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天才:30岁才有钱念大学 作品一年卖出3.3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5日 8点49分 PT
  返回列表
67278 阅读
16 评论
一条

59岁的美国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特,是全球身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之一。2018年,马克的一幅抽象画拍出1200万美金(约人民币7800万),全年总拍卖额约人民币3.3亿,在全球当代艺术家中排名前五。

马克·布拉德福特和他的作品《洛杉矶》

《Helter Skelter I》 2007(局部)

2018年,该作品拍出1200万美元

马克·布拉德福特上海个展现场马克出生在贫穷落后的少数族裔区,

15岁开始混夜店,30岁才考上大学,

37岁毕业后,一边在妈妈的理发店帮忙洗头,

一边搞艺术,

年近五十,终成大师。

他以“平民材料”拼贴抽象画而闻名,

用作品呼吁社会平等、公正。7月底,他来到上海龙美术馆举办个展,展览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马克·布拉德福特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个展现场即便在人群中,也难以忽视马克·布拉德福特的存在。

他是皮肤黝黑的美国非裔,十分瘦高,身高超过2米。为了马克这次在上海的个展,美术馆工作人员都穿上写着“我身高2.07米”的T恤。

近年来,他被认为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2009年,获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2014年,获美国国务院颁发的艺术奖章;2017年,代表美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2018年,跻身当代艺术家身价前五。

7月底,我们在上海龙美术馆见到马克。他妙语连珠,讲述自己从一个贫民窟出身的洗头店男孩,到成为知名艺术家的传奇人生。

 

大师级艺术,所有人免费参观 我出生、成长于洛杉矶中南区,现在我的工作室也还在那里。

这次来到上海,我就想,办一个主题为《洛杉矶》的展览会不会很有趣?人总是对自己没去过的地方充满想象。洛杉矶是我安放想象力的地方,就想邀请观众进入我对它的想象,边走边看。

《密特拉》2008这次展览包括绘画、雕塑、装置,最重要的作品是雕塑《密特拉》,它是一艘巨大的船。

2008年,卡特里娜飓风席卷美国新奥尔良州。那场自然灾害,把新奥尔良州的种族、经济平等剥离了。当时还有许多集装箱冲出码头,摧毁房屋,给人们造成伤害。

《密特拉》2008我收集了很多飓风后残留的木板来造这艘大船,就像一艘诺亚方舟:提醒人们经历了什么,在灾难后将如何重建新的生命。

这次把《密特拉》“开”来上海,第一次在美国之外展出,停泊在黄浦江边的这座美术馆里,与上海产生对话。

《漂浮》(“瀑布”)和《拉画4号》《密特拉》在航行,水有可能摧毁它。在船的边上,有一个高约12米,从天花板到地面的“瀑布”。它和我的《拉画》系列相互呼应,是立体化的拉画雕塑。

《绳结》水的元素在我的作品里经常出现。这组《绳结》雕塑,就像在海上漂浮着的浮标一样。浮标表面是我用上海地摊上收集来的旧地图,画出的航海图。

《如果他能成为灰烬之王,他将让这片土地燃烧》我还为美术馆的空间创作了一个“太阳系”,把34个“地球”做成不同的大小、放在不同位置。

我们身处同一个地球,无法疏离彼此、孤立自己。不管从政治上,还是生态环境上来说,我们都必须共同照顾我们的地球。

这个展览是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我想让更多的人来体验当代艺术,进入这场对话。艺术不分富人、穷人、中产,所有人都应该有话语权。我希望更多人能来看展览,花一些时间来了解作品背后所关心的事情。

马克在洛杉矶的工作室 洗头小弟、夜店浪子 

1961年,我出生在洛杉矶中南区。说起那里,人们很容易联想到贫穷落后、黑人帮派、说唱音乐。其实70年代,很多少数族裔在那经营家庭小生意。我的母亲是单身妈妈,非常独立,她有一个名叫Foxye Hair的美发店。旁边是卖床垫的墨西哥人、卖电视机的中国人、搞进出口的尼日利亚家庭。小时候,妈妈会让我去邻居家借东西,所以我从小就接触了许多不同的种族和文化。

