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泼汽油火烧女友: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7日 20点39分 PT
  返回列表
14127 阅读
3 评论
九派新闻



△治疗中的受害者 图|受访提提供

日前,河南洛阳一女子被男友浇汽油烧伤的事情引起当地电视台关注。

在接受九派新闻记者采访时,被烧伤女子的妹妹张女士介绍,其姐姐今年45岁,无儿无女,之前在厂里打工的时候认识了吴某。

“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姐姐挺好的,比如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他会问我姐喜欢什么菜,然后点她喜欢的。他那个时候连存款都没有,我姐说我也不图你的钱,就觉得他对她挺好的,跟他一起挺踏实的。”

同居之后,双方开始发生矛盾,张女士称吴某“特别小心眼”,称他不允许姐姐自己单独出去玩,即便是认识了几十年的闺蜜也不行。为此双方多次发生矛盾。

在一起期间,吴某还多次殴打张女士姐姐,姐姐多次想分手,却被吴某“连哄带骗的一直纠缠着”。

后来吴某在厂里殴打张女士姐姐,迫使姐姐辞职开店并搬出来住。

张女士称,辞职后吴某依旧纠缠姐姐,去年过年时他曾提议一起过年好聚好散,初六时又将姐姐哄骗回家,而后将她绑在床上殴打,并说“我的婚姻字典里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紧跟着就是吴某持汽油泼张女士姐姐并点火,致后者全身42%面积三度烧伤,面临毁容和截肢的风险。张女士称,现在姐姐每上一层药就像脱一层皮,“我姐不止一次的和我说,放弃我吧,别给我治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疼痛。”

因为要照顾姐姐,他们不得不停止店里的生意,没有经济来源后,高额的治疗费用也让他们倍感无力。

据媒体报道,事后警方找到吴某的家属了解情况,吴某的姐姐称,自己并不知情,弟弟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过家,但是发生这样的事,也是事出有因。弟弟和张女士在一起后,弟弟和弟媳才离婚,张女士还和前夫纠缠不清。

张女士对九派新闻记者坦言她对此感到很气愤,“吴某2014年离的婚,那个时候我姐刚和他认识,都是同事关系,能好到哪去?”至于前夫一事,张女士称,她姐姐离婚后和前夫就再没往来,且前夫已经再婚。最近之所以有联系,是因为“吴某打我姐,我前夫听说了这个事,他也挺生气,来劝我姐离那个男的远点。所谓纠缠不清都是吴某自己想象出来的。厂里打我姐那次,他就是觉得我姐在更衣室是等她前夫。”

对于吴某家人的做法,张女士称,“咱也不祈求他来医院看,但是你最起码别污蔑我姐。”

对话受害人妹妹张女士

【1】为天文数字的医疗费发愁

九派新闻:你姐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张女士:现在一直在抢救室住着,她现在42%面积烧伤,三度烧伤。主要是上半身和面部烧得比较严重,两个耳朵缺失,然后两个食指的手指都要截肢。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手术?

张女士:因为烧伤面积很大,需要多次植皮手术,现在只做了双臂植皮,脸部和胸前的都还没有做,后续的治疗很长。

九派新闻:治疗费用高吗?

张女士:截止到今天15万多。医生和我说,如果保命的话估计要花四五十万。

九派新闻:风险大吗?

张女士:因为她现在只做了两个手臂的植皮,而前胸还有面部创伤都是比较大的,如果植皮的话存在感染的风险,如果感染就容易器官衰竭。所以现在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九派新闻:你们家庭条件如何?担负费用有压力吗?

张女士:压力特别大。我父亲不在了,我母亲今年70多,患了糖尿病,然后我哥哥前两年检查出来有骨癌。我们家名下也没有房子,我姐现在住在公租房里,就是比较困难的家庭才能申请到的房子。

现在社会爱心人士和亲戚一共给我们筹了6万多,我们还欠医院8万多。后续这个费用太大了,对我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九派新闻:吴某或者他家里人有所表示吗?

张女士:没有,我们至今没有见过他的家人,他家人也没有来医院看过。

九派新闻:警方已将吴某批捕,什么时候开庭?

张女士:还不知道,暂时没有通知,我希望能重判吴某。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多精力去管案子的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治我姐姐。我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助我姐把难关度过去,医药费用真的太大了。

【2】姐姐请求放弃治疗

九派新闻:放火当天是怎么回事?

