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动胡适的他静静去世了 没人再懂红楼梦(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2月6日 7点14分 PT
  返回列表
37781 阅读
27 评论
文艺星球

2012年,5月31日凌晨,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在家中逝世,终年95岁。他的女儿宣布:按照父亲遗愿,不开追悼会,不设灵堂,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关于周汝昌,著名学者刘再复是这样评价的:周先生原来就是一个贾宝玉,一个贾宝玉式的赤子,一个贾宝玉式的婴儿,一个贾宝玉式的痴人,一个“真真国”里的真真人。

这算是对周汝昌最好的评价,贾宝玉痴,周汝昌更痴,他说:“痴方能执著,方能锲而不舍——方能无退,即不悔。”



周汝昌
意外的收获

1947年,周汝昌还是个毛头小子,燕京大学外语系的学生,却意外地惊动了胡适。

事情是这样,周汝昌的哥哥在家读《红楼梦》,刚好序言是胡适写的,写了一大巴拉就不说了,里面还讲了个秘密:在某本失传的书里,藏着一个天大秘密,但他一直找不到这本书。

哥哥就写信给周汝昌,弟哇,胡适说某本书里有个秘密,但他没找不到,你去咱燕京大学的图书馆瞅瞅,看有没有这本书,说不定就发达了。



胡适
事情就是这么巧,周汝昌跑到图书馆一查,还真有,名字叫《懋斋诗钞》,安安静静地躺在书架上,等待它的知音。

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这辈子他注定要和《红楼梦》结缘。拿到书的那一刻,周汝昌的手都有点发抖。

这本书里真的藏着秘密,不是黄金图、也不是葵花宝典,而是曹雪芹的身世,经过周汝昌的考证,曹雪芹生于1724年,死于1764,并把胡适的论证推翻,等于啪啪啪打了胡适一脸。

胡适量大,也是出了名的,看到文章,立马写信给这位毛头小子,并称呼先生:汝昌先生,你说的对,我很赞同,是我又“胡说”了!因为这事,胡适还将世上唯一的一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借给周汝昌看,两人素未谋面。

周汝昌对《红楼梦》是真爱,那时又没得复印机,周汝昌就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和哥哥一起,把整本书给抄了下来,几十万字,抄得工工整整、一字不漏。

1949年,胡适离开大陆,也带走了那本绝世孤本。整个大陆,就周汝昌的屋里有本手抄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在古代,抄书是很多名人的读书秘诀,苏轼就把《史记》和《汉书》都抄过。但放到一个连书都不愿意瞅的年代里,抄书简直就是个笑话,只有傻子才会干。

但世界从来就不会亏待这样痴情的傻子,周汝昌连夜抄的书,世界终会加倍奖励。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没有纸、没有笔,他却写出了藏之深山的著作

1952年,周汝昌研究生还未毕业,就收到了四川华西大学的聘请,前往天府之国教英语,后来华西大学并进了四川大学,周汝昌被分配到了一个叫梅园的地方居住。

说是梅园,其实没有梅,更谈不上园。就是用竹竿、木板搭建起来的几间棚屋,四处都是手指大的缝隙,大冬天的,外面有多冷,里屋就有多冷。

当然,周汝昌可能没感觉到,他还伏在窗前研究他的《红楼梦》,就是这年的冬天,他整理完了那本著名的《红楼梦新证》。

《新证》的最初稿是他花了几年时间,一点一滴考证出来的,记录在各式各样的纸条上,然后用胶水一条一条的粘在一起,就像“百衲衣”,几年下来,竟然写了几十万字。

然后他得小心翼翼,一张一张,一条一条地抄录在稿纸上。

撰稿用的笔是燕园好友送的一支金笔,有一天,他在帮老婆烧火做饭时,不小心将笔掉进火堆,烧坏了。无可奈何之中,周汝昌只好把笔尖绑在一根筷子上,写几个字沾一下墨水,再写几个字,花了一个冬天的时间,才算把稿子录完。

1953年秋,周汝昌收到了邮件的包裹单,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是9月5日。周汝昌还破天荒地雇了辆“洋车”,就为了快点赶到总局。