马克童年照片我其实从小就很有创造力,8岁就会用8毫米胶片机拍片。但我们家这样的普通工薪阶层,都在拼命工作,不可能去想“我的小孩将来要成为艺术家。” 没有条件,也没有话语权。

马克在妈妈的理发店,约1980年 ©Phaidon11岁时,我开始帮妈妈一起经营理发店,成了一名洗头小哥。

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问客人们水温如何,帮她们去隔壁的商店里买可乐、薯片,扫地,“马克,搞下这个,做下那个……”

再长大一些,我学会在假发上做造型,在墙上设计“理发一次10美金”的字体。那时候做着这些事,同样有创作的乐趣。

《练习》2003 影像片段

马克身穿带钢圈的蓬蓬裙打篮球,挑战人们对美国非裔男性的刻板印象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夜生活中度过的。我15岁时有了迪士科音乐,有了灯光和舞池。

当时对上大学完全无兴趣,每天晚上都打扮自己,尽情跳舞,活在当下。这是我表达创造力的另一种方式。

马克为洛杉矶LAX机场设计的公共雕塑《钟楼》

由712个面板组成,收集自洛杉矶的建筑工地、废弃夹板和广告板 30岁醒悟,去上大学 转折点在1981年,我生活的地方艾滋病爆发。有人说如果经常流连夜店,就有可能感染。当时我18岁,目睹了很多人死去。怎么去消化这些死亡?太沉重了。我决定去旅行,去了欧洲很多城市,没有目的地,罗马、希腊、巴黎……同时我还要不时地回到母亲的美发店打工,维持生计。直到28岁,我想:总不能一辈子都在派对。而当时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发挥自己的创意,于是我去读了社区大学,后来拿到奖学金,考上了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在那读完本科和研究生。

我的人生进度条进展得很慢:30岁才上大学,毕业时已经37岁。大学是一个让人成长的地方。当时我的同学都是18、20岁的新生,我比他们年长10-15岁,但对我来说这不是问题,人生阅历给我带来了不同的视角。

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要做抽象画?读研的时候,人们总是不停地向我抛出问题:说说你是怎么在中南区长大的?作为黑人有什么故事?身高2.07米啥感受?我觉得他们问得太多,那我就用抽象来回答。对我来说,抽象画是一个层层解构的思考过程,也向我自己作答。

《Strawberry》2003

《43G Spring Honey》2001以烫发纸为材料的作品

 从烫发纸开始,用生活中的材料做艺术 20年前我没有钱,但还是想做艺术。毕业后,我重新回到母亲的理发店打工谋生,并在不远处租下了一间工作室。最早的一系列作品,源自我在店里帮客人做烫染,把多下来的烫发纸、染发剂带回工作室。先用火烤出烫发纸的边缘纹理,再用染发剂把它们拼贴起来。完成后,看到染发剂底部写着“43G 春天的蜂蜜”,就以染发剂的色号来命名作品。

马克的创作材料来自街头

我开始慢慢收集生活里各种唾手可得的材料,街道上的小广告、传单、海报等等,这些材料带着不同人的记忆,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影片Wild Wild West, A Beautiful Rant by Mark Bradford片段 ©LACMA

创作过程

跟油画不一样,我的抽象画不是“画”出来的,而是撕、拉、刮出来的。先在基底上把各种收集来的材料一层层地粘贴上去,再进行强力冲洗、刮擦、撕裂、拉扯……最后被保留下来的一个个细节,构成了这幅画。

《焦土政策》2006

《海妖》2014对称的格子、城市景观、像素,都是我作品的基础。可能因为我来自一个混乱的成长环境,我需要在画面中建立结构和秩序,这让我感到很舒服。

画面里常有很多对比:结构与无序、正式与轻松、主流文化与亚文化、很高的人和很害羞的人……因为我的生活里充满了这些相矛盾的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飞蝇(Los Moscos)》2004

“飞蝇”是洛杉矶当地俚语,用来称呼在连锁店附近等待工作机会的西班牙移民。这种文化氛围在我童年就留下深刻印象,令我着迷。

2017年代表美国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作品暗指极具压迫性的社会权力结构,让人感到脆弱无力

