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变脸激起层层浪 暗地里服务商们哗然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9日 12点36分 PT
  返回列表
79193 阅读
6 评论
全天候科技

作为一个拥有超过11亿用户的支付“帝国”,如何调整自身与生态体系中其他参与者的关系,在微信内外,这都是一个需要时刻小心应对的问题。

为了维护自身的生态,在很多时候微信甚至不惜采取一刀切的雷霆手段,作为微信的盟友,最近一些微信支付服务商对于这种强势风格有了切身体会。

7月23日,微信支付向服务商发布政策调整公告,称为了严格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85号文)和相关监管要求,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完善支付风险防控体系。微信将全面升级「App 支付」和「Native 支付」的风险防控措施。

公告要求微信支付合作伙伴在 2019 年 9 月 15 日前,完成升级改造,逾期未能完成的新增和存量商户将无法使用「APP支付」与「Native 支付」产品功能。而官方“直连”通道不受影响。

所谓的APP支付是指商户通过在移动端应用APP中集成开放SDK调起微信支付模块来完成支付,适用于在移动端APP中集成微信支付功能的场景。

而Native支付是指商户系统按微信支付协议生成支付二维码,用户再用微信“扫一扫”完成支付的模式,适用于PC网站、实体店单品或订单、媒体广告支付等场景。

微信支付提出的升级要求在业内被称为“断间连” ,即切断商户通过服务商提供的非原生微信支付接口间接连接微信的方式,改让商户直接连接微信。

不过随后微信在回应媒体询问时称,并未全面关停“间联”APP和Native支付,交易风险较低的APP商户不受影响,Native支付可使用安全性更高的JSAPI支付方式进行替换升级。

随后的8月12日,微信支付的运营主体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基于系统风控、用户资金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微信支付将加强对服务商商户的进件审核要求,升级身份识别的认证标准。

自9月10日起,新入驻的商户需要按照新标准进行客户身份识别,符合新标准的商户才能使用微信支付相关功能。对于存量商户,需在2019年12月31日前按照新标准完成客户身份识别,届时,若商户未按照新标准完成客户身份识别,微信将限制其微信支付相关功能。

微信支付的两个公告如同一块巨石投入水中,激起了层层巨浪,暗地里服务商们顿时一片哗然。一家收单机构的CEO王柯(化名)认为,“微信这么做就是强迫服务商,若不与微信直连,微信就停止商户交易或者是停止你拓新商户。”

王柯认为,微信此举影响较大的是收单机构和聚合支付服务商。对于聚合支付服务商而言,相当于要求服务商自己的商户转成微信的商户;对于收单机构来说则有被完全替代的风险,微信支付完成对商户的直签之后,商户相当于已在微信上开户,直接在微信支付体系内就可以完成交易结算过程,形成交易端的闭环,收单机构将被踢出局。

从长远来看,微信支付的做法将大大压缩服务商在微信面前的话语权,未来服务商拓展的每一个商户都将免费输送至微信支付,收单机构将失去了在微信面前的话语权,“将来微信说分你多少钱就分多少钱”。王柯说道。

除了远期的话语权丧失,眼下微信的新政策已经直接影响到了服务商的收入和利润。

有服务商抱怨,新的认证会让拓展商户变得更难,成本更高。由于拓展商户增加了扫码重新认证才能交易,这让服务商业务员的扩展效率大大降低,“比如原来1天可以拓展10个,现在只能1天拓展5个,相当于拓展一个商户的成本增加了一倍。”

微信支付为何举刀?

按照微信支付官方的说法,新举措是为了响应3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85号文的要求。

85号文出台的目的是为了打击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封堵银行、支付机构和清算机构为赌博、色情、非法外汇、贵金属、虚拟币等非法交易提供服务的窗口。

过去,随着线上支付的发展,第三方支付也成为了一些违法交易的资金来往通道。对于微信支付来说,众多的服务商则可能成为其防范非法交易的缺口。一些不法分子通过利用聚合支付的服务商在审核上的漏洞,或者勾结内部人士,利用虚假资料在第三方平台上开户以进行交易,规避平台风控规则。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目前聚合支付服务商对于商家的认证各不相同,存在着不少的漏洞。比如有的行业甚至在申请开后台时不需要提供营业执照。“如果没有营业执照,有房屋租赁协议也可以,只要证明这家店是属于你的就行”,某平台客服称。

