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肢解卡通人物,不但没毁童年,还倍受追捧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2日 0点38分 PT
  返回列表
63070 阅读
2 评论
一条

Jason Freeny和Kaws在2017年合作的公仔

来自纽约的艺术家Jason Freen,喜欢对卡通人物进行解剖,米奇、马里奥、Hello Kitty……

这些童年记忆中的可爱角色,经过他的“再创造”之后,好像全都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Jason Freeny原本是位工业设计师,纯粹因为喜好开始研究解剖学,

2007年失业后的他在家创作,

把解剖后的卡通人物雕塑放在网上卖,

结果每每推出就被抢购一空。

Jason与知名艺术家Kaws的合作款,

更是只能在艺术拍卖市场上购得,实在人气旺。

今年7月,

Jason首次亚洲个展在台北举行。

“人应该更积极正面地

去面对自己身体里的东西,

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生命。”

去面对自己身体里的东西,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生命。”

Jason和英国艺术家Whatshisname合作款 

不合乎常理的东西才会给人惊喜 

我叫Jason Freeny,来自纽约,我做解剖创作已经12年了,至少有100位角色被我解剖,我也会根据它们不同的姿势、大小、表情去做创作。

通常我选择的都是我或我儿子喜欢的角色,大部分的卡通人物都是动物,我觉得很有趣,因为这些动物的比例大都不合常理。

Jason解剖后的兔八哥

兔八哥,明明是兔子,但它却用双脚站立,身体很明显是人,只是装上了一颗兔头,所以它身体解剖的样子,其实跟人差不多。

我不太喜欢解剖人类角色,除非这个“人”身材很特别,像马里奥是个中年大叔,可是他的身体却是个小男孩,比例非常奇怪,所以我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就像在小孩的骨架里,塞进一个大叔的灵魂。

1992年,Jason(左)大学时期照片

Jason和孩子们合影

 儿子的解剖书是我的灵感来源 

我完全没有医学背景,大学学的是工业设计,毕业后我先后在MTV、ESPN、好莱坞做过舞台和界面设计等,儿子出生后我又到一间玩具设计工作室里工作。有段时间大环境不好,我失业半年,积蓄都花光了,但也是那时候,我开始研究解剖。

我儿子对解剖很有兴趣,我是从他看的书里,对人体构造有了更深一层认识,一开始我用插画,尝试解剖一些角色,但我真正开始第一个创作的是气球狗。

气球狗外表看起来很轻,我感觉它会飞,对我来说那是个没有拘束的象征,所以我把气球狗当作真正的宠物,去想像它动起来的话,肢体会如何变化?骨骼会如何排列?它像火腿肠的身躯里,会有怎样的构造?我想赋予它生命力。

从插画到3D透视图,最后把气球狗解剖,它到现在还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随后出现的角色有小熊软糖、姜饼人等等。

Jason在纽约的工作室

我父亲是个雕塑家,我的手艺是跟他学的。

制作解剖雕塑时,我会去商店买来这些角色的玩偶,先把它们加固,再把它们内部挖空,用黏土去捏塑和雕刻骨头架构和内脏。

我用了两种黏土一层一层去做,环氧黏土很像口香糖触感,但不需要烧制,大概5到7小时就会自然干掉硬化,可以做比较大型的架构,比较细部的内部器官构造我用软陶捏塑,这需要稍微烘烤再等它冷却。

每个内部构造都是手工制作,完成一件作品大概需要一到两个月,所以我会同时做3到5件。

我喜欢我的作品可以像拼图一样被拆开,但这样一来做法会更复杂,因为每个构造在制作过程中,会因为烧制的条件不同而发生变化,所以你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实验。

像气球狗就有数十个零件,不过现在拆装它对我来说有难度了,我会忘记拆开后怎么装回去哈哈,但这确实很有趣,可以拆解的还有小熊软糖、小黄鸭、几个DC的角色:蝙蝠侠、闪电侠等。

Jason制作的“Cube”在拍卖市场卖了人民币6万元

我刚失业时经济条件非常差,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去尝试创作,并且把作品放上网卖,结果卖出的价格比我预期的高好几倍,很快地赚的钱比我之前拿的工资还要高。

当时我最贵的作品是大型乐高系列,卖到美金17000元(人民币12万)还有另外一个Cube,是美金10000元(人民币6万),另外也有其他作品透过合作的画廊,在艺术市场上拍卖。

其实我刚创作的时候很担心解剖卡通人物会有版权问题,我就很不希望在网路上被传播得太广太快。不过依照美国的法律来讲,我并不是仿造或是自己生产这些角色,而是针对现成角色的内部去创作,加上都是我亲手制作的,所以还是归类为艺术,对于版权上没太大侵害。

当然,如果要量产这些模型就需要拿到授权。

几年前有一家公司,我不能透露是哪家,他们发了很多吓人的邮件给我,说要提告、要赔偿,让我立刻停止解剖他们授权的角色,我还差点被起诉,但前阵子这家公司回来找我,说想要跟我合作,为他们授权的角色生产玩具,很有趣。

 

尊重每一个卡通角色 

有人说解剖这些玩具,是在摧毁童年,我并不同意这种说法,我在解剖角色的时候,是针对角色的外观去想像内部构造,基本上我希望这些卡通人物被解剖后,它的内在也有卡通成分,不要太写实,尽量简化。

我在设计乐高的解剖造型时,曾经很犹豫要不要为它加上......呃,男性生殖器,我真的犹豫很久,最后我决定不加,这毕竟是玩具,给小朋友的玩具,我想孩子们不会想特别去研究这部分,而这也是我对这个角色的尊重,我从不去冒犯我解剖的角色。

我每次做完一个作品,就会拿给我儿子看,有一次我带儿子去看儿科,我也带了我的解剖玩具去,我在医生面前把解剖的玩具拿给儿子看,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很感兴趣。

医生说,这很正常,因为我们对骨头、内脏的恐惧都是后天学习来的,小朋友本身不知道为什么要害怕,我很认同医生说的,我们为什么需要去害怕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呢?

我喜欢旅游也喜欢接触新的事物,像日本很多角色可以把成人和可爱结合在一起,我也解剖过中国的青铜狮,不同的地点和文化都会为我带来源源不绝的灵感。

当然这世界有非常多角色,我还有很多解剖的空间,不过现在我更专注于开发自己的原创角色。

我没想过成为一个艺术家,我觉得我就是在做我喜欢的事,也期待未来可以和更多人分享,让他们接受我观点。

t
tuitui
1 楼
煞笔做事傻比爱
a
aqw
2 楼
这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