拿到包裹,他就等不及地拆开,那一刻,周汝昌眼前亮了,他的《红楼梦新证》出版了,那一片又一片的纸条,终于变成了一页又一页的新书。



《红楼梦新证》
周汝昌没想到是,就是这样一本学术书,竟然火了,一连三版,印了一万七千多册。在那个时代,简直惊人。邓拓还告诉他,连毛泽东都看了这本书,还十分赞赏。

整个外文系的师生也惊呆了,你不是教英语的嘛,怎么研究起《红楼梦》来了,最后的情况是,整个外文系,几乎人手一编。

正是这本书,让周汝昌从一个普通的大学教员变成了全国瞩目的红学专家。有一次,他去图书馆查书,图书馆馆长对他说:

“你的大著,图书馆一次买了十部!十部!”还怕自己的四川口音太重,“十”、“四”不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交叉指划。

也只有这份痴情,才能让一个人在如此艰苦卓绝的环境中,仍然保有那份初心,发愤忘食,乐以忘优。就像他说的,痴方能执着,方能锲而不舍——方能无退,即不悔。

痴的人最容易撞到更痴的人,两个痴的人撞到一起,总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因为这本书,周汝昌被人民出版社的聂绀弩看上了,还专门向中央宣传部申请要人,再由中宣部向四川大学要人。四川大学不想放人,跟周汝昌说,汝昌呀,我们给你晋升副教授,你就别走了。



聂绀弩
川大不放人,中宣部就催人,一次不行催两次,两次不行催三次。

最后校长实在顶不住压力了,再不放人,就是不服从中央命令了,组织原则不能坏呀,放吧放吧。就这样,周汝昌从天府之国来了到了帝都,进入了国家级出版社。

聂老对周汝昌是真欣赏,有人打趣周汝昌道:“你耳朵坏了,但有聂公为你的知音,他的姓氏是三个耳(未简化前,聂字作聶),其中必有妙理。”

一次,周汝昌和老婆在大街上压马路,遇到了聂老,正好是中午,聂老就跟着周汝昌走,这明显是要蹭饭吃的节奏。

然而,周汝昌的家却是一贫如洗,他低声问妻子,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妻子说,啥也没有了。

聂绀弩看到了两人难为的表情。笑着说了句:“我去找张友鸾……”转身就走了。

若说痴情,沈从文也算一个,对文学痴情,对美人也痴情,《红搂梦》里有诗又有美女,自然对《红楼梦》也痴情。



沈从文
  建国后的沈从文压力太大,怕惹麻烦,就不再写小说了,改行研究古董和服装。沈从文说,我研究古董还不行,总没人攻击我了吧。

恰巧《红楼梦》里就有很多古董,沈从文就写了一本很厚很厚的《红楼梦》考证,更恰巧的是,周沈二人对书里妙玉用的一只杯子产生了分歧。

沈从文是故宫搞文物的,名气大,来头也大,说妙玉用的杯子叫“点犀”,不叫“杏犀”,因为在从来没有听过有杏犀这种东西。

周汝昌不服,我找了好多好多的资料,上面的文字都显示,是“杏”不是“点”,你总不能放着老曹的原文不要,而妄自串改吧,这不厚道。

于是两人在报纸上打起了笔战,周汝昌一篇,沈从文一篇,周汝昌再一篇,沈从文也再来一篇。周汝昌还要写,报社的人跟他说,你别写了,我们不发了不发了。

就因为一个杯子,引发了京城一场腥风血雨,可能是沈从文的名气大,最后一篇是沈从文的,让读者以为,是沈从文赢了。

一日,上头通知周汝昌到部里开会,屋子不大,来了不少人,最后来的,是一位老者,穿着深色中山服,夹着黑色真皮包,满面春风,亲切和蔼,一看就大有来头的那种。

一进门,老者就跑到周汝昌的面前,握着他的手说,你就汝昌吧,你好哇,汝昌,久闻大名啊,汝昌!

周汝昌一脸懵逼,我不认识你啊,老者说:我是从文呐,沈从文啊!

其实,沈从文比周汝昌大16岁,是全国知名作家,两人还争论过,沈从文可以完全居高临下的,沈从文却丝毫没有芥蒂,更没有架子。

周汝昌回忆说:“沈从文见了我表现的那种热情亲切的风度,说明他真是一位忠厚长者,大度君子,没有任何世俗常态小气。这样的学者,是真学者。我一直挂念。”

对我们来所,是“杏”还是“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后这种认真执著的精神,以及不计得失的胸襟,这才是真正的学者,真正的民国精神。

有的人会觉得,一个尼姑用的杯子叫啥重要吗?你们无聊不无聊啊!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喜欢一样东西,当你喜欢一样东西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忍受不了任何瑕疵,一定要把它打磨到最精致、最完美!

