命危险狠坑了希特勒一把,Van Meegeren由叛国者变成了民族英雄,荷兰政府以伪造名画罪,判了Van Meegeren一年有期徒刑后结案。

这位一生大半辈子冒充名家画赝品画的Van Meegeren,晚年终于让自己的才能有了正确的用武之地,成为了对抗纳粹,保护国宝真迹的英雄,以至于于194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中,Van Meegeren高票当选为“荷兰人最喜欢的名人”第二位….

然而,这位一生画的赝品画屡屡卖出创纪录高价,原创作品却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画家,已经来不及看到他的作品名满天下的一天,他本人在1947年因突发心脏病离世。

抛开艺术价值不谈,作为史上最牛赝品画家之一,Van Meegeren死后,他本人的赝品画作和原创画作也成了人们真相追逐的藏品....

有Fake标志为Van Meegeren假冒,另一则是名家作品。

最讽刺的是,在他死后多年,竟然也有人开始画一些赝品画,签上Van Meegeren的名字,冒充成他的原创作品….

右下角两个为假冒Van Meegeren的签名

或许,这才是这位冒充古代名家的赝品画家做梦也想不到的吧……

s
studio
1 楼
做到极致也是一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