多数情况下,服务商业务员在核实店铺归属时也不上门,申请者只需要把身份证、银行卡等证件信息以及店内手持身份证的照片发给业务员即可。

根据此前一些消费者微信付款码被盗刷的案件显示,作案者正是利用了服务商审核不严的漏洞,伪装成商家,在他人店铺中,趁店主不注意拿着身份证拍了照片,以此完成服务商要求的审核认证,从而以商家身份进行收款。

即便是一些服务商在审核时要求提供营业执照,”假商家“也有对应办法。网络上活跃着一些代理商或者中介声称可以代开“工商局官方网可以查的那种”付费营业执照,也有中介透露,即使”营业执照“是PS生成的,往往也可以通过审核。甚至,行业内已出现声称只要付钱就可以包办在服务商后台开账户的服务。

一位聚合支付平台代理商表示,其包办服务在几家聚合支付平台均适用,价格是两千多一家,而且可以无限开,“后台死了(被封)免费补”。他表示,经常会有些做灰色生意的人士找他开服务商后台账户。

王珂认为,有些不太规范的服务商确实存在漏洞或者违规行为,但这不是微信调整服务商政策的主要原因,“微信支付对于一些服务商不法交易的处罚完全可以‘就事论事’,哪个收单机构涉及黄赌毒,可以报告监管让监管把这个机构关掉。”

在他看来,微信支付以监管要求的理由来加强对商户的管理,夺得服务商手中的商户,“实际上是借了这个理由来行垄断的事实。” 王珂表示,微信支付若将所有的商户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上,则可加强自己的定价权,获得更高的收益。

在坊间,一个流传的消息是,微信支付正在酝酿涨价,等全部直签后,费率将涨到千分之六。王珂猜测这种涨价可能会曲线进行——以通过增值服务的名义涨价,“比如费率升到千分之六后,微信支付会告知商户,其中千分之三是收单费用,剩下千分之三其他额外增值的服务费”。

为何微信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出台新政策?有业内人士称,这与微信支付和监管部门正在酝酿新监管政策有关。

该人士表示,虽然此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已经被要求“断直连”,但断的并不彻底,只是要求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资金往来要通过清算机构,至于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内部的资金流动并没有要求。

商户直签微信之后,用户扫码支付相当于钱从微信A钱包转到微信B钱包,因此很多钱并没有离开微信支付的体系,而是沉淀在其中,这种交易模式在金融业又称“本代本”。此前扫码领域的本代本交易并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

“微信支付为什么这么着急?因为担心监管出新规定说所有的交易必须过两联”,该人士称,他们和监管沟通了解到,监管部门正在酝酿文件,“微信担心人民银行会出政策,要求必须坚持四方模式,要求账户机构跟收单机构都必须在网联清算,不能做本代本交易。”

据了解,新监管文件或要求微信将还没有本代本的交易全部迁到网联,而此前的暂不迁移。因此上述业内人士猜测,微信支付是希望打时间差,在政策出台之前尽快抓住时机把商户直签,以此获得博弈空间。

对于上述问题,全天候科技向微信支付方面求证,不过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未回应。

受伤的服务商

面对微信支付的强势地位,服务商们虽然郁闷,但大多无可奈何。

“微信这次的政策是一刀切”,王珂认为微信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要求服务商按照它的“游戏规则”。

不仅普通服务商,一些银行也牵连其中。“工、建、交、招这几大行现在都很有意见。”王珂称,原因在于这些银行也是收单机构,在此次调整范围之内。

但相对银行机构,服务商在此次事件中几乎没有话语权。对于微信此举,多家服务商表示,“这个毕竟是上游通道的要求,都是会积极响应”,除此之外不方便再说什么。某收单机构人士坦言,对自家业务肯定有影响,但是现在不太好去说。

服务商们如此忌惮微信,根源在于微信支付在用户和行业中的地位,作为手机上使用频率最高的APP,微信的控制力不言自明。

按照易观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近47.7万亿元,环比增长0.96%。其中支付宝以53.21%的份额继续位列第一,腾讯金融39.44%继续位列第二。

7月31日,“8.8智慧生活日”媒体开放日上,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称微信支付日均总交易量超过10亿次,其中商业交易已经占据支付交易量的一半以上。