周汝昌痴,要是他老婆也痴的话,这个家庭估计会有点难过。所幸,他的妻子不痴,不但不痴,还很厉害,反倒是保留了他的这份痴。



周汝昌与家人,前排左一为他的妻子
有位前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子弟知道周汝昌算命,阳明八卦、生辰八字都懂,就去找周汝昌,给了个生辰八字,也没说是谁的,想请他帮忙算一算。

周汝昌一想,就算个八字嘛,也没什么,算就算。算完也还不错,都是大富大贵、大吉大利的征兆。

可就是这个人,1968年的时候被隔离审查了,还把这事给供出来了。算命不打紧,打紧的是你给谁算的命,那人够狠,给的生辰是毛泽东的,但周汝昌根本不知道。

事情就严重了,给主席算命,这不是妄议国家领导人嘛,还是我们伟大而英明的毛主席,在那个时代,这问题挺大。

结果,周汝昌被揪了出来,“打倒周扬文艺黑线上的活标本周汝昌”的横幅被拉到了周汝昌的门口,还在名字上面划了三个红红的大×,然后拿去批斗审查。

被审查了自然是要抄家的,造反派来到他的家里,对他妻子说,周汝昌已经交代了,就看你还要不要隐瞒了。

周汝昌的妻子叫毛淑仁,她不惧,回敬道:他都已经交待了,你们还来问我干什么?

造反派:……



周汝昌与夫人
  面对这么厉害的女人,造反派也没辙,来了两次就不来了,但把家里的东西抄了个干净,包括书信,以及一些珍贵的物品。

抄走之后,很多东西就下落不明了,尤其是贵重的东西,包括一口周汝昌十分喜欢的砚台。

周汝昌其实也没什么好交待的,这辈子就没干过什么坏事,作为一个学者,更没有什么企图,挖空心思,也写不出啥什么罪名。

审查完了就要外放,下去接受广大劳动人民的再教育。出发的时间选得很刺,八月十五,中秋节,这是连节都不让人过了。

领导觉着,教育你一个人不够,你老婆也得再教育教育。就让他老婆也一起跟着下乡,而且是永不回来的那种,毛淑仁一口拒绝,坚决不走。

动员的人就说,你要不去,就扣周汝昌的工资,让你没钱吃饭,看你去还是不去。

毛淑仁说:工资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的。言外之意是,毛主席给的工资你也敢扣?你敢扣?你敢扣?

……

幸好街道办的人也站毛淑仁这一边,悄悄地给她找了个事做,挖防空洞。单位来人了也找不到她。就这样,毛淑仁凭一己之力,保全了在北京的家。

周汝昌一生痴迷红学,家务事基本不管,让他烧个火,他都能把唯一的金笔给弄火堆里了,这也是够呛的。也幸好有一个如此能干的妻子,保全了他的这份痴与真心。

1983年,王扶林要拍《红楼梦》。剧组成立的时候,只有3个人,可里面的角色就有151个,钱又不多,怎么办,全国征集,找草根演员,陈晓旭、欧阳奋强、邓婕都是这时候来的。



87版红楼梦剧照——宝黛读西厢
演员有了,这么大的工程,一定要请顾问。王扶林请了不少大咖过来,包括研究书画的启功,研究古董和服装的沈从文,当然,肯定有研究《红楼梦》的周汝昌。

87版《红楼梦》一个特点地地方是,后面7集基本上抛弃了高鹗的续作,而是根据曹雪芹前80回的伏笔,结合多年的红学研究成果,重新建构了一个新结局,还是悲剧。

其中,就大量参考了周汝昌的观点。比如林黛玉其实爱错了人,她要还泪的人应该是甄宝玉(真宝玉),而不是贾宝玉(假宝玉),某种程度上,周汝昌的理解,更接近曹雪芹。

《红楼梦》开拍前,剧组还专门对演员们作了一年的培训,请了很多学术大咖,给演员们上课,讲解红楼梦。

扮演薛宝钗的演员叫张莉,开拍“宝钗戏”,她还专门找到了周汝昌的电话,请教一些关于红楼梦的问题。



张莉向周汝昌请教
周汝昌得知几天后就要拍宝钗的戏,对她说,你明天来我家吧,我给你讲。打电话的这天正好是除夕。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张莉骑着自行车就来到了周先生的家里,两人没有一句客套话,一坐下来,周汝昌就从头到尾地给她讲解薛宝钗,足足讲了好几个小时。

