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95后:选择放弃在国庆节出游看人海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0月1日 11点4分 PT
  返回列表
19583 阅读
2 评论
连线Insight

思虑再三后,刘琦决定在中秋节前请假三天,早早开启拼假模式," 手动 " 延长中秋假期。"3 天 +3 天 =6 天,相当于一个国庆节假期。提前打卡想玩的景点后,到十月一长假就可以在家躺平,不用和大爷大妈们抢‘地盘’了 "。

当追求个性化的 95 后,如今成为上班族大军的一份子,刘琦他们不再愿意像父辈一样,选择节假日在景区 " 看人 "。像刘琦这种避开国庆出行高峰期选择回家的年轻人并不是个例。

据途牛《2021 国庆旅游消费趋势报告》显示,中青年是今年国庆出游的主力军,仅有 6%的出游用户年龄在 19 岁 -25 岁之间,而 26 岁 -45 岁的出游用户占比高达 64%。这意味着如今大部分 95 后年轻人,大多选择在家过节。

国庆节出游用户年龄分布,图源途牛报告

一名旅游博主向连线 Insight 解释,"95 后一代正成长为成熟甚至专家型的旅行者,他们的消费观念和以往年轻人有很大不同,不再一味追求节省,做一名‘背包客’,而更加注重旅行的品质 "。

" 你不觉得一想到国庆节出去玩,就感到特别累吗?" 凌晨 12 点,刚跳槽到财经公关公司做运营不足一个月的沈月,在疯狂敲击键盘努力赶工方案之际,突然反问连线 Insight。根据她以往经历,旅行七天不输于加班七天。

因此,当很多人享受于结伴出游打卡旅游景区的愉悦感时,有些 95 后更希望摆脱平时高速旋转的工作后,彻底放空自己,以 " 独处 " 的方式度过国庆七天假。对他们而言,不论是宅在家还是约三两好友出门逛街,亦或是选一处度假酒店冲浪打球,都是较好的度假选择。

当然,并不是全部 95 后都选择躺平过节,也有一些人因为高强度工作,选择节假日报复性旅游,把自己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连线 Insight 采访了五位 95 后年轻人,以下是他们对于国庆节假期的安排和想法:

用光所有年假过六天中秋假期,

提前完成国庆节出行计划

刘琦 | 25 岁,公务员

这个国庆节我没有出行计划,因为我在中秋节提前完成了国庆节出行攻略!

今年这个中秋节假期里,我终于彻底放松了一把,特别开心。这次特殊的假期安排还要从我的工作经历讲起。

过去一年时间里,我的心情特别糟糕,主要是不喜欢现在这份体制内工作,也和爸爸妈妈大吵大闹过。但他们坚决不同意我辞职,甚至找到领导不同意在我的辞职书上签字。

我也不是没有工作规划、没有追求目标的女生,只是 " 父命难违 "。

从大学到研究生,我一直学习传媒专业,因为喜欢所以坚持。当时自己的梦想也是毕业后去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打拼,实现年薪百万的目标。

没想到,2020 年的新冠疫情彻底打破了我的所有规划。父母原本同意我毕业后在北京一家 4A 级广告公司,实习转正留任。但疫情封锁期间,得知大量企业员工失业消息,父母逼迫我考取老家当地公务员。

多次反抗无望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考公。也许是命中注定,我以第一名的成绩顺利上岸。

但基层工作与之前我向往的工作节奏完全相反,自己迟迟适应不过来。今年暑假我打算拼个鱼死网破,一定要到北京工作。但和我那些在外地打拼一年的好朋友们聊完一圈后,我发现她们这一年不仅没有攒到钱,反而累出一身病,都有了回家考公务员的想法。拿取同样工资的我,因为在家花销低,反而攒下一大笔资金。

这一对比,让我浮躁的心逐渐冷静下来,也明白了父母的良苦用心。我决定假期去广州度假,调整心情重新出发。

在中秋节和国庆节之间,我选择外出旅游人数并不多的前者,这样能完美躲过出行高峰期。因为我是单位唯一的 211 学校毕业的员工,所以领导比较器重我,当自己表达不再离职,之后会在组织好好工作时,领导很是欣慰。所以当提出三天事假请求时,对方也没有阻拦。

我在广州某个度假酒店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五天假期。白天穿梭在广州大小巷子里寻找百年老字号美食,晚上在酒店泡温泉、欣赏广州夜景。第六天,我坐飞机回到了家里,和爸爸妈妈一起过中秋节。

度过如此 " 完美 " 的中秋节,对于即将到来的国庆节,我也没有什么期待和计划。国庆节假期,各地景点都是熙熙攘攘的人,根本看不到景。而且我还没结婚生孩子,不用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必须带孩子出去放松。所以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另外,那些在北京、杭州、南京、上海工作的姐妹们都选择国庆节回老家,我们可以聚在一起,在老家当地玩玩剧本杀、去听 livehouse、去草场滑草,或者包车去附近牧场吃烤全羊 …… 假期难得能和许久未见的朋友这样聚一聚,比外出旅游更有意思。