别人把我的作品称为拼贴、解构拼贴画、社会抽象派,还叫我“不用颜料的画家”,有很多标签。但对我来说,现在在美术馆里跑来跑去布展的我,和8岁时用8毫米摄影机拍片、16岁装束打扮去跳舞的马克没什么不同,这种最本能的创作冲动是一样的。

马克作品细节

我经常被问到:你怎么知道一幅画已经完成了?我就会反问:你怎么知道一段恋情已经完蛋了?你总是知道的。一开始是非常紧张的创作,投入全部的激情,最后觉得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没法再做更多,这幅画也就完成了。我自己在美术馆里看展,看到以前的画,就像见到老情人一样:哦,我还记得你。

《皮克特的冲锋》(Pickett’s Charge),反思美国历史

马克至今最大的作品之一,长约122米 ©赫什霍恩博物馆 关心社会公平、被忽略的群体 

出生成长的环境,让我从小就对社会公平的话题产生兴趣,包括平等、多样性、包容性。我由一个单亲母亲抚养长大,我的妈妈就是我的偶像:她会做头发,有自己的事业;同时也教会我使用电钻、钜子、怎么刷墙。仿佛在她身上,没有性别的标签和限制。我从小听到的也是关于身边女性的故事。为什么因为她是女性,就找不到工作?为什么我们还在讨论同工同酬,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2013年,马克联合慈善家Eileen Harris Norton、社会活动家Allan Dicastro成立组织Art+Practice,帮助洛杉矶当地16到24岁的年轻人更好地接触艺术,活动空间正是母亲当年的理发店

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开放的囚犯手工艺品商店。马克投入6年,与威尼斯非政府机构Rio Terà dei Pensieri合作,为当地囚犯寻找就业机会,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我不是一个愤怒的人,而是想通过强烈的作品,来表达我对事物、对社会现象的观点,包括性别平等、“酷儿”、艾滋病、种族、阶级、移民等等问题。

马克在工作室 ©WSJ我不太会介入艺术市场。艺术市场,和我作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完全是两码事。如果在创作时就把市场考虑其中,就玩完了。

就算从没卖出过一幅画、从没办过一场展览,我还是会继续创作,没人能剥夺我的创造力。

我也没想过卖不出画怎么办,只想走一条自己的路,回到工作室,做作品。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鸣谢:龙美术馆、豪瑟沃斯画廊

《马克·布拉德福特:洛杉矶》正在展出

时间:2019.7.27-2019.10.13

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票价:免费

c
caseydong
1 楼
一年卖3,3亿,其中因为是黑人,所以多卖出3,4亿。
x
xoxox
2 楼
抽象画都是骗人的,买的人不是喜欢他的涂鸦,而是为了炒作,甚至是为了洗钱
m
misslose
3 楼
: 黑人哪有什么艺术家 留园网友都甩他们几条街。
开心的馒头
4 楼
有部电影叫untouchable,里面黑人护理胡乱涂鸦也卖了上万欧
大江南北SH
5 楼
我感觉就是一堆垃圾
巴山夜雨
6 楼
Fcuking political right
严寒酷暑
7 楼
政治正确✔️
遗精的美好
8 楼
艺术家很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来表达XXXX” 但是通过这么多的报道,我发现如果不是报道中特意指出来,根本就猜不出艺术家原本想表达什么意思。
s
superlsy
9 楼
我为自己缺乏艺术细胞而庆幸
e
elseye
10 楼
抱歉,有些“艺术”我理解不了,这就是其中之一!
卧槽踏马
11 楼
此类创作好像无需任何技法、知识,上大学去学什么?
寂寞de心
12 楼
我们普通人不懂天才
o
oxxoxx
13 楼
这种印象风格 我端详了一会儿 有点看懂了 作者应该是在 贫民窟垃圾堆长大的
不醉
14 楼
赶紧把垃圾搬走,中国禁止垃圾进口
老屋村上
15 楼
他的画可以这样说一文不值,哈哈哈哈
老屋村上
16 楼
其他人都是皇帝新衣里面的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