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间的游戏阵营战争,远比大人想的更残酷(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9日 20点50分 PT
  返回列表
21574 阅读
4 评论
创事记


和常见的游戏阵营之战不同,这次的主角很大一部分是小孩子,没有脱离老套路,但也更极端了。

把《我的世界》中的一头猪命名为“迷你狗”,让它淹死在水中、被火烤成猪排、用机枪扫射、玻璃剑屠杀、手榴弹轰炸、岩浆烫死、TNT爆破……

再配一首《今天是个好日子》的喜庆音乐。

最终,这个题目为《我的世界万岁 迷你世界垃圾 残杀迷你狗!》的视频在网上没有火起来,但类似主题的视频却成燎原之势。

只要你在B站上搜索一下“迷你狗”三个字,就会看到《屠杀迷你狗,大快人心》《一个国际版玩家竟然炸死了迷你狗!》《众明星狂骂迷你狗》之类的视频,各种针对“迷你狗”的主题花样百出,脑洞清奇。



“迷你狗”究竟是什么,为何招来如此的深仇大恨?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一切还得从《我的世界》尚未入华的那几年说起。

民间之战

2011年,《我的世界》在国外发售,直到2017年,网易引进的中国版才正式公测。在中国版缺席的这几年间,山中无老虎,盗版、侵权、山寨的乱象丛生。

这其中最成功的国内产品,一个是多玩《我的世界》盒子,集盗版和侵权于一身,法律层面上无可救药,已被行政机关勒令停止侵权并罚款;另一个,则是连法律也难扳倒的“李鬼”《迷你世界》。这款游戏长这样:



《迷你世界》的玩家被一部分《我的世界》玩家叫作“迷你狗”;相对的,许多《我的世界》玩家,也被一些《迷你世界》玩家叫作“MC痴”。

你如果没有听说过“迷你狗”,这很正常,因为你可能根本没有听说过《迷你世界》。在主流的游戏社区和社交平台,这款2015年底发布的游戏人气少得可怜,存在感稀薄。官网微博的粉丝只有1万,贴吧关注3万余,远不如《我的世界》。

但来自游戏官方的某些数据又相当可观:2017年6月,游戏的月活跃玩家数达到1322万,超过了《我的世界》国际版同期的1079万。在《我的世界》中国版与2017年8月公测前,《迷你世界》就已经在大家看不见的角落潜伏着,成长为一条地头蛇。

 


从百度指数看,每一次“迷你世界”的热度起伏都与中国版上线后的“我的世界”别无二致,《迷你世界》就这么蹭着中国版的热度,牢牢地跟在屁股后头借东风,数据更是越咬越紧

但无论是在微博,还是在贴吧,我都无法感受到这些数据的真实性,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我打开快手、打开触手直播,甚至搜索QQ群……在那些主流视野触及不到的地方,《迷你世界》早已遍地开花。



这又是一个互联网产品跑到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农村收获大批用户的故事。和往常一样,这些用户往往游离于主流视野之外。

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批用户的主体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孩子。



很多数据都显示《我的世界》玩家中有大量的小学生、初中生。但对于更多国内的低龄玩家来说,《我的世界》并不那么容易接触到。

他们可能根本没听说过《我的世界》,即使听说过,国际版正版的门槛对他们也过高,中国版又迟迟不开放。这时候,出现在4399、QQ游戏大厅、电脑安卓模拟器上看到曝光率更高的《迷你世界》,成为了他们的替代品。

而即使他们能玩到《我的世界》,这款高自由度、需要打MOD才能更好玩的开放世界游戏也能把“懒人”拒之门外。只有像《迷你世界》这样,直接把许多玩家想要的功能整合在游戏中,更加“人性化”,更加炫酷,才会让孩子们觉得更好玩。



像蓝火加特林之类的枪械,《我的世界》玩家要做MOD、找MOD、装MOD,《迷你世界》官方则直接为玩家整合好

这也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国产游戏通过对国外游戏进行“微创新”,再经由垂直渠道曝光,在国内收获一大批用户的故事。

但这一回的特殊之处在于——我必须再多嘴一句——这一大批用户中,有很多都是小孩。

快手与豆瓣的用户未必能吵得起来,但《迷你世界》与《我的世界》中的低龄玩家浑身都是火药味,他们互骂着“迷你狗”与“MC痴”,在B站、在QQ群、在各种年轻一代聚集的地方战斗着。
 