在坊间一个公认的说法是微信支付在线下领先,而支付宝则在线上更有优势。某聚合支付厂商称,按照的他们从后台检测的资金来源数据,微信在线下市场的份额占比接近80%。

如果微信支付在线下反超支付宝是事实 那么,这背后服务商对微信支付的贡献不可忽视。

在此之前,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对于拓展线下支付场景的策略明显不同:当时微信支付将重心放在了大型连锁商超等场所,而对于没有经历去做的中小型商户则交给了钱方、收钱吧等服务商;而支付宝则非常强势采取了商户直连的方式,自己掌握商户。

按照一位业内人士的说法,微信支付之所以采取开放的策略,一方面是自身没有太多的精力和人力,另一方面是当时微信对于收单、支付领域还“没有那么懂”。

彼时微信支付和服务商的角色更像是盟友,双方在各自的领域各擅胜场,“微信方面肯定是不会自己直接参与行业改造,我们只是提供给行业从业者一个进阶版的参考方案。”2015年,耿志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钱方等服务商对于微信也充满了信任,“开放有真开放,也有假开放,最怕的就是既当裁判又做运动员”,钱方创始人李英豪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钱方对微信很放心,双方有明确的角色分工。

时至今日,双方虽然还在合作,但各自的话语权已经今非昔比。

王珂称,微信支付现在是强迫它的所有合作伙伴、渠道必须接受自己的指挥,不接受就做不成生意。

据了解,今年年初,某微信支付交易量最大的服务商之一,因在监管机构面前诉苦,被微信支付知晓,最终,该服务商被微信支付以其合作的渠道商风险高为由,截断渠道长达两个月,使其日交易规模减少到之前的五分之一。

一位服务商高管认为,上述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微信的信心,“它把最大的收单机构都给‘捏’了,监管也没说什么,那对付其他人不是更简单?”

对于服务商来说,在微信的强势要求面前,似乎没有太多的选择。王珂认为,类似于钱方、收钱吧等由于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只能受这个气”。

微信支付生态变局

对于服务商态度的变化,背后是微信乃至是腾讯战略调整的一个缩影。

为了应对互联网下半场——产业互联网的到来,2018年9月,腾讯宣布进行架构调整,马化腾表示对此寄予厚望。“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与此同时,微信支付也有新的使命,不再只是被单纯视为一种支付工具,而被赋予了更多的角色以打通腾讯在智慧零售上的通道。

3月19日,在2019微信支付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信支付发布“纵”“横”战略。横向,以“券”的能力为核心,配合流量开放及数据能力,为商家提供更多增值服务;纵向,通过服务商进一步挖掘行业消费链,深入各行各业。

在调整的背后,微信支付虽然依然需要通过三万家服务商来进行合作,但蛋糕如何分配,已是微信支付说了算。

越来越强势的微信支付开始让一些服务商感到不安,他们担心微信的这些动作会破坏原有的微信支付生态,开放战略走回头路。

除此之外,微信的竞争对手也感到了不安。对同样瞄准产业互联网的阿里巴巴来说,微信支付的动作影响不容小觑。

“它开始从根上来挖阿里的利润来源了。”王珂认为,微信支付”断间连”对于蚂蚁金服、阿里巴巴会形成不利的竞争。以前的格局是阿里巴巴掌握商户、腾讯掌控用户,腾讯的收入也大多来自C端,但现在腾讯通过微信支付来和阿里在商户领域竞争的时候,对阿里来说意味着利润来源受到了威胁。

他表示,由于在线下处于弱势地位,眼下支付宝有意借机拉拢微信支付的服务商,但后者对于支付宝也存在疑虑,并没有很心动。毕竟支付宝传统的商业策略也是直接掌握商户,“在服务商的眼里,支付宝并没有多么诚心想和服务商的合作”。

“据我内部了解,支付宝基本没有间连” 一位蚂蚁金服的人士也表示,在过去支付宝确实很少将资源开放给服务商。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微信支付此番变动,最终会波及商户、用户,尤其是对用户来说,虽然”断间连”之后的短期内用户体验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最终这种变化会体现在价格上,最终还是用户来买单。

S
Sacrat
1 楼
中国好像也有个反垄断法。
C
CASTAR
2 楼
落实实名制而已 你没犯法怕什么
9
9od
3 楼
折腾折腾就把自己搞死了
萊茵舞
4 楼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實就是國家資本主義。以前是國家推動經濟,現在是先讓你競爭,然後最大的國家扶持國家管。
p
peachpie
5 楼
: 不用担心,不作不死。
日人民报5
6 楼
两大流氓,或者说谁这么大了都流氓,心狠手辣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