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受辱、孙大午入狱,习近平警告民营商人?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1月16日 22点3分 PT
  返回列表
28659 阅读
20 评论
美国之音

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网三大官媒大谈习近平列举前清、民国到共产党中国的“爱国商人”名单,对其“利于国者爱之,害于国者恶之”的爱国情怀赞誉有加。

与此同时,著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及其下属团队28人因与国营企业发生纠纷而被捕,在此之前,中国首富马云的蚂蚁集团全球规模最大的新股发行上市据称因习近平亲自干预受阻,被迫暂停。

中共对民营企业的新一轮打压力度空前,私营业主噤若寒蝉。习近平以爱国主义警告民营商人传递什么讯息?马云、孙大午等民营企业家动了谁的奶酪?中国步履艰难的民营资本距离退场还有多远?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明显是以“爱国主义”为名,行打压民营资本家之实,而且爱国主义恐怕是唯一的借口。这与毛泽东当年打压作家和知识分子的做法一脉相承。

他说:“至于说习近平为什么要用爱国主义敲打民营企业家?那你因为打人,总得找根棍子,总得有个冠冕堂皇的旗号,总得以什么‘主义’的名义。那么你不用爱国主义用什么主义呢?这种事不能用马列主义,也不能用毛主义。马列主义和毛主义说的是要消灭私有制、打倒资本家,你共产党自己就在搞权贵主义私有化,就在当资本家,另外你知道现在经济发展还离不开民营资本家,所以你不能用马列主义、不能用毛主义,那当然只能用爱国主义了,那其实跟爱国主义毫不相干。”

法律学者、独立时评人虞平表示,中共最近你一系列打压民营企业家的动作,目的就是要释放出“党领导一切”的信号。

他说:“现在用爱国主义加在企业家头上,目的还是要维护它(中共)现行的体制,同时又希望经济能够增长。这是个非常矛盾的心态。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讲,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没有一个知名的经济学家会认可这样的一个规则。本来市场就是没有颜色的,也不存在爱国主义可以导致市场运行比较顺利的。所以我觉得,一方面它反映一个矛盾的心态,另外一方面它也送出一个信号,民营企业,不管你怎么发展,它不能离开现在执政党的控制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它一方面告诉其他的民营企业家,你们在做工作的时候,特别是马云的蚂蚁金服和现在大午集体的事件都反映了这样一个信息。这个信息就是党领导一切,经济不能离开党的控制。”

虞平认为,孙大午作为一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和民营企业家,一生坎坷、屡遭打压,他的被抓具有相当的象征意义。

他说:“他这个事件凸显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现在当局对这些民营企业家掌握资源的社会各界的力量是非常关注的。胡平先生提到的孙大午的一些行为恰恰在当局的眼里看上去是对执政党的一种威胁或是挑战,或者是一个潜在的威胁。我觉得这一点做为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来看孙大午事件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他采取的行为的不同寻常性。不仅抓了孙大午本人,还抓了28个高管。这个抓法就让人联想到目前在中国大陆流行的扫黑除恶这种政治运动式的所谓法律上的处罚。现在中国包括世界法律界都有一个很大的担忧。这样一个除恶扫黑运动它的结果很可能就是被做为一个政治工具来打压异己。所以在这一点上非常值得大家观察。”

除了孙大午事件以外,近期另外一起针对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事件就是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上市意外“夭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了解内情的中共官员透露,蚂蚁集团暂停上市是习近平的亲自批示。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马云的问题就是他的生意做得太大了,他在国际上的声誉也太大了,都是大到不能倒。这使得当局只能以其他方式,让马云低头。

他说:“马云就是做得太大了。就在上个月,他对中国的金融监管系统提出了很严厉的批评。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强调现在中国金融系统监管太严,阻碍了创新。要去创新没有风险,就等于不要创新。再看他们的蚂蚁集团公开募股,一下子就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公开募股。他这些话、这些事给中共最高领导的冲击之大是可以想见的。按照刘鹤的说法,就是要处理好金融科技、金融创新和金融稳定、金融安全的关系。强调金融稳定、金融安全,其实就是金融垄断。前天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消息,马云的一个好友,也是蚂蚁金服的股东,大陆富豪钱峰雷在香港遭遇袭击,被三个刀客追杀大腿受伤。当然到现在为止,这三名刀客的来历跟动机都不清楚。但是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人们势必会把它和马云联系在一起。从产生的社会效果、心里效应来说,那就使人觉得马云是在遭受威胁。马云现在是这个情况,当然按照中国共产党的角度来说,他也是个爱国的,政治上也和中央保持一致,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生意做得太大,已经成了中国民营企业在国际上的一个招牌,所谓大到不能倒。而马云本人在国际社会上的名气也太大,也成了中国民营企业家在国际上的一个招牌,也是大到不能倒。你想如果把马云的公司关掉了或者马云被抓起来了,或者让他从此销声匿迹了,外界都会有很强烈的反应。这样一来,那马云这事最高领导人这么不高兴那怎么办呢?所以他就找个东西来压压你,甚至要吓唬吓唬你。让你就像很多网友说的蚂蚁金服,马现在已经服了。他就要达成这个效果。”