等过去国庆节,我再选个旅游淡季外出度假,一个人舒舒服服享受清净时光。

7 天参加 2 场婚礼,

不是在婚礼现场就是在去婚礼的路上

王雯 | 25 岁,大学职工

国庆节的第一天,有的人困在高速,我可能都在参加酒席,把黄金周过成了 " 婚礼周 "。

本以为我可以在国庆节出去度假。毕竟从去年毕业到现在,已经一年多没出去玩了。想当初,我也曾是全程用花呗完成江苏 7 天游的 " 勇士 "。

但我忽略了一点,身边到了适婚年龄的朋友越来越多,闪婚也不是稀奇事。加之我是本地人,从出生到工作就一直在老家,关系网也比较稳定且扎实,人数也不少。于是,在国庆节扎堆结婚的现象在我身边发生了。

9 月 25 号之后,大学、研究生的好朋友先后发来结婚请帖,让我当伴娘。

更让我欲哭无泪的是,她们俩人结婚的时间一个是 10 月 1 日,一个是 10 月 5 日,一头一尾正好把国庆节假期全占满,不给我留一丝离开本地的机会。

最后彻底让我打消出去玩念头的,是一则来自单位的通知——高校员工在国庆假期内,要起到带头作用,原则上不准出省游玩,如有出行计划请员工提前报备批准。

出行计划无望,旅游费用自然也变成份子钱。因为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份子自然不能少。按照我们当地随礼的 " 标准 ",伴娘这等亲密的关系至少随 2000 元。其中一对新娘和新郎是我高中兼大学朋友,关系比较铁,所以这一场随 3000 元。

另一边是关系比较近的研究生朋友,人家选我当伴娘,也不能驳对方面子,这一场随 2000 元。所以这两场婚礼下来,我就把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全搭进去了。老家这边给伴娘的伴手礼都很少,我也不指望赚回来。

不光份子钱是一笔大花销,当伴娘也是一件苦差事。凌晨就得起床,一直到婚礼结束都得陪着新娘她们,真是花钱找罪受。话说回来,这 5000 元如果用在外出旅游上,应该比当伴娘舒服多了。

今年唯一出行机会已经泡汤了,只希望明年我的好朋友们不要在国庆节扎堆结婚了,能让我好好出去放松一下。

因为疫情反弹,我被迫外出旅游

李慧 | 24 岁,数据分析师

其实我本想国庆节假期回老家哈尔滨好好休息,但 9 月份突如其来的疫情反弹,逼迫我不得不外出旅游。

感觉自己好苦,从今年春节到现在,我还没回一次家。春节期间,因为东北三省疫情严重,直接封城,我担心无法按时返工,没敢回家过节。大年三十和一个合租室友煮了盘水饺,草草过了新年。

更狗血的是,当时那家单位的领导知道我不能回家过年,从大年初二开始就给我安排一堆活,其他未能回家的同事也被这样安排。那时我还没过 6 个月试用期,未转正,所以没敢像其他同事一般拒绝老板的任务。就这样,当其他家庭和和美美过大年时,我在苦逼地加班。

直到今年 6 月,我终于找到心仪的新工作,就从北京搬到上海,开启了新旅程。本以为可以在国庆节回老家见亲人,我也早早和领导请好 9 月 29 日的年假,准备回家。没想到 9 月下旬开始,哈尔滨疫情越发严重,并没有好转势头,不得已我只能临时掉头 " 南下 ",前往云南旅游。

让我在国庆节老老实实呆在上海是不可能的。上半年既因为疫情没能回家,又是被上家单位领导长期 PUA,好不容易迎来长假期,肯定要好好外出 " 透气 "。

不过对于这场云南之旅,我不敢做过于详细地规划。

说来也怪,前段时间我圈定的理想休假地区,这段时间都接连爆发疫情。先是南京,而后是扬州,其次是福建,这三个地方我都早早做好详细攻略,就等落地实施。万万没想到,都接二连三爆发疫情,并且特别严重。所以我才想着回家 " 避难 ",没想到哈尔滨也 " 失守 "。

为此,身边朋友都说我是 " 踩弹专家 ",我去哪里玩,她们绝对不去这个地方。

临到国庆节假期,我才选定云南的大理和昆明两地。吸取之前教训,自己也不敢做详细规划,万一做完攻略又爆发疫情,就十分尴尬了。我打算等到了云南,再临时定行程。希望我能比疫情更先赶到云南,让自己过完一个愉快的国庆节假期。

目前我还没收到任何关于云南爆发疫情的新闻。看来国庆节前,我能顺利外出了。如果一切顺利,我打算在大理租个高级些的民宿,好好放松。

从未想过国庆节出行计划,

就指望这一黄金周赚钱回本

赵鑫洋 | 22 岁,县城自拍馆老板

国庆节没有出行计划,因为我当老板了。

今年上半年,我在县城老家开了一家自拍馆,因为刚刚起步,急需国庆节这种长假期带动门店客流量,所以今年十月一假期,我和爸爸妈妈要在老家好好经营店铺。

之前我在北京一家国企单位上班,工作两年后,由于上班时间极其不稳定,内分泌失调紊乱,身体素质很差。加之我们单位以出行业务为主,受疫情影响,员工工资从此前六千降为四千,扣除伙食费和住宿费,基本攒不下来钱。所以即便这份工作上两天班休息两天,空闲时间较多,我也果断辞职。