一件事情的成功,总不是偶然造成的,这背后一定是有人默默地付出了无数的艰辛,之所以87版《红楼梦》能成为大家眼中无法超越的经典,离不开这些痴情人的努力。没有他们的痴情和付出,也就没有这部经典的《红楼梦》。

周汝昌青年时便有耳疾,助听器带了大辈子,后来又因为拼命工作,患上了严重的眼疾:双眼黄斑部穿孔,视网膜脱落。双眼近乎失明,只有右眼有0.01的视力。

每次看书,都得用放大镜。每次写东西,几乎需要把脸贴到纸上去,所以他出来的字像核桃一样大,甚至出现串行、叠加的现象。



晚年的周汝昌在写作
即便这样,也丝毫不能阻止他对《红楼梦》的玩命研究,“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书一本一本地出,也一步一步奠定了他在红学史上的地位。

高阳说:“说起周汝昌,我跟他的考证结果正好相反,然而我不能不佩服他,搜罗之丰富,用力之勤,都不可及……当我三杯落肚,一支在手,忽然来谈红楼时,我真惦记他不知道今晚上吃些什么东西?”

关于《红楼梦》考证成就,有一种说法,胡适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算是开山祖师爷吧;而俞平伯接过胡适的旗帜,跑了很长的一段路。

到了周汝昌这里,方是集大成。

当然他的地位还不止这个,胡适虽有考证的功夫,可艺术的嗅觉实在不敢恭维,写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本新诗集,竟然被人嘲笑了近一百年。

胡适觉着,《红楼梦》写得真是太差劲、太垃圾了,比不上儒林外史,也比不上《海上花列传》,甚至连《老残游记》都比不上,曹雪芹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是周汝昌,把《红楼梦》提高到了前无古人,后人来者的地位,“一部空前奇丽、石破天惊的伟著巨构”,曹雪芹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