我随便加入一个口号是“打倒迷你狗”的QQ群,也能看到双方的骂战

就像战争一样,很难考证,到底是哪一方先动的手。但双方冲突的根源很明显,就是版权之争。

在TapTap,《迷你世界》的评分只有1.4分,几乎每三个玩家评价中就有一个指出:“抄袭《我的世界》”。在萌娘百科,《迷你世界》也被称为“一款高度盗版我的世界的3D沙盘类氪金游戏”。

年轻一代可粗略分为两派,有对版权意识相当分明的孩子,也有没那么注重版权的孩子。有版权意识的孩子进攻性很强,版权意识不强的孩子们则一副“他强任他强”的无敌姿态,有如最强之矛攻击最强之盾。

孩子们的战争是特别的。

在观察了各平台数百个玩家评论之后,我发现,经常会见到同一个老人的故事。这个故事究竟从何而来,依然是很难考证。但它已然成为两边玩家都很熟悉的一个故事。




而两边的玩家,对这个故事又有着不同的用法。

一些《迷你世界》玩家用这个故事来证明自己玩的游戏才是正宗,而一些《我的世界》玩家则指出这个故事中的荒谬之处,指责《迷你世界》玩家胡说八道。

这样一个荒谬的故事最初是如何占领了《迷你世界》玩家的舆论阵地,这是一个谜。但最终,它被《我的世界》玩家反过来当枪使。

那些《我的世界》玩家借它来钓鱼,还真能钓上来《迷你世界》玩家,《我的世界》玩家就嘲笑之;不过钓鱼钓上来的,也可能是假装自己是鱼的《我的世界》玩家,那么《我的世界》玩家就高喊“友军”“高端黑”。

这让情况变得尤其复杂,真真假假,除了发言者自己,外人已很难确认。但是有一条规矩是不变的:老人出现的地方,永远是战场。

而这个老人,其实与早年的《Q块世界》非常相似。



《Q块世界》其实并不是一款游戏,它是由一群百度Minecraft吧用户虚构的概念:“一款由腾讯1998年开发的3D沙盒游戏,2012年面世,而Minecraft抄袭了它的创意”。

玩家们自2013年11月就注册了“Q块世界”贴吧,并且不停发布一些恶搞帖,比如“新版本发布”“游戏分析”,还专门为《Q块世界》建立了“官网”,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讽刺腾讯。



当时的“官网”声称:“2014年4月29日Qcraft充值额突破150000亿。”吸金能力之强大,比如今同样配备了氪金系统的《迷你世界》要夸张得多。

无论是数据还是时间,《Q块世界》的各种信息都显得十分可笑,但绕是如此,在当时有关它的报道下,依然有人抱着极大的恨意诅咒这款根本不存在的游戏。



可能是因为近两年,《我的世界》那3D方块的玩法和风格实在被复制得太多,当玩家们恶搞一个“狼来了”的故事时,就很容易让不仔细的人上当受骗。

而当《迷你世界》这样的“狼”真来了之后,那些原本用来恶搞虚构之狼的玩笑,又很容易直接套用到这款游戏身上,反过来用于捉弄《迷你世界》玩家。

所以在大战“迷你狗”的战场上,反串黑变得尤其之多,有大量《我的世界》玩家开始模仿《迷你世界》玩家的可笑观点,正如此前虚构一个《Q块世界》时一样,说反话、钓鱼。




一场典型的战斗往往是这样的:

一位《迷你世界》玩家觉得《迷你世界》好玩/《迷你世界》有版权/《我的世界》抄袭《迷你世界》,他发表自己的观点,然后被《我的世界》玩家嘲讽。

有更多《我的世界》玩家开始用反串黑的形式,在别的地方复述《迷你世界》玩家的观点,比如上图中的“我的世界抄袭迷你世界!滑稽”,被其他《我的世界》玩家看到了,没认清这是“友军”的就会“开火”,认清了的就会喊“停火”。

这简直是新时代的“抄袭CF”。

不过这个战场也有其年轻的特色,00后富有创造力,活用现代互联网战争的一大要素:表情包,让这场战争显得有如一场狂欢。





在这场狂欢中,有一部分《我的世界》玩家又被称作“MC痴”。

《迷你世界》玩家觉得他们很不可理喻,因为“《迷你世界》确实更好玩”“两个游戏我都玩,为什么不能冷静一下”,他们不理解《我的世界》玩家为何如此执着于版权,表情包和谩骂,更让他们觉得这帮人难以沟通。



