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家世惊人:曾横行上海滩 与杜月笙齐名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9日 13点51分 PT
  返回列表
52633 阅读
11 评论
娱乐八卦

1873年是个鸡年,这一年是清穆宗同治十二年,世界上爆发了第一次金融危机,梁启超刚刚出生。

从小捕快到总督查

这一年的夏天,苏州刑警队长黄炳泉因办错案子被处分,田产也被其姑母侵占,为了生计,带着老婆孩子从苏州搬到上海,住在南市张家弄,开了一个小茶楼,张家弄可不得了,是上海捕快差役聚集的地方,他儿子从小耳闻目睹这些捕快的言行,头脑中印下不少江湖诀窍。

8年以后的1881年,黄炳泉因病去世,留下妻子邹氏和四个孩子,于是邹氏把儿子送到孟将堂内做些零碎生活,在这里,邻居陶婆婆看母子五人生活困苦,就想帮助他们一下。

1900年,法租界扩充管辖地区,捕房公开招考华人巡捕,黄家儿报名投考,恰巧陶婆婆的儿子刚从上海中法学堂毕业,进入法租界捕房充当翻译,陶婆婆就叫她儿子在捕房内打了招呼,黄家的儿子被录取为三等华捕。那时捕房招考录取了20名华捕,后来改组成侦缉队(即便衣警探),陶翻译推荐黄家儿子做领班,当时人称「二十股党」。

转眼到了民国年间,有个叫姚宗李的法国天主教来华传教士,为了开辟传教基地,亲自由上海乘火车,还带着几箱银洋,准备到天津去开办教堂。当火车行驶到山东临城时,遭到军阀张宗昌部队拦车抢劫,把他绑架到临城乡下看管起来,准备勒索一笔巨款,赎回「肉票」。

这可不得了,要知道,姚主教的身份相当显贵,不但和法国驻沪领事、法捕房总巡等关系密切,而且创办了现在上海瑞金医院的前身,而现在上海那条「天平路」当年的本名,就叫「姚主教路」。

事件发生后,轰动国内外,法国驻沪领事限令法捕房火速破案,将姚主教营救出来。捕房动员所有的侦缉人员,四处打听、搜索,都没得到任何消息。

此时,已经是华人捕快的黄家儿子,在办理一起小小的偷钱包案的时候,认识并帮助了当事人,这个叫韩荣浦的山东人,是吴佩孚部下的副官,在韩荣浦的帮助下,黄捕快亲自带领几十个便衣,化装成张宗昌部队的官兵,由上海乘火车到达临城,在晚上赶到乡下把姚主教营救出来,安然返回上海。

这件事情震动了法租界,法捕房对黄捕快破格重用。,原来法捕房中重要职务都由法国人担任,这时破天荒地提升黄为督察长。

而这位黄督察长,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黄金荣。

会法语的曹翻译官

黄金荣虽然叱咤法租界,但有个天然的劣势,那就是文化太低,不会外语,更何况难得一比的法语,因此在邻居陶翻译的引荐下,认识了当时的法租界工部局总翻译曹振声。

黄金荣和曹振声的第一次合作,就是抓获了刺杀宋教仁的应桂馨,黄金荣邀同法捕房的蓝总巡捕,总翻译曹振声,四名华捕,三名西捕,一同到文元坊应桂馨的家里正式搜查。武士英行刺时使用的六响手枪,以及抢内存余的三颗子弹一并搜出来,由此震动全国。

顺便说说,刺宋案的关键人物洪述祖。此人颇有来头,他的曾祖是乾隆嘉庆朝的大学者洪亮吉,刺宋案发生后,应桂馨、武士英在上海被捕,抄出了洪述祖与应桂馨往来的密扎多份,于是暗杀宋教仁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全国舆论四起,纷纷要求惩治刺宋案相关人员,洪述祖匆忙逃离北京,来到青岛。

1916年,袁世凯6月,袁世凯患尿毒症身亡。洪述祖一下子失去了靠山还有经济来源。为了生活,洪述祖化名张皎安回到上海,由于债务关系被一名德国商人扭送到巡捕房。

当他偿还债务从巡捕房走出来正要上汽车时,正好被宋教仁15岁的儿子宋振吕和刘白(宋教仁秘书)撞见,立即将他扭送上海法院,提起诉讼,辗转又押去北京。

北洋政府鉴于全国舆论的压力,不得不以“主使杀人罪”判他死刑。那时刚从美国引进了一台电绞椅,洪述祖成为了第一位享受电交椅的死刑犯。在绞洪述祖之前,曾用狗作试验,结果狗死,外表皮状并无异样。洪述祖受刑时,由于惊吓,加上他身躯肥胖,结果弄得身首分离。后来,小妾徐氏将洪述祖身体与头部缝合在一起才下葬。

洪述祖有三子一女,次子洪济(又名洪仲豪)民国时期在上海创建金龙公司,拍摄了不少武打片,抗战前夕,洪济应邀赴香港拍片,并创建了华南片场,一手捧红了不少武打明星。

洪济于1962年在香港去世,去世前一年,他有一个十岁的孙子,出演首部电影《爱的教育》正式开始其演艺生涯,这个孙子名叫洪金宝。

从此以后,法租界有了所谓一文一武的说法,文的是曹振声,武的就是黄金荣。

黄家和曹家,因为地位相等、休戚与共,所以往来极多,算是通家之好。黄金荣的太太林桂生得了一场大病,需要让年轻阳气足的小伙子在旁守护,借他们头上的三把火,镇邪驱魔,而黄公馆内一位削梨特别在行的年轻人小杜,成为老板娘身边最得力的守护人和侍疾者。小杜和常人不同,整个过程他尽心尽责,全神贯注,把林桂生当自己的亲人一样伺候,服饰周到,真情流露,使得林桂生好生感动。并决心要好生拉他一把。