刘再复说,周汝昌是旷世天才曹雪芹的旷世知音。真是一点没错。



周汝昌书法
《红楼梦》写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也只有像周汝昌这样痴的人,才能真正理解理解其中的痴味吧。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像周汝昌那样,能在一本书、一种文化中沉浸自得、怡然自乐了,你说你喜欢《红楼梦》,喜欢古典文化,别人大概会说,你是个傻子吧!
中航科工六院
1 楼
老先生看的应该是甲戌本,现已被上博回购
l
laocaige
2 楼
痴人方能说梦 俊杰只教回味
无聊冒个泡
3 楼
哇,87版红楼梦很多四川人啊,贾宝玉,王熙凤,薛宝钗,周汝昌又是87版红楼梦的指导。
泰傻
4 楼
无论是谁,注定都会随着时代,随着历史而翻篇儿。他研究的哪些东西,和低端人口的生活不沾边。红楼梦,也就是些官二代官三代家无体不勤五谷不分醉生梦死的小姐公子间的嗯嗯哦哦的情调。我们要警惕,我们要抵制。因为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和新时代新文明社会风气,还是要以延安文艺座谈上的讲话为主旨,加强自我道德修养,竖立正确的爱党爱国爱政府之新三观。
中航科工六院
5 楼
沈从文,唉 本应是中国大陆诺奖第一人 泪崩
D
DANIU_S
6 楼
红楼里的小资生活,地主作风,无聊。
小小叶蝉
7 楼
痴人一个,佩服!
中航科工六院
8 楼
沈从文和周汝昌当年满城风雨的“杏犀䀉”之争,是很典型一个物质文化流失导致传统文化断代的例子。 争论要点无非在有没有矮足犀杯,那时的流传的器谱也确实没有,而80年代以后,已经在海外博物馆和私人手中找到了数只可以追溯至宋代、明代及乾隆本朝造办处做的钵式角杯。
走马读人
9 楼
胡周適汝芹, 字秘藏在中, 紅學成千數, 知字惟讀人。
左右三十年
10 楼
好像 瘦金体。
G
GuoLuke2
11 楼
我和胡适的观点是一样的,不觉得红楼梦有多好,可能还不如中国梦。汝昌的字写得够爬的。
s
sevenfish
12 楼
可以去和曹雪芹探讨。曹雪芹可能会说:wfk,我都不知道我写那么深内涵
愚若智大
13 楼
话说妙玉收得梅花上的落雪,存于瓮中,埋在地下,五年后拿出来泡茶... 那水不会馊么? ~~
日暮乡关
14 楼
红楼梦是朱楼梦?曹雪芹是曹雪芹?
日暮乡关
15 楼
古代写小说的人连自己的真名都不愿意署上,后人考据就难了 (胡适说作者是曹雪芹)。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d
dancing_今宵
16 楼
红楼梦是经典不假,但搞出红学、红学家之类的名堂也太搞笑了
s
sanpablo
17 楼
愚若智大 发表评论于 2018-02-06 08:51:01 话说妙玉收得梅花上的落雪,存于瓮中,埋在地下,五年后拿出来泡茶... 那水不会馊么? -------------------------- 你以為是農夫礦泉水?
b
balangyu
18 楼
唉, 老先生好惨。87 电视红楼梦, 编剧手里是有红楼真本的。还让老先生一直猜。
M
Morphin
19 楼
这就是做学问,包括了历史,考古,文学评论 说实话 ,对大家日常生活没太大关系。
A
Armweak
20 楼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天朝酱缸国。一本小说,写的是酱缸国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里的人如何拉帮结派勾心斗角,反映的是酱缸里窝里斗的本色。 小说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写的,他当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那本破小说,却把他以后的数个朝代几百年内无数个研他那本究小说的人养得肠肥脑满红光满面。当年作者用自己一个人的脑袋,在一部小说里,如此缜密计划并写下了来自世世代代“红学家”门的无数解读和“发现”? 这种“皇帝的新衣”在酱缸国代代相传,让那些“红学家”们赚得盆满钵满。 哪来的钱? 老百姓的血汗。如果在美国,总统每年拨专款研究莎士比亚海明威和其他什么什么的“莎学家”和“海学家”等,老早就吵翻天了。 这一幕却在酱缸国天天发生。:-)
a
albatross
21 楼
天朝,”那些“红学家”们赚得盆满钵满。“ 真正干活的知识分子,汤没喝到一口,还算小事 瘪三还时不时给你扣个屎盆子:))) 美国,“哪来的钱? 老百姓的血汗。如果在美国,总统每年拨专款研究莎士比亚海明威和其他什么什么的“莎学家”和“海学家”等,老早就吵翻天了。” 美国人唯利是图,吸毒,赌博的产业倒是不断翻新,不惜血本,呵呵呵 都有问题,只是表现的不一样。。。
a
albatross
22 楼
补充一点: 扣屎盆子,发生在文革1期间; 文革2,一般给知识分子披件“皇帝的新衣”,一群瘪三前呼后拥。。 也算时代的进步。。。
远方的湖
23 楼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读过红楼梦的人不少对这四句印象很深。尤其是最后一句“谁解其中味?",简直就是一种挑战。 于是就认真地读下去,不同的读者还看到了不同的东西。(见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 读者中自然不乏专家学者,然后就有了”红学“,有一段时间还很热闹。直到最近还不时有惊人的发现。 我认为上面四句是中国最牛的广告,即使是卖书的广告。
海豹
24 楼
不懂红楼梦也罢,都是垃圾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25 楼
红楼梦是一本严重被高估的小说。当然红楼梦文笔极好,但是总体而言,文学价值并不高。金瓶梅比红楼梦写得好。像红楼梦这种小说,在古代中国,都属于不入流的话本,即使写得再好,都不入流。古人重经史子集,戏剧的地位都比话本高,所以文人即使写话本,也肯定不会让人知道真实姓名,因为写话本忒丢人。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26 楼
况且红楼梦满书都是扑面而来的腐朽气息,意境真不高。就是一愤世嫉俗的落魄公子回忆以前金玉满堂荒唐纨绔的生活。
无法弄
27 楼
后排左一是他小女儿,我同事,我都忘了她名字了。她人挺好,没结婚,有时个儿