体制内
1 楼
Money can't buy freedom and justice.
照妖镜007
2 楼
移花接木,胡扯。
玄野
3 楼
公私合营, 不服枪毙
我爱宝岛台湾
4 楼
笔尖之音喜欢挑拨啊。
w
wx3000
5 楼
总加速师思想把总设计师思想釜底抽薪了。
说说也罢
6 楼
金融业的垄断是习政权的命根子,是几乎所有国企的命根子,大多数国企多少年来完全是靠国有银行贷款生存的,多少坏账、欠贷都是国企造成的,到一定时候就会以各种名目一笔勾销。马云不是因为“做大了”,而是因为想全面进入金融领域,这必然会触动习政权的根本利益,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习的中国梦就是皇帝梦,他是“立志”要再现一次可以类比甚至超过开元、贞观、永乐、康乾那样的“盛世”,他的一切举动都是为了实现他心目中的这个“宏图大志”。
富祖
7 楼
马云说的完全正确,中国的金融就是怪物,没有自由市场的竞争机制,不可能有公平的金融市场。中国共产党在金融方面完全不懂还要硬上弓,只有老百姓倒霉。须知金融风险,不稳定都是没有市场自由调整造成的。银行担保的金融产品赔钱后被拒绝当时的承诺,国营机构竟然出而反而,贸易市场的惩罚。
p
pconline
8 楼
任正非,马云应该成为中国的主席,总理!眼界比习二傻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A
Armweak
9 楼
(接上帖) 土共政府甚至还发现,允许违法,允许行贿受贿,是阻止社会全盘西化的最好手段。习三滥十分明白,天朝所有的政府官员,民营企业家,红色资本家,以至所有的缸民都有违法的前科,都有小辫子可抓。但在一般的情况下让他们违法,让他们尝到好处,因此,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一般就不会出来大规模反对土共。当其中一些人,譬如说马云等,开始对政府表现不满,认为要进行政治改革,从而削弱土共的权力,动摇土共的绝对领导,甚至对习三滥都是威胁以后,土共内部的大小习三滥们,就要开始调查他们的“违法”行为了。把他们的“违法”行为抓在手中,当作小辫子,当作紧箍咒,而加以收拾。轻则警告,重则投入监狱,杀一儆百。 马云不听土共、习三滥的话,到了什么程度,习三滥最清楚,马云也很清楚。
A
Armweak
10 楼
你稍微捉摸一下,就可看出土共执政的端倪。 土共是独裁,绝对不是法治政权。第一,它搞独裁,没有民主,没有任何监督下,凡事由着土共的性子来,现在是习三滥撸起袖子、甩开膀子秀他的肌肉的时候。所以,土共独裁下不可能有法治。第二,土共不愿意搞法治,因为搞了法治,就等于限制了自己的手脚,挥舞权力大棒的空间小多了。所以,在天朝,违反土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的人,从土共政府机构,到土共各级官员,无人不违法。私营企业和普通缸民在走后门拉关系贿赂各级政府官员以后,也会昂首挺胸地去“违法”。如果天朝土共有真正的法治,它的各级政府官员就断了受贿发财的机会。所以,土共也绝对不愿意搞法治社会。
j
johniewalker
11 楼
墙内网友总爱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可什么时候也该说说有个“猪一样的 队 长” 的话可怎么办才好?
g
gamlastan
12 楼
请勿把孙大午和马云相提并论。 孙大午是正义的化身。 马云是江家的白手套。
泰傻
13 楼
权力,要掌握在党国手中,资本,要掌握在权贵手中,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X
XYZ94538
14 楼
放眼全世界,任何国家都对金融企业有完整的法律监管,为什么马云的蚂蚁企业就要例外?马云蚂蚁有什么创新?放高利贷是几千年的套路,加杠杆也有百年历史。
k
keliwang
15 楼
红顶商人,都是自己血染的。
p
paladindancer
16 楼
国内民企挺惨的,身败名列算是幸运的,弄不小命都没了
X
XYZ94538
17 楼
孟晚舟的小命还在加拿大人手里。
l
lao-fei
18 楼
北京之春认为不对的事其实就是对的
雅皮士
19 楼
蚂蚁金服,仅仅用30多亿元的资金,通资本运作,居然形成了100倍左右的杠杆,向外放贷3000亿人民币,请问这么高的杠杆,一旦崩溃,谁来承担责任? 马云如此贪婪,还在鼓吹放松监管,自取其辱! 孙大午破坏农场的生产经营,被抓也是应该的,没什么警告不警告的。
t
tobright
20 楼
中国社会本身还是非常浮躁,富商巨贾往往财富人脉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再被一帮溜须拍马的朋友下属推波助澜就完全可能置规章制度,法律监管于不顾,只想得高利,不想承担风险,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