恰巧这个时候,曹振声的太太也不知患了什么怪病,叫了许多大夫都治不好。曹振声是留法学生,但他的太太却深信邪祟之说,坚信自己的病是冲了阴神,指名叫黄公馆的小杜来照料,于是小杜就去了曹公馆,在曹太太房间里又照料了一个星期。就这样,小杜成了曹、黄两家的心腹,获得极大的信任,可以在两家自由穿堂入室。

这个小杜,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杜月笙。

作为总翻译,曹振声可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一直在背后支持着租界的贩毒生意,当英租界、公共租界加强禁烟的时候,曹振声不但说服了法租界当局,允许烟土公卖,而且指使黄金荣,和上海英租界的华人探长沈杏山的「大八股党」合作,把沈控制的烟土馆都搬进了法租界,使其最终沦为中国乃至世界烟毒最烈的地区,黄金荣专门做鸦片生意的「三鑫公司」也在这时崛起了。上海滩也成了青帮的大本营。

作为法租界当局的忠实走狗,曹振声做事从不留后手,一战中间,法德开战,曹振声领着租界的越南兵,查封了同济德文医工学堂,成为了同济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校史上的第一次大难。

但是曹振声也没有让这块校园空着,在他的联络下,到了1920年,中法政府在校园旧址合作创办了上海中法国立通惠工商学校,1931年9月定名中法国立工学院,后来,这所学校就成了上海理工大学。

创办学校的过程中,曹振声和蔡元培打上了交道,当时蔡元培组建了华法教育会,用勤工俭学的方式,推荐中国的年轻人掌握法国先进的技术,1920年9月11日,在蔡元培的要求下,曹振声安排「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的83名学生,冒如着注大雨从「名利大旅社」来到黄浦滩的法兰西码头,又乘小艇到杨树浦,登上了法国邮船「鸯特莱蓬」(Andre Lebom)号。

这83个人中,有个叫邓先贤的16岁四川广安小伙子,日后,他将成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曹家这只振动杭州的蝴蝶

作为杭州人,曹振声在杭州圣塘路上还有个别墅,叫做来音小筑,1928年,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浙江省政府主席张静江住在了这里,而曹振声不但对这所别墅几乎不收租金,还为张省长找到了北山葛岭一块4.5亩的土地,在这里建了这两座西洋风格的两层小楼,坐北朝南,面向西湖。两楼东西分布,中间连以曲廊,取名「静逸别墅」。

这位张省长,是王国平之前对杭州影响最大的人物,不但开通了多条铁路,还为杭州举办了「西湖博览会」。

第一届西湖博览会展馆内部

「西湖博览会」的召开,让杭州一下子成了贸易发达的地区,在浙江嵊县谷来镇马溪村,一向和族内亲戚不和的马悌蔡,带着7岁的儿子到杭州做生意,解放后,因为马悌蔡曾在民国担任保长,被打倒在地,他的儿子马来法17岁就只能进图片社当帮工,在混日子的空闲时间里,马来法会在工作之余从事曲艺创作及表演活动,慢慢的竟然成了曲艺名家。

三年自然灾害前后,陈云同志受到了批判,身体也不太好,工作上有一些调整。陈云同志出生的时候是江苏人,但是等到解放后,他的出生地青浦已经划给上海了。所以陈云同志回上海就算是告老还乡,一边养病一边发展个人爱好去了。

杭州离上海不远,陈云每次到杭州都喜欢到大华书场和三元书场去听评弹和评话,也喜欢散场后和演员们一起交流评弹有几种唱法的问题,这里面聊得最好的,就是马来法。

文革期间陈云同志不敢去杭州听评弹,害怕自己万一出了问题,可能会连累这些曲艺工作者,而马来法就把评弹的磁带送给他,让他在家里过瘾。

8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来,陈云同志的身体也逐渐硬朗了起来。他每年春天都要去杭州住几个月,而从1981年8月,人到中年,马来法也正式调入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由于这段交往,1984年浙江省文艺联合会召开的《学习陈云同志评弹讲话精神》会议,是由马来法主持的。

马来法主持会议的时候,他的儿子马云正迎来人生中第三次高考,这次总算考上了杭州师范学院。

而此时,那个亦黑亦白的曹振声早已去世,他的孙子曹道成因为家学渊源,法语好,成了法国米其林公司台湾分公司的高管。

高以翔 演员 模特(1984-2019)

道成的儿子曹志翔,则不想继承父亲的产业,改名高以翔,做了演员,并最终死于自己故乡浙江。

对不起我是警察
1 楼
也抵不过996
柳下惠...
2 楼
是不是真的?世界这么小啊
英伦疯
3 楼
看完这个我默默拿起茶几上的伊利牛奶,狠狠地吸了一口。谁又知道这奶和女王有什么渊源……
阿拉正港灿
4 楼
所以马云是陈家的白手套?
珍珠爱奶茶
5 楼
人家已经发生不幸了,就别挖背景了,还逝者家人一个安宁吧,谁愿意打开电脑全是孩子的新闻,雪上加霜的
霍顿
6 楼
好像台湾香港厉害的都是上海的,本土出的都是土鳖
s
shentiger
7 楼
这段历史, 了解这么清楚, 厉害
L
LongHaul
8 楼
习近平家世惊人 曾横行澳洲 共产党家世惊人 曾横行旧金山湾区
p
parrot
9 楼
狗逼玩意, 跟黑社会攀亲戚。 遭逼身体,全凭脸蛋的台湾崽子捞钱而已
怪叔叔的大发现
10 楼
当年的黑恶势力都他妈潜逃到了港台继续做恶!难怪那么多汉奸卖国贼
a
abc868
11 楼
很好的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