自拍馆是这几年一二线城市比较新兴的行业,年轻人比较喜欢,我就选择了进入这个领域。感觉和上一份工作不一样的地方是,国企那份工作是按时上班、盼着下班,也不用操心工作内容以外的其他事情。创业是不论大小事情,都要动脑子想,有时候我也焦虑,得自己定主意。

从构思到正式开业,筹备了一年多时间。因为想要长期做这一事业,我对门店装修和空间摆设十分看重,就连换装的衣服,都是自己亲自去上海广州等城市一件一件挑出来的,能保证消费者在每个主题空间可以无死角拍出美照。

店铺就开在自己家的庭院里,一楼开店,二楼自己住,家旁边还有两所大学。从门店位置考虑,还是比较合适的。而人力方面,由于刚刚起步,从视频拍摄到后期剪辑都是我自己一人负责,前期比较辛苦。现在来的顾客多了之后,会有一些返图,我做宣传视频就快多了,基本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自拍馆现在有了一些固定顾客,有时候一天来个三波顾客,有时候有一波,有时候也可能一天都没人来。消费频率不稳定的原因是涉及到老家没有这种店,用户不知道什么是自拍馆这一问题。相反,大城市的用户接受度比较高,也知道自拍馆是做什么的,所以每次有人咨询,我都得先介绍一下什么是自拍馆,慢慢教育市场。

国庆节假期是我开店后遇到的第一个长假,如果运营得当,能让店铺知名度再提高一个层次。我现在主要通过两种方式进行宣传。一种是地推,发发传单搞搞活动,但是实际效果不是特别好;另一种是网上宣传,入驻抖音或者快手、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经过对比我发现,从抖音转化而来的消费者比较多。

可能是抖音上的年轻群体多,符合自拍馆定位人群,加之它有算法推荐,会推荐给感兴趣的用户。而线下发传单这种传统方式,就不能过滤掉不感兴趣的人。

到现在,已经有 7、8 个国庆节假期的预约订单了,我得再努努力提高订单量。我的店光自拍场地就三百多平米、二十个主题场景,所以一个小时来十多个客人完全没问题。

门店目前整体营收虽然不是特别好,但也开始在自家县城有些名气了,自己还是蛮有成就感的。更重要的是,家里十分支持我这份工作,我已经很幸福了。

作为考研辅导老师,

上课是国庆节假期唯一的安排

王丹 | 26 岁,新东方老师

在新东方工作了一年多,还没有计划度过一个完整的国庆节 " 黄金周 "。

我是一名在新东方教政治课的考研辅导老师,每年 12 月下旬,是硕士研究生入学全国统一考试时间,这意味着,国庆节 7 天假是考试前的最后一个长假。这对考生来说,是与其他竞争对手拉开差距的最好时机。因此,每到国庆节,负责辅导考研的老师都会很忙。

七天假期并非全部用来上课,我被安排了四天的值班。但连续四天上课,并非轻松活。

我负责线下培训课,一天上课超过 4 个小时。这 4 个小时我需要疯狂输出,带学生一章章过重点内容,梳理从马原到毛概再到史纲最后到思修这四本书的知识大纲。这对老师而言,不仅是知识上的考验,也是体力上的挑战。不过幸好,我当年研究生考试,公共课中政治成绩最高,是 80 分。如今教政治,还算比较简单。

至于国庆节加班是不是三倍工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平时我们大学部的老师按照排课表上课,有课时就去教室。没有课,就会在家呆着,不用坐班,整个时间比较有弹性。这就导致我们和其他有固定上班时间的人不同,在假期上课也属于义务范围内。

国庆节上课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毕竟平时其他人疯狂工作时,我可能在家里躺着玩。现在到了我该忙的时候,咱也不能有什么怨言。我也不是那种爱玩的女生,就算国庆节假期不上课,我也是待在本市,和朋友约约饭逛逛街。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不如在家过节舒服。

重要的是,从 10 月到 12 月,是考研学子的最后一段黄金冲刺期,作为辅导老师,我更不敢放松心态。要时刻监督自己一对一辅导的学生们的复习进度,给他们解答疑难问题,保证随时在线。

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过节。国庆节假期,我闺蜜要来我工作的城市参加婚礼,所以剩余的三天假期,我打算让她在我家一起过国庆。两人半年没见面了,叙叙旧聊聊天,比出门旅游人挤人舒服多了。

接下来的这几个月虽然压力很大,但是等学生们都参加完研究生初试,我这个教政治的老师也能安心放松了。到那时候,我打算约几个朋友去海南度假,顺带在免税机场买些自己早就心仪的化妆品。

k
kkx
1 楼
王丹 | 26 岁,新东方老师 还有一个 王丹 五六十岁了。现在台湾,不知所操何业?
g
gamlastan
2 楼
躺平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