而在《我的世界》玩家内部,也有许多人并不认可狂喷迷你狗的行为。他们觉得这反倒为《迷你世界》助长了声势,不如专心打自己的游戏。



可已经参战的《我的世界》玩家又是怎么想的呢?他们又认为中立是不对的,《迷你世界》就是有问题,有问题就该批评。

一位美拍上的游戏主播自己写了一首名为《迷你屎界》的歌,他用嘻哈说唱唱道:“这是《我的世界》玩家发起的战争,让《迷你世界》玩家吓得都发愣……这是玩家与玩家之间的战争。”

从满屏的弹幕看来,许多《我的世界》老玩家会坚持“爱与正义”,要把这场战争继续下去。

官方之战

不只是民间,官方也在战斗。因为当民间的战斗扩张到足够规模时,官方是无法置身事外的。

2017年8月15日,手握《我的世界》中国大陆地区代理权的网易,以涉嫌抄袭其旗下《我的世界》源代码、游戏核心玩法、美术设计、游戏元素设置等方面为由,给部分网站/手游渠道(并不是对迷你玩)发了维权函,希望各网站/渠道自行下架《迷你世界》。



维权函发出后不久,《迷你世界》开发商就把游戏从TapTap下架。但一段时间后又重新上架了。这次,《迷你世界》被TapTap裁定进了“争议区”——当TapTap发现一款游戏有较多抄袭、模仿争议时,就会将其放入争议区。

2017年12月1日,网易发布了《感谢不屏蔽,感谢每一份热爱》一文。当时在腾讯QQ上输入《荒野行动》与《终结者2:审判日》两款游戏的名字,会出现腾讯自家的《穿越火线:荒岛特训》。腾讯把这一BUG修复后,网易就发了这样一篇文章。



有趣的是,在两天后的12月3日,《迷你世界》官网发表了《感谢不下架,感谢每一份热爱》一文。它与网易的文章十分相似,仅有几处小改动。



文中的截图显示,当时在百度上搜索《迷你世界》,会优先出现网易《我的世界》中国版的官网。

很显然,《迷你世界》之所以鹦鹉学舌发这样一篇文章,显然是为了埋汰网易。他们认为自己与《我的世界》的关系,其实是和网易《荒野行动》《终结者2:审判日》与《绝地求生》之间的关系一个性质。

“凭什么只许网易有《荒野行动》,不准我们有《迷你世界》”——大抵是这么一个思路。之后,网易对此并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同一个月,《迷你世界》上架了腾讯Wegame。同期上架的还有《奶块》,这是另一款国产的3D方块游戏。上架Wegame后,《迷你世界》还宣布要登陆Steam,推出多语言PC版本。

在此之后,网易对《迷你世界》暂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从经验来看,游戏的玩法并不受保护,如果《迷你世界》在美术资源、核心代码、或者宣传方面没有关键性证据,要在法律上判定其侵权,也相当困难,至少要像蓝洞在海外起诉《荒野行动》一样,摆出155页的证据,即便那样,也未必就能胜诉。

战争从未改变

这是一场新时代的鄙视链之战,也是一场版权与商业的战争。

所以这场战争有赢家吗?

能够观察得到,在舆论方面《我的世界》玩家占明显优势,情理上,他们站在有理的一边,实际攻势上也更加猛烈。

但《迷你世界》玩家好比反抗军,从来没有消亡过。游戏在数据上也不难看,还在官方层面暂时承受住了所有攻势。唯一的问题可能就在于,游戏吸引来的这批玩家,在变现上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迷你世界》在App Store畅销榜常年处在3、400名开外。



但类似的情况我们是否似曾相识?无论是鄙视链之战,还是版权与商业战争,我们都已经见过许多,这回很难说不是历史的重复。

只是战争的主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以前都是老一辈喷新一辈“小学生”,现在的小学生内部,其实也正在分化当中。而小学生们的战争,在某些方面也显得更加极端一些,充满了新时代的气息,却又没有脱离你骂我、我也骂你的老套路。如果我们曾当局者迷,现在或许也该是旁观者清的时候了。

贾平凸
1 楼
精彩
w
wx3000
2 楼
教唆犯控制了游戏圈,暴力从娃娃抓起了。
读书行路
3 楼
大好时光浪费在这些东西上边,让游戏公司致富。。
翡翠131
4 楼
祸害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