张女士:那天吴某很早就在门口蹲着了。这事要从过年的时候说起,去年过年的时候,吴某给我姐打电话,说你不是要分手吗?我不想一个人过年,咱俩好好过个年,好聚好散,和平分手。过年的时候我们很忙,他一直打电话过来,于是我姐就喊他来店里,做不成夫妻做一个朋友也可以的。我姐就是太善良。

九派新闻:然后呢?

张女士:正月初六的时候他又好说歹说把我姐哄骗回家,说咱们回家好好说,骗回去之后他用可粗的链子把我姐绑在床上,拿刀顶着她的胸口说,我的婚姻字典里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九派新闻:你怎么知道这个事?

张女士:我姐和我说的。吴某还打了我姐,到了天亮,我姐说她要回去干活,他才把他放了。从那以后他就天天给我姐打电话,而且不时地就去我们店门口转,要求和我姐见面,我姐不见他。

九派新闻:所以他采取了过激行为?

张女士:我姐开的粉店不是挺火的嘛,然后我前姐夫有个朋友就想咨询一下,可能是想谈合作,也可能是想入股,他就托我前姐夫做个中间人,帮忙说说话。那天晚上我们忙完店里的生意已经快十点了,我前姐夫的朋友有点事耽误了,要晚点到,我前姐夫一个人先来了,我明天有事要早起,就先回去了。

后来我通过监控知道,吴某早早就在店外面转悠,一会儿来看一下一会儿来看一下,他估计是看着店里的人走光了,于是就进去。一开始他提着小桶装的油在外面转,后来看客人都走了,他就把油倒出来装塑料袋里和碗里,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端着碗就进去了。我姐和前姐夫估计都在厨房打扫后厨,我姐出来看见他了,他直接把油往我姐身上一泼一点火,然后扭头就跑。他从进去到出来都不到一分钟。然后我前姐夫就追着出来了,他身上也着了火。

九派新闻:然后呢?

张女士:可怜我姐出事之后我一直在医院照顾她,她每一次换药就是揭一层皮。她烧伤得很严重,整个表皮和脂肪都烧焦了,现在她脸上、脖子和前胸,全都是一层硬壳,而且没办法打麻药,只能硬生生地抠掉,让肌肉露出来,疼痛真的无法想象。我姐不止一次的和我说,放弃我吧,别给我治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疼痛。

九派新闻:面对姐姐的诉求你怎么做?

张女士:我只能劝她,说姐,咱们还有老妈,赡养咱妈也是你的责任,你必须得承担起,你不能把这个责任推给我。

我还有两个孩子,因为我姐没有孩子,她可疼我的两个孩子了,比我还疼。我只能骗两孩子说姨妈病了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从我姐住院开始,我家小姑娘天天给我打电话,说我想姨妈了,姨妈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回来呀。

这些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说姐你要走了我真的也活不下去了。

【3】刚谈恋爱时对姐姐很好

九派新闻:你姐姐多大,是怎么和吴某认识的?

张女士:我姐姐是1975年的,吴某比我姐姐大几岁。2014年的时候我姐姐在厂里打工,吴某也是那个厂的,他们就认识了。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确认关系?

张女士:大概是2019年吧,他开始追求我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姐姐挺好的,比如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他会问我姐喜欢什么菜,然后点她喜欢的。他那个时候连存款都没有,我姐说我也不图你的钱,就觉得他对她挺好的,跟他一起挺踏实的。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发生矛盾?

张女士:两个人同居之后。谈恋爱的时候不是24小时在一起,偶尔有空了才见面,装也能装过去。但住在一起就不行了,接触的时间长了,人的本性也就露出来了。

九派新闻:什么样的本性?

张女士:吴某特别小心眼,他不允许我姐单独出去玩,就算是和最好的闺蜜出去玩,认识几十年的那种,他也不允许,他都会生气。我和我姐出去玩,他每次都跟着。就连我姐回家,他也跟着去。然后我姐他们厂里聚餐,男男女女,好多人一起,我姐带着他去,他也生气,摆脸给我姐看,我姐也生气了,回去他们就吵了一架。但是吴某的朋友喊他去打牌什么的,他都去。

九派新闻:吴某的做法确实不妥。

张女士:吴某还多次打我姐,2020年初的时候我姐就想和他分手,但是他一直纠缠,让我姐给他一个机会,我姐就心软了。到了八九月份,有一天我姐上夜班,凌晨一点多下班,然后早上五点多还得打卡,我姐就想要是回家的话,会把吴某吵醒,耽误他休息,于是就没回去在厂里睡觉。厂里不是有女士更衣室吗,那里面有一条长板凳,我姐刚躺到那就看见有人扒窗户。我姐就说了一声谁,就听见有人跑了,她就赶紧出去看看是谁。到了车间门口,看到吴某的电动车停在那儿。我姐就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家,我姐说你的电动车在我车间门口。然后吴某把电话一挂,从阴影处走出来,拽着我姐就拳打脚踢,把我姐的衣服扣子都扯掉了,七八个人拦都拦不住他。

九派新闻:打得重吗?

张女士:这一次打得特别狠,身上的淤青好久才散。我姐就下定决心和他彻底分手。回去之后我姐就从房子里搬出来了。她觉得厂里也待不下去了,就辞职,然后贷款开了一家粉店。都是我姐自己的钱,吴某一分钱没出。

【4】姐姐是个很善良温柔的人

九派新闻:分手分成功了吗?

张女士:我姐从第一次被打开始就一直提分手,但是吴某始终就是威胁,具体怎么威胁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如果分手就会对你全家不利这种,连哄带骗的一直纠缠着我姐。

九派新闻:吴某的家属说他这么做事出有因,因为你姐姐和前夫纠缠不清。

张女士:我姐之前因为个人身体原因离婚了,挺久的事了,前夫都已经再婚。再者说,就算离婚难道不能做朋友吗?而且我姐这么长时间以来根本没有和前夫联系过。后来有联系是因为吴某打我姐,我前夫听说了这个事,他也挺生气,来劝我姐离那个男的远点。所谓纠缠不清都是吴某自己想象出来的。厂里打我姐那次,他就是觉得我姐在更衣室是等她前夫,这可能吗?谁会选这种地方见面?

九派新闻:吴某的家属还说吴某是因为你姐姐离婚的。

张女士:这个我都不想说了,吴某2014年离的婚,那个时候我姐刚和他认识,都是同事关系,能好到哪去?他们家的这段采访我也看了,他家人说不知道吴某家暴,说吴某一年多没回家了,但说到离婚就什么都清楚了?我都不知道他家人有没有良心,咱也不祈求他来医院看,但是你最起码别污蔑我姐。

九派新闻:接着?

张女士:我看到网上的评论,真的很生气,怎么可以这样平白无故去猜测别人?我姐提分手是因为吴某多疑,他打人。我姐跟他在一起啥也不图,就图他对我姐好,但是同居以后才发现这个人不是之前看到的那样。

九派新闻:你印象中你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女士:她是一个很善良、温柔的人,身边的人也都这么说。我们是2019年9月份开的店,到出事大概开了半年时间。昨天我们店里面有一个老顾客,她早上刷到了我姐的视频,中午就自己找到医院来,找到了我姐的病房敲敲门,我出去了,她就抱着我哭,说没想到这种新闻里才能看见的事情发生在身旁,你姐那么善良,那么温柔,怎么会这样?她说我和你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每次去你家吃饭,你姐给我加这个加那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九派新闻:还有?

张女士:你知道吗,我把网上的评论念给我姐听,“他这种人应该被判死刑”,我姐听了之后叹了口气,说不至于死刑这么夸张,人活一辈子都不容易。

李听
1 楼
在餐厅点菜前问一下同伴想吃什么就能被记成对人好了。这神州中下层人素质至少还得要三代人才能现代化。
p
phantomoftheopera
2 楼
遇上这种心理扭曲的人,真的是非常不幸的事。
土拨鼠拨土
3 楼
李听 发表评论于 2021-03-27 19:14:15 在餐厅点菜前问一下同伴想吃什么就能被记成对人好了。这神州中下层人素质至少还得要三代人才能现代化。 你还不知道你的灯塔国有个退役军人把女友和闺蜜直接崩了吧,灯塔国高层人士需要多少代才能现代化呢?中下层又需要几代呢?哦,还有把孩子放微波炉里的,怎么听着